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七十章督辦組成員被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七十章督辦組成員被抓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外邊後葉凡講道:「回寒潭,我再去探個究竟。沒準兒還能找到消除這將軍肚的法子。」

幾人又上了車子。

「老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王朝忍不住了,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於是葉凡把情況說了一下,幾人全聽得目瞪口呆了。張強大呼還有如此詭異之事,真是怪了……

葉凡活動了一下,驚喜的發現,好像力量又提升了一點點,心說難道跟肚皮漲大有關係……

不久,葉凡又下了寒潭,這次是直奔70米深度而去。

發現那具骨架還在原地,只是外邊覆蓋著的冰疙瘩不見了。而且,原本有些帶紅s的骨架現在變得非常的白。像是經過漂白似的。

葉凡昴足了勁氣伸手去搬骨架,不過,這下子卻是搞得差點在水裡翻了個個頭。原來昴足了十成力氣搬不動的骨架,此刻變得輕飄飄的好像沒什麼重量了。

「怪了,怎麼這麼輕?」葉凡嘴裡嘀咕了一句,再細觀骨架,才發現現在的骨架上的骨頭好像中心全空了。似乎原本裡面有寒滿什麼,現在全空了所以輕了。

這廝眼睛往骨架後邊掃去,頓時呆了,因為,骨架後邊的石壁上居然有字。

葉老大興奮了起來,游過去細心的辯認了起來。發現字體應該是屬於古代的小篆體。

葉凡自從發現『幹將』之後對於一些古文方面還彼有些研究。一段時間后也琢磨出了個大意。

不過,頓時卻是大驚了。

此人居然是『寶志禪師』。

「寶志禪師」何許人也?

此人與菩提達摩、傅大士合稱梁代三大士。寶志禪師七歲時,追隨僧檢出家,善於修習禪觀。

後來,寶志禪師的行跡忽然僻異,居無定所,飲食也無定時,經常長發赤足,手執錫杖,上掛剪刀、拂扇、鏡子等物,遊行於街頭巷尾間。

齊建元年間,寶志禪師更是屢現神跡,幾天不進食,也不覺得飢餓;又常講一些他人不能理解的話,但事後發現他所說的話都一一應驗了,所以江東一帶的官員、百姓都很尊崇他。

可是齊武帝卻認為寶志禪師妖言hu眾,於是將他囚禁在牢獄之中。神奇的是,人們仍舊見到他在街市上遊走,前往探監時,卻又看見他的確是在牢獄中。

直到齊亡,梁武帝即位,立刻下詔:「大士寶志,跡拘塵垢,游甚冥寂,水火不能燋濡,蛇虎不能侵懼。語其佛理,則聲聞之上;談其隱倫,則遁仙高者,豈可以俗法常情空相疑忌?自今中外,任使宣化。」

