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八十章出戰橫斷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八十章出戰橫斷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還沒催,你都講了n回了。葉老大的聲音大了許多。

「呵呵……人年歲大了,總是忘事。就是講了n回了也正常,這不,我這是在提醒你可別忘了。而且,都過去二三個月了,你總得拿點實際的東西出來是不是?」龔開河乾笑了兩聲,老傢伙的臉皮也不保

「算啦,不給你打啞謎了。我已經物s了兩位同志。他們都是四段頂階的高手,直接可以入隊了……」葉凡把魚同跟童兵的情況說了一遍。

「好啊1想不到李嘯峰跟龔開河兩老頭同時興奮得拍響了桌子。搞得那湯濺了葉老大一身都是。2180

「呵呵,失態了1龔開河又乾笑了兩聲,因為,葉老大可是惱火的瞪著兩人的。

「不過,有個額外的小要求。就是我紅葉堡後面那個騰家坡,還請國家給出具證明一下。我這個,就怕給紀委的同志惦念上就不好了……」葉凡也是一聲乾笑,說道。

「我說你這位同志怎麼會這般好心,原來還附帶有小要求。算啦,這次免費給你證明一下,不再提成了。」龔開河手一擺,轉爾就急著說道,「要不,你馬上把他們倆位同志帶到總部來,讓專家們給驗證一下。」

「急啥,既然是我的跟班,總得讓他們為我守堡幾天是不是?」葉凡那臉一板,臭臭的講道。

「行了,就讓他們再跟著葉凡幾天吧。」李嘯峰ch嘴幫腔道。

「那好,不要超過一個月時間。」龔開河說道。

「他們倆是我的跟班。」葉凡差點叫了起來。

「可是你欠a組四個名額。」龔開河絲毫不讓,哼道。

「算啦,攤上你這種領導,真是倒霉。就一個月算啦。」葉凡苦瓜了一下臉,無奈的講道。

「這才是黨的好同志嘛1龔開河笑了。笑,笑,笑不死你老傢伙。葉老大在心裡腹誹了一句。

7月4號早上,葉凡首先是注sh了a組能局部改變面部肌

ou塊關的yo水。再加上那梳得整齊的頭髮又被美容師改成了一頭lunmo的青chun頭。

所以,跟平時的葉凡是判若兩人。就是喬圓圓相認也得仔細看了半天才認出來。

葉老大當然得意得很,還在喬圓圓面前轉悠了一圈子下來。說是可以去泡妞了,當然,立即就招來了喬大小姐一頓子白眼球加五指山shi候。

到了費家后,發現費家的廳堂里已經坐著不少人了,老少參半。

因為事先展示過面龐,所以,費家人倒都識得葉凡。

費青山的能量還真不小,居然喊來了武當青城以及娥媚等派的高手當證人。

那些年青的男男nvnv估計都是跟著長輩來長見識的。加上費家的高手,估計也有三十來號人馬。

平時a組想招幾個人都難,想不到人家費青山一出馬,就搞定了這麼多高手出來。2180

葉老大看了看身旁的李嘯峰同志,發現他是雙眼閃彩。估計恨不得把這些年青人全給『騙』進隊里才好。

葉凡進來也沒引起多少人重視,因為他太年輕。不過,費青山給他留的位置有些醒目。

當葉凡一臉微笑的坐在了費青山身側時。武當山一個皺巴巴的老道士果然有些忍不住了。

看著問道:「鷹王,這位是?」費青山外號鷹王。所以,本名倒沒幾個人叫。都是尊稱外號,這個,更拉風一些。

「呵呵呵……」費青山爽朗的笑了,指著葉凡,說道,「他是我二弟方成的弟子葉凡。我們費家年輕一代的鷹王。我這老鷹王早就該退位了。」

費青山的話自然讓廳中各位老少爺們全都吃了一驚,轉爾看了葉凡一眼,一個個都在審視著。而且,眼中明顯的不相信葉凡如此年輕能繼承費家鷹王稱號。

要知道,要繼承費家鷹王稱號,至少也得的打出一定名氣,讓四方信服才行。

如果要論功底子,費青山也是在撞出華夏六尊坐地老虎費青山之名號時才擁有了繼承費家鷹王稱號的。要論硬xing指標,至少也得是八段位以上時才有資格擁有些稱號。

「葉凡,這位是武當派胡非道長。他的tui功相當厲害。」費青山視而不見,給葉凡介紹起胡非道長來。

胡非可是武當派長老,掌mn的師弟。九段高手,平時走在哪裡都是代表著武當派,那是人團的中心。

自然,老傢伙有些不服氣。一臉和氣的伸出手來說道:「葉先生這稱號好啊1

葉凡也伸出了一隻手跟他相握,突然感覺手上一緊,知道老傢伙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了。

葉凡看了看四周,發現費青山臉上掛著詭異的笑,而其它的人也不是傻瓜,全感覺到了什麼。一個個全盯著葉凡跟胡道長。就等著看費家這位年輕的鷹王下不來台了。

因為,費青山請來的都是有本事的同志,一個個都是高傲人,哪服過別人?

