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六十六章不震憾不停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六十六章不震憾不停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們可能也曉得,王家谷的王仁磅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他跟十六妹早就認識了。而且,因為一點小誤會還起了衝突。所以,今天來,我是受王家委託。一來是代錶王仁磅向肖軍肖寒沖兩兄弟致個歉。

他當時的確是喝高了,再加上心情有些不好,這點還請兩位諒解一下。

二來就是想為王仁磅跟肖十六妹兩人保個大媒,所以,這還是喜事是不是?」葉凡一臉微笑著說道。

哪知他話剛完,肖軍和肖寒沖兩兄弟居然同時哼道:「想娶我妹子是不可能!王仁磅什麼玩意兒。我妹子跟謝水東是青梅竹馬,他們倆才是天生的一對。王仁磅,一個莽夫,也想娶我妹子,我不想講什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種事了,自己什麼個身份要明白。」2166

葉凡發現,肖軍講這話時肖鐵峰居然沒有喝叱他們倆,而是裝糊塗在一旁不作聲。

「呵呵,兩位兄弟,那是你們不了解我這個兄弟。其實,他是一個正派人,也不像你們倆講的那樣一個莽夫。人都有失分寸的時候,比如肖軍你來說吧,你是軍人。你覺得王仁磅那是不是一種豪傑氣在?」葉凡還是一臉笑容和著稀泥道,心裡大呼倒霉,還要在這裡挨人白眼。

「正派人,我看他純粹一個無知的莽夫,蠢夫。」肖軍被王仁磅幹了幾下,這腿到現在還在隱隱作痛。

這貨根本就對王仁磅一點好感都沒有。葉凡看了龔開河一眼,發現這老傢伙居然也不吭聲,跟肖鐵峰擺明了看戲嘛!

「對了葉主任,你講王仁磅怎麼怎麼的。那我想問一下,他是什麼名牌大學畢業的。現在幹什麼正經工作,別以為我不曉得,他根本就是一無業游民,社會上的小混混罷了。」肖寒沖跟哥哥肖軍是一唱一合,夾擊起葉老大來。

「一丘之貉罷了。」肖軍連葉凡都給惦記上了,出口那是毫不留情。因為,肖軍跟謝家的謝水東關係很鐵,兩人如果能做親戚,那是更好不過了。

「講話就講話,別『亂』講話1肖鐵峰那臉一板,終於出嘴訓起兩兒子來了。

畢竟,葉凡的身份在擺著,兩兒子把葉凡也罵成無知的莽夫了,那葉凡可就有些掛不住了。

「呵呵,老肖,肖軍是軍人,聽說在燕京軍區某師任上校團長是吧?」這時,龔開河看了肖軍一眼,終於也開口了。

他是怕葉凡掛不住面子發起脾氣來把事給辦砸了,到時王家一火,王成澤不入隊了那老龔同志真得跳腳了。

「呵呵,是埃這孩子,還需要努力啊1肖鐵峰笑著點了點頭,貌似對孩子還有些不滿意,實則是他對自己這個大兒子太滿意了。

肖軍30出頭也混到上校團長了。不過,對龔開河突然撇開話題講這個,肖鐵峰也感覺有些莫名其妙。龔開河這話講的,好像有些牛頭不對馬嘴了。

「老肖,肖軍不錯了。你看看,你們軍隊中有幾個他這個年齡就是上校團長的。」肖鐵峰的老婆鍾紅當著人面也誇張兒子一句,自然有顯擺的意思了。

「呵呵呵,老肖啊,說句不中聽的話,肖軍還得向葉主任學習才對。」龔開河笑道。

「學習,『政府』的活我干不來。我就喜歡當兵,大碗吃肉海碗喝酒,這才是快意人生。哪像你們『政府』公務員,一張報紙一茶杯就混了一天。日子過得倒是逍遙,不過,沒味道。」雖說葉凡的級別相當的高,但肖軍根本就看不起他,於是講道。

「老肖可能還不知道吧。」龔開河說道。

「知道什麼?」肖鐵峰故意的問道。

「幾年前,葉凡同志曾經也在軍隊干過。」龔開河笑道。

「這倒是沒想到,想不到葉主任還是個全才。」肖鐵峰說道,但這話講出來味道好像有些不對。2166

似乎還有一絲隱隱的不宵味兒。當然,葉凡為王仁磅而來,本身就遭來了肖家人的抵觸。

當然,肖鐵峰也是前年才進入軍委。所以,葉凡授勛以及軍隊一塊的工作的事肖鐵峰並不曉得。

「全才談不上,工作需要嘛,當時上級領導考慮到這一點。曾經任命我為水州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葉凡也有些來氣了,淡淡的哼了一聲,心說,要顯擺老子就顯擺一下給你瞧瞧。一個破上校牛『逼』個『毛』球?

