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七十八章鐵手的威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七十八章鐵手的威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厲害1葉凡喊了一聲,身子一個翻騰。鐵手之法突然咂出。此法一使出,在鷹眼下,葉凡驚異的發現拳頭上似乎有一層薄薄的內息好像透明的薄膜一般敷在了拳頭上。

形成一個詭異的氣罩。難道這就是『鐵手』的厲害之處。其實根本就不用

ou跟你相撞。你內息有多強悍,鐵手的威力就有多大。

「來得好1魚雲東也興奮了起來。那老拳頭直接就砸在了葉凡的鐵拳上。2178

……

連續三拳下來,雙方鬥了個旗鼓相當。葉老大越發興趣,因為,他發現在魚雲東那巨大的壓力和深濃的內息之氣壓迫下,肚皮處的寶志禪師積下的內息似乎有些鬆動了。

以鷹眼能見到的速度居然在消散著。這些內息之氣並不是被葉凡消化了,而且從肚皮集中一塊之地散佈於全身皮筋骨頭之中。

至於要消化,也不知要到猴年馬月的事了。葉凡也不急,暫時還是先把將軍肚解決掉才是急事。

「年輕人,拳頭很硬朗,老夫高興1魚雲東雙眼閃彩,這個練武狂被刺ji了。

他長身在地下狠狠的踮腳,騰空而起也有三米多高,一腳從空中飛踢向了葉凡的頭部。

葉凡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鐵手』之拳往上迎擊了過去。感覺魚雲東的腳力空前的重。似乎有泰山壓頂而圬全身的感覺。

這次膠著住了。

魚雲東的雙腳硬壓在了葉凡的右拳頭之上,好像一個年輕人正舉著一個老傢伙似的。

「起1葉凡不服輸,拚命的調動內息之氣。以轉功之法把肚皮中的內息往拳頭和手臂上送去。

不過,魚雲東的壓力太大了,根本就舉不起來。

「破而後立1葉老大大吼了一聲,左拳往魚雲東的腳上掃砸了過去。不過,魚雲東也絕。

伸出一隻腳踮在葉凡的右拳頭上,另一隻腳伸出跟葉凡的左拳在空中雜耍般的jio織著,碰撞著,撞動著空氣發出爆炸前的**聲。

就是遠隔幾十米的觀點者都感覺到了那股子令人顫慄的內機之力。百米開外的小樹好像被大風吹動似的左右搖擺了起來。

童家人和排幫的後輩們全服了,對於這位葉主任居然能跟魚雲東這樣的高手戰成平手而暗暗咋舌。先前的一絲不服此刻煙消雲散。

「破天1葉凡一聲大吼,雙拳突然合併,往天上一捅。

「踏地1魚雲東也是一聲大吼。

雙腳往下猛地一蹬,哧……

現場人全驚呆了,葉凡被魚雲東那一雙腳硬生生的壓進了鬆軟的草地。2178

一直沒到了大tui處,都快到短ku位置了。不過,葉凡的雙拳還在攻擊著,而魚雲東那靈活的身手在空中時不時的在葉凡的雙拳之上踩幾下,一直到現在魚雲東也沒有落地過。

此老那身法的靈動就是陳嘯天也是暗暗咋舌不已。這種借力打力,借拳出腳的妙招看得陳嘯天差點呆mng了過去。

旁旁旁……

葉老大突然雙腳硬生生一撐開,把腳下的土地鬆開了一個坑。這廝一拳砸向魚雲東的左腳,那邊人身旁邊一側。

嚓地一聲悶響,葉老大終於從土坑裡跳出來。不過,相當的狼狽,連衣服都給魚雲東的一扯一拉之下給撕破了。

「前輩好功力1葉凡抱雙拳說道。

「年輕人,你也不賴。可以稱之為後輩中的泰山。」魚雲東給葉凡很高的評價。

哈哈哈……

魚雲東跟葉凡都猖狂的笑了。

打得痛快!

兩人同時出聲了。

「你們兩個,明天晚上到紅葉堡來。」葉凡指著魚同跟童兵說道。

「是1倆人一抱拳,同時應聲道。此時此刻,兩人還真是服氣了。

「魚同,好好跟著葉凡。相信你小子會得到好處的。」魚雲東大笑幾聲,轉身走了。走得是乾乾脆脆。

「童兵,能跟葉主任一起,也算是你的造化1童一鐵心裡也相當的高興。今天也算是掙回了面子,而且,消除了心頭的隱患。

葉凡急切的跳進了寒潭,因為,他要消化跟魚雲東的比斗。在寒潭中,葉老大拚命的折騰開了。努力回憶著兩人的格鬥。足足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葉凡發現,肚皮果然瘦了整整有一圈。

