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陰龔頭兒一把再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陰龔頭兒一把再說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陰龔頭兒一把再說

第二千一百六十一章陰龔頭兒一把再說

王仁磅這傢伙還真會搞,一次迷亂中的『辦事』居然搞出一雙包胎來,而且,不是龍鳳胎,是兩男孩。

「記住,從現在起,不能再束肚了,肯定對胎兒有影響的。如果不方便,你盡量少回家就是了。」葉凡交待道。

「嗯嗯!謝謝您葉哥。」肖十六妹從來沒有這樣幸福過,而且,對葉老大那是充滿了感激。

「葉哥,這事,我要不要跟仁磅講講?」肖十六妹說道。

「這事,當然得講。不過,得等我去王家去過一趟再說。」葉凡講道。

「謝謝您葉哥,這事又得麻煩你了。」肖十六妹臉蛋兒一紅,還以為葉老大到王家就是為自己的事。

「我跟仁磅是兄弟,你們的事不能再拖了,總得解決掉是不是?」葉凡說道,其實這貨心裡還微微有愧的。

晚上,葉凡提了兩瓶酒直奔王家而谷而去。

王家人還是相當熱情的,王仁磅的堂弟王魅在路口等著葉凡。這對王家來講就是最高規格的迎客禮了。

當然,一個原因是因為葉凡拚力救過王老。二來就是因為葉凡的能力也不得不讓王家谷刮目相看。

雙方客氣的寒暄過後坐了下來。

王仁磅的父親王成澤手中還是提著一火籠,儘管葉凡心裡怪異極了,但也不好去問人家的事。

「王老,顧懷興等一干胡來的同志全被雙規了。這事,龔頭兒委託我向你們表示歉意。對於這些同志,一定會嚴肅處理的。」葉凡拉開了話匣子。

「事都過去了還講這些幹什麼,而且,仁磅也是有錯在先。..這小子有時就欠揍。

喝點『貓尿』就伸拳頭。這次的事也讓他受點教訓也好。不然,真還以為國家都管不了他了是不是?」王老輕輕的擺了擺手,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龔組長後面這樣處理是不是有些欠妥了。

仁磅一個普通人,無職無權的怎麼能住進軍醫總院,而且還是高幹病房?這樣子做,會讓人嚼舌頭根子的。」

「呵呵,其實,一點都不欠妥。」葉凡心裡頓時大喜,這話頭的切入點可是來了。

「小葉主任講這話我這老頭子可是不理解埃」王老說道。

「這個……」葉凡裝著臉上有些難為情樣子,看了王成澤一眼,說道,「王老,王叔,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有什麼話不能講的,到我們家隨便點。再說,你跟仁磅可是好兄弟。就當這裡是自個兒的家就是了。」王成澤突然笑了一笑。

「這個,後頭處理掉顧懷興后讓仁磅去軍醫總院接受治療。他是住在副國級病幹部的病房裡的。這樣,能有力的保障仁磅能接受最好的治療。」葉凡說道。

「副國級,以前我還沒退休前仁磅沾點邊還行。現在,不行了,人老了,退了。可不能讓人講閑話了。」王老臉一正,說道,「明天就讓他轉院到地方醫院去。」

「王老,您看。龔頭兒的意思是能不能聘請成澤同志入隊,實際上就是接替您的位置。

而且,關於這事,唐主席有親口跟我說過。成澤同志如果肯入隊,在名面上將掛著主席顧問的頭銜。

一切參照副國級標準享受各種福利待遇。而且,主席顧問本來就是經過國家正式認可的副國級幹部。」葉凡終於拋出話題來了。

「呵呵,開河同志還真是用心了。」王老淡淡的笑了笑,並沒有表示自己的看法。

「王老您的意思呢?」葉凡只好硬著頭皮逼了過去。(..最穩定,

「這事,成澤,你看呢?」王老看了兒子一眼,問道。

「爸如果同意我就參加。」王成澤居然講出這話來,把主動權又拋給了王老。

「小葉主任,你這『說客』可是當得好埃」王老呵呵笑道。

「唉,我這命就是苦。我也是被龔頭兒逼的,不然,不來的話又得給扣上一頂不關心a組建設,不關心國家,不賣力工作的帽子。這年月,難礙…」葉凡苦瓜著臉了,自然這貨是在裝了。

