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找費一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找費一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找費一桓

「不一樣,什麼意思?」李嘯峰有些懷疑樣子看著龔開河。。聖堂最新章節..

「這次的確不一樣,葉凡有這個權力直接下令把王仁磅提出來。」龔開河說道。

「怎麼可能?即便他是督查室主任,那邊還兼著副主任,但在肖謝兩家眼裡份量還是太輕了。

除非借別人之手,不然,他不可能擺平謝勝強。肖鐵峰同志雖說沒有出手,連兒子的傷情都沒報警。

不過,肖沒出手,並不代表謝不出手。警察在調查時不是也問過肖寒沖了。那不是照樣子牽扯進來。」李老講道。

「我也是無意中聽田主任講的,說是這次天通同志有急事請假了。所以,這次非洲客人來訪關於安保問題是葉凡全權負責的。

而且,田主任還一直要求我們這邊也多派些正式隊員協助葉凡的工作。

不過,李老你也曉得,我們邊還有什麼?人家說一個蘿蔔一個坑,咱們這邊都快趕上一個蘿蔔要填五六個坑了。

人才難求埃」龔開河講著講著那眉頭自個兒就皺了起來。a組的現狀,著實令他擔憂。

「所以,你肯定拖著了是不是?」李嘯峰說道。

「不拖能行嗎,不過,我當時給他的建議是王仁磅同志不錯。而且,他跟葉凡關係很好,兩人配合起來也相當默契。

死亡謎宮一戰中兩從聯手幹掉了多少個高手。就是九段也給他們幹掉了幾個。

別人的面子王仁磅可以不給,但葉凡招呼他他肯定會點頭。」龔開河說道,臉上露著一個詭異的笑。

「你還真是狡猾,人家王仁磅不願意入隊,你就從葉凡身上著手。你估計目的還不在於此吧?」李嘯峰伸指頭隔空點了點,笑道。

「呵呵,王仁磅可是一個好苗子。聖堂..如果他肯放隊,那真是太好了。這麼年輕的八段第二個層次位高手,人才難求埃

李老,我可是一點私心都沒有。

不然,葉凡同志又得罵我打他的兄弟主意了。前次因為這事不是跟魯進折騰成什麼樣子了。唉,魯進同志……」龔開河又嘆了口氣。

「魯進不退你怎麼上位,說起來這個機會可是葉凡給創造的。你還得感謝他才對。」李嘯峰對魯進也沒什麼好感,直言不晦了。

「這話就此打住,如果傳魯進同志耳里人家不得鬱悶。」龔開河講道。

「鬱悶就讓他鬱悶,私心過重,權力過高才倒致這種結果。葉凡什麼地方犯著他了,你壓制人家還不得反擊一下。

難道就該任由你魯進拿捏著。換作別人還行,葉凡是什麼人。人家有能力,而且,有一大幫有能力又年輕的兄弟團隊。

不要講別的,就是我李嘯峰都很羨慕他。這個,我也琢磨了許久。這不是葉凡運氣好。

而是他的人格魅力在感召著大家喜歡跟他相處。不要講別的,就是我這個快入土的老頭子都有些喜歡他。」李嘯峰說道。

「李老,王仁磅這事,是不是還得你去走一趟?」龔開河轉移了話題。

「我就曉得你叫我過來沒安什麼好心,我這輩子就這個跑腿的命。」李嘯峰沒好氣的哼聲道。

「沒法子,你也曉得,咱們a組不能干涉地方政府的事。不然,又有人要嚼舌頭根子了。」龔開河說道。

「你是怕得罪人吧,我這個老傢伙不怕,反正都退休了。」李嘯峰譏諷龔開河道。

「當然也有一點,畢竟是謝勝強跟肖鐵峰兩人。咱們的情況你還不清楚?

謝勝強不清楚a組,但肖鐵峰肯定知道一些。軍方跟咱們時有些小糾葛。

這個,咱們的特殊地位決定了免不了的。聖堂..你看看,咱們a組在共和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要論正宗的歸屬地就連我也沒鬧騰清楚。你說咱們屬於軍隊系統吧,好像又不全是。

