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七十九章龔開河宴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七十九章龔開河宴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七十九章龔開河宴請

不過,令葉凡非常沮喪和震驚的就是。(..最穩定,他發現內氣在輸入一點之後就遇上了阻滯。

不管葉凡怎麼樣用勁,或者是把內氣逼於一線之間。總會遇上一個軟綿綿的彈性東東把自己的內氣給逼了回來。

葉凡收氣收針,一臉苦笑,講道:「柳董,很抱歉,葉某醫術有限,治不好小!

「早知道你也不行1許天東冷冷的哼了一聲,滿眼的鄙夷。

葉凡裝著沒看見,走出了許家。

「先生真沒辦法?」在車上,李強忍不住問了一句。

「許正峰是被高手下了陰手造成的,估計就是那個到咱們家搗亂叫竹老的老傢伙。肯定是竹老不想讓咱們查到他的行蹤,所以,用了內息封脈封穴之法壓迫著許正峰的某些敏感的神經。才倒致了許正峰其它都正常,人就是昏迷不醒。」葉凡說道。

「那怎麼樣才能解除,難道永遠無法解決。那還怎麼查到竹老下落?」李強有些失望的說道。

「可惜青山師伯功力暫時不能恢復,不然,他倒是可以試試。不過,還有一個人,過幾天我請他來試試。

咱們下次不找許正峰下手,乾脆找張震流或者良五爺算啦。估計三人都是被竹老下了陰手才成這個樣子的。

而良五爺是武者,身子骨硬朗,經得起折騰一起。」葉凡說道,嘴裡講的自然是王成澤同志了。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傳來費一度的聲音道:「葉哥,青山大伯叫你馬上過來一下,橫斷家那邊有新情況。」

葉凡心裡一驚,馬上開車直奔費家莊而去。

費一度在大院門外焦急的轉著圈子,見葉凡的車子過來,他馬上沖了過來給葉凡開了車門。(..最穩定,

兩人匆匆進了大廳,發現費家最重要的核心族人都在。就連費一桓這個不會武的老二也回來了。

費老太爺一臉凝重的坐在太師椅上,下道左側坐的是費青山,右側坐的就是費一桓了。

費滿天沒回來,葉凡被安排著坐在了費青山的旁邊,下邊就是費一度費八度等幾個年輕核心弟子了。

茶葉倒是費一桓提供的,當然就是那種極品特供了。

「葉凡,剛剛接到消息,對咱們很不利。」費青山首先開口了。

「難道有變故?」葉凡問道。

「嗯1費青山點了點頭,說道,「聽說橫斷小田郎我們原本估計是九段第一個層次,不過,最近我請了好友去試探了一下。好友回來說是他已經達到九段第二個層次了。」

「噢1葉凡點了點頭,倒也沒再意。心說老子都第三個層次了,還怕第二個層次。

「本來以為橫斷小田郎就是橫斷家的第一號種子了,不過,最新得到的消息是他的叔叔橫斷久賀根本就是掩藏了武功。

原來以為他是八段第二個層次。現在才曉得,他根本就是九段第三個層次的高手。

而橫斷家招的女婿松井田正也是九段之階。具體第幾個層次我們還不清楚。這些,如果我還沒受傷前倒是不足為慮。

這下子一下子就冒出了三個九段,而且層次還不低。這次比試,咱們幾乎沒有了勝算,唉……」費青山臉色相當的難看。

葉凡心裡也有些扒涼開了,這個,的確是沒有了勝算。原本以為自己突破了九段第三個層次,想不到人家也有這種層次的高手。一比一,那另外兩個九段誰去解決?

「難道他們家就出三個人?」葉凡問道。

「不是,每方出六個。」費青山搖了搖頭講道。

「九段以下情況怎麼樣?」葉凡問道。

「也有些不妙,咱們這邊就一度跟八度以及蝶舞的功底子好些。加上你我也不過才五個人,連人數都湊不全。」費青山語氣中充滿了一種失落的悲愴。

「實在不行乾脆請蘇師母回來,她可也是達到五段頂階了。」葉凡說道。

「她可以行,不過,八度功底子還是太弱。四段對於這次比試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幫助。」費青山說道,意思是還是才五個人。

