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下探寒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下探寒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

下探寒潭

晚上,謝勝強很是鬱悶的回到了家裡。

不過,州一屁股坐下采老婆蔡英一邊泡茶一邊說道:「老謝,剛才張清雪又來過了。這事,你看,他們現在連人都不給見,也太過分了一點是不是?再說了,這事,牛竟是因為咱們家水東而起。要不你給他們打個電話,好歹也讓清雪見懷興一面。請雪都哭得眼睛都腫了。」「以後來你不要見她了,顧懷興的事,你一點都不要摻和。」謝勝強冷冷的哼道。」

「老訝……」蔡英還想講情,剛講出兩個宇來就被謝勝強吼道,「給你講不要摻和就不要摻和了,你根本就不懂這裡頭的水有多深。就是我謝勝強都快淹死了。聽明白了沒有?」2168

「怎麼會這樣?」蔡英可並不笨,一下子臉『色』有些呈顯白『色』,嘴裡不由得吶吶道。」

「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記住,從現在開始不要『插』手這事了。沒事幹多陪陪水東散散心。」謝腔強講道。」

「老謝,這事我不岩了。」蔡英也不是傻子,見老公講得如此的慎重,自然也明白了一些東西了。」

這時,謝水東從樓上一拐一拐斬下采了。在樓稀上就搶話說道:「爸,聽說葉凡那個混賬小子又到肖家去了。而且,聽說還是去提親:爸,這事,你得趕緊跟肖伯伯講講,不然,就怕太晚了了」

「你哪聽來加?」謝勝強微微一愣神,看著兒子說道。」

「肖軍跟寒沖都跟我講過了,還說葉凡就是來給王仁磅作媒人的。太可惡了,他打了人還敢到肖家去提親,也太囂張了。」謝水東一臉憤憤不平的說道。」

「那你肖伯父什麼態度,你問過肖軍沒有?」謝勝強坐了下來,問兒子道。」

「問了,肖伯父的意忍還要考慮一下。不過,肖軍說他爸好像態度有些轉變。開始時很強硬,後來就軟化了許多。而且,從他爸眼中,肖軍猜測,這事,沒準兒他爸還真會同意了這門親事。」謝水東焦急的說道。」

「這倒怪了,按理講你肖伯父應該不理葉凡才是。甚至可以批評這小子幾句,態度倒是變得怏。態度既然變得快那肯定就有原因了,你有沒打聽過原因?比如,葉凡有沒搬出什麼有份量的人來樘場面。比如說喬家大院這樣級別的。」謝勝強說道:

「聽說當時去的不止葉凡一個人。」謝水東說道。」

「難怪了葉凡請到了什麼有份量的人出馬為他樘腰,你給說說,我倒是有粵興趣。」謝勝強淡淡的哼了一聲,眼中有一絲不屑。」

「聽說在防務部任職,芍龔開河。我叫人查過了,龔開河不是原保密局局長嗎?怎麼又調到防務部任顧問了:」謝水東臉『色』有些不好看:

「難怪了,是他。」

這倒是奇怪了,他跟葉凡什麼時候認識的?難道是王家請他出馬的

好像又不像,王家有什麼?」謝勝強自己也十分的『迷』『惑』。

「老謝,乾脆直接打電話問問老肖不就得了?剛才聽說了這個消息,水東可是睡不著了了他一直吵著,他是怕十六真的給定給了那個可惡的小子王仁磅。而且,就是為了爭口氣為了咱們謝家面子也得爭回來。」蔡英說道。」

「這事,不好直接問。不過,我試著側擊一下了」謝勝強想了想,拿起電話打給了肖鐵些,笑道,「老肖,什麼時候叫十六過來玩怎麼樣?這些天水東都在家裡呆膩歪了。一直吵著要到你們家叫十六一起玩。不過,他這傷還沒好,不方便。」

「這事……」肖鐵峪微一猶豫,說道,「十六最近很忙,都是工作上的事。聽說還要帶隊到下邊演出:等她演出回來再來陪水東。」

「噢,那也好了」謝勝強似子感覺到了什麼,擱下電話后,那臉陽沉沉的。」2168

「怎麼老肖怎麼講?」蔡英問道。」

「還講,講個屁1謝腔強今天真是鬱悶極了一向斯文的他居然爆了一句粗話后著上樓去了。」

「吃槍子兒啦1後邊傳來蔡英的破罵工

轉眼間十幾天過去了,江都督辦組咕說還在緊張的忙碌著。聽於貴發彙報採的消息就是這案子真不好查。因為年一過,好多證據早給人家抹了個乾淨。

而張委員似乎也不滿意督辦組辦事的效率,就是田林這個贏秘書長,督辦組的頭頭都大傷腦筋。

至於江都省的齊放雄省長餓是很配合督辦組的工作。不過,大家都明白,這個」只是明面上罷了。難道齊放雄還會開心著你來調查他自己?

