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八十二章

橫斷久賀一示意,一個身材並不高——看上去有此胖胖的年青人也是大步走到了場中央。

此人作了個日本武士禮,嘴裡噴出的居然是生硬的普通話,說道:「本人橫斷一亭郎,特地向費八度先生請教。」

「請1費八度作了個客氣的請字。」

「格牙1橫斷一亭郎叫了句沒人聽得懂的屁話,腳在擂台那硬實木上重重一蹬,地一聲震響過後,這貨微微點頭后一拳直擊了過來。」2182

「好1橫斷家族的助威團也是大聲的叫好,而且,全是講的普通話。當然,就這一個字人家也學得會。」

而且,叫好聲其中還摻雜一些洋腔洋調,自然是請來的外國友好人士在助威。聽起來就不那麼純正了,顯得有些不倫不類的。

……

似乎兩塊鐵疙瘩相撞在了一起似的,雙方各退了一步。這第一拳只是互相試探,看不出兩人的基矗

就在這時候,橫斷一亭郎突然一個掃趟腿帶著風勢橫掃向了費八度。費八度也是同樣的動作反橫掃了過來。

喳喳喳……

擂台上的細微腿部相撞的聲音傳來,雙方在一分鐘之內連掃了十幾腿。觀眾席上一片安靜,只聽見了擂台在顫慄的震動聲。

「唉……」

橫斷一亭郎好像打煩了,這貨突然嘴巴鼓起老高,好像一口氣憋在了嘴裡似的,那嘴像個充氣的皮球似的。

,他嘴裡噴出一口氣體直奔費八度而去。隨之,此人踮腿騰起足有二米多高,一腳似踏波而下。重重的踢在了費八度的腰桿上。

葉啦一聲腳掌摩擦木頭的聲音傳來,費八度應聲摔在了擂台上。他一個鯉魚打挺起來,雙手一抱拳,臉漲得通紅,說道:「我輸了1

「好哇,一亭郎威武……」橫斷家的助威團大聲的叫好了起來。費青山平靜的擺了擺手,費八度羞紅著臉,一拐一拐的走向了側面。因為,他腿部受了重擊,根本就失去了再戰之力。」

因為不分局,所以,也沒人再大叫聲什麼第一局誰贏誰勝了。這時,頓田五十二跟智野戰到了場中央,智野大師說道:「費家的費八度自動認輸,退出了此次比賽。費家目前應戰的還有五人,請出第二場人選,由橫斷家先出人。」