而且,對於自己的功底子,葉凡曉得,可以說,經過昨天那一塊拚斗,穩當的進入了九段第三個層次。

白天,上午葉凡在睡覺。

晚飯吃過後,葉凡到了東mn許家院子。許正峰的二兒子許紹中早就站在院mn前候著了。許紹中在國家發改委工作,年紀輕輕的也是一科長了。

「葉主任,家母在大廳。」許紹中一臉恭敬的說道。

「咱們進去,我正想拜見柳董。」葉凡說道,許正峰成了植物人後,他的老婆柳芳暫時代替了他接任了國東集團董事長一職。隨著許正峰、張震流以及良五爺的突然獃痴,許家大院已經lun了。

許正峰有好幾個兄弟,許正峰倒下了。他的幾個兄弟當然都盯上了國東集團董事長位置了。而許正峰這一系倒是感覺到了空前的壓力。2178

進到大廳。

發現柳芳看上去並不顯老,50歲的人了,看上去跟40歲左右的fu人差不多。

看來,平時保養得不錯。而在她身旁還站著一個男子,葉凡曉得,此人就是許正峰的大兒子許天東。目前任國東集團總裁。

這個,當然也是趕鴨子上架了。以前許正峰在任時許天東只是副總裁。而且,基本上的事都是父親在作主。

他是攏不住場面的,現在父親倒下了,許天東只好匆匆頂上去了。不頂不行啊,幾個堂兄全都虎視眈眈著,你不頂上他們早就想搶這寶座了。

「葉主任坐吧。」柳芳還是較鎮定,指著側旁的古董紅木椅子說道。

「謝謝1葉凡輕輕的坐了下來,不久泡上了好茶。

「葉主任來有什麼事嗎?我們國東集團跟你紅葉堡的糾葛不是已經清楚了?騰家坡那塊地可並不小,葉主任只拿了300萬給我們,如果還不滿意……」柳芳這nv子也很厲害,話講了半句盯著葉凡。

「呵呵,今天葉某來不是為的這事,那事早了結了。至於說300萬的事,你我都心知肚明。原先你們給紅葉堡的估價是1000萬。而騰家坡只是一荒山坡,我是參照你們給紅葉堡的估價而定價的,這個,無可厚非吧?」葉老大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臉皮著實很厚。

「這天下的真理還真給葉主任一個人占遍了,我許天東今天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歪理天下無敵,見識了1許天東有些氣憤的講道。

「好了,不要講這事了。」柳芳擺了擺手,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如果沒什麼事還是請葉主任先回吧,你也曉得我們許家出了些事。我很忙。」

「我曉得你很忙,不過,越忙越凡突然淡淡的哼了一聲。

「什麼意思姓葉的?」許天東是再也忍不住了,跨前一步指著葉凡大哼出聲了。

「年輕人,火氣不要這麼大。」李強突然跨前一步,虎視著許天東。

「退下。」柳芳哼道,許天東看了看,氣呼呼的後退了一步。

「本人來是好意。」葉凡說道。

「黃鼠狼給ji拜年。」許天東哼了一聲。

「哼1葉凡突然手一揮,嚓嚓幾聲響,許天東跟柳芳都驚駭得小叫出聲了。

因為,那硬實的紅木茶几上ch著幾枚銀s的針,那針細如mo發,每根都有半尺多長,而且,已經穿透了茶几。

「我們這不是向你們炫耀武力,而我葉凡想告訴你們。我這銀針之術解除過許多的疑難雜症。

就憑這一手,是向你展示我用針的奇妙。聽說許董突然出事了,我覺得事有奇巧,想過來檢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幫上一點小忙。

而且,我葉凡申明,分文不齲」葉凡冷冷的哼道,氣勢高漲。

「這個,不勞閣下費心。」許天東看了葉凡一眼,冷冷的哼聲道。

「你們喜歡許正峰永遠這樣,那葉某告辭了。」葉凡伸手在茶几上一拂,銀針全收了回來。他站起來轉身就要走。

「媽,哥,別這樣,葉主任是好心。」許紹中急了。

「葉主任請留步。」葉凡走到大廳mn時柳芳最終開口了。

「帶我進去看看再談其它。」葉凡手一揮不願意再嗦。

柳芳站了起來,親自帶著葉凡往樓上閣樓而去。

許正峰靜靜的躺在閣樓外間,裡面已經變成了臨時頭的病房。一應醫用器材都有。

因為,醫生建議說是熟悉的環境也許能早一點喚醒許董。所以才nong回了家裡,不過,許正峰一切正常,只是人不醒轉罷了。

葉凡隨手在針上一抹,這是葉老大在用內氣給銀針消了毒。內氣其實是天下間很純正的一種氣,比那什麼醫用yo水純潔得多。

不過,這個動作又換來了許天東的一眼置疑。不過,見母親柳芳沒吭聲,他咂了下嘴也沒再講。

頭部xiong腹部以及足底下入。

葉凡施展內氣

i於銀針之中慢慢的輸入許正峰體內,開始檢查起病根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