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六十二章唐的評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六十二章唐的評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六十二章

唐的評價

「嗯,很順利,辦下來了

」葉凡臉上閃過一絲喜『色』,說道。soudu.org

「還是小葉同志辦事麻利,同志們都能這樣那咱們的國家不想富強都不行了。」唐『主席』讚賞的微微點頭。2162

「呵呵,我只是干好了本職工作罷了。」葉凡謙虛的說道。

「葉凡同志啥時也學會了謙虛嘛1龔頭兒『插』了一句話出來,差點著葉老大了。

「謙虛,中華民族美德嘛,我一刻也不敢忘了。不過,就是人家有提出一個條件來。」葉凡收斂了笑,說道。

「噢,說來聽聽,只要咱們能滿足的,一定滿足。」龔開河微微一愣,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成澤同志的大兒子王仁磅跟肖十六妹的婚事問題。王老的意思是想請龔組長作個大媒搓合一下這事兒。而且,當時王成澤同志可是一臉嚴肅的講了,仁磅跟肖十六妹結婚的那一天就是他入隊的那一天,正好來個雙喜臨門喜上加喜。」葉凡講道。

「這事容易嘛,開河同志,你這個大媒可是當得值了。到時,肖王兩家看不得都會感謝著你了。」唐『主席』一臉笑意,講道。

「主……『主席』,這事恐怕不容易。」龔開河一聽,那臉上的笑容都沒掉了,趕緊說道。

「不容易,有什麼不容易的。難道王仁磅只是單相思,那這樣的話還真不容易了。」唐『主席』說道。

「不是這個原因,他們倆個倒是好得不得了。王家既然叫我出面當這大媒,那王家一頭已經可以敲定了。就是肖家那一頭有些麻煩。」龔開河臉上閃過一絲苦味兒。

「肖家能有什麼麻煩?」唐『主席』居然也來了興趣,看著龔開河問道。

「肖十六妹是肖鐵峰同志的女兒,聽說原本是要跟政務院那邊的謝勝強同志的兒子配成一對的。

如果成澤同志先入隊,掛了顧問一職,那也可以講跟肖家門當戶對了是不是?

關鍵的問題是人家要等到結婚那一天才入隊。這個很明顯了,咱們國家,某些同志的思想還是停留在門當戶對的時代。

成澤同志不掛顧問一職,肖家又怎麼看得上一個普通老百姓之家。請牢記而且,鐵峰同志也是剛剛擔任防務部部長一職的。

關於王家的事他還不清楚。而王家又是共和國的最高秘密。即便是肖鐵峰同志都不宜知道這事。」龔開河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這事,葉主任出面當這大媒倒是合適。」

「不行不行,這是人家王老的意思。我的份量還太輕了,我自已都還沒結婚,哪能當這大媒?

而且,既然想要拉王成澤同志入隊,那就得讓人家先舒坦著了才是。前次王仁磅影響肯定在王家落下了疙瘩。

如果不及時的消除這疙瘩,就怕這疙瘩長了根發芽了就更麻煩了。」葉凡趕緊說道。

「說起這事我還真想問問你了小葉同志,你個人的事可也不能拖太久了。隨著你的擔子加重,今後還要走向更重要的領導崗位。可是要把婚事也早點敲定下來。這對於你的工作、生活等各方面都有好處。」想不到唐『主席』居然講出這話來。2162

「對對,小葉同志也二十七八了,也到了結婚的年齡了。再爬上去就是大齡青年了。更何況,黨的高級幹部嘛,最好是先結婚比較好。有利於開展工作。」龔開河興哉樂禍的笑了笑說道。

「我抓緊,會儘快解決。」葉凡點頭講道。

「『主席』,您看,這大媒的事?」龔開河看了唐『主席』一眼,說道。

「呵呵,那是好事,開河同志。相信你會順利的完成任務的。這對於你來講就是完成任務了。婚事一敲定,就能為a組建設留來一位超級強者。有這樣的好事的話就是我唐浩東也想多做幾次媒了。」唐『主席』一臉輕鬆的笑開了。把這事敲定在了龔開河同志頭上。

老傢伙一臉苦瓜的點了點頭,說道:「請『主席』放心,保證完成任務。就是為了黨和國家,為了a組建設,我也得把這個大媒給保下來。」

「龔頭兒,給你這麼一講,好像這做大媒的喜事任務比去死亡謎宮執行任務更難似的。這個,太那個了是不是?」葉凡挪喻了一句,頓時逗來唐『主席』哈哈大笑開了。

「你小子,不難你去試試?」龔開河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連小子都給叫出來了,看來,老龔同志是真有些惱火了。不過,唐『主席』卻是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著。

