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氣蓋如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氣蓋如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一百八十四章

氣蓋如山

不過,空中一把乾瘦的手按住了鐵鎚。那手雖說乾瘦,但是力度卻是拿捏得穩當。任憑松井正田如何使力鐵鎚就是紋絲不動。

「費大師已經代表她們認輸了,再斗下去就浪費精力了。松井先生,還是留些力氣擱後邊吧。」自然是少林寺的智野大師的聲音了。」

松井正田憤憤然的狠掃了這個多事的老和尚老禿驢一眼,憤憤然的轉身回去了。他曉得,跟這老和尚比,估計是討不了什麼好。2184

因為,剛才頓田五十二大師有交待。說這老和尚功底子相當紮實。松井正田腦子進水了也不會去蘋外生枝的招惹這種超級強者了。要是因此破壞了橫斷家的計劃回去還不被家族這人剖腹了。

「下邊,費家已經有四位對手退出,共計剩下費青山大師以及葉凡兩人還有資格參戰。而橫斷家還剩下橫斷久賀三位先生有資格參戰。」智野大師講著,看了橫斷家一眼,說道,「下邊該輪到橫斷家先出人了。」

橫斷久賀三人互望了一眼都站了起來,頓時,全場有些訝然了。

他們居然是三個人同時出馬,看來,要搞群毆戰術了。這個,小日本搞民結了的伎量。只是,這個並不違反格鬥規矩。

橫斷家的心思葉且不難琢磨出,估計他們自認為三人中任何一人都單挑不了費青山。

所以,估計是想利用合練的什麼『斷背手』秘功了。這手秘功練習來就是針對費青山這位超級強者的。

只是葉老大心裡有些苦澀。如今費青山受傷了功力還沒恢復,三人中任何一個都不是他能抗衡的。

三人合擊那對象就成了葉凡自己。葉凡的心裡有些扒涼,如果單挑的話自認為還有五五之數幹掉一人還是行的。這下子三人合擊,勝率鐵定為『零』。

費青山看了葉凡一眼,兩人邁著穩當的步子走向了場中央。頓時,掌聲雷動,直擊長空而去。

當然,對於葉凡這個人,橫斷家見此人著實太年輕了。所以,橫斷久賀、橫斷小田郎以及松井正田三人的心思全在費青山身上。葉凡這年輕人,三人壓根兒都沒拿正眼看過他。可憐的葉老大頓時成了陪襯品。