而隨著六月的快到采,跟日本橫斷家族的比試r砌臨近。葉老大心裡每天都在受著痛菩的前熬。

而費青山這段時間除了拚命練功想恢復功力之外,其它時間全擱在了葉凡給的『內息控物術』上面了。

費青山還真是練武方面的天才,再加上他毅力驚人,經驗方面也是十足的。聽說已經『摸』到了一點門道。巳經能讓一根筷子長的小鐵劍在手中內息控制下飛彈到幾米開外了。

不過,只是飛是能飛,不過,飛出去巳經沒有了進攻的威力。連顆樹都利不進去,這個,如果都是這樣,這還練得幹什麼?那真成雞肋了。

5月中旬一個晚上,皓月當空,天氣還是相當好的。

「都準備好了沒有?」葉凡問王朝道。」

「準備好了,而且,煮派了些人到寒林寺。就寒潭那邊假意說是有異常狀兄,部里有人來調查一樣。而寒林寺的方丈俗家名叫余樹,法號天意大師。一聽說過後很配合我們把住在寒檬周遭的一些和尚給支使走了。那一片都很安靜,方便咱們行事。」王朝說道。」

「咱們出發。」葉凡擺了擺手,王朝,陳嘯天,還有張強四人上了豐子直本寒林寺而去。」

寒林寺在京郊之外,一個名析旗水縣的地方,離京城還是較宰釉詬咚偕峽了足足半個小時才駛出了岔道,直往半山而去。

f衛戍區的司馬青說在寒潭中檢到一根人骨,比鋼鐵還硬,這個,當然引起了葉老大的興趣了。

這人骨也太煎異了,骨頭泡在水中應該來講風化得更秧,怎麼會比鋼鐵還要硬。如果能找到這具完整的屍骨,沒準兒還真能發現點什麼?

因為,葉老大也請教過這方面的問題。聽說武者練到超高境界時身體內骨骼跟普通人相比硬度會大大強化的。

其實,超高境界的武者內息沒有過幾十年的積累和沉澱,是不可能進入超高境界的,比如說十段位這個境界。

這些高人的骨頭經過幾十年的內息之氣精練,那骨頭自然跟普通人有著太大的差別了。

也許,你看上去跟普通人沒什麼區別。不過,其實,骨頭本身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內息是一個大熔爐,經過這個大熔爐的洗禮,骨頭的密度,硬度自然強化了。倍不止。而且,不光是硬度,就是韌『性』方面也強化了不少。2168

不然,超高武者都是七八十歲以上的人了。自然規律人老了都令老化,那骨頭如果沒有韌『性』,沒有強度『性』,隨便跟人一比斗就斷了那不早成雞肋了。更何況,這些超高強者,一出手就有上萬斤之力度。骨頭的硬度估計早練得塞過普通鋼鐵了。

寒林寺規模還算可以,有著十幾座院院相連的寺廟。寒潭就在寒林寺後邊最後一座寺廟的背面。范囤大槌就四五十米左右,一個不規則的小潭。

名叫寒潭那是因為此潭之水特別的冷,就是在盛夏手『摸』去都會有『摸』冰塊的感覺。有些好奇的專家也研究過,也沒弄出個結果來。

最後歸結為地脈下邊可能有千年難化的極寒之冰,而那地方的水經過滲透冒出采形成寒潭,所以,此澧之水特別的准許。

葉凡伸手撈了一把手,感覺的確很冷。而且,潭面上有一層薄薄的騰起的霧氣,即便是站在潭邊都難感黨到那股子刺骨的寒氣。

「大哥,我先前測試過。隨著深度的增加,下邊是越來越冷。」王朝說道,有些擔心的看了看葉凡。」

「具體說說,怎麼個加深法?」葉凡雙眼盯著寒潭,問道。」

「這潭面的溫度是一度左右,而下到15米的深度時溫度降至零下三度。再深入15米左右,溫度差不多只有零下六度左右了。差不多15一個層次溫度會下降3度左右。」王朝說道。」

「依此類推的話,如果那骨頭在100米的深度,那豈不是講那個層面的溫度只有零下20度以下了。」張強看了看澧面,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這怎麼下去,還不把人凍成冰棍了。」王朝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估計就是潛水服都給凍碎了吧。」

「100米的深度a組自製的特殊潛水服還能扛住零下三十度左右的低溫。據科能組的專家介紹,最多零下30度,超過這個數宇這潛水服肯定碴裂。」葉凡說道。」

「麻炬了,如果骨頭在100米下邊,那今晚上就白來了。」王朝有些遺驚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