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六十三章兩條狗案件有著落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六十三章兩條狗案件有著落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六十三章兩條狗案件有著落了

「原因我想有多方面的,比如,他當時因為有什麼特殊原因無法到現常..

你們練武者不是有走火入魔這種說法嗎?也許他當時到了關鍵時刻,無法抽身。

不過,這個的可能性我想應該較少。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他也去了,只是在暗中觀察著沒有出手罷了。

我一直在想,王老在受傷的情況下還跟多個九段高手周旋著,實力相差如此之大,怎麼可能相持十幾天之久。

這裡頭,是不是有個暗中出手協助的問題?」唐主席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是值得懷疑,我想,成澤同志不可能能拋下父親。第二種可能性有很大的可能性。

像他們這種高手,咱們的情報人員根本就發現不了,層次還不夠。所以,下一步,我將加強組裡情報人員的功力層次了。

現代戰爭,不管是局部還是大規模以及小摩擦,情報戰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什麼電子化,信息化,歸根到底,都是預先獲得精確目標再給予準確打擊。沒有情報,你根本就發現不了目標。」龔開河講道。

「嗯,情報人員的身手高了,發現問題的能力就提高了。開河同志這個建議很好。只是,實質性的問題就是咱們沒有這樣的中層次高手可供你選擇。」唐主席講到這裡,臉上又凝重了起來。

「嗯,情報人員的素質要求特別的高,六七段高手很難找到如此素質的人才。

往往高段位的隊員都耐不住情報人員的那種耐性。他們講究的是快意殺伐,果斷辦事,而不是潛伏在一個地方有時長達幾個月之久。」龔開河講道,「而且,據我們最新得到的可靠消息。

像海狼、紅軍組以及神道組等有實力的國家,都在加大擴充特戰隊員實力。

也許,咱們找到了王成澤,人家也找到了如此段位的高手。這一點來講,咱們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了。而且,有些束縛如果太緊,也不適宜a組的建設。」

龔開河這話意有所指。

「開河同志,這一點我倒是要批評你了。」唐主席突然臉變得嚴肅了起來。

龔開河一看,馬上站了起來,行了一個標準軍禮,一臉誠懇的說道:「請主席批評,開河一定誠記於心。」

「你是不是對楊國濤同志進入a組核心委員會有意見?」唐主席一臉嚴肅的問道。

「是有點個人看法,本來a組的地位就相當的尷尬了。a組相對來講是一個**的機構。

上頭派來太多的婆婆有時過於束縛反倒不利於a組開展工作。主席,a組不同於其它的部門。

它有著自己的特殊性。打個比方,其它部門不允許乾的事,a組都可以去干。

楊國濤同志是搞政審出家的,政審幹部一向比較嚴肅。我是有些擔心有時開會時他會拿這方面說事。

比如,說我們隊員去的按摩店桑拿的錢怎麼也能拿來報銷,這還是國家的a組嗎?」龔開河說道。

「你錯了開河同志,楊國濤同志雖說是搞政審出家的。但是,我想,a組的特殊性他應該也會考慮到。

他針對的主要是對入隊的新隊員的政審工作,並不是對老隊員的政審。

你想啊,a組正因為它的特殊性決定了對新隊員的考核尤其關鍵,絕對不能混進一個不合適的人。

開河啊,你有時總是想著a組怎麼樣怎麼的,可是你想過沒有,a組還是受軍界委員會跟政治局常委會雙重領導的。

a組是一個很特殊的部門。既然要受雙重領導,軍界委員會派兩位同志加入進來共同管理a組也正常嘛!

所以,關於這事,我希望我能消除心中的疑慮。

上級領導這樣子安排,自有安排的考慮性。其實,a組的工作很大一部分也離不開軍隊是不是?

