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五十七章A組重大人事調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五十七章A組重大人事調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千一百五十七章a組重大人事調整

感冒還沒好,全身軟耷耷的,咳得厲害,沒辦法碼字。本來想爆發,不過,只能傳存稿了,看這月票,更鬱悶,唉……

「嗯,也是。不過,你這個想法不錯。」唐主席點了點頭,轉爾說道,「其實,政界委員會的名頭都不用掛了。直接給王成澤同志一個顧問,享受副國級待遇就是了。如果時光倒轉,相信顧懷興同志也不敢再胡亂下手了。」

「嗯,很好。政界委員太受人關注了。而且名額跟出處都是定來的。突然的增加個委員,就怕會引起外國特勤組織的懷疑。

那咱們的王牌不就曝光了。是不妥當!王牌,還是應該保持他的神秘性才有利於a組的建設。」龔開河點了點頭,「不過,具體的操作。我看,我去不合適。」

「你不合適誰合適?」唐主席問道。

「葉凡。」龔開河講道。

「你呀你,呵呵,他倒是一個最合適的人眩」唐主席淡淡的笑了。

第二天葉凡倒是較舒服了一些。因為,非洲客人跟康總理會見去了。主要是也要談談共和國援建以及去非洲開發特殊礦產的事。而且,天通同志也回來了,葉老大也是鬆了口氣。

「我說小天,什麼事這麼急著要回去。你看,這幾天,我差點忙死過去了。」葉老大笑道。隨著那天在湯帝夜總會共同打架,爾後虎山監獄共同玩架,兩人的感情也逐漸加深。

「唉,總算是把惹貨精給弄回去了。不然,天天熬著也太痛苦了。」天通同志苦瓜了一下臉,說道。

「雪紅走了?」葉凡略感意外,問道。

「不打發走怎麼行,天天惹事。小丫頭脾氣太燥。要不是我把她給支走了,你這傢伙,估計沒有好日子過了。」天通同志看了葉凡一眼,突然乾笑了一聲。

「啥意思?我不明白?」葉凡給鬧糊塗了。

「還不明白,小丫頭說你這個大哥哥有正義感。在你身邊特安全,人長得又帥,又威風,吵著說是要到你家長祝你看看,要不,我把她叫回來到你家長住上一段時間。」天通同志乾笑了兩聲。

「打住,少來1葉老大差點是喊出來的。心裡一下子有些扒涼了起來。要是雪紅跟圓圓撞一塊,那跟彗星撞地球也差不多狀況了。

「嘿嘿,我說是不是?」天通說道,轉爾又講道,「不過,估計九月份是逃不開了,完蛋了,這日子沒法過了。」

「這話怎麼說?」葉凡問道,臉上閃過一線興哉樂禍。

「九月一號一開學,她不就要來上大學了。而且,她說了,這事要我全包了。這怎麼辦?到時,她如果考得上還好說點。就怕她考不上,那我咋辦啊?」天通居然哭喪著臉了。葉凡覺得好笑,這等高手居然如此的表情。

「成績怎麼樣?」葉凡問道。

「中上水準,估計,想上燕大是不可能了。不過,前幾天來玩過後她指著燕大的大門說道——等著我,九月就到。你說說,怎麼辦?到時,這不是叫我去跳樓?」天通說道。

「嘿嘿,就憑你天通同志的能耐,就是教育部部長見到你估計都得照顧著點是不是?何況一所大學,小菜一碟罷了。」葉老大幹笑兩聲,興哉不已。

「沒屁用,我在這裡是無官無權無職的三無產品。還教育部部長,你沒看見,前幾天我跟師妹就被那個什麼屁的郭局給弄進了虎山監獄。還是老弟牛逼,一出手就救了我。不然,估計,我兄妹倆都完蛋了。」天通說道。

「不會吧同志?」葉凡還真有些疑惑了。

「當真的,什麼勞啥子的官職我沒興趣。不過,現在好了,有老弟你在,什麼事擺不平。到時,我妹子的事就定你頭上了。你可得早做點準備。估計一放假我妹子就要搬來了。聽說你家很大,要不,擱你家怎麼樣?」天通一眼眯眯的說道。

「少來,你家難道不大。聽說警衛局分了一棟樓給你,獨門獨房的外邊還有個可以用來打打拳腳操練的院子。別以為我不曉得,塞下十個雪紅也不成問題。」葉凡馬上說道。這事,可是要堅決點,不然,給天通抓住漏洞就麻煩了。

「我那只是座空樓,裡面又臟又臭,連我妹紙都不想祝這些天都是住在賓館裡頭。

那錢像流水一樣的花去了,一天要上千塊啊同志。聽說你家裡有專人煮飯專人搞衛生。

有錢就是好埃我妹子一聽,自然樂意住你那裡了。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讓我妹子住你那裡,好處肯定有。」天通說道。

