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肖家軟化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肖家軟化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估計是個高手,利用了一刀麵店作案了。這種情況下一時想查出來就有些難度了。

案情似乎陷入了僵局,如果不能徹底查清此案,消除對督辦組的影響。而後續的查辦不要講查了,就是呆雲風地區都呆不住了。

現在,謠言已經傳開了,說上頭來的督辦組專門下來搞女人,吃喝玩樂不顧老百姓生死,全是些酒囊飯袋什麼閑話都有了。這對於江都督辦組來講是很不利的。

為什麼田林要及時抽身回京,也是這個原因造成的。這老小子沒臉再呆下去了。謠言這個東西謂之為謠言,那說明就有人故意乾的。

果然,第二天早上,中辦葉凡的頂頭上司令陳千和副部長來了電話。老傢伙口氣很嚴厲的詢問了謠言的事。

雖說葉凡解釋過了,但陳千和還是要求督辦組要潔身自好,要什麼什麼的。反正有些影射督辦組幹了些什麼,而葉凡的解釋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中午,陳軍匆匆進了葉凡的房間。

「葉哥,有重大突破。」陳軍一臉喜氣,說道。

「噢?」葉凡應了一聲看著陳軍,等著他解釋。

「當天晚上被調戲的三個軍嫂分別叫蔡蘭、吳針,藍容容。正如葉哥猜測的那樣,她們三個怎麼那麼剛好就走在一刀麵店的旁邊又正好被楊雄跟陳景看到調戲了,這其中就有問題。

三個中兩個沒問題,就是藍容容問題最大。我調查過這個女人,只有這個女人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

老公鍾明天在x部隊是一少校。而藍容容的父親就是雲風地區扶貧辦主任藍強峰。」陳軍說道。

「藍強峰,呵呵,有意思了。」葉凡笑了兩聲,見陳軍不明白的看著自己葉凡不由得說道,「王朝他們在年底前已經掌握了可靠證據在棚戶區的改造中,藍強峰是雲風地區副專員,就是扶貧一塊的負責人。他有著極大的問題,挪用,貪污的款項不下這個數。」葉凡講著伸出了兩根指頭,代表200萬。

「難怪,現在狗急跳牆坐不住了。」陳軍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藍容容招了沒有?」葉凡問道。

「這女的牙咬得很緊在這個非常時期,她又是軍人的妻子,我們不好太過了。」陳軍摸了下頭,說道。

「哼,帶過來。」葉凡冷哼一聲。

不久到了招待所一個臨時頭問話的房間。不到半個小時,在葉老大那化音迷術轟鳴下,藍容容全線崩潰,招出了受父親逼迫那天和吳針、蔡蘭去逛街的事。

從這女人的招供中可以看出,其實,她先前也不曉得父親的真正意圖。

不過在知曉楊雄和陳景的身份后藍容容是惶惶不可終日。才恍惚明白了父親的用意。

「特殊抓捕藍強峰。

」葉凡下了命令,是軍分區的曾任明同志出的手,陳軍配合,x部隊的宋團長也派了兩位同志過來協助。這個,涉及到自已下屬的妻子問題就是大事,不搞清楚宋赤團長也是寢食難安。

因為曾任明是雲風地區常委,所以倒是很順利的暗中就把藍強峰給騙到一個秘密地方就地關押了。

在鐵的證據面前藍強峰先是狡辯了一陣子,最後,在葉老大的攻心戰術下節節瓦解。

經過在粵東魚桐的歷練,葉凡在破案審訊一塊很有些實力和心得了。

再加上葉老大的特殊能力,審訊起來倒是如魚得水。實在不行這傢伙就施展分筋錯骨手了。

反正都開始抓了葉凡知道這事也差不多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於是連夜趕回京里,把掌握的材料遞給了陳十和。

陳千和翻閱過後不敢怠慢因為裡頭還涉及到江都省常委會裡某位領導,也算是有份量的副省級了。所以,叫上葉凡一起往田江主任的辦公室而去。

凡是下邊帶常的副省級大員如果說背後或京城沒找到個靠的同志,那是不可能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的。

