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六十四章張一棟被處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六十四章張一棟被處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六十四章

張一棟被處理了

葉凡裝模著樣的仔細翻閱了一遍,看了楊進一眼,冷冷哼道:「楊處長,咱們是什麼人,是黨的幹部。請牢記督查工作本來就很嚴肅,不要瞻前顧後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這樣,馬上招開班子會議。

你在會議上把這事向班子成員們彙報一下。爾後我們將形成建議提交給主管領導審閱。」

楊進面『色』一變再變,無奈的點了點頭,像只被抽了筋的軟皮龍一般。現在也沒什麼辦法了,葉主任盯得緊。這傢伙也是豁出去了。2164

不久,督查室班子成員全到了。於貴發同志正好中途回京彙報工作,正好也在。

「今天把大家招集來,想必各位同志關於前次開會時張委員批評我們督查室的事已經都曉得了。

咱們督辦不了一條狗,張委員批評得對。聽楊處長說是關於五馬區北干橋街道東直門大道兩個店鋪因一條狗的糾紛現在已經有著落了。

下邊就由楊處長把具體的情況給各位彙報一下。」葉凡一臉嚴肅的講完話后示意楊進道。

楊進沒辦法,只好把材料分發了下去。爾後等大家看完后口中詳細的彙報開了。

彙報完後會議室里一片寧靜,只聽見了各位班子成員的呼吸聲。

「這內參大家都清楚,想必各位同志也曉得它的份量。到時,板子拍下來不光是我葉凡一個人頂著。

全體同志都得頂上去。所以,在這裡,我醜話講到前頭,今天,必須把建議形成,我立即上報。

下邊,同志們開始議議吧,這事,該怎麼樣處理,該怎麼樣上報,同志們各抒己見,暢談想法。

而且,是必須提些建議。」葉凡揚了揚手中內參,講完后,葉老大一臉難看的掃了大家一眼。

這一個『必須』,那意思就很明顯了。

在坐的沒一隻傻鳥,馬上就明白了。前次張委員在葉凡開會時直接到督查室當面打了葉老大的面子。估計,這次的事,葉老大要拿這事還擊他了。

不過,會議室里還是很安靜。

「楊處長,雖說你不是班子成員,但這事是你具體辦理的,你說說,該怎麼樣處理?」葉凡一看,肯定不能讓冷場了。

「這事,我看,一定要處理。請牢記至於怎麼樣處理,是不是建議公安機關出面按照條例處理?」楊處長面『色』有些白著說道。

「支使人偷盜,又支使人銷臟。而且,此案經額接近20萬左右,也算是大的案件了。

按法律條款來說,案情中嫌疑犯以及幕後『操』縱者已經觸犯了刑法。我們應該建議公安機關出面立即逮捕跟案件中有關的相關人等。

而且,這事造成的影響如此之壞,居然還上了內參,一定要嚴肅處理才是。

要形成詳實的以材料為基礎的材料上報給中辦領導以及政務院相關的領導。」想不到常務副主任於貴發倒是深懂葉凡心意,首先開炮了。2164

其實,葉凡曉得這老傢伙沒安什麼好心。把張向東侄兒的事上報給張向東本人,那不是叫張向東抽自己的嘴巴。

老傢伙無非是希望自己跟張委員好好的頂一下牛。張一棟真被處理了,那張家勢必把自己當成眼中釘肉中刺了。

「這是一宗典型的利用職務犯罪,張一棟作為海東市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

他的分管工作就是嚴肅黨的紀律。想不到此人還知法犯法,自已倒是干起這種事來了。

一定要嚴肅處理,不嚴肅處理何以正黨的紀律?」督查室黨委紀檢書記吳昌林同志跟於貴發同一個鼻孔出氣,立即,態度鮮明的支持了於貴發的建議。

「孫專員,你看呢?」葉凡問正廳級督查專員,分管綜合處的孫雲英同志道。

「不處理肯定是不行了,不然,就怕又有人拿這事批評咱們督查室連條狗都督查不了。

咱們是什麼機關,是督查一塊的黨的最高督辦機關。連條狗都督辦不了,著實令人難堪。

既然都上內參了,肯定各方都關注著。不嚴肅處理,難道還等著別人來處理咱們督查室?」孫雲英對張向東也有些不滿,那天那面子抽得,可是督查室全體同志。

「我同意於貴發同志意見,於主任的建議很好,很嚴肅。從黨的紀律來講,不嚴肅處理肯定不行了。」副主任陳錢本來跟於貴發不怎麼合拍,這次居然破天荒的同意了。

於貴發同志微微一愣之後,一絲憤怒從臉上一閃而逝。心罵道***,怎麼能講是我的建議,那還不得被張委員惦念上?

