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五十五章觸動神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五十五章觸動神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五十五章

觸動神經

「我說哥們,不會那麼准吧,才一次礙…」王仁磅動了動腳居然從床上站了起來

字txt下

「你厲害嘛1葉老大幹笑了一聲。仁磅大大無語苦笑。2155

「當然,兄弟,我為什麼如此的講。其實,我早看出來了,你這傢伙就是喜歡肖十六妹。

不然,你不可能演出這場苦肉計來。也許,你自己進局子就是找打去了。想發泄一下罷了,你說我講得對不對?」葉凡說道,「不過,今後千萬別干這傻事了。

你要想到,有些事,人家什麼都幹得出來。要是真出了大事,而你又是虎落監獄,在哪裡頭你就是有拳頭也施展不開。而且,我一直在找你,都聯繫不上。」

「算啦,今後誰還吃飽了去找罪受。不過,你找我幹嘛?」王仁磅問道。

葉凡看了胡梅菊一眼,胡梅菊並不笨,知道葉凡跟兒子有話說,也就借口出去了。

「中辦的田主任說是邀請你參加這次國事活動。」葉凡說道。

「參加個屁,這事,肯定是龔老頭的陰謀,以為我不曉得。這參加來參加去的一熟絡,最後都離不開了。老子才不上當,釣我的魚。」王仁磅脫口而出。

「對了,我也有所懷疑。怎麼以前沒有如此,而且,天通同志的請假會不會是個圈套。

這次的圈套就是為你設計的。一旦上了『賊船』再想下來就難了。龔老頭好算講,估計早就在算計了。

你前次死亡謎宮一戰表現太突出了。要是不看在王老面上,估計他們早就強征了。」葉凡若有所思,說道。

「不過嘛,我現在不怕了。他們,肯定不會再找我麻煩了。」王仁磅突然又得瑟了起來。

「現在跟以前有區別嗎?要是換作以前,王老的神威還在,你不參加還有些可能。現在王老退了,你們王家抽出一個參加進來也正常,怎麼現在反倒是不用你了?」葉凡還真不明白。

「嘿嘿,我爸『露』了。」王仁磅頭都昂起來,倒像一個被打得全身腫漲的威武貨。

「伯父『露』什麼了?」葉凡差點成丈二和尚了。

「武功曉得不?」王仁磅哼道,有些不滿了。

「我真不清楚,聽龔頭兒講你爸好像不會武功。」葉凡說道。

「那是裝的,就連我這個兒子都給瞞了。估計王家谷也沒幾個人曉得這事。而且,我看我爸好像一直身體不怎麼好。特別怕冷,那個烤火的火籠他是隨時提在手上的。想不到今天他『露』了一手,居說龔頭兒那嘴張得很大,能塞下一鴨蛋。」王仁磅得瑟笑道。

「不會吧,我覺得龔頭兒至少也有著八段頂階的身手。難道你爸也是一九段強者?」葉凡問道。

「水上走路,擊水攝魚。這就是我爸的境界。」王仁磅說道。2155

「沒濕腳?」葉凡驚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追著問道。

「嘿嘿,聽說是鞋子濕了二厘米左右。唉,要是一點不濕那真成超級高手了。」王仁磅還嘆了口氣,嫌老爸功力還不夠高似的。

「你丫的,那個,估計跟費師傅差不多功蘊了。厲害,一不小心沒準兒就能突破到十段位了。那才是地球上真正的強者,號稱的世界十大高手也就這境界了。難怪啊,你小子這麼得瑟。有了你爸這種大高手了,國家肯定放過你了。不過,你爸願意加入嗎?」葉凡說道。

「這個誰曉得,我又不是他肚裡蛔蟲。」王仁磅沒好氣的哼聲道。

肖家。

「十六,那個王仁磅的家庭不是很簡單嗎?」肖鐵峰看了女兒一眼,隨口問道。

「不是很普通嗎?他爸就是普通老百姓一個。平時種種菜種種花,聽說就靠祖上留下的十幾個店面收店租過日子。」肖十六妹裝著一臉訝然的看了父親一眼,說道。

當然,王家的真實狀況那是國家秘密,即便是父親肖十六妹也不能講。

像肖鐵峰雖說是防務部部長,享受的是副國級待遇,但是,他還沒有上升到能知曉王老存在的層次。

「倒是怪了。」肖鐵峰搖了搖頭。肖十六妹可是聰明著,估計是顧懷興被抓的事觸動了謝家的神經。所以,謝勝強拜託肖鐵峰來探王家底子的。所以,明曉得父親下邊想引自己介面。十六妹就是不吭聲。