「怎麼樣個比試法?」葉凡問道。

「不是按局算,而是雙方各出人馬一直戰到最後為止。也就是誰能戰到最後還有人站著那就勝了。」費青山說道。

「這種打法就是另一方全得倒下了或自動認輸退出才行,大哥,很慘烈埃」費一桓嘆了口氣插了一句話。

「慘烈肯定慘烈了,不過,大家有言定,不準傷人性命。至於傷殘,那是不論了。

所以,參戰雙方都得要有個心理準備。不過,不管成敗如何,就是敗,我們費家兒郎也得敗得慘烈。

敗出咱們費家人的氣概來,敗出咱們華夏豪傑之氣來。」費青山霸氣又恢復了,不過,這種霸氣是很慘烈的霸氣。

過後,葉凡跟費青山等人又聊了橫斷家的『斷背山』功夫。

葉凡剛從費家出來就接到了龔開河電話,邀請葉凡吃夜宵。

怪了,老傢伙怎麼會如此好心,居然請我吃夜宵。葉凡嘴裡嘀咕了一句,不過,開車還是去了,自然是皇城根了。

不過,發現包廂里就兩位同志。

一個就是龔開河,一個是李嘯峰。

麻的,肯定又設套了,葉老大在心裡暗罵了一句,嘴裡卻是熱情的打著招呼,笑道:「兩位將軍好啊,這夜宵不會是鴻門宴吧?」

「你小子講什麼話,把我們倆個講得如此不堪嗎?咱們兩個老傢伙可是好心請你吃夜宵,怎麼給你想成這樣子了。」李嘯峰劈頭就是一句下來。在李老面前,葉老大還真是不敢反嘴,這貨訕訕然乾笑了一幾聲說道,「習慣了,因為,你們經常干這事兒。」

「你小子再胡說是不是找抽。」李嘯峰瞪了葉凡一眼,這貨苦笑了一聲不作聲了。

酒每人上了一小瓶。

喝了半瓶之後,葉凡鷹眼下發現龔開河向李嘯峰眨巴了一下眼睛,知道李嘯峰這個馬前卒又要開始講話了。

果然,李嘯峰說道:「這段時間聽說你還專門請假了,是不是家裡有事?」

「呵呵,你們估計早曉得了紅葉堡發生的事是不是?李老,咱們就沒必要繞圈子了。打開天窗說亮話吧?」葉凡笑了兩聲。

「呵呵。」龔開河笑了兩聲,看了看李嘯峰一眼,說道,「李老,既然葉凡同志這麼能體會到咱們的苦心,那我就講了。」

「還是直接說吧,小葉同志跟咱們又不是外人。而且,小葉同志一向思想覺悟都很高。雖說不怎麼喜歡呆在a組,但是,在愛國一塊還是很值得我李嘯峰和你小龔同志佩服的是不是?」李嘯峰說道,居然直捧起葉凡來了。

捧得高摔得更慘,小葉同志是深懂這個礫以,反倒是小心了起來。一邊喝著湯,那眼神一邊在兩個老傢伙臉上滑來溜去的。

「聽說費家最近要跟橫斷家進行私人比斗?」龔開河終於開口了。

「嗯,時間定了,七月六號。」葉凡點了點頭,曉得瞞不過這兩老頭,乾脆說了。葉凡瞬間也明白了,估計又有什麼特殊任務派到自己頭上了。

像費家跟小日本橫斷家的比斗,雙方肯定都會邀請國術界的一些名流高人來觀戰。

這對於a組來講可是一個大好了解小日本國術以及國內國術界的好機會。

估計即便是小日本的神道組也會派人暗中跟著橫斷家來的,目的跟a組也差不多。

費橫兩家的比斗,實際上已經上升到了兩個國家國術圈內的比鬥了。

「那就剩下幾天了。」龔開河一愣,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問道,「地點敲定在什麼地方?都怎麼樣進行?雙方都有什麼人過來?」

「地點在洞庭湖一個叫龜島的地方,橫斷家參加……」葉凡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反正給a組曉得也並不是什麼壞事。沒準兒還能幫上一點小忙。

「我們可以免費為費家提供a組特製的防彈服裝。還有幾天還來得及,你給費家講一下。他們要穿什麼樣式的衣服,我們馬上可以趕製出來。效果雖說不是很好,但總是有一些是不是?」龔開河一臉凝重的講道。

「這個我替費家謝了,倒是相當不錯。等一下我跟費家聊聊。」葉凡說道。

「還有,你有一個額外的任務。就是要把現場所有人的情況在心裡記下來。我估計到時會有嚴格的入場規定。像偷拍之類的設備都不可能帶進去。因為,那些高手都不願意暴露在媒體或國家秘密機關掌控之下。你只能用腦子記了。」龔開河說道。

「我成間諜了。」葉凡感覺好笑。

「都是為國嘛,其實,a組也是一個情報機構。情報對a組來講非常的重要。只有信息領先,才能奪得先機是不是?」李嘯峰插嘴講道。

「那好,我盡量記。不過,我自己也要參戰,也不可能全部能記得下來。」葉凡講道。

「記多少算多少,盡量多記詳細些。當然,如果嘯峰同志也能混進去就更好了。嘯峰同志也不扎眼。」龔開河一臉嚴肅的講道。轉爾,老傢伙又說道,「葉凡同志,你老早就講的為a組選拔四個隊員入隊的任務問題,直到現在我也沒催你。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