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童家來了幫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童家來了幫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童家來了幫手

再加上刺繡的束身花腰帶,正宗的瓜子臉,使得這女子充滿了一種怪異的苗家女子的那種野性美,跟城裡姑娘截然不同。..此女,就是湘西排幫如今的掌舵人魚彩雲姑娘。

「童館主,查到砸館人的下落沒有?」魚天峰喝了口茶,伸手在童榮的手掌心上摸捏了一把淡淡的問道。

老傢伙如今也算得上是童家武館的『半子』了,因為,童榮為了報復那天晚上王仁磅砸館之仇。

已經答應跟魚天峰訂婚了。一個才30出頭的姑娘家,而且是童家財團的掌舵人,而要嫁給一個快六十歲的老古董老頭子,著實令童榮心裡不甘。可是老爺都為此事下跪了,童榮沒辦法。

「沒查到,燕京城有著上千萬人口。要查一個人,而且一點苗頭都沒人,著實很難。我們都請了公安的朋友相助調查,不過,直到現在也沒查出什麼來地。」童一鐵一臉陰沉的講道。

童家武館被砸,使得童家武館的聲譽是一落千丈。而跟童家武館有些業務上對頭的一些別家武館當然趁機造謠。

說什麼童家武館惹著了一個超級仇人,誰如果再去的話沒準兒什麼時候那仇人出現就要殺人什麼的。

人家先是砸館,下一步就要人命了什麼滴。反正最近一段時間是搞得沸沸揚揚的,童家武館是人心惶惶。

就連交了學費的弟子也退學了十來個。你武館都給人家砸了說明童家人那點小武術根本就抵不上屁用,那我們還學什麼武,那不是等抽嗎?這股風一起,好多學生都要求退學費了。

「那天不是聽說還有個叫葉凡的什麼主任有講過這種大話,我想,這事是不是跟他有些關聯了?」這時,魚彩雲輕輕拿起碗蓋颳了一下茶葉淡淡的講道。

「應該不會,當時葉主任是講過這話。我想,不過能那位高人就跟葉主任有關係,這個也太碰巧了。

葉主任講三天內要讓童家武館關門,無非是使的是政府一塊的手段。比如,叫稅務的人來查稅,叫公安來檢查什麼設施。

這些是政府官員慣用的一些敲打人的手段。葉主任一個文官,他又不會武?」這時,童家老三童松趕緊說道。

因為,這貨其實是害怕童家再去招惹葉凡。這尊神哪裡是童家惹得起的主兒。

到時葉凡一怒之下,奈何不了童家其它人。可是童松卻是在良橋區任副書記,那還不得被人家拿捏死去。

「是啊,葉凡是政府官員,中辦督查室主任。怎麼可能能認識那種絕世的高人?

那些人,說白了,就是你們所講的江湖上行走的人。我想那樓上打了童丁的高人也絕不會跟葉主任有什麼瓜葛。」這時,四妹童榮也趕緊說道。因為童榮是混商業圈子的。當然曉得政府官員對商人的重要性。

「現在什麼線索都沒有,辜切去找找葉凡也好。沒準兒,看似沒有關聯的事,沒準兒就隱藏著關聯。而且,我們也不可能長時間呆在京城,家裡還有許多事要處理。」這時,魚彩雲說道。

「就這麼定了,明天就去。試探一下也行,咱們把葉凡暗中抓來。即便是沒有什麼關聯。

不過,這小子也太囂張了。居然敢揚言三天內讓童家武館關門,不痛打一頓還行嗎?

打殘就是了,不要打死了。」魚天峰那是相當然的大條,手一揮哼聲道。好像這天下,就是他魚天峰的天下了。

「打殘,千萬別,痛打一頓就是了。就怕到時會查到咱們童家武館來就麻煩了。」童鬆手一抖,差點把手中拿著的茶碗給弄掉在地下了。

「三弟,你什麼時候這麼膽小了。..好歹你也是良橋區區委副書記,怕他一個破主任幹什麼?

再說了,魚前輩剛才也講了是暗中動手。他們這種高人動手不要講公安查不出來,就是叫港九龍的飛虎隊來也沒屁用。」老二童牛清也是一武夫,從來信奉拳頭大就是硬道理這句至理名言,他是兇巴巴的講道。

