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成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成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成了

「那敢情好,還是快叫十六妹下來吧?」龔開河一臉樂呵呵的笑道。

兩人都曉得,肖鐵峰如此的講,八成有戲了。而且,肖鐵峰如此的講,無非是為自己找個台階下罷了。

不久十六妹羞答答的從樓上下來了。那個,當然沒什麼懸念了。這事就這麼敲定了。至於具體的定婚結婚日期,還得雙方父母見面後來辦理了。

接下來,葉老大白天緊張的工作之餘就是抓緊睡覺。而晚上基本上不睡了,都是在寒潭練功。

而肚皮隨著練功的強度增加,消散的速度也快了一些。不過,以著葉老大的估計,按這種進度,沒有一年是不可能完全恢復原狀的。

「還是太慢啊,7月份就要跟橫斷家決戰了。咱們華夏男兒是絕不能輸的。唉,師伯那邊恢復情況又不大好。現在的戰力最多跟八段頂階差不多。

一個九段高手就能敲定他。麻煩了,我一個人要戰兩個九段第二個層次的高手,這決戰怎麼戰,必輸無疑。」葉老大摸了摸肚皮,都一個多月了,還是消散不多。

畢竟,寶志禪師的內息是多麼的渾厚,即便是在融合到葉凡身體內時跑到水裡去了一半,但就是剩下的一半的內息也不是葉老大暫時能承受的。

陳嘯天還是老實的守在這座獨院的寺廟門外,他是雙眼睜得老大。因為陳老都是白天睡覺晚上到這裡執行看門的警戒工作。就是一隻稍大的蒼蠅要混進來都有難度。

因為,陳老頭上還戴著特勤a組的特殊光線掃描眼鏡。在夜晚下跟白天的陰天也差不了多少的視覺效果。

不過,在寒潭背後一百多米處的一座山上的一株高達幾十米的古樹頂上。

此刻正有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幾乎是飄在一片葉子上,隨著微風,葉子在上下搖擺,而身影也輕如鴻毛般的上下晃動著。

「怪了,這小子的肚皮怎麼漲得如此的大?」那道有些模糊的身影嘀咕了一句,雙眼定定的觀察著葉凡的肚皮。

不久,那道身影居然微微抖了一下,嘀咕道,「這小子還真是好運到家了,這肚皮好像是被超級強者的內息灌注進去一時沒辦法消化才變得如此的。

什麼人有如此的強悍內息,難道是先天大能者境界的?不對,先天大能者好像都沒有如此強悍的內息。

老夫隔得這麼遠都明顯的感覺到了這股子內息帶給人的顫慄感覺。

不對,好像這內息還帶有一些香火情,佛之舍利,難道是跟高僧練就的佛息。

也或許是再上去傳說中的更高的層次。唉,可惜老夫還沒有堪破其中天理。」

「只剩幾天了,難道天要亡我葉凡。天要讓我華夏受這奇恥大辱而被小日本欺負?

不能,絕對不能。最後幾天,我要爭取更上一層樓,我已經感覺到了第三層的狀況。

要是這肚皮能再小點,沒準兒就能突破第三個層次。我要拚,拚!華夏男兒是永遠不會敗的。」葉凡朝天吼叫了一聲,跳入寒潭之中狀如瘋人一般的拳打腳踢了起來。一會上潛上翻下的如一條奔騰的人魚。

在氣急之下,葉老大已經進入了一種瘋狂的狀況。其實是很危險的,這時,寶志禪師融積在葉凡肚皮中的柔濃的佛息如江湖潰堤一般的剛涌了出來。

如果不及時疏理,葉老大就此進入瘋癲狀況是完全有可能的。這就是傳說中的走火入魔,傳說中的武瘋子。

「唉,拔苗助長對於長遠的練功提升來講不大好。那樣做的結果就是根基不穩,提上去的境界也是虛浮的。

不過,看此情況,這小子是急切著超越境界了。好像還講什麼橫斷家族,那不是倭國小日那破國家嗎?

算啦,老夫今天就用一下特殊手段,不給這小子『拔苗』一下也不行了。就看他今後的造化了。」虛影人影嘆了口氣。

手輕輕一動,一片樹葉被他吸到手中往外一拋,那樹葉就那樣飄動著,好像天上自然天降的落葉似的直向一百多米開外正緊張觀察著周遭動靜的陳嘯天飛飄了過去。

陳嘯天發現是片泛黃的落葉飄來,自然也沒再意。不過,快到眼前時,那落葉突然加速,比箭還快。陳老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落葉砸中。眼前一黑,什麼都不曉得了。