就是軍界委員會也管不了咱們。你要說咱們不屬於軍隊系統吧,好像也不對。

咱們的職稱,級別以及管理系統都是按軍隊的要求設置的,而且更嚴格。要說咱們是屬於政府系統,也不對。

搞來搞去的,咱們**系統了。軍方也佔一點,地方也佔一點。凡是國家安全的大事咱們都得管。

搞得有些不論不類的。結果怎麼樣,多方不討好。軍方大腕們批評咱們,政府部門的巨頭們也可以批評咱們。

咱們成什麼了,小腳媳婦,盡受氣。李老,這個,夾縫中求生存,這日子過得苦埃」龔開河居然訴起苦來。

「呵呵呵,這樣不是更好。哪個都管不了咱們,但是,哪個都可以管咱們。

而咱們呢,也可以插手他們的事。你說說,按特勤紀律來講咱們不能插手政府一塊的事。

可是,有些事不是跟政府都有關係。你不插手能行嗎?好了,不說了,開河同志,你說說,王仁磅的事怎麼處理,你指揮棒往哪裡指,我去跑腿就是了。」李嘯峰說道。

「這事,首先是王仁磅打人不對。不過,後來人家在局裡子卻是受到了極端的不公正待遇。

換作普通老百姓也就活該倒霉自認了。不過,王仁磅的身份不同。今天王老叫王成澤彰顯武力,這是在向咱們a組敲警鐘。

要是咱們不管,他們自個兒動手就怕會惹出大麻煩來。」龔開河很愁埃

「嗯,王家除了咱們a組以外的話他們家就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之家。咱們不出手他們能有什麼法子要求市公安局放人。那個顧懷興也真是。」李嘯峰突然身子一震,雙眼發直,呆住了。

「怎麼了李老,是不是哪裡又不舒服了?」龔開河很關切的問道。對於李老,a組的同志都尊重他。

人家都退休了整天還屁顛著為a組的事忙碌著。a組不好插手的事都是他出馬插手,因為他退休了,倒是名正言順著。

「好小子,我總算是明白了。」李嘯峰突然一巴掌拍在桌上,龔開河呲了下牙,說道,「李老,你輕點不行嗎?這桌子,看來,又該換了。」

「呵呵,不好意思,突然想到一點事太激動了一點。」李嘯峰把手掌從穿透的抽屜里抽了出來。剛才太激動一巴掌拍進了木頭裡。

「什麼事這麼興奮,能不能透露一點?」龔開河也來不及心疼自己的桌子了,倒是對這方面來了興緻。

「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葉凡為什麼要假手於你我,他的目標就是顧懷興。」李老笑道。

「顧懷興惹著他了,不會吧,不就市公安局一個副局長。要論級別一個副廳,還不如葉凡級別高。葉凡要整他還不是伸伸手的事。」龔開河有些不明白。

「你不曉得正常,那個時候還是小鎮當頭兒的時候。唉……」李嘯峰一起到已經歸西的原特勤總頭兒鎮東海,心裡馬上又不是滋味了。那眼圈有些紅了。因為,兩人感情很好。

「李老,人去了就去了。算啦,不說了。這事,還是麻煩李老去費書記哪裡跑一趟算啦。」龔開河講道。

「那好。」李嘯峰點了點頭,轉爾說道,「小龔,你說,王成澤肯不肯接受那張玉卡。」

「以前估計沒這個意思,不然,他早就顯露武力了。不過,這次估計是受了刺激。

兒子居然被人打成這個樣子,而且還是政府官員指使人打的。使得王成澤看到了現狀。

如果他不擠身咱們a組,今後再發生這種事,要是王老爺子仙去了那王家還能有什麼威力?

難道真的自已捋胳膊上陣去把顧懷興打殘了,去謝家再打回來。我覺得,王老也看到了這點。

人走茶涼,王老在時咱們還能照看著點香火情。要是王老不在了,a組領導又換人了,那王家的後輩們估計走到這裡咱們都不認識。

所以,我覺得王成澤八成有這個意思了。這個,也是王老的意思。所以,王仁磅的事得辦漂亮些。

顧懷興完全構成了刑訊逼供,故意重擊嫌疑犯人。這是典型的利用職權在犯罪。

既然要拿下他,紀律檢察部門出手是最合適不過了。既然要讓王家滿意,那就要下重手。

該負責任的一干人等都得拿下。而且,謝家也該敲打一下了。也太過份了。」龔開河講道。

「不如直接找主席?」李老說道。

「不妥,主席下午要會見客人。忙得很,這點小事不能再去麻煩他了。至於王家王成澤的事,等忙過後咱們馬上建議。

而且,特勤玉卡的授權要經過九巨頭討論通過才行的。所以,咱們也不怕他們曉得王老的事了。

咱們拖不起,就怕王家火大了要鬧騰。要是他們真的自己動手解決問題就大了。到時,你說,咱們難道還真把王家人給拿了不成?

拿不得又不能不拿,問題就嚴重了是不是?而且,還想請王成澤加入進來估計是沒戲了。

所以,王仁磅的事要快,你給費書記講清楚。最好是馬上就動手。相信費書記會理解咱們a組的特殊情況的。」龔開河講道。

李嘯峰點著頭,拿了有關材料大步而去。

下午二點,機場熱鬧非凡。可愛的學生們拿著花環等……

而葉凡等人那一雙雙的狼眼卻是注視著一切異常情況,葉凡就站在唐主席身後,要是真有異常狀況,葉老大隻得用身子去擋了。

不過,葉凡也相信,應該沒什麼事。因為在鷹眼下,是千米範圍內早就消除了一切異常狀況。

李老輕叩門後進到了共和國九巨頭之一的中紀委書記費一桓的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