『寶志禪師』在這寒潭下的石壁上手書大意說他在遊歷期間曾經撿得一幼童,名朱亭,寄養在現在稱呼的藍州市。

說是遊歷到這寒林寺地界時覺得不錯,也就用化緣得來的錢建了寒林寺,從此就住了下來。

一日,忽然感覺大限不久將至。於是掐指一算,因為寶志禪師也精於天地八卦神算之術。覺得這寒潭就是自己最好的圓寂之地。

不過,寶志禪師一身的內息覺得就此消於大地很可惜了。可是一時又找不到能繼承衣缽之人。

於是翻遍古今武學之法。最後,結合自身特點,琢磨出如果在寒潭內用內氣凝聚水化為冰蓋於全身。

倒是可以長期的讓自身內氣貯於骨骼之中而不至於消散於天地之間。此法寶志禪師稱它為——轉功大法。

寶志禪師雖說沒有講明自己已經達到了何種境界,但葉凡琢磨了一下覺得他至少也得是位超10段位的強者了。

而這轉功大法yn差陽錯的在葉凡的內息之氣的攻擊之下倒是逗引得寶志禪師的內息之氣反擊了過來。

為什麼長輩要傳功給後輩非常的難,就是因為各人練出來的內息之氣都是不相同的。很難找到兩個練功者的內息之氣是相同xng質的。

猶如輸血一般,不相符的血輸出去會排斥,甚至會帶來生命危險。內息傳功也一樣,不相符合的法硬是輸給你,那帶來的後果就是讓後輩們爆體而亡的結果。

雖說現在也有些傳功的法子在一些古老的大家族之中還能用,但是,效果都不怎麼好?十成內氣傳出去后後輩子弟最多能接收半成。九成之多都浪費了。

而且,隨時還有危險,傳內息的時間還要相當的長。估計長達幾年之久,要慢慢消化。

而且,成功率很低,估計100人之中能成功一人就不錯了。所以,此法也成了一雞肋。基本上沒人再去用這法門了。久而久之下來就失傳了。

而寶志禪師的轉功之法效果倒是不錯,只是,也相當的危險。剛才葉老大用司馬青撿到的那截斷拇指就是觸發轉功的契機。

如果葉凡不會內息,那也不可能發生轉功。因為,葉老大後面昴足了全身的內息去抱骨架才引發了轉功。

不過,寶志禪師一身內息何其之精深。哪裡是葉老大所能承受的,所以就發生了電擊s麻火灼之事。幸好有這寒潭之水綜合一下,不然,這寒潭就是葉凡的爆體之所在了。

當然,寶志禪師也算準了這一點才圓寂於寒潭。

葉老大也明白了自己的肚皮為什麼會漲得如此之大,原因就在於寶志禪師的內息全集中在了這一塊。

只有經過『轉功大法』長久練功,慢慢的把寶志的精深內氣化散佈於全身才能讓肚皮恢復原狀。至於說全面吸收寶志的內息之氣,那至少得多少年後。

曉得了消除肚皮的法門,葉老大心裡頓時一塊石頭落了地。不然,年紀輕輕的肚皮上就倒扣著口『大鐵鍋』也著實難看了。

只是,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完全的散布寶志的內息於全身了。這個,只能靠自己拚命練功才行了。

葉凡看完后一臉正經,恭敬的在水裡向著寶志禪師的骨架叩了三個頭。正想搬起骨架好好安葬。

不過,怪事發生了。突然騰起一陣子白s的濁流之水來。等白水散盡之後,葉凡震駭的發現。寶志禪師的骨架全部消散成細小得像沙粒樣的東西隨水飄散了。

這時,寶志禪師腳骨頭站著的那個地方在骨架散了后l出些字跡來。葉凡看了終於明白了。因為先前有內息撐著,冰蓋裹著,寶志的骨架能完好的保存著。

現在沒有了內息,寶志的骨架就失去了撐力。上千年過去了,自然,風化了就散了。而且,寶志也說了,他喜歡這寒潭,就沒必要再找圓寂之地了。

只是,寶志最後一個心愿就是希望得到他內息的有緣人能照顧一下他撿到的棄兒朱亭。再爾後,寶志還贈了一套掌法,名——鐵手!

據寶志禪師介紹說是練得此功之手,手掌在內息鼓注之下堅硬如鐵。而且,內息足夠強大之時,可以隔空使出掌力。那掌力全是內息所化,堅硬也是如鐵一般。所以,稱之為『鐵手』。

不過,寶志禪師在的時候離現在已經一千五六百年了。到哪裡去找朱亭這個人撿來的棄兒。

葉老大在心裡嘆息了一聲,默默的記下『鐵手』和『轉功大法』之後伸手掌抹去了字跡浮上了寒潭。

回到紅葉堡后,喬大小姐看到葉老大那將軍肚笑得差點折了腰。葉老大隻能在心裡暗暗叫聲晦氣,明天上班還不知會引來多少注目的眼球。

果然,第二天去上班。凡是見過葉凡的同志都隱晦的會觀察葉凡幾眼,這貨只好硬著頭皮裝傻了。

就連邱華主任一眼看到葉凡也忍不住關切的問道:「小葉,你這肚子怎麼一下子就鼓了起來?是不是病了,如果病了可得休息了。」

「嗯,有點小玻醫生說過段時間這肚皮就會消裉了。不過,不影響正常工作。」葉凡說道,乾脆裝病了。

華主任點了點頭倒也沒懷疑什麼。

這時,秘書柳丁匆匆的過來了。見邱華主任正跟葉凡講話,他呶了一下嘴先是恭敬的跟邱主任打了聲招呼。

「什麼事?」葉凡也沒避晦,直接問道。

「江都督辦組出事了,剛接到於主任電話,說打你電話一直不通。」柳秘書焦急的說道。

葉凡微微一愕,拿起電話一看才曉得關機了。趕緊打開了電話,嘴裡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楊雄和陳景兩位同志被抓起來了。」柳秘書說道。

「抓督辦組成員,為什麼?」葉凡是相當的訝然了,這下去督辦居然把自己督辦進『號子』里了,這簡直是天下的笑話。

「具體情況於主任沒說,只是希望你能親自下去一趟處理這事。不然,這臉可是丟得大了。」柳秘書講道。

「田主任不是江都督辦組的負責人嗎?」葉凡從鼻腔里哼出這句話來。自然講的是政務院副秘書長田林這老傢伙了。

「田主任病了,不過,在病chung上他有給江都省的領導打過電話。江都省有關領導說是馬上派人下去調查。只是,人家下邊的同志說是人證物證俱全,不放人,有什麼辦法。」柳秘書說道。

「倒是病得及時。」葉凡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呵呵,小葉主任,下去走一趟吧。沒準兒你這『醫生』一去就能治好田主任的病了。」這時,邱主任居然淡淡的笑了笑,拍了拍葉凡肩膀走人了。葉凡若有所思,邱主任的話可是語含玄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