爾後,那道虛影雙臂展開。足下輕輕一點,如大鳥一般從樹葉上直滑而下。在空中滑翔距離長達一百多米之距,輕輕如飄葉一般落在了寒潭邊上。

伸手往水中正瘋狂擊水的葉凡一吸,葉凡像只掙扎著的魚兒一樣被那人吸到了眼前。

就那樣,那人雙手在空中拍擊著,隨著那人雙手的翻動上下,葉凡的身子也在跟著那人手掌的變換而變換著。此刻的葉凡就是一具玩物。

而葉凡本人早進入瘋狂狀況之中,他什麼也不曉得。不過,隨著那人手掌不斷的在葉凡身上拍擊著,葉老大那漲得像倒扣鐵鍋樣的肚皮卻是漸漸的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消散開去。

同一時刻,隨著肚皮消散。其實是那人把寶志禪師借骨骼傳入葉凡肚皮的強悍佛勁散佈於葉凡全身去。當然,在那人的相助下,葉凡也是再踩狗屎。

不久,那人雙掌緊抵葉凡背後。兩人靜坐在了寒潭之中,隨著微小的波浪一動一動的。不久,陣陣白色氣霧騰起,不久就把兩人全部罩在了裡面。

啪一聲。

那人身子一動,倆人到了岸上。看了看昏睡著的葉凡,那人淡淡的說道:「你小子倒是好運,耗費了我10年最精純內息。好歹也助你突破到了九段第三個層次。

以老夫手段,再加上這詭異的佛勁,助你突破10段位都行。不過,那樣乾的後果就是,你從此後將永遠的止步於10段了。

老夫不能幹這太過於拔苗助長的事。就這樣吧,不過,也不知這小子哪來的『佛息』如此的強悍,比老夫內息強勁得多。

10年內息才夫也僅僅把這肚皮消除了一半。還有一半漲著看你小子造化了。

唉……小子,突破10段之時就是列入我門牆之時,你好好練吧……」那人一側轉身腳在地下一踮,騰身而起滑空一下子閃到了百米開外。不久,那人往後一甩,一片落葉飄到陳嘯天身上。

「怪了,我怎麼就睡去了,該死1陳嘯天醒了后狠狠的拍了自己一腦瓜子,趕緊到寒潭邊,發現葉凡正坐在潭邊發獃。

「主公,沒事吧?」陳嘯天趕緊問道。

「沒事,我就是有些奇怪,剛才好像做了一夢。醒來后發現這肚皮居然小了一半。而且,我明顯的感覺到突破到了九段第三個層次。」葉凡有些疑惑講道。

「這個,也許是主公這麼多天來天天熬夜苦練,再加上寒潭之水造成在今天晚上爆發了。所以,終於突破到第三個層次了。而這第三個層次就是因為肚皮消散了一半造成的。」陳嘯天分析道。

「應該是這樣,剛才在練拳腳時就感覺到了身體中的爆炸性的內息就要炸開了。

幸好沒有爆體了,而且好運的突破了一小層次。也好,跟日本橫斷家的比試咱們就更有把握了一些。」葉凡講著,手中突然往水中一擊,幹將飛刀居然應內息而出,啪一聲巨響,潭水被幹將劃開了足有一條長達十米,深達五米的可怕水縫。

「呵呵呵,功力提高了,這小刀也聽使喚了一些。雖說使起來還是很費力,但是,總算是能叫它出來了。這年月,真是天天踩狗屎啊1葉凡心裡大為高興。說道,「陳老,我們回家,叫圓圓整壺酒喝了再說。」

「明天你還要上班,這就快天亮了,還是先回去眯上一個多小時也好一些。」陳心講道。

「管它的,今兒個咱高興,喝1葉凡笑道,轉身就走。

「喝1陳嘯天也叫了一聲,緊追葉凡而去。

「天天踩狗屎,這世上哪有哪么多狗屎踩。老夫耗費10年精純內氣,倒給你小子講成了踩狗屎,這什麼話來著。」那身影嘀咕了一句,幾個起落漸漸遠去了。

都凌晨四點了,位於良橋區的童家武館側旁的一座樓里卻是燈光通明。大廳里此刻正坐著幾個人,男男女女都有。

上首位主位上坐的是童家武館掌舵人童一鐵,側旁的客位正坐上卻是坐著一個看上去估計有六十歲左右的老頭子。

此人穿著倒是撲素,一身清朝時的那種青色長袍子,頭上還圍著巾。

此人就是西湘排幫掌舵人魚彩雲的叔叔魚天峰。魚天峰的身旁站著的就是童家四妹童榮。

而魚天峰一邊手拿著茶喝著,童榮輕輕的給魚天峰揉著肩膀,好像一體貼的小妻子。這個,應該是屬於老少配了。

而在魚天峰的下側坐著一個二八年華,皮膚不是很白,略顯健康色的女子。

該女子全身著花邊,頭上插著一根白金雕花的簪子,簪子旁邊還順溜著垂下一條兩指寬的著花邊的紅色帶子。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