老傢伙,真不拿老子當乾糧。葉老大在心裡暗哼了一聲,不過,面上卻是裝著微微一愣之後恢復了平靜。

不過,隨著胡道長那力度加大,葉老大也配合著他演起戲來。那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好像微微的感覺到了痛苦。

胡道長自然是心裡暗喜,心說老子不過用了五分力勁你居然受不了啦。還屁的費家新鷹王,也太不堪了。

不過,胡道長也感覺到了葉凡手中的力度。覺得這小夥子居然不低頭,還妄想運氣抵抗。不由得nong得胡道長大為光火,認為光是讓這小夥子皺下眉頭還不夠。

於是,胡道長又長大了力度,調整到了七成力氣。當然,胡道長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葉凡的手捏碎了。

畢竟這裡是費家,那不是打了費青山這尊神的臉子。所以,力度在胡道長手中控制著漸漸的加強。

葉凡也隨著慢慢的加大力度,不過,那額角居然被葉老大微微的

i了一點小汗出來。費青山一看,知道這傢伙想整胡道長,不由得瞪了葉凡一眼。2180

而胡道長還是面掛微笑,廳里其它同志全都在興趣的看著熱鬧。

「呵呵1葉老大那嘴角突然掛起一個詭異的微笑,費青山心裡叫聲要糟。

果然應念。

葉老大突然以9成力勁爆炸般的

i向手掌中用力的一握,正略有些沾沾自喜的老衚衕志突然感覺手上傳來一道刺jixing劇痛。好像手掌突然被人劈碎了的感覺。胡道長不經意間一種本能的脫口『隘了一聲好像很痛。

頓時,全廳皆驚,個個眼球瞪得老大。

有幾個年輕後輩趕緊擦巴了一下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胡道長會『叫痛』。

那豈不是講這位年輕的鷹王比九段泰斗胡道長還要高上一籌,那也太逆天了。

到於胡道長同志,那臉瞬間漲得比猴子屁股還要紅上幾分。老傢伙一臉的尷尬,這個時候,真想變成穿山鼠穿牆而去。

「呵呵呵,胡道長剛才太興奮了,晚輩受教了。」葉凡見這老傢伙被克得也差不多了,馬上哈哈笑著,一臉謙虛的說道。

「呵呵,呵呵……不錯,當得起費家新鷹王。」胡道長那是趕緊借驢下坡,居然伸出雙手親熱的握著葉凡的手。

一邊握著一邊還輕輕的拍著葉凡的手背,給人的感覺就是胡道長很愛護後輩們。老傢伙,自然在nong塊遮羞布了。

不過,胡道長對葉凡的肯定,也打消了幾個也想上前來挑戰一下新鷹王的年青人的銳氣。胡道長都不行,哪個還敢在這裡丟mn現眼的。

一個小ch曲完了后,葉老大這位新鷹王頓時成了費家大廳的中心。那些年輕人全都擠了過來。

並且,有幾個漂亮nv弟子ting著xiong脯就上了,那碩大的兇器擠壓得葉老大差點擦槍走火了。

自然,大家都想認識,甚至有機會接jio上這位年輕的鷹王。

還真別說,雖說都算是武林中人。這些年青後輩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出身居然相當的豪mn。

這年月,練武也跟經濟掛勾。練功也需要錢,不要講別的,就是每天練完功后那種擦傷的跌打yo水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住的。

比如這些練功者吃的高營養品,那都是用十幾年份以上的老山參nong出來的。

沒有錢怎麼能nong出這個來?還有練功的器具,場所。雖說各大mn派在古代都佔有了一定的山林場子。

但是,往往這些mn派所在地都較偏僻。現代社會,沒有路怎麼行。總不能把吉普車扛到mn派里去。專mn修路要不要錢?所以,隨著時代發展,練功也要與時俱進。

一個沒有錢的mn派最終的下場就是沒落甚至滅了。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以前青城派的李道長一直想nong錢,為錢而出拳頭,甚至干一些違法勾當。

一番結jio下來,葉老大倒是落下了一大堆名片。人家的名片派頭,正面寫著比如、娥媚派某長老關mn弟子某某某,武當派掌mn弟子啥啥啥的,背面卻是寫的其家族所在地還開了什麼公司云云地。

「各位朋友請坐。」費青山一抱拳坐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