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七十六章排幫高手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七十六章排幫高手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七十六章排幫高手到

幾聲脆響,魚彩雲余光中驚駭的發現。七八個排幫好手全被這位葉主任一臂之力給掄掃到了地下。而且,見大家都在哎喲叫著,好像很痛的樣子。

魚彩雲曉得自己的手下的份量,如果一點痛那是絕不會讓這些鐵血漢子叫痛的。

他們都在叫痛了,那說明已經到了痛苦的極限,再也忍不住了才叫的。

葉凡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還伸手撣了撣椅子才坐了下來。

「公子,煙在我這裡。」陳嘯天一腳踢得魚彩雲摔倒在了草地上。爾後他幾個大跨步上來從背包里掏出古巴的高檔雪茄扔給了葉凡。葉凡打開盒子,抽出煙來嚓一聲點燃后悠閑的噴了個眼圈。

「哼1魚天峰放下侄兒后一個縱步到了陳嘯天面前。一腳就踢向了陳嘯天。

不過,這老傢伙還沒踢到陳嘯天身上。突然感覺腳後跟一麻好像被一軟軟的東東給纏住了。老傢伙還為是蛇,一腳晃出去想蛇給晃開。不過,那晃得開。

那『蛇』根本就是葉老大隨手從地下撿起的魚彩雲被陳老踢掉的黑色長鞭子。

葉老大手輕輕一拉一扯一掄,魚天峰頓時表演了一個瀟洒的空中飛人黑色鞭子給扯得飛砸在了五米開外的草地上。

地下頓時露出一大坑來。老傢伙很倒霉,是嘴先朝。頓時整張臉腫大成了豬頭。

「叔1魚彩雲一聲慘叫,想撲上去救人。不過,陳嘯天哪能讓他得逞。幾腳幾腿下去。魚彩雲被踢得翻了幾個個兒摔草地上暫時也爬不起來了。

「沒勁,就這點小身手也來折騰。看你們的裝束,應該是西湘排幫的吧。」陳嘯天哼聲道。

「走吧,別誤了事兒。」葉凡一扔煙屁股,伸腳還狠狠的踩了一下。哼道,「下次各位就沒有這麼好運了。好自為之吧,想替童家武館出頭也得稱稱自己的斤量。我葉凡從不招惹人,但是,如果哪位覺得閑來無事要整事,那你鐵定倒霉。」

葉老大放話後轉身走了,陳嘯天緊跟在後面。

見葉凡兩人上車開走了,童家武館的人全都涌了出來。一個個擔扶起了救死扶傷的重任。不過,童一鐵心中的震駭以及憤怒,那已經到了極限了。

老傢伙嘴裡一直在吶吶道:「想不到,真想不到。一個政府官員,好像也請得有如此高人當保鏢。他自已身手好像也不弱似的。童丁,你惹到的到底是什麼人哪?」

「童館主,我馬上打電話給我父親。今天的事,我魚彩雲踢到鐵板了。」魚彩雲臉漲得通紅,憤憤然講道。

「魚姑娘,你說,那位葉主任武功高不高?」童一鐵心中還存著一絲幻想。

「肯定高,說句不遮醜的話。你看我二叔,那腳給他一扯人就飛了出去。

如果沒有極高身手,這事是不可能發生的。想不到政府官場之中居然隱藏著如此的高人?

難道是大隱隱於朝,算我魚彩雲看走眼了。不過,我相信他的身手不會高過我的父親。他才多大,不是聽說不到30歲。」魚彩雲一臉皺著講道。

「先生,既然曉得是排幫的,怎麼不下重手。這樣子糾纏著沒完沒了的也麻煩。」陳嘯天有些不滿意葉凡手太軟了。

「呵呵,沒事,他們肯定還會再來。到那個時候就是腳底下見真章的時候了。

我不是還有四個名額沒完成,呵呵,那個童丁雖說有些紈本色,但是根骨還不錯。

還有那個叫魚同的年青人,完全達到了進入a組的門檻。下次我要讓魚家人心痛自願入隊才行。」葉凡乾笑了幾聲。

陳嘯天是恍然大悟,摸了一下下巴,笑道:「先生現在干每件事好像都要跟利益掛勾了。每件事必有目的。」

「廢話,沒有目的不是白乾了。」葉凡淡然笑道。

「嗯,這樣,一舉多得,省事兒。」陳嘯天也是笑開了。

第二天黃昏,西湘拱橋山半山腰處匆匆來了一位女子,自然是排幫頭頭魚彩雲。

半山腰上有一座很大的竹樓,巨大的竹子作支柱,就連瓦片都是巨大的青色竹子劈開后經過特殊處理過後壓平后蓋上的。

竹樓前有好大一塊空地,空地上種著一些菜。此刻一位穿著樸素的老者正拿著一水壺在輕輕洒水澆菜。菜地用一些竹子編的網狀物給攔著,不然,不遠處的雞鴨可是有口福了。

「爸,不是跟你講過了。要吃菜山下會送上來,還自己種,多麻煩。」魚彩雲略顯撒嬌樣子沖那老者嗔道。

「有啥麻煩的,閑瑕時種種菜養養雞鴨,撿幾個蛋,旁邊還有個魚塘釣釣魚,這些,可全都是綠色的。彩雲,這就是人生。說了你也不懂。」老者搖了搖頭繼續他的澆菜大業,轉爾又說道,「下邊生意還可以吧?」

