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到唐那裡蹭飯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到唐那裡蹭飯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五十九章到唐那裡蹭飯去

「只是這個方案不曉得他們會不會同意了。本章由網友為您提供更新」這時,楊國濤ch嘴說道。他在隱晦的觀察著葉凡,發現此人著實太年輕了。居然也hn在a組常委成員中,著實有些令人駭然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的,楊國濤驚訝的發現這傢伙坐的位置居然比自己和蘭將軍以及戴將軍都要高。

如果光論位置資格的話這傢伙儼然就是a組班子成員中排六號的大人物了。

華夏人論資排輩的理論一直沿襲了下來,平時在體制中講究個級別職位。

開會時坐的有講究,你lun坐位置的話會遭人忌恨的,甚至,人家會懷疑你想把他的位置翹了,那人家還不跟你死磕。

就是幹完工作了去吃飯時坐的也有講究。敬酒時有講究,這其實也是一種陋習,只是,一時想改變,那是人們幾千年下來形成的一種固封的思想,是很難變革的。

「如果連這樣子都不接受了,咱們寧願讓它變成廢紙。大不了一拍兩散了。

你我他三人全乾瞪眼喝西北風去。我想,美國佬比我們絕對還要急。他們自持為超級大國,在軍事科技等方面事事以老大哥自居。

前幾次跟我們a組的jio手都是以失利而告終。他們心裡肯定特別的鬱悶,想打一個翻身賬。

這次三國如果能合作,估計到最後就不是發現到的利益分配了。這有可能是發現的利益將成為三國的爭執焦點。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而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在利字一頭,誰又願意擱下大刀?所以,即便是要三國合作,咱們也得考慮好萬全之策。

別到時搞得為他人作了嫁衣那才是最慘的結局。」葉凡冷冷的哼道,大家都感覺到了這傢伙身上b出的殺氣。

「沒錯,如果三分天下的話咱們吃虧太多,變廢紙就廢紙了。什麼外星人,狗屁不是?

我看外星飛碟全是一幌子。就拿死亡謎宮一戰來說,咱們犧牲了多少同志。結果得到什麼?

就得到這麼零碎的屍體以及兩片殘圖。以前傳說中的什麼特殊戰略物質,外星殞礦等全是子虛烏有之說。

犧牲了這麼多同志換來的卻是這個,唉……」蘭遠金嘆了口氣,眉頭緊鎖著了。

「該犧牲的就要犧牲,就是咱們全戰死在撒哈拉都得去。這事別說其它的,就是在搶一堆破垃圾咱們都得拚了命去搶。

在結局沒有確定之前,誰敢說這是一堆破垃圾。要是真的是什麼特殊的戰略材料,人家擁有,咱們沒有。

對咱們的國家安全將帶來不可估量的隱患。人有我無是咱們絕不能見到的。還有,咱們犧牲了多位同志,他們損失更大。

為什麼他們也肯付出如此的代價而不悔,就是大家心中都存著一夢想。夢想著在地球上真有咱們止前還沒曉得的外星智慧生物來訪客人們。

夢想著更高成就的外星科技,夢想著人類某一天能衝出太陽系走向更廣闊的未來去探索整個星際之秘。

地球上的一點破事兒跟探索整個宇宙來講都算得了什麼?人類在促進自身進步的同時也在往外沿拓寬生存的空間。

生命本身就是一個謎團,進化論只是一種說法。當然,在沒有找到更合理的解釋前咱們只能相信達爾文同志了。

所以,這事就這麼定了,就按葉凡同志的建議向海狼跟紅軍組發出信息。

同志們,你們說怎麼樣?」龔開河一時j情爆發,先把事拍板了,爾後才徵求大家意見。

葉凡聽了都暗暗好笑,心說你不是講『就這麼定了』,還問其他同志個屁?誰如果提出不同看法,那豈不是跟你唱反調?龔老頭難道是故意如此的?估計是……

自然,這個決定,最後是毫無懸念的全體委員們一致通過。

散會了葉凡收拾好東西正想溜人時卻是被龔開河同志給叫住了,說道:「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沒辦法,葉老大隻好到了老龔的辦公室。

「快到飯點了,我帶你去蹭飯去。」想不到龔老頭就講出這麼一句話來,倒是令得葉凡微微愣神之後,自然笑道,「那敢情好,龔頭兒一向可是摳mn,這麼久了我可是沒蹭到你一餐飯。看來,有大餐吃了。」