「哈哈哈……」想不到王老跟王成澤同志爽笑開了。

「開河同志可是不敢逼你,你要是發脾氣了,估計開河同志還得緩緩是不是?」王老說道。

這時,王仁磅的母親胡梅菊端茶上來了。

「這是羅浮宮特製的宮茶,小葉主任嘗嘗。」王老說道。

「行行,在嘗茶前我想先給王老、王叔,還有阿姨道道喜了。」葉凡雙手一抱拳頭一臉笑容說道。

「喜,仁磅都給打成那樣子了,我傷心還來不及,何來的喜?」胡梅菊略顯憤怒的講道。

「阿姨,這事都過去了。不過,還真有喜事。」葉凡一臉正經講道。

「噢,說來聽聽?」王老好像也來了興趣。

「仁磅就快當爹了。」葉凡突然出嘴,這句話還真有震憾效果。王家幾個人頓時就呆了。

「你說什麼?」胡梅菊首先忍不住了。

「十六妹有了,五個月了。而且懷的還是一對雙包胎,兩個帶把的。

王老,肖十六妹的家庭你可能也了解了一些了。他父親肖鐵峰是防務部部長,軍界大腕級人物。

而肖家原本的意思是想跟謝家聯親。這事,十六當然不肯了。所對,就惹出了檔子事。

王老,您想埃如果王叔不擔當『顧問』這個職務。要把十六妹迎回王家谷來,有些難度了。

雖說已經是現代社會了,提倡的是男女平戀愛自由。不過,講歸講,真正做事是卻是掌握在人家父母手中。

咱們好多的家長還是帶有一定的封建家長心思,講究的就是個門當戶對。

相信這一點王老跟王叔早看在眼中的。咱們王家哪點差了,就是這面子也要掙回來是不是?」葉凡講道。

「講得好,王家並不差他肖家。肖家的女兒能嫁入王家,那是我王經天給他們面子。」王老突然彰顯了霸氣。恢復了昔日那個功力蓋天的王老氣勢。

「爸,既然小葉主任這麼熱心。而他自己又是仁磅的朋友,這事,我看就讓小葉主任去說和一下怎麼樣?」王成澤一開口,葉老大那心猛地收縮了一下,趕緊擺手,講道,「不行不行1

「怎麼不行了,小葉主任。你可是連開河同志的牛都敢頂的小同志。剛才你也講得氣蓋山河的,怎麼,到點子上時你被肖鐵峰嚇住了?」王老似笑非常,看著葉凡講道。

「這個,倒並不是嚇住了。他也是人,人人平等是不是?只是,這個,做大媒的東西也要看份量是不是?

我看這事,龔頭兒當這大媒是最好不過了。龔頭兒不是還掛著防務部副部長一職嗎?

從那一塊算起來肖鐵峰同志還是他的直接領導了。呵呵。」葉凡乾笑了兩聲,心說龔老頭整天算計我,哪咱也得還他一壺喝喝。估計,肖王兩家的聯姻還有些波折的。

果然,王老跟王成澤互相對望了一眼,突然開懷大笑了起來,王成澤講道:「嗯,小葉主任這想法很好。這事就這麼定了,要我接爸的班也行。唯一的條件就是要讓開河同志把這大媒做成了再談。不然,就不要談了。家裡的事還糾結著,哪有空去管國家的事。我這人,思想沒這麼高尚著。」

「這個,要是王叔您先沒接受這個顧問位置,又怎麼能讓肖家看到咱們王家的實力是不是?要不,先接受過來再讓龔頭兒出馬當這大媒。到時,門當戶對了相信也會順利得多。而且,相信龔頭兒如果承諾下來也不會變卦是不是?如果真變了,他變你也變。」葉凡摸了下下巴,故意刺激王成澤道。

「那是龔開河同志的事,我就這一個條件。仁磅跟肖十六妹結婚的那一天就是我王成澤入隊的那一天。

不然,這事就不要談了。如果開河同志感覺很難,我們自個兒也能跟肖家去講。

不要講別的,就是用搶也要把十六給搶回來。我王家的孫子就是我王家的孫子。哪能由著肖家來養?」王成澤臉上霸氣一閃而逝。跟平時的平靜,低調判若兩人。看來,真正的強者都是些扮豬吃虎的角。

葉老大一臉興哉樂禍的離開了王家谷。

第二天早上八點,葉凡打了電話給龔開河同志,說是要彙報昨晚上王家谷一行的事。

龔開河同志說是早上八點正好要向唐主席彙報昨天a組黨委會決定的關於跟美國、俄羅斯合圖探索死亡謎宮那飛碟的事。所以,叫葉凡乾脆直接到唐主席辦公室一併給彙報了。

葉凡當然高興了,正好,按路徑的話到這邊還近。

8點半,葉凡到了唐主席辦公室。

賈秘書用嘴呶了呶房間門,笑道:「葉主任,兩位領導在裡頭等著你,你直接進去就是了。」

「謝謝1葉凡很客氣的跟賈傑打了聲招呼輕叩門得到答應后輕推門進去了。

發現唐主席坐在辦公桌側牆處一個饒單人沙發上,龔開河同志坐在他對面,見葉凡進來,開河同志招呼葉凡坐在了側面的一個沙發上。

「怎麼樣,看你這印堂發亮額角高抬肯定有喜事。是不是昨晚上王家谷一行把事給辦下來了?」龔開河看了葉凡一眼,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