「這事,同志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副主任趙玉當然要和稀泥,反正是隨大流。你張家想記恨也不能全拍板子。

接下去各住班子成員都發表了看法,大體都是稱稀泥說什麼同意於貴發同志建議。

葉凡發現,於貴發的臉『色』有些變了。心說,你老小子想煽風點火,那咱就讓這把火燒得更旺一些。到時,張委員不記得你都不行了。嘿嘿,於貴發同志建議,全體同志同意……

「嗯,同志們都談了看法,也提了切實可行的建議。很好,我也覺得,貴發同志的建議很有建設『性』,很符合咱們督查室的紀律要求。跟咱們督查室的宗旨相吻合,並且,一切程序都符合咱們督查的程序要求。

那就按於貴發同志提出的建議辦好了。不過,最後我還要補充一句,那就是,這事,一定要嚴肅處理。」葉老大一鎚子買賣敲定了下來。爾後,馬上把決議報告遞上去給了分管督查室的陳千和副主任。

這老小子一看,微一沉『吟』拿起筆來批了。

葉凡又遞到了田江主任那裡,本來應該是到邱華主任處的。不過,邱華主任的主要陣地在唐『主席』那邊,所以,一般的事都直接交給田江了。其實,邱華主任在這邊也只是掛個名頭。田江雖說是他名面上的領導,其實,田主任也領導不了他。

不久,張向東委員進了田主任辦公室。

「張委員,坐吧。」田江一臉客氣的招呼張向東坐下了。

秘書泡上茶后輕輕的帶上了門出去了。

「張委員,你看看這個?」田江把督查室有關材料輕輕的推向了張向東。2164

張向東一邊翻著,老傢伙那臉『色』是越看看沉重,到最後,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半晌,他噎出一句話道:「田主任,這個情況核實過沒有?」

「公安機關的正式上報材料,難道還敢作假嗎?而且,督查室已經全面核實過了。放心,絕對不虛。」田江淡淡的笑了兩句。

張向東前次直接到督查室找葉凡的麻煩,那不僅僅是打了葉凡的臉子,當然也抽了田江一嘴巴。

田江當然心裡記下這筆賬了。這是,是狠狠的還給了張向東一個耳刮子。

「不像話,一定要嚴肅查處。」張向東臉一板,哼道。不過,這老小子很鬼,只說是『嚴肅查處』。

『查處』這個字眼可就有活動空間了。什麼叫『查處』。意思這事還要下去調查,並不是已經調查完成。

派人下去調查,那就擁有了『操』作空間了。到時,比如,找個『角』來當了張一棟的替罪羊不就了結了。

「嗯。」田江微微點頭,看了張向東一眼,說道,「政務院督查室那邊是由你在負責,這事,就交待給你去查處了。」

走出來后,張向東那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曉得,這是田江在敲打自己。這邊甩了自己一耳刮子,那邊又賣了一個人情給自己。

對於這個事實,張向東只好無奈的接受了。難道還真要抓侄兒進『號子里』?

當然,田江的處境估計張向東也清楚。畢竟,張一棟是張向東的侄兒,而且,張一棟還是趙家的准女婿。

田江既要為督查室掙回面子,但也要顧及各方關係的牽扯。這樣子的處理對田江來講是最恰當的做法了。

打疼了人家張家跟趙家有意見,不舉起拍子首先葉凡就不服氣,還有,督查室的全體同志有意見。就是田江自己都覺得太對不起自己。

二天後,處得結果出來了。

替罪羊當然也找到了,而政務院那邊的調查結果是張一棟只是一個側面人物,受了那人的鼓『惑』。

不過,張一棟想完全置身事外也不可能。張向東曉得,人家田江那邊又不是傻子。結果,自然是落下了個黨內記大過處分,差點氣暈了這老小子。

「你乾的好事?」啪地一聲,張向東狠狠的甩了侄兒張一棟一個耳刮子說道。張一棟的臉上,頓時就印出五朵梅花來,而且,還是幾朵要乾枯的老梅花。

「這事,我設計很周密了,想不到那小子用了陰法子。這個,也是不正當的辦案手法,按法律來講也是違法的。」張一棟『摸』著自己的臉蛋子,居然還有點不服氣。

「你個笨蛋!你去告葉凡使用了陰法子就是了。」張東向氣不打一處來。

「這事,還怎麼告?」張一棟嘆了口氣,看了叔叔一眼,憤憤然的。

「知道了還講。」張向東沒好氣的哼聲道,看了張一棟一眼,講道,「這次田主任是看在趙家面上,不然,你早被人家捋了帽子拿下了。就憑你慫恿人捅上內參來講就是天大的事了。你說要怎麼樣收場,人家要糾住這事不放。

把處理結果也捅內參上去,你那帽子還戴得住嗎?判你個幾年都不過份。

更何況,能看到這份內參的,哪個會是愚鈍之輩。你呀你,怎麼都不多長個記『性』。」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