「一切正常,今天河上的運輸比往年更好。幾十條船都忙不過來,本來我是給他們講過了,今後咱們都不收提成了。不過,他們硬是要交,我也沒辦法。」魚彩雲一邊給父親整理著菜地,也就是拔拔草,一邊說道。

收提成那是排幫的老規矩了,凡是在這條河上跑生意的都會自動交提成。實際上說難聽點就是保護費。

不過,隨著魚彩雲自己生意的火紅。她也不想收了,不過,那些跑運輸的船隻自己硬要是交。

這個,交個心安是不是?而且,有了什麼麻煩魚彩雲開的保安公司都會出面擺平的。

「你不會來就是跟我講這個吧?」魚雲東一邊蹲下拔草著一邊問道。

「這個……」魚彩雲遲疑了一下,還是講道,「就是二叔的岳父家遇上麻煩了。」

「天峰什麼時候成親了,我怎麼沒聽說過?」魚雲東果然停下了手中的拔草大計,轉頭看了女兒一眼。

這時,一個美婦端了盆水出來,魚雲東洗了把手后坐在了菜地前的竹椅子上。美婦又擺上了一小竹茶几,上面還有兩碟小菜,一壺酒。

「彩雲,你難得上山。跟你爸嘮嗑一下。」美婦笑道。

「我曉得。」魚彩雲點著頭給魚雲東倒了一杯酒。

「還沒成親,本來這事準備就這幾天先訂下來。不過,現在看來,這事,估計給人攪黃了,唉……」魚彩雲嘆了口氣,皺起了小眉頭。自然,這姑娘在打悲情牌了。

「親家是哪位,怪了,他不是喜歡童家那個四姑娘嗎?不過,人家聽說還是經商的,大學生,也看不上天峰。」魚雲東搖了搖頭,彼有些感慨,說道,「天峰歲數也太大了,這些年下來都沒碰上他瞧得上的人。就這麼一晃就是幾十年過去了。再不成家,以後連個兒子都沒得抱,成親好啊1

「就是童家那個童榮,只是,童家最近遇上了大麻煩……」魚彩雲就勢童家武館被砸的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那人僅憑一人之力就砸了童家武館,聽你說那人歲數還不大。童一鐵有著六段身手,童牛清也有著五段身手。

童兵不是聽說快達到五段了。這麼一算計下來,估計,那人至少有著七段頂階身手了。」魚雲東扔了一顆花生米進嘴裡嚼了起來。想了想,說道,「不對啊,你二叔雖說還沒達到七段頂階,但也有著七段第三個層次的能力。

加上你,兩人合擊怎麼還不能擺平一個七段頂階的強者?至少,不會輸得那麼慘吧?」

「不是,又冒出一個人來。就是我們開始講的那個中辦督查室的主任葉凡。想不到他身邊有個老頭子,功底子也深不可測。我跟他鬥了幾拳,根本就沒有可斗性。人家好像在玩似的。」魚彩雲撅起了嘴兒。

「你不行你二叔呢?」魚雲東淡淡問道。

「被那個葉主任拿起我的鞭子勾住后往後一甩,二叔整個人砸在草地上整張臉都腫得像豬頭。

連牙齒都掉了二顆,也不知什麼時候會恢復過來。童榮一看,認為二叔也是在吹噓。

這個,本來講好的事,咱們幫童家擺不平了,童榮心裡有些不滿了。所以,這婚事,一下子就擱了下來。」魚彩雲講道。

「你是說那個姓葉的主任功底子比你二叔還要高?」魚雲東哼了一聲,他很疼自己這個弟弟魚天峰。聽說被打得這麼慘,當然,心裡微微有氣了。

「嗯,應該是吧。不過,他也算是偷襲得手。不過,那人很年輕,估計就二十七八歲,比我就大一點。

如果說他功底子比二叔還要高,怎麼可能?二叔因為是跟他身旁那個老者比斗才比姓葉的背後偷襲得手的。」魚彩雲自然是在為自己臉上貼金了。因為,她壓根兒對葉凡心裡就不服氣。

「嗯,二十七八歲就達到七段頂階,應該不可能。我活了半輩子多了也沒見過如此年輕的高手。

本來以為你就是天才了,想不到有人比你根骨還要好。倒是想。」魚雲東一直想找個衣缽傳人,只是翻遍整個排幫也找不到這樣根骨好的。可惜魚彩雲又是個女子,這是魚雲東一直來的遺憾。

「那正好,就是為了二叔的事爸你也得。那個姓葉的小子太可惡了。

我們被他打敗了他還在一旁譏笑。而且,恥高氣揚的好像這天下就他老大。

也是怪了,那老者功底子如此的高,怎麼好像對那個姓葉的很恭敬似的。

這個倒是很奇怪。莫不是他是當官的,老者又什麼了。」魚彩雲講出了自己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