即便是田江這位政治局委員中辦主任加內園大總管,在面對這樣棘手的事上也是相當難的。

幸好中辦督查室只是提出建議,對於這種高官並沒有處理權。所以,田主任斟酌過後,往上報去了。當然,這個主要就應該是中紀委出手的範疇了。

而葉凡又被費書記叫去詳細的聊了一陣子。

中央在二天後作出了反應,由中央紀委副書記田寶七同志挂帥,由監察部、最高檢、中辦督查室葉凡等人組成一個聯合處理小組又迅速回到江都剩

隨著葉凡等人的回來,一大批官員落馬。而江都省常毒中某位同志在這個節骨眼中居然瘋了。

葉凡用秘術測試過,該同志是真的瘋了,應該是精神壓力過大受刺激而瘋的,並不是裝瘋。

而雲風地區將近二成的官員因此事落馬,齊放雄落下了領導責任,黨內記大過處分,提前退居二線,到政協養老去了。

不過,齊放雄給葉凡去了電話,電話中是很誠懇的表示感謝。倒是葉老大一臉的不好意思。

其實,葉凡也曉得,要不是自己暗中操作了一下。齊放雄那就不是黨內記大過處分提前養老這麼簡單了。

因為,那位發瘋的常委跟齊放雄關係還不錯。以前在提拔該同志時齊放雄還幫他去活動過。如果真有人抓住此事不放,齊放雄絕對逃不開了。

6月1日國際兒童節,江都督辦組圓滿完成任務,搬師回朝。

在中辦督查室的總結會議完畢后,葉凡的辦公室門被叩響了。得到葉凡允許後進來的是楊雄跟陳景兩位同志。兩人一進來,地兩聲微響,兩人居然同時跪下了。

「起來起來,這樣子做為了什麼?」葉凡心裡也有所明白,嘴裡講著走到兩人跟前,親手扶起了兩人。

「謝謝您葉主任,要沒有您,我們倆都完了。」楊雄一臉動情的講道。

「是啊,要不是葉主任您,我們倆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陳景說道。

「要相信組織相信領導相信咱們的黨嘛1葉凡一臉親切的說道。

「組織我們相信,但是,要說到我們的領導田主任,他就是一個勢利鬼,我呸1想不到楊雄直接就罵開了。

因為,楊雄跟陳景並不是中辦督查室下屬的工作人員,而是政務院督查室的工作人員。

兩人還都分別負責一個處。事情發生后田林這個兼職著督查室主任的同志根本就沒有採取行動。而是採取了抽身逃避回京的行為。

自然受到了許多同志的鄙視。

「好了楊雄同志,平和一些,別這樣罵領導。回去后好好工作。」葉凡親切的拍了拍兩位同志肩膀,面上掛著狐狸之笑。其實,這傢伙心裡爽勁著呢。

這次江都督辦組行事果斷,辦事效率高。因此還受到政務院康總理的點名褒獎。就是張向東委員也不得不作出姿態,口頭表揚了督辦組一行同志辦事果斷。

田主任也表了態,說是督辦組同志在下邊一個月沒回家了。所以,特地給集體批了兩天假回家好好休息。

深夜,葉老大正在寒林寺的寒潭中折騰。他發現,在練習寶志禪師的『轉功**,之時在寒潭中利用寒潭之寒綜合一下,進展速度比在普通環境中快了n倍不止。葉老大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肚皮消瘦了不

這貨練完轉功**后又開始練習『寶志大師,的『鐵手,。陣陣氣波激起寒潭之水足有三四米之高。

因為有人答應給寺里捐贈300萬。所以,錢帛動人心嘛,現在是經濟社會,所以,寺里的主持早被買通了。寒潭這座獨廟就暫時給了葉老大練功用。

葉老大赤足踏波在寒潭水面上,水浸入腳板10厘米左右。身是冒出陣陣的霧氣。

手往寒潭中一劃,頓時,手中掌刀像真刀一般的劈開了寒潭之水足有七八米長的一條水縫。

「這就是鐵手的威力,不錯。現在隔空十內米能劈開水縫了。要是劈在人身上,估計不死也得殘了。」葉凡相當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而陳嘯天卻是一個負責的看寺人,他是堅守在寒潭這座寺廟外邊。這種高手看門,估計沒有幾位同志能進來的地。

五天後,龔開河同志在電話裡頭樂呵呵的沖葉凡說道:「咱們再去肖家走一趟,估計這事應該有眉目了。」

「肖家來消息了?」葉凡心裡一喜,問道。

「呵呵,應該差不多了吧。這事,也不能再拖了,咱們的王牌可不能跑了。成澤同志一加入,就等於為a組加了兩道雙保險。」龔開河笑道。不久,葉凡鑽進了龔老頭的吉普車裡。

不久到了肖家。

肖鐵峰還是在門口迎接的,當然,葉凡曉得人家迎接的是龔開河而並不是自己。

雙方寒暄過後坐下了,喝了幾口茶后,肖鐵峰說道:「小葉主任,還有老龔。這事我考慮過了,不過,總覺得這事由我來安排不大好。所以,這樣吧,我把十六叫下來,還是由她來定怎麼樣?不然,又得有人講我是封建家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