「我可是想做這大媒,做成了多有面子。不過,人家王老看不上俺,有啥辦法是不是?要不,咱們位置調個個頭試試?」葉凡說道。

「你小子也別想全脫了,過兩天我有空了去肖家時,你一起去。我正缺一個拎包的。」龔開河突然話鋒一轉,擱出一句話來差點讓葉老大要跳將起來了。

「這個,不妥吧。」葉凡說道。

「嗯,小葉同志去去也好。多一個人多一張嘴嘛!兩張嘴總比一張嘴厲害嘛1想不到唐『主席』也幫腔了,葉凡還能有什麼話講。龔開河瞪了他一眼,意思你小子整的什麼事,現在咱們拴一條船上了。

「我只是跟班,給首長提包跑腿的。」葉凡講了一句,龔開河同志撇了下嘴差點給氣樂了。

看著葉凡的背影,唐『主席』淡淡笑道:「開河同志,經常有人跟你鬥鬥嘴也挺有樂趣的是不是?」

「經常,沒有,他很少跟我在一起。」龔開河搖了搖頭,看了唐『主席』一眼,才說道,「其實,這小子很狡猾的。我想,這次這個大媒人很可能是他慫恿王家的人弄我頭上的。」

「呃?」唐『主席』微微一愣,看了龔開河一眼,一絲微笑掛於臉上,笑道,「咱們在四合農莊唰了他一把,這下子倒是扯平了。」

「我想肯定是這樣的,這小子怪我把說動王成澤的事落他頭上。現在又把王家的事搬了一件事落我頭上。手段,倒是越來越老辣了。唐『主席』,你說說,這樣的幹部,辦事就辦事嘛,又想著要跟我談談條件。其它都好,就這點還需要磨練才行。」龔開河講道。

「不能這麼說開河同志,你要他去做的事他心裡不服氣,當然得搗鼓出一些什麼來還給你了。

葉凡同志是個有些奇巧,有些脾氣的人,不能拿他跟普通的幹部相比較。

比如,如果是中辦督查室以及我這邊警衛室的工作,你看他有推託過嗎?人家把a組哪邊的事當額外的事幹了。

份內份外他還是分得很清楚的不是?再說了,葉凡同志也是個有能力的同志,精力旺盛,要是這麼多事擱一些普通同志身上,早累得趴下了。

所以,在壓擔子的同時,咱們也得給葉凡一定的自由休息的空間。不然,真累倒了咱們的年青王牌,那就是國家的重大損失了。」唐『主席』倒為葉凡講起話來。

「唉……」龔開河想都沒想嘆了口氣,說道,「我曉得,他不怎麼願意為特勤辦事?我也一直納悶,這個,偶爾為特勤辦點事有什麼不好?國家在特勤這邊給他的榮譽以及享受的待遇,比在中辦那頭高得多。」2162

「不一樣,這個跟他的愛好有關係。比如,他不喜歡去特勤工作,干起那一塊的工作來自然有些拖泥帶水了。

而中辦這邊,你看,他不是很積極嗎?當然,他的脾氣經過這麼多年磨練也成熟了不少。

不過,他的歲數還年輕,我想,再經過幾年的打磨也就差不多了。而且,一個毫無脾氣的人,我想,也絕成不了大氣候。

脾氣要有,處理事情時能夠做到圓潤,合恰,能照顧到各方面關係,這就是成熟的標誌。

隨著他擔任的崗位的重要『性』的增加,沒有這方面考慮肯定是不行的。當你是縣長時,你發怒時也許誤導的是一個縣。

當你是市長時就是一個市了。你的指揮棒偏離的方面的範圍也會越來越大。

所以,為什麼越往上幹部們的年齡越來越大。這個,也是一種『摸』不著的規律。

沒有長時間的工作,打磨,失誤,自檢,吸收經驗等等歷程,人不可能一下子就成熟起來。

當然,今後咱們還要需要進一步提倡幹部的年青化。這個,也就是要在各個提拔的環節都要注重對年輕幹部的培養,縮短他們成長的周期。

相信隨著社會的發展,今後也將出現40歲左右的省部級幹部了。」唐『主席』閑聊著,看了龔開河一眼,又轉回正題道,「成澤同志入隊后,a組的實力將大大的得到提升。

至少,在頂尖實力方面對於a組的建設有著很大的威懾作用。成澤同志一加入。

至少,在咱們a組,已經有著兩位九段第二個層次及以上高手了。今後遇上像死亡謎宮這樣的大事時咱們的人手調配也不會像以前那般緊張了。」

「當然,不過,唐『主席』,我有一個疑問。」龔開河講道。

「噢?」唐『主席』看著他。

「成澤這位同志據我們猜測,最少都應該有著九段頂階實力。為什麼王老在撒哈啦生命遭到危險時他卻是沒有出手。當時他的弟弟出手后也還受了傷,難道他真能拋下父親王老不管,這事,還真是費猜疑了?」龔開河有些疑『惑』,講道。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