「不可能,你才多大。還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那個,至少也得少將軍銜才能擔任的職位?」肖軍想都沒想直接的脫口而出。就是肖鐵峰也拿眼看著葉凡。老傢伙也是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了。

「呵呵,對不起,早在二年前,當時的趙寶剛將軍擔任軍界委員會副『主席』時就代表鎮『主席』授予我少將軍銜了。」葉凡笑著講道,這傢伙,不害臊死肖軍那是不鳴金收兵了。

「二年前,葉主任今年不到30吧,也太逆天了。」肖軍有些吶吶著了,畢竟,葉凡講這話不可能是吹牛。這傢伙,那雙眼瞳孔睜得老大的,就是肖寒沖也差不多。而肖鐵峰嘴角也微微抽了一下。

「倒是真的,當時的葉凡同志還掛著總參軍務部副部長一職。同時,因為他到粵東魚桐時因為工作需要。

還掛了一個公安部警務副督察長身份。現在雖說葉主任卸甲歸田了。不過,那副督察長身份好像還沒卸去是不是?」龔開河一臉笑眯眯的,居然配合起葉凡埋汰起肖家人來。龔開河抬高葉凡,當然是為他這個大媒人墊定一定的份量了。

「我也不知道上級怎麼想的,其它都成為歷史了。就是這個副督察長身份沒有拿掉。我現在又不在公安工作,更沒兼職政法委什麼職位,倒是也奇怪了。」葉凡說道。

「葉……葉將軍還真是個能人。」肖軍是徹底震懾了,本來以為自己已經不錯了。現在跟葉凡一比,屁都不是。自然,這傢伙底氣就弱了下來地。

「能人談不上,不過,我葉凡的朋友絕對是我瞧得上眼的才能是朋友。所以,莽夫一說是不恰當的。

王仁磅同志的能力你們並沒有見過,就是我葉凡也暗暗佩服。而且,王仁磅同志也獲得過共和國一級軍勛。

為什麼會獲得,我想,各位都能想得到。並且,十六妹能嫁到王家,也不會埋沒了她。」葉凡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說道,「聽說顧懷興同志因為使用了不當手法現在被雙規了。

而且,執行雙規的是中紀委監察第三室的李龍主任。我可以明白的說,這事,我『插』不上手。」

肖鐵峰果然有些震動了,不是葉凡『插』手,那豈不是講王家『插』的手。那這王家不就神秘了。

而王仁磅又不是軍人,怎麼能獲得這種對軍人來講有著極高榮譽的軍隊勳章?

肖鐵峰腦子一轉,再看了看龔開河同志。再聯想到王仁磅的拳腳功夫。肖鐵峰有些明白了,估計王仁磅就是a組的隱秘正式隊員。

而且屬於保密『性』較高的那種高手。不然,龔開河才不會屁顛的跑來當這說客了。

「婚姻對於雙方來講都是大事,這樣吧,今天晚上我一時無法答覆你們。過幾天怎麼樣?」肖鐵峰的態度終於有些鬆動了。

「爸,這事怎麼可能。」肖軍還是看不起王仁磅。

「給我閉嘴1肖鐵峰那臉一板,此刻是嚴肅了起來。因為,肖軍看不懂的地方老子肖鐵峰同志可是早想到了。

葉凡跟龔開河也就不再聊了,閑扯了幾句告辭了。2166

不過,走前龔開河有講一句話道:「老肖,有些事可不能拖太久了。而且,聽說王仁磅的父親王成澤同志已經被唐『主席』任命為特殊顧問,參照的是副國級待遇。當然,這個還沒有下發正式的文件。只不過,這事,已經定了。」

「王家,怎麼可能?」肖軍望著葉凡的背影遠去,哼道。

「你小子懂個屁1肖鐵峰馬上爆了一句粗話。

「我雖說不懂,但副國級是那麼好上的嗎?全國又有多少享受副國級待遇的高幹們。而且,謝叔不是查過王家,他們家好像就一個普通老百姓。」肖軍咂巴了一下嘴唇,有些不服氣。

「你小子還真是犯渾,你不想想,一個普通百姓之家能請中紀委出馬雙規一個副廳級幹部。

那是大炮打蚊子,中紀委出手平時雙規的是什麼層次的幹部,你小子不是不清楚吧?

這下子明白了是不是?」肖鐵鋒皮頗為自己這個兒子的直拗而傷腦筋。幸好肖軍在軍隊干著,再加上有這個老子撐著。不然,早被別人陰得趴下了。

「難道還真是副國級?」肖軍也有些明白了。

「唉,你謝叔這次有麻煩。大麻煩沒有,小麻煩還是有一點,正好撞槍眼上了。」肖鐵峰嘆了口氣,一屁股坐了下來拿起茶喝了起來。一直以來,他都以各種形式言傳身教著自己的兩個兒子。希望他們能把自己的智謀學上一些,以為將來的前途打下基矗

「是有麻煩,如果中紀委要一直查下去,那不是把蔡阿姨都會牽扯出來?」肖寒沖說道。蔡阿姨指的是謝勝強的老婆蔡英。

「你沒腦子啊,這事不可能再查下去了。什麼叫敲打,這個術語你現在還不明白嗎?虧得你混了這麼多年官場了,真是白混了。」肖鐵峰差點要抓狂了,為兒子的無知而抓狂。

第二天早上8點。

謝勝強平靜的走在政務院的過道上,早上接到政務院秘書長全冒雄同志電話,叫他過來一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