「有啥辦法,這家難當。而且,我剛才的話你可是聽清楚沒有。是帶你去蹭飯,並不是我請客。」龔開河笑道。

「噢1葉凡裝著愣神了一下,問道,「到誰家去蹭飯?」

「問這麼多幹啥,到了自知。」龔開河笑了笑前面帶路走了,葉老大隻好鬱悶的跟在後頭。

車子一直跟著龔老頭的車子開出了郊區。

「這老傢伙,蹭個飯搞得這麼神神叨叨的還跑郊外來,真不嫌麻煩。」葉凡沒好氣在心裡嘀咕了一句,鄙視了龔老頭一句。

吱嘎……

車子停在了一個很普通的院子前面,青磚青瓦的一個四合院子,兩層樓高。

不過,院子周遭都爬滿了葡萄藤。現在快五月份了,葡萄藤長勢喜人。不過,葡萄卻是沒有長出來。不過,院子里搞得很樸素雅緻。在葡萄藤下給人一種另類的美感。

mn口站著四個一身黑s衣服的年青人。葉凡從他們身上隱隱的感覺到了中園海保鏢的煞氣。

一見到龔開河,四人全都一個標準的軍禮。不過,嘴裡並沒有喊出聲音來,估計是怕打擾了什麼人似的。

這些反常現象令得葉凡暗暗吃驚,心說這院子莫不是某位高級幹部退休后居住的地方,光是這四個守mn的就不同非凡了。

穿過葡萄藤進到了房子裡面,發現大廳也很普通。跟普通的燕京四合院子格局差不多。

到樓上后輕輕的推開一扇木mn,發現裡面有個身影正坐在一張大號圓桌前背對著自己。

那人聽到響動轉過身來,葉凡頓時愣住了,而那人卻是一臉親和,呵呵笑道:「怎麼了葉凡同志,昨天剛分手今天就不認識了?」

「唐……唐主席,怎麼是您?」葉凡瞬間回過神來,口齒有些不清的說道。

「怎麼就不能是我?」唐浩東同志笑問道。

「這裡,好像太普通了。」葉凡說道。

「除去一身職務,咱們都是普通人。來,坐吧。」唐主席示意葉凡跟龔開河道。

不久,菜端上來了。

很普通的菜,全跟農家有關係。一碟土豆拌苦菜,紅燒東坡ru……

「呵呵,就這碗魚蛋葉凡同志估計是沒有吃過。來,嘗嘗。」唐浩東指著一碗看上去是剝皮后的鴿子蛋那樣的東東說道。

「來,葉凡同志,嘗嘗,味道肯定不錯。我以前吃過一回,差點吞了舌頭。」龔開河同志笑眯眯的伸手拿碗里的大湯匙給葉凡舀了幾個。

葉凡也沒客氣,嘗了一個。發現味道的確不錯,滑而不膩,略酸又帶絲絲天然甜味兒。不由得問道:「應該不是魚的蛋做的吧?」

「呵呵,這是人家的秘密。咱們不能去揭人家的飯碗吧。」唐浩東淡淡的笑了笑不願意講。

「葉凡同志,王仁磅的傷勢怎麼樣了?」這時,龔開河話鋒很自然的就挪到了那邊了。

「外傷較多,內傷也有。不過,幸好他身體本質好。如果換作普通人,估計早殘了。這幫孫子,幸好中紀委的同志拿了他們。不然,我真想伸拳打爆他們的頭。」葉凡故意的爆了句粗話。

「嗯,對於某些知法犯法的同志,一定要嚴懲。」唐主席臉一收,嚴肅了起來。

「不過,葉凡同志,事都過去了。更何況,這事,王仁磅同志也有錯在先。如果沒他酒醉挑起這事就不會發生後邊的事了。該處理的一定會嚴肅處理,該敲打的也要敲打。只是這麼一來,我是有些擔心王老心裡難解氣啊1龔開河嘆了口氣。

葉凡瞬間明白了,估計兩位同志擺了這農家宴來就是為了讓自己來當這個和事佬的。目標,對準的肯定就在高人王成澤身上了。

「要讓王老解氣,首先就得狠懲兇手。成如龔組長所講的,該處理的要嚴肅處理。

但是,該敲打的也要敲打。我想,這事,怎麼個狀況兩位領導都清楚。

沒有幕後人,顧懷興也不可能會如此去干。更何況,王仁磅跟顧懷興無冤無仇的是不是?

只是,我覺得有些事太隱晦著力度還不夠一些。」葉凡說道,自然首懲元兇顧懷興,第二個,也要求領導出面直面敲打謝勝強同志了。

「呵呵,那葉凡同志有什麼好建議可以提嘛1唐主席淡淡的笑了笑,看著葉凡。

「建議,兩位領導都心知肚明,我就不搬mnnng虎的嗦了。」葉凡當然不會直接講什麼了。那豈不是b迫兩位領導去幹什麼。這個,當下屬的如此的干可是相當不好滴。

「呵呵呵,葉凡同志什麼時候也這樣謙虛了起來。我看你動起拳頭時可沒謙虛過。這個,是不是像開河同志講的那樣,高人都是有脾氣的。」唐主席說道。

「不敢,我知道我脾氣有時有點硬。不過,一直以來,我都在努力改變自己以適應社會和工作的需要。」葉凡說道。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