你看,哪一次大的行動,如果沒有軍隊的配合,從蛇拉格詠撒哈啦,軍方可是出了大力氣的。不然,你們也很難順利完成任務。

這次安排了楊國濤同志過來,是為了進一步密切軍隊跟a組的關係。

所以,你要擱下包袱,輕裝上陣,把咱們的a組建設得更大更強。」唐主席語重心長了。

「主席批評得對,我是有些小山頭主義了。」龔開河略顯慚愧,點了點頭。

「呵呵,批評只要虛心接受就是了。批評不是什麼大事,關鍵要能聽進去吸取教訓。批評能有力的促進咱們的開展工作嘛1唐主席又笑了,親切的拍了拍龔開河的肩膀。

葉凡回到辦公室,王朝來了。

「應該解決了吧。」葉凡問道。

「有大發現。」王朝一臉喜氣,拿起桌上的茶猛喝了一口,擦巴了一下額角汗珠子,說道。

「跟我的猜測有關係?」葉凡說道。

「一條狗的問題現在可以徹底解決掉了,嗎的,還真是張一棟那騷包貨在整蠱。

這傢伙也不知怎麼滴瞧中了五馬區北干橋街道的兩狗鋪子。而且,也曉得這兩家店鋪的背後都有人撐著。

撐著的人居然都是同一個部門的兩個副部長。並且,為了上位,兩位副部長還在暗中較勁著。

所以,張一棟弄出了這麼一齣戲來。支使一個叫王然的傢伙先是偷了牛老闆剛買來的一條價值不菲的藏獒。

接著又給他弄了一下,叫王然把這條狗以低價賣給了周老闆燉成了狗肉湯。

就連那天晚上吃狗肉的幾個老闆都是張一棟支使人安排的。這一套設計下來,張一棟也是彼費苦心的。

而且,不是又出現了燕京市委副書記田勝利同志的暗訪,結果又把這事再次捅到中辦督查室。

其目的當然是為了進一步刺激你,爾後為他伯伯張委員的出手打下基矗

至於說內參上的東東,當然也是張一棟的手筆了。當然,寫進內參的記者也是資深記者。

只是他被張一棟搞的事件迷惑了。那個記者倒是無心之過。」王朝說道。

「人證物證都齊全嗎?」葉凡問道。

「我辦事你放心,這次不能擱倒張一棟我也沒臉來這裡。王然招了,那幾個吃狗肉的老闆雖說不是張一棟親自出嘴的,但是,他支使的另幾一個傢伙也被我們拿了。所以,我想,是不是要雷霆出擊,不能給張一棟有任何的滅證的機會。」王朝說道地。?

「五馬區公安局估計是不可靠,如果叫他們出馬,估計是沒用。」葉凡說道。

「張一棟現在還在海東任職,如果建議南福省公安廳出手,人家估計也會考慮到張家的身份,這看起來也不過一件小事,估計會不了了之。而且,還有可能成為某些人手中辦事的法碼。」王朝說道。

「那就得看費滿天書記的態度了,不過,我想,如果捅到他那裡,估計這事最後就是個『不了』的結局。

估計,費家還能從張家撈到一些利益。這種損已不利已的咱們不會傻冒到去干。

這樣,你把材料捅給四處處長楊進。既然張一棟把老子都給捅到內參上去了,哪咱們就讓這事公佈於天下。

到時,上頭即便是不處理,張一棟,也會難受上一段時間的。另一方面,咱們也狠甩一下張委員的那張老臉。」葉凡眼中閃過一線狠礪。

「楊進一個處長,他敢不敢報到你這裡來?」王朝有懷疑的看了看葉凡。

「他不報,我要摘他帽子。」葉老大突然霸氣大漲,哼了一聲。

「哈哈哈,好好,摘帽子。」王朝笑了。

下午,楊進處長進了葉老大房間。

「你看看這個。」地一聲,葉凡首先重拍了辦公桌一把,然後把內參扔到了楊進的面前,哼道,「這事,想必你聽說過了吧,那天張委員來過了。」

「我知道……這個……葉主任您也參與了調查,這事,的確一時無法查出來。這個,也不能怪我們督查四處的同志不賣力是不是?」楊進這傢伙還相當的鬼,居然想扯上葉凡一起。

「中辦督查室主任葉凡同志督辦不了一條狗,那好,楊進同志。你可是直接的督辦人,我被批評了,而你,看來,是不想坐這個位置了。如果自覺能力不夠,等一下我要去田主任哪裡送檢討書,正好了,一併建議了。」葉凡一臉嚴肅的盯著楊進,逼了過去。

「葉……葉主任,這事,我真的……」楊進那臉色頓面,眼神在變幻著。

葉凡曉得,王朝搞的材料已經到了這傢伙手中。只是這傢伙一看這事涉及到張委員的侄兒張一棟,哪還敢拿出來。

「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好,你跟我一直去向田主任講清楚。」葉凡再一次想逼。

「葉……葉主任,我已經查到一些線索了。只是,這個,有麻煩。」在摘帽子的大力威脅之下,楊進還能有什麼選擇。

「說1葉凡說道。

「這個……」楊進又有些退縮了,實則是張家帶給他的壓力太大了。大到楊進那小肩膀無法承受的地步。

「我沒有時間跟你閑扯蛋。」葉凡板著個臉,能滴出墨汁來了。

「唉,您看吧……」楊進最後掙扎了一下,嘆了口氣,一臉死灰,拿出了有關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