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超越夢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超越夢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超越夢想

「他們也太過份了吧,不是已經驗過傷了,王仁磅打人是事實而且打得咱們兒子受了傷,綜合在一起,顧局長講過市公安局準備跟檢察院移交,要起訴他的。最少判半年。」蔡英有些不滿的說道。

「判判判!你就懂得判!判什麼?這事你不要再摻和了。」謝勝強一擺手,心情極為不佳。

李龍的出現可是大大的觸動了謝勝強的神經。這件事在沒有弄清楚之前,謝勝強絕不會再出手。不過,想就此了事,那也是不可能。2156

一晚上,葉老大在騰家坡樹林里折騰開了。招招狠擊,拳拳拚命。費青山的突然被陰暫時倒下,刺激著葉老大那緊繃的神經。

跟日本橫斷家族的比試,這是代表著華夏泱泱大國,絕不能敗。葉老大不拚命不行了,不拚命對不起共和國,對不起費家。

不過,短時間還想取得突破,那個無異於痴人說夢。

只是,葉老大心中還存在著一絲幻想。幻想著奇和狗屎運能再次降臨自己頭上。

他人努力的想讓『幹將』出腕,不要講別的,如果幹將在關鍵時刻能夠出腕三四次,那對於對手來講就是致命的。

只是,令葉老大鬱悶的是整整一晚上,不過,手腕上的『幹將』還真是不聽話,一次都沒弄成功。它還是手腕上的一塊普通的銀『色』鐵片。

「你丫的到底要怎麼樣才肯出來?」葉凡忍不住沖手腕上的銀片吼了一聲,聲音沙啞,像一匹慘叫的孤狼。

「夢由心生,超越夢想……」突然,一道飄渺的聲音似乎從天際之外傳來的。

葉老大獃愣住了,心臟處好像突然被人狠狠的敲擊了一把。心說是啊,我的夢想就是能讓『幹將』與我相通。

我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實現這個夢想。這個目標還是太低了,沒錯,我要超越夢想,那豈不是達成的目標更高……

「超越夢想……」葉老大像匹狼一樣嘶叫了一聲,滋啦,幹將那淡影一閃,唰啦一聲,嚓,遠達三十來米處的一顆碗口大的小樹應聲而斷。

「再來再來1葉老大吼叫著,他血紅著眼。心裡想著,手上力勁自然而然『逼』了出去。幹將在內息之氣『操』控下猶如伸長了的葉老大手臂

字txt下

嚓……

又是一顆碗大的樹斷了……

「繼續……」

葉老大狂吼著。

嚓……

又斷了一顆。2156

連斷五顆,而且,最遠的一顆遠達60米距離。葉老大內息不支,幹將無聲的往葉凡的手腕上飛去。

不過,就在這時候,詭異的事發生了。幹將居然不聽葉老大使喚,不過,它在掙扎著,最終是唰啦一聲就扎進了樹林不見了。慌得葉老大拚命的在樹林里折騰開了。

不過,一分鐘過後。幹將又無聲的回到了葉凡手腕上,它又是一片普通的銀片。在葉老大手腕上就是一條銀『色』手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前輩能否讓晚輩叩見?」聯繫剛才講那句話的聲音,葉老大轉瞬間就明白了。

今晚上遇上了同道中的絕世高人。幹將估計在空中被此人硬『性』的使出內勁奪走了。

不過,幸好此人只是好奇,估計看過後又還回來了。難道這就是十段位高手的能量?葉老大興奮了起來,雙手一抱拳沖林子里非常恭敬講道。

不過,再沒聲音了。

葉老大回家找來了手電筒在樹林子里折騰了半個小時也沒發現什麼異常痕。

曉得是高人不宵於見自己,葉老大不由得有些鬱悶。錯過了見高人的機會,太可惜了。

葉凡不曉得的就在他努力尋找痕之時,一道身影如鴻『毛』一般的掂在騰家坡最高的一顆高達20米的樹尖上一片樹葉上。

隨著微風拂動,樹葉輕輕顫慄,而那道模糊的身影也微微顫慄著。似乎,他的身體沒有一絲重量,輕如鴻『毛』!

葉凡回家了,明天還要緊張的工作。

「不錯的小娃,想見老夫,還需努力……」那道身影淡淡的自語了一句,旋即,身影在葉片上輕輕一掂,如一隻輕盈的大鳥,滑空如一片鴻羽般直接就落在了遠達百米距離的紅葉堡最高的角塔上。