葉凡跟費青山並排站著,橫斷家三人也是並排站著。

五人就這樣對峙著沒有任何動作,現場安靜得掉枚針都能聽見。這就是高手的比拚,先比的就是個耐『性』跟定力。

就這樣,足足站了半個小時。

「請1費青山跟葉凡同時出嘴。」

「請1橫斷家三人也是客氣的講道。」

猛然,橫斷家三人身影一晃,形成一個三角錐圖形樣子散開攻擊向了費青山。

而葉凡根本就被三人撂到了三角錐的外邊。好像這場五人比斗跟葉老大是一點關係沒有。如果費青山身手在,葉凡倒是可以『操』著手站一邊沒事兒一樣觀戰了。

不過,葉凡當然不能站著了。他右掌一動,一出手就是盧家的開碑之手。

此開碑之手練到極至時手掌一掌下去能劈斷巨大的石碑。以前葉凡現在的能量,不要講石碑,就是房子也能劈倒一間了。2184

而且,這開碑之手相當的陰辣。出掌進無聲無息,給你的感覺就是好像此人在練花把式。等到挨近你一米左右距離時爆炸『性』的掌力才會像氣球突然炸裂開似的爆開。

往往這個時候對手都來不及變掌力了而著了道。葉凡早試過。遍了,百試百靈。

果然,見葉凡的掌力攻擊而來。松井正田有些輕蔑的用餘光斜瞄了一眼。腳隨便的一抬反方向踢向了葉凡。

而正面這邊,松井正田的拳頭照樣子狠礪地攻擊向了費青山。費青山還在在三人六隻拳頭加上五條腿的攻擊之下。

費青山一見,當然高興了。知道松井正田被葉凡的年青給『迷』『惑』住了。

他是虎鷹功突然施展開來,一個旋轉閃過橫斷久賀以及橫斷小田郎的攻擊。而一腳也是狠狠的踢向了松井正田。

費青山這一腳絕對是虛張聲勢,他是要以腳來吸引松井正田把功勁都倒向自己這邊。而那邊才葉凡著實的下手。

松井正田一看,果然中計。他是昂足了勁氣一拳砸向了費青山的右腿。這一拳至少花去了松井正田九分力氣,而半分是花在反踢向葉凡的那一條腿上的。

這一拳,氣波在空中形成一個普通人肉眼難見到的特殊氣罩似波紋。

松井正田突然化拳為掌,自然是施展開了橫斷家的『斷背手』。而橫斷久賀跟橫斷小田郎一看松井正田發動了。他們馬上也發動了聯合攻擊,全都化拳為掌合擊向了費青山。

費青山見葉凡的掌力快到了,他居然沒有閃開。而是著實的一腳狠踢向了松井正田。而且是不顧及身後的橫斷久賀兩人的合擊,把整個後背都讓給了兩人。

葉凡心裡一陣子悲涼——他曉得。費青山在以身伺虎。他是以自己為餌吸引松井正田的注意。

而讓葉凡全力先把松井正田拿下。這樣,先幹掉一個,瞬間就可以讓橫斷家合練的『斷背手』之功失去一大臂力。

而且,費青山估計是曉得。自己在三人合擊之下沒有多大的攻擊能力。最多就是遊走一下,時間一長體力不支時照樣子倒下。所以,乾脆是破釜沉丹,跟葉凡合擊松井正田。

……

三聲巨響聲傳來,那麼硬實的擂台都晃動了幾下。叭地一聲,費青山被橫斷久賀兩人四掌印在了後背上,整個人被掌力劈得摔倒在了十幾米開外。口中鮮血一噴,整個人都站不起來了。

「師伯1葉凡暴怒了,開碑之掌以十成力勁也狠狠的砸擊在了松井正田身上。又是一聲聲巨響,傳來橫斷家人的慘呼。」

目為,松井正田已經被葉老大一掌擊得在空中連翻了七八個筋斗,爾後撞斷了擂台的護攔,在空中噴著滿天的鮮血『轟』地一聲,像顆啞了火的炮彈砸在了草地上。

頓時,草地上是草葉泥土被炸開了飛騰到了十幾米高的空中。而松井正田整個人好像被活埋了似的,地下的坑足有三米深。

等到橫斷家人趕緊跑過去時,發現松井正田後背上居然有個血的窟窿。裡面的內臟肝啥的血乎乎玩意兒隱約可見。

那邊,費家這個東道主請的醫生專家們趕緊在擂台遠處施展開了就地手術。

在這一塊上東道主費家做得很好,特地用直升機空運來了四輛戰地手術車。就是怕一時傷的人太多,三十幾個醫生護士隨時候著的。2184

「他是九段!九段!九段!九段強者……」松井正田被抬走時他還掙扎著扯著嗓門朝著橫斷久賀兩人大叫開了。」

他是在警告他們這年輕人在扮豬吃虎,是個厲害角『色』,你們別再輕敵了,我是被他干下來的而不是費青山撲下來的。

不過,松井正田的吼叫聲卻是讓全場都震驚了。想不到這個年輕人居然是位深藏不『露』的九段高手。武當的胡道長自然心裡頗為舒服了一些。

原本在握手上時跟葉老大較勁還有些不服氣。這下子老衚衕志是心服口服了。

而且,更多的是發怵。心說這年輕人幸好昨天放過了我,不然,當場出的糗就更大了。年輕人不錯,懂得得饒人處且饒人。心胸……

而橫斷久賀兩人雙眼盯著了正扶起費青山的葉凡,那四隻眼睛在深深的審視著葉凡。

兩位老狐狸到現在是再也難掩心中的震驚。想不到這世上居然有如此年輕的九段高手。

而且,聽松井正田的吼聲中可以曉得,這年輕人相當的可怕。一掌居然讓松井正田這位九段開源之階的強者整個後背差點穿透了。

「葉凡,你是費家的驕傲,你是費家的新鷹王。老夫正式退了,我已經失去了再戰之力。揚我國威,全看你了。華夏,永遠不敗1費青山一講完,又噴了一口血,被費蝶舞等人扶了下去。」

不過,費青山死也不肯離開擂台的『主席』台,就那樣坐在椅子上由醫生給檢查打吊瓶什麼的了。

費青山一喊完,華夏這邊人全都齊聲喊了起來道:「華夏永遠不敗,揚我國威,鷹王,上上上1

那聲音氣蓋九天,直擊長空而去。要知道,費青山請來的好友有有好幾個都是八段頂階,還有二三個九段位的強者。

加上費家一行人,幾十個人齊聲喊起來,那氣波還真有些嚇人,遠隔幾百米的巨樹都在發出顫慄。

這雄壯的喊聲,刺激得那些沒事幹的醫生護士們也跟著大喊了起來。頓時,全場震動了。

橫斷家的助威團雖說也在喊著『帝國不敗』之類的屁話。但是,畢竟這裡是費家的主場,是華夏的主場,橫斷家的喊聲早被『華夏水遠不敗』的呼聲給蓋住了,淹沒在聲浪當中。

三人又開始對峙了。

現場頓時又安靜了下來,只聽見了呼氣進出的聲音。場面凝重得很,不過,華夏這邊只能講是氣勢驚人。

不過,大家都曉得,自己這邊是必敗了。因為,橫斷久賀跟橫斷小田郎都是九段二三個層次的高手。這位葉姓年輕人即便是九段,剛才最多算是偷襲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