這樣一來,費家就剩下五個人了,而橫斷家還是有六人。

令人驚訝的就是橫斷家居然出的人還是橫斷一亭郎,這不是找輸嗎?倒是令得葉凡等人心裡彼為古怪。

費青山朝著弟媳蘇留芳一示意,蘇留芳緩緩的走到了場中央。雙手也是抱拳過後看了橫斷一亭郎一眼。

方……

雙方同時出手,蘇留芳用的是一根紅『色』鞭子,啪地一聲就抽了過去。

雙方有約定,除了現代熱兵器不能用之外,古代的冷兵器都可以用。像什麼大刀長茅盾牌暗鏢鞭子什麼的都行,所以,倒也不算是違規。2182

「格牙1橫斷一亭郎又這樣古怪的叫了一聲,手往腰間一抹,一把紅『色』軟刀從腰間被抽了出來,唰啦一聲晃動,反『射』著刺目的陽光直往蘇留芳的紅『色』鞭子絞了過去。」

鞭子跟軟刀頓時絞在了一起,啪啪的聲音跟唰啦的聲音也交織在了一起。

哼……

蘇留芳突然一聲冷哼,那鞭子突然如毒蛇樣在空中抽出了十幾道鞭影子。

橫斷一亭郎微微一愕之後想閃,不過,太晚了。

叭地一聲,那一鞭子是定定的狠抽在了這傢伙的臉上。

頓時,橫斷一亭郎那本就不怎麼好看的臉好像被人從中間破開了似的。從額頭到鼻子再到嘴唇一直到下巴處明顯的顯出一道鞭痕來。

而且,鼻子好像軟骨碎了。

「呀1橫斷一亭郎痛得大叫了一聲,那軟刀在內氣『逼』注之下像一把飛鏢樣被他拋出直擊蘇留芳的胸部。」

「吁……」

這個動作對女『性』來講是非常的不禮貌的,當場遭來費家助威團的一聲叫驢停止的『吁』聲。當然,比武中沒有規定不準向什麼部位出手,只是動作不雅罷了。

「哼1蘇留芳好像被激怒了,啪地一聲鞭子抽中軟刀后居然捲起軟刀凌厲地甩向了橫斷一亭郎。這貨一個閃挪想躲開,不過,他功底子比蘇留芳差了幾個小階。」

頓時就被自己的軟刀給著實的划拉了一下。這次划的相當厲害,從胸部一直划拉到了胯下。滋啦一聲刺耳聲傳來,橫斷一亭郎的武士服全部破成了兩片。

蘇留芳下手毫不留情,又是幾鞭子下去,頓時,橫斷一亭郎的衣服化成了碎片片片飛走了。

頓時就『露』出了這貨那『毛』茸茸的胸脯以及那沒『毛』的下腹部

就連那條紅『色』小短褲也給『露』了出來。

胸腹部上頓時就交織了七八條鞭痕,條條深入皮膚,鮮血也跟著冒了出來。

見鞭影再來,橫斷一亭郎就地一個懶驢打滾躲過後趕緊跳到一側大叫道:「停,我認輸1

不過,聲音叫得太晚了,最後臉上還挨了一鞭子。整個革子頓時就塌下去一半多。鮮血頓時噴了出來。蘇留芳一臉淡定的收起了鞭子退回到了側面站著。

那邊,橫斷家的人趕緊忙活開了。當然是為橫斷一亭郎暫時包紮去了。

「打得好,打得鬼子呱呱叫1費家助威團大聲的拍掌叫好了起來,頓時是掌聲雷動。」

「花木蘭再世啊12182

「咱們華夏女將就是厲害……」

一時叫好聲不絕於耳。

「橫斷一亭郎退出比斗,橫斷家目前也剩下五人還有再戰資格。費家請出第三場人眩」等智野大師雙手一按,場中頓時安靜了下來頓田五十二大師才有些菜『色』的講道。」

費一度雙手一抱拳,一個跳躍到了場中。

這次橫斷家應戰的居然是一個長相相當漂亮的女子,名叫橫斷秋子。女子穿的是一身改裝過的寬大和服。那頭髮編成小鞭子全掛在腦上。

雙方客氣過後馬上展開了格鬥。

橫斷秋子手一動,一把黑『色』刀鞘拿在了手中。她雙手一抽,嚓地一聲響過後,黑『色』刀鞘飛到了擂台一旁,手中頓時顯出兩把長僅有一尺的一黑一白的匕首來。

「接斧一度。」葉凡一聲喊,一把黑『色』開山斧被葉凡拋到了空中,費一度穩當的接過後說了聲謝謝『葉哥』。」

「秋子小姐請1費一度一舞開山斧,很有紳士風度的講道。」

「旁……」

橫斷秋子眼中閃過一道陰厲,雙手一搓,兩把匕首在空中一揮舞著分上下划擊向了費一度。

出匕非常的兇悍,而招呼的地方卻是費一度的胸口心臟部位以及下腹部的肚臍眼那最脆弱的部分。

橫斷秋子為什麼會如此的兇悍,那是因為剛才被蘇留芳打碎了鼻樑破了相的橫斷一亭郎是秋子的老公。

該女是抱著拚命的打法來的。比武中雖說有說不能傷人『性』命,但有的突髮狀況誰也免不了。

誤傷死了人雙方也是有默契的,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不過,橫斷秋子一開始就是要致人死命的打法還是招來了費家助威團的長久『噓』聲。

開山斧斧柄長一尺有餘,斧頭有兩個拳頭大。聽說是費家祖上傳下來的。黝黑的斧頭在費一度手中舞得像大風車一般劈向了橫斷秋子了。

既然你不要命,那我費一度也不客氣了,要拚命那就一起來了地。費一度也是不管不顧,招招直往秋子的要害部門攻擊了過去。

「嚓……」

費一度一斧頭劈從空中劈向了橫斷秋子,不過,這女人也相當的狡猾。身子在地下一個翻滾閃過了。

雙匕在費一度的開山斧頭上架了一下就抽走了。整個人迅速退到五米開外。

費六度用力過猛,斧頭劈在了擂台的橫木上,頓時斧頭整個連柄都沒入了鐵木裡頭,居然被那硬實的鐵木給卡住了。

感覺身後風聲傳來,費一度急得想拔出斧頭,成然,秋子不會給他機會的。雙匕狠狠的戳向了費一度的屁股丫下。這要是被戳中,費一度立馬變費公公。

好個費一度,迅速一轉身。一腳著實的踢在了一把匕首上。噹啷一聲脆響,橫斷秋子的那把黑『色』匕首飛到了擂台下,想撿回來了是不可能了。

不過,另一把白『色』匕首倒是晃動著陽光在費一度的大腿上划拉了一下,頓時鮮血就噴了出來。這女人下手狠啊,費一度大腿那骨頭似乎隱約可見了。

「礙…」

費一度像只發情而暴怒的獅子,隨腳一踢,被卡在鐵木中的斧頭被他硬生生的踢了出來。這貨也顧不及太多了。就地也來了個懶驢打滾兒一個翻身斧頭到手。

有了兵器費一度來勁了,一個狠踮腳助跑,從空中騰起足有三米多高。掄起一面厚重的大斧頭腳上頭下的劈向了秋子。

此刻費一度整個人加上斧頭,那空氣被他帶動著,好像一發炮彈樣子直砸了下來。斧頭劃破長空,氣波發出可怕的波彼聲。

啪……

秋子慌忙伸白『色』匕首相擋,不過,斧頭太沉重了。白『色』匕首那能扛得住那厚重的斧頭,被費一度劈得飛到了一邊,斧頭順勢而下,嚓一聲微響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