「上千塊,那雪紅還真會挑地兒祝估計是五星級酒店的貴賓房了。不過,你剛才講有啥好處,先說來聽聽。」葉凡倒是心一動,天通功底子比自己還要高,那他的家族豈不是很神秘。

「絕對讓你心動,你想,給你錢你肯定不屑一顧。要官要帽子我沒那本事給。給什麼呢?咱們的老本行是什麼?就這點還值點貨色。只要雪紅的母親肯掏一點貨色給你,還不值嗎?要不,我跟她講講,就讓雪紅住你那裡。相信她母親不會虧待你的。」天通神秘一笑,說道。

「雪紅的母親應該是位超級的高手吧?」葉凡試探著問道。

「少來探我底子,我會傻著告訴你嗎?」天通白了葉凡一眼,哼道。不過,轉爾卻是說道,「不過,她母親可是不好相處的人。聽說湯帝有人對我妹紙怎麼樣?你看著,不久后,湯帝肯定倒霉。京城,將不再有湯帝。」

「樂於見到,湯帝,我也不喜歡。有人會操了它,我期盼著。」葉凡笑道。

下午的時候葉凡接到龔開河電話,通知他回去開會。

正好天通回來了,葉凡把工作移交后直奔a組總部而去。

葉凡到了后發現會議室里a組黨委成員全到了。只是,葉凡還驚訝的發現,居然還多了一個生面孔。

而且,坐的位置居然是已經犧牲的a組原常務副組長嚴世傑的位置。那此人估計就是新任的a組常務副組長了。按理講,在明面上的黨內排名中,此人就是a組的二號首長了。

葉凡用餘光仔細的觀察了此人幾遍,不過,遺憾的是,葉老大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自己不認識此人。

「老秦來了,咱們去迎接一下。」這時,龔開河擱下手中的茶杯,笑著站了起來,大家聽他一說,也就跟著走了出去。剛走到過道,就發現軍界委員會副主席秦志同志滿面笑容走了過來。

秦志身旁就跟了一個少將,因為a組的秘密性,所以,一般不宜讓太多的外人知曉的。

特別是葉凡在場的時候,為了保護共和國最神秘的年輕王牌的神秘性,a組把知曉葉凡的同志控制在了最低限度。對外來講更是少有人知道葉凡的存在。

就拿軍界委員會來講,估計就頂層的幾個核心委員曉得葉凡。一般的委員都不知道冶然,對a組也一樣。並不是所有軍界委員都曉得a組的具體情況。

雙方寒暄過後就是秦志宣讀主席以及軍界委員會的決定,任命西門東洪為a組新任常務副組長。

葉凡發現,a組二個老牌的副組長林國棟以及崔金同兩位同志臉色有一點點的『菜』。

原先聽說兩人都認為自己有可能會接任嚴世傑的位置,想不到居然空降下一位同志過來。

對於西門東洪這位新同志,葉凡是一頭霧水,根本就不曉得此人是從何處來的何方神聖。當然,這跟葉老大甚少關注a組也不無關係。

本來在任命時有時還會把此人原來的工作歷程讀一下,不過,這次沒讀這方面資料。而計永遠副組長因為剛調進來,所以,倒是不敢奢望爭取老嚴的位置了。

而且,葉凡發現,這老傢伙的臉色有些怪異。好像還帶有一絲絲讓人難以覺察到的興哉樂禍。

就在這時候,大家都以為人事宣布完畢。想不到秦志副主席指著身邊那位一臉嚴肅,略顯威武的少將同志,笑著說道:「楊國濤同志大家可能都知道他吧?」

「我軍總政治部年輕有為的少將楊國濤同志何人不曉?」林副組長略顯譏諷的哼聲道,對於軍方的人,林棟國同志從來沒什麼好感。估計,這次林副組長沒能坐上常務副組長寶座,就跟軍方的強力插手干預人事任命有關係。

再加上唐浩東同志也要綜合考慮、協調各方面的關係,因此就造成了如此的結局。

對唐主席來講,他自己也是軍委主席,軍界委員會中最大的頭。在政治一塊他也是最大的領導。

所以,軍方跟a組都是他的掌心肉。偏向那一邊都是不可能的,所以,維持雙方平衡別讓有些隱性的矛盾走向激烈就是唐主席調整這方面的結果了。

矛盾是無處不在,兩個部門之間沒有矛盾那是很難的。怎麼樣協調才是最重要的。

「年輕有為談不上,我還得向棟國同志學習才是。」想不到楊國濤同志是面不改色,一臉嚴肅的回擊了過來。

「學習,我們老了,不中用了。」林棟國淡淡的哼了一聲。

「老當益壯嘛,呵呵。」楊國濤貌似在笑,不過,葉凡能感覺這傢伙笑得很假。似乎裡頭還有一絲的興哉樂禍。意思你老了,老子還年青著,還有大把的時間去工作得到提拔什麼的了。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