「人家是中辦主任,就是咱們良橋區的鄭明水書記都惹不起的主兒。我看,還是算啦。跟他計較什麼?到時節外生枝就麻煩了。」童松還是硬著頭皮勸道。

……

桌子終於被魚天峰一巴掌拍得茶水四濺,這老傢伙哼道:「怕這怕哪的還報什麼仇。小榮,我們回去,真沒勁1

「三弟,別亂講了。就這麼定了,按魚前輩的話去做就是了。只要這事咱們童家武館的人不出面。

他葉凡即便是今後想報復也找不到證據是不是?再說了,這京城,一個正廳級的小幹部也不能說是支手遮天了。」童一鐵趕緊說道,就怕這老傢伙一氣之下甩袖而去。

眼見的靠山又跑了,而妹子還**了,那不是賠了妹子又失財,真是虧大發了。

第二天晚上,葉凡又開著車子直奔寒潭而去。

剛下了高速,車子盤旋在半山之間時,前方突然亮來了刺耳的燈光。一看,好像是兩輛大貨車都壞了,把整條路都給堵死了。

葉凡減速后輕輕的停下了車子,正想上車時,車窗戶突然被什麼重砸了一下。一道非常粗猛的聲音喊道:「下車,下車1

陳嘯天那眉頭一皺就在出手,不過,葉凡向他使了個眼神。兩人打開了車門,發現六七個穿著苗族服飾的人正冷冷的站在車旁。

「把他們倆帶那邊去。」一個全身苗族繡花衣服的女子手一揮哼道。

「幹嘛,你們是什麼人?」葉凡故意裝著有點慌張樣子問道。

「少嗦,走1葉凡話剛完就被一個五大三粗的苗家漢子給推了一把。陳嘯天一看,那臉一沉,不過,見葉凡沒動靜,只好鬱悶的跟在身後往一個樹林子里走去。

樹林子里還相當的開闊,踩在上面吱嘎的響著。進到裡面才發現裡頭居然還擺著兩條太師椅子。

發現上頭正坐著兩人,一個五十齣頭的老傢伙。一個二八年華的女子,長得相當的有形。

葉凡用鷹眼觀察了一下子,沒發現槍之類的現代兵器,也就心頭大定了。只要不用槍,想玩其它的,葉老大心說老子正想練功,倒是有人撞上門來當沙袋子了。

「你們什麼人,晚上了把我們綁架到這裡為了什麼?要錢的話好說,你們要多少?」葉凡故意的問道。

「少嗦,給老夫先甩他兩耳刮子。毛都沒長全,居然這麼囂張。」這時,坐椅上的老傢伙兇巴巴的哼聲道。

「好,看我們的。」兩個苗家漢子上來,掄起巴掌就朝葉老大臉上招呼了過去。

叭叭兩聲脆響。

苗家漢子們驚訝的發現,這位葉主任還是站那邊一動不動的。可是掄巴掌的兩個腰大膀圓的傢伙早被跟著葉凡一起過來的那個老頭子給兩巴掌狠甩到了七八米開外。跌進草叢裡哎喲的叫著好像是爬不起來了。

魚彩雲微微一愣,看了陳嘯天一眼,說道:「想不到閣下還是個高手。」

「高手算不上,我是葉先生請的護院的雜工罷了。」陳嘯天淡淡的哼道。

「魚同,你上去教訓這老傢伙一頓。別以為有兩下子就能怎麼樣?高手,今天老夫就要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高手?井底之蛙罷了,也能稱高手1魚天峰一臉不屑的哼聲著,支使著一個看上去很精幹的年輕男子。

「是,二叔。」男子一抱拳,跨前幾步就到了陳老面前。雙手一揚,說道,「老傢伙,我讓你三招,你出掌吧?」

「年輕人,風大別閃了舌頭。」陳嘯天淡淡的笑了一聲,既然年輕人要狂妄,陳嘯天也不客氣了。一拳直捅捅的砸擊了過去。

「來得好1魚同大喊一聲,很興奮,一腳踢向了陳嘯天的拳頭。

啪……

陳老紋絲不動,反觀魚同,臉色相當難看的連退了七八步才歪歪倒倒的站住了身子。

這個,誰強誰弱一眼就能看穿了。而且,陳老才用了三分力氣。畢竟,魚同只不過四段第二個層次,跟陳老這種七段頂階的高手哪有可比性。

「再來老傢伙1魚同覺得丟臉了,他可是排幫年輕人輩人中除了姐組魚彩雲之外的第二高手。所以,一起吼叫。助跑了幾步,飛起一腳從家中踢向了陳嘯天。

陳嘯天冷哼一聲,雙手往上一接。魚同的一隻腳被他穩當的抓在了手中。

陳嘯天掄起像掄一掃把樣子往遠外脫手拋去。魚天峰再也坐不住了,趕緊彈身而起,堪堪把快砸到樹上的魚同給扯了回來。

不過,因為用力過急。魚天峰那臉色有些慘白著難看了。

魚彩雲也早嚇得跳了起來,只見她一伸手。一條綠色鞭子叭地一聲脆響直往陳老身上招呼了過去。

葉老大好像看累了,見魚彩雲站起來那椅子空了,也就抬腳往那椅子走出想一屁股坐下。

不過,排幫的漢子們當然不會讓葉凡坐下。一個個掄起拳頭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來。

「唉,真不得安寧,煩人1葉老大苦瓜著臉嘆了口氣,隨手輕鬆的手往一掄臂。

叭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