見她不吭聲,肖鐵峰皺了下眉頭,說道:「王家真的是普通老百姓一個?」

「當然是,我剛從他家回來。」肖十六妹說道,反正自己跟王家的事也扯不開了。晚知曉不如早知曉了,而且,這肚皮一天天漲起來可是瞞不住人。

十六妹也是個高傲的人,一直沒把這事告訴王仁磅。因為,她不想在王仁磅心中留下一個靠此來要挾結婚的不良念頭。

不過,要把孩子打掉十六妹又捨不得。最近她一直在琢磨,實在不行只好自己生下來帶了。不過,真那樣的話估計得被老頭子打死過去。

「你把王仁磅打人被抓的事告訴王家了?」肖鐵峰心裡一動,不『露』聲『色』的問道。

「當然得講了,不然,誰去保仁磅出來。昨天我可是求過你,你沒答應。還叫我不準『插』手,我即便是想『插』手也保不出仁磅來。他們也太過份了是不是?抓就抓吧,怎麼能把仁磅打成那樣子。這個,肯定是謝家阿姨乾的,以為我不曉得。」肖十六妹有些憤然的講道。

「別胡說,這話到此為止。」肖鐵峰臉一板,哼聲道。

謝勝強接通肖鐵峰的電話后一臉的陰沉,聽了肖鐵峰的打聽到的消息后,謝勝強說道:「老肖,你說,這事,是不是很奇巧。既然王家是一個普通之家,為什麼會如此。難道顧懷興事件是偶然事件,只是跟這次王仁磅被抓的事撞車了?」

「我看不尋常,如果只是上級要查處顧懷興,何必要中紀委監察第三室的李龍這個副主任出手?大炮打蚊子是不是?李龍這樣的人雙規的是什麼級別的幹部,你我都清楚。」肖鐵峰說道。

「也是,我想,即便是撞車了,他們按理講不會管王仁磅的事。連帶著把王仁磅都接出去了,那肯定跟這事有關連著。而且,我聽說王仁磅已經轉到軍醫總院治療了。據說住的還是高幹病房。」謝勝強可是一直要盯著這事,自從顧懷興被雙規后,謝勝強這眉頭就沒展開過。

「高幹病房,你確定?」肖鐵峰還真不曉得這事,緊追著問道。

「絕對是真的,我叫人打聽過。畢竟,李龍動手,這事有些敏感。」謝勝強講道。2155

「越來越怪了,不過,我聽說中辦的葉凡主任跟王仁磅關係很深。聽我女兒講他們還是稱兄道弟的。這事,有沒可能是葉主任的手筆?」肖鐵峰講道。

「他……」謝勝強念叨了一個字,若有所思了,說道,「不過,即便是他出手,按理講也支使不動李龍的是不是?

更何況,我在想,這事是不是上頭的意思。李龍不可能在沒查證的情況下直接下來雙規顧懷興同志。

畢竟,顧懷興同志辦理的是我兒子被打的案件。更何況,顧家雖說前幾年較倒霉。

不過,現在也漸漸的恢復一些元氣了。李龍就不想想咱們這一團人的感受?」

「嗯,這樣推理的話就有道理了。李龍如果真敢下手,那除非他跟葉凡的關係鐵得不得了才行。

而且,李嘯峰又退休了。李家就李龍一個兒子,另一個女兒也沒什麼出昔。

難道李嘯峰就不擔心咱們怎麼樣?」肖鐵峰說道,想了想突然也愣神住了,失口說道,「是不是這樣?」

「怎樣?」謝勝強問道。

「我聽說葉凡以前跟顧家的仇怨很深,顧天龍黯然退出就是因為葉凡的事件引起,爾後是趙家等家聯合出手『逼』得顧天龍不得不提前退休了。」肖鐵峰當時已經是軍界委員了,當然也聽說過這種大事。

「應該是葉凡乾的了,他是一棍子要把顧家人全招呼了。此人,別看他年輕,心底子不淺啊1謝勝強嘆了口氣,轉爾又說道,「不過,他憑什麼能唆使李龍出手?」

他當然行了,人家是a組的人。而李嘯峰更是a組元老,只是你謝勝強不能知曉罷了。肖鐵峰在心裡暗嘆了一句,嘴裡卻是講道:「老謝,我看,這事,算啦。」

「呵呵,都過去了,沒什麼。我只是有些好奇罷了,倒沒什麼。」謝勝強話講得淡然,不過,肖鐵峰用腳指頭也能想出來此刻這傢伙那臉估計陰沉得快下雨了。

顧懷興既然是謝家指使的,李龍雙規顧懷興,那就是打謝家跟顧家兩家的臉。而這事的始作俑者是葉凡,那葉凡必定在謝勝強心裡落下疙瘩了。

擱下電話后謝勝強沖老婆蔡英吼道:「叫你不要胡『亂』打電話,你不聽,打什麼電話?」

「水東都被他們打成這個樣子了不打電話動嗎?我只是要求顧局長嚴肅處理,並沒有叫他去那樣打人。」蔡英覺得有些委屈,不過,他還是有些怵老公謝勝強那發怒的樣子的。

「『婦』道人家,你懂什麼?」謝勝強哼了一聲,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