稍事停留,身影再次輕輕一掂腳,滑空而落,幾閃幾落之下已去幾里之遙……

「到底是誰?」葉老大躺床上雙眼盯著外邊那月『色』,他還在念叨著,「難道還真是傳說中的十段位?我,還需努力1

同一時刻,唐『主席』辦公室居然還亮著燈。屋裡還坐著一位同志,自然是龔開河同志了。

「想不到王家還真是深藏不『露』,要不是王仁磅的事件發生,估計,他們是不是要退出對共和國a組的保護了。」唐『主席』眉頭緊了一下,喝了口茶。

「那個就說不定了,至少……」龔開河講到這裡,看了唐『主席』一眼,才說道,「至少,他們暫時不想『露』身手。我先前也有些大意了。估計,王家對a組已經有了一些成見。明天我將再次拜訪王老,當面向他告罪。『主席』,我處理不當,請您批評。」

「你錯在哪裡?」唐『主席』淡淡說道,「對於王家,咱們一直都很尊重著。即便是某些同志有些怠慢,那是因為他們不曉得王老的身份。咱們有些同志啊,總是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其實,人人平等。咱們只是職務工作不一樣罷了。」

「『主席』,其實,我心裡有些怠慢想法了。我要深刻自我反剩幸好我面上沒表『露』出來,不然,將鑄成大錯。不過,請王成澤同志擔任a組玉牌長老的事還得趕緊敲定下來。我想,王老既然叫兒子『露』了身手,估計,也有這方面意思了。」龔開河講道。

「這事是很急,不能慢了。既然王老已經有點這方面想法了,咱們就趁熱打鐵。

不然,人家還會認為咱們輕視他們。這樣吧,明天我抽個時間跟幾位同志碰頭一下。2156

大家交流一下,玉卡雖說只是個虛名,但是,真要交錯了人手中,那將是一場大麻煩。」唐『主席』一臉慎重,看了龔開河一眼,講道,「不過,這件事你具體要怎麼樣去『操』作?

你要想好了。這是個敏感時候,一言一行都會讓王家感覺到國家對他們的態度。當然,我相信王老的愛國情『操』。」

「王仁磅的事一定要處理好,顧懷興等人一定要嚴懲,不然,難解王家之恨。

王仁磅雖說有錯在先,但是,後頭顧懷興的『操』用太可惡了。幸好王仁磅的身體好。

不然,我估計要是換作普通人,絕對殘廢。公安機關什麼時候變成了個人的刑獄?

他們膽大到無法無天的地步了。這一切,都是誰給他們的權力如此的干?」龔開河義正詞嚴了。

「一桓同志應該會理解你們的心情,他不是已經安排好了嗎?」唐浩東同志說道。

「嗯,一桓同志出手很果斷。這一點倒是令我佩服。不過,王家之氣暫時不可能完全消除。

我看,如果全都隱『性』著也不大好。這件事對我來講就是一個深刻的教訓。

以前李嘯峰同志在名面上至少還兼著一個防務部副部長,軍界委員的頭銜。

就這個頭銜外人也要產生一定的忌憚。想對李嘯峰同志家裡人怎麼樣人家也要考慮到這個是不是?

而王仁磅為什麼如讓某些同志無所忌憚。一個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居然敢對他如此的下毒手。

幸好葉凡發現得快,不然,王仁磅真被打殘,王家絕對會心裡扒涼著。

那對咱們a組,對咱們的共和國來講,這種損失將是不可估量。有的同志講a組無非是一幫武夫。

我想講的是,他們並不光是一幫武夫,他們是真正的共和國的精英。是保護共和國安全的一道強力的屏障。

和平時期,大的戰爭是不可能會發生在咱們這樣的有實力的大國身上。

而局部的小摩擦也也正常,在這種情況下,a組的作用特別的大了。

正規部隊不能幹的事a組的高手都可以去辦到。像美國執行的『斬首行動』。

我想,他們動用的就是海狼特戰隊的能力。表面上看好像是軍方的導彈在起作用。

但是,軍方的導彈怎麼會知道人家藏哪裡。這個,就是海狼的威力顯現了。

咱們不想稱霸,但是,也不能讓外人欺負著咱們了。」龔開河講道。

「嗯……」唐『主席』微微點頭,問道,「說出你的具體想法來。」

「讓王成澤掛一個名面上的職位,而且,級別不能太低。至少,從名面上來講也能對某些同志一些震懾是不是?王仁磅悲劇不能再發生了。」龔開河講道。

「如果掛政治局委員頭銜不大好,因為,王成澤同志就少數幾位同志知道。突然出現個陌生人太突然了。掛軍界委員頭銜倒是能行。」唐『主席』說道。

「『主席』,我能不能提個建議?」龔開河遲疑了一下,說道。

「你說。」唐『主席』說道。

「我倒是認為掛政界委員的頭銜完全可行,比如,給他按一個『主席』顧問的什麼的虛名。

相信想打王家主意的某些個別同志也會想想這個了是不是?我是擔心,我已經是軍界委員會委員了。

如果再讓a組進去一個委員,某些同志又要嗦了。說什麼a組權力再次空前增大,席位增多。

在軍界委員會中的話語權太大了什麼。是不是想『操』控軍界委員會什麼滴。」龔開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