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八十七章了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八十七章了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前次在我的紅葉堡…」葉凡把竹老的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葉凡,這事你不要摻和了。放心,李竹在『逼』我,也好。相信明天六月一號時我定能恢復鼎盛時期功力。

到那個時候,我倒是希望能跟他再次戰一次。幾十年前的事了,總得有個了結。

如果你用歪門邪道解決這事,我一輩子心裡難安。」費青山擺了擺手說道,雙眼也是煞氣再顯。

「小鷹王,你不理解你師伯的心境。豪傑就要有豪傑之氣,李竹,他太小家子氣了。2187

這樣的人,永遠成不了大氣候。他不能列入華夏六尊之首,就是這一點太欠缺。

華夏六尊之首,不但在於拳頭大,還要有品行。

這就是我們所講的武德。

沒有武德的人,拳頭再大,也不能得到別人尊重。」智野大師以長輩之態教育起葉凡來了。

師伯也是好鬥份子,葉老大在心裡有咕了一句,點了點頭說道:「行!這事,我不摻和了。葉凡謹記大師教誨。」

「小鷹王,我發現你的內氣之中似乎帶有一絲怪異的氣息在。能否讓我一探?」智野大師說道。

莫不是「寶志禪師,的骨頭帶給我的內息被智野大師發現了,葉凡心裡一驚,心說老和尚好厲害的眼光,於是,倒是點了點頭伸了手過去。

智野大師一隻手搭在葉凡脈~搏上開始閉目行功檢查了起來。不久,智野大師眼睛猛地睜開,睜得很大,快瞪圓了,嘴裡講道:「怪了,怪了,莫不是?不得…」

講了幾句莫名其妙的話后,智野大師突然身子一震,閉嘴不講了。

「大師瞧出什麼來了?」葉凡也好奇,問道。

「佛日,不能說不能說,有緣的話你自會得緣。不過,施主你是佛緣深hou的人,相信你有好運的。」智野大師又講了些莫名其妙的話就不再講了。

「呵呵,大師看出什麼來了。葉凡,有些事不能強求。大師的話你牢記就是了。」費青山也不問為什麼,還勸著葉凡了。

晚上,費青山的好友們都告辭走了。

剩下葉凡跟費青山兩人坐在書房。

「不曉得大師發現了什麼?」葉凡還是好奇。

「智野大師是真正的高人,他的境界,絕對突破十段位了,也許,更高。還有日本的那個頓田五十二大師估計也是十段位了。大師的話深含佛『性』,你要用心去體會。」費青山講道。

嗯,葉凡應著,心說莫名其妙,這都什麼跟什麼著了……

深夜,葉凡悄悄出了費家莊。總覺得有人在暗中跟蹤著自己。估計今天自己表現太良好了,所以招來了外國其它特勤組織或者是日本某些高手的忌妒。

覺得不怎麼妥當,葉凡給龔開河發了信息2187

老龔一收到信息后馬上緊張了起來,叫葉凡鎮定點,他馬上派人來。

不久,老龔打來電話,說是王成澤同志巳經看到他了,叫他把跟蹤的人引到八達嶺那邊去。

葉凡打的直奔八達嶺而去,找到一偏僻的方叫車子回去了。自己一個人裝成在等人樣子進了樹林子里。葉老大一鑽進樹林子馬上伏地了起來。

不久,三道身影閃進了樹林。

「哼,各位,想幹什麼?」葉凡聲東擊西,說道。因為化音『迷』術有這個特點。

人在東邊講話,可以把聲音拐個彎傳轉到西邊出來。這個、,倒是葉凡的特長。

三個傢伙根本就沒開口,拔出裝有消音器的手槍就往西邊『射』了過去。隨著爺聲響起,樹林子里草飛泥跳。

就在這時候,三個傢伙聽到一聲能寒人骨頭的冷哼聲傳來。

啪啪啦…

嚓…

礙呀……礙

一陣子雜『亂』的聲音以及慘叫聲響起,不久,傳來王成澤的聲音道:「沒事了,解決掉了。三個小日本的豬。」

葉凡衝到三人面前又狠踹了幾腳,罵道:「果然是神道組的。幸好我變了模樣,不然給盯上倒是麻煩了。」

「嗯,三個傢伙估計有五段身手。不過,神道組的忍術相當有名氣。在跟蹤一塊上比咱們要強些,這個、,也是你始終無法確定有人跟蹤的原因。今後你還得小心著,不能『露』了臉面。不然,這些傢伙,什麼餿法子使不出來。」王成澤點了點頭。二人迅速離開了。而這邊的事,自有a組的同志來打理一切。

葉凡悄悄的回到了紅葉堡,馬上打了恢復『性』『葯』水。

轉眼間到了八月份。

一天晚上,盧偉打來了電話,說道:「葉哥,最近於建臣老哥過得好像很鬱悶。」

「莫不是又成了夾心餅乾?」葉凡問道。以前聽說蒼海市政法委書許志強經常聯手省政法委書記李昌海壓制著鍾輪。

而鍾輪是蒼海市公安局局長,正廳級幹部。在蒼海市本地很有勢力,屬於強硬的本地派。

而許志強卻是外省調過來的。兩人誰也不服誰,經常掰手腕,於建臣是常務副局長,夾在兩人中間很受氣。兩人把氣都往於建臣這個背後沒有硬實靠山的同志身上撒去了。

「聽說昨天部里治安局一把手雷付興同志私下帶了些人下到蒼海市進行暗訪,他們就住在蒼海賓館。

蒼海賓館可是五星緘。吃過晚飯後雷局長感覺有些累了,所以先回房想休息。2187

不過,運氣不好,居然遇到幾個、「高級孝姐,糾纏不休。硬是要進雷局長房間。

像這種事也沒什麼奇怪,倒霉的就是正好發生在了雷局長頭上。所以,雷大發火了。

當即打了電話給許志強,許志強就把鍾輪局長叫去大罵了一回。而鍾輪氣沒處發,本來於建臣還在住院,因為老胃病犯了。

還是被鍾局從醫院當場糾了出來破罵了一通。說什麼治安問題如此嚴重,小姐都要『逼』著客人嫖『妓』了什麼什麼的。

反正是指責於局這個常務副局長沒有處理好局裡事務。而第二天,雷局長直接「殺,到了市公安局。

一臉嚴肅的批評了鍾局,當然,於局更是被他罵得狗血噴頭。於局覺得很冤。

當時忍不住嘀咕著說是自己己經住院一個星期了。哪知這話又被許志強跟鍾輪那狗耳朵聽見了。

雷局長也聽見了,不過,他沒講話,倒是看了許書記和鍾輪一眼。許書記一拍桌子,當場宣布停了於局的職,要他深刻反剩

於局也火了,說是這事他也向政法委提過建議了,早就該進行一次全面的掃黃打非活動。

不過,政法委當時並沒有當回事兒。鍾輪一看,於局跟許志強對昂了起來,自然瞧上了熱鬧。

而且不時的在一旁煽風點火火上加油。許志強更火大了,叫囂著要撤了於局的一切職務。

於局實在忍不下去了,說是你愛咋的就咋的。」盧偉講道。

「當初叫於老哥去蒼海,還不是貪圖那個正廳級別。」葉凡講道,蒼海市是副省級城市,市委書記跟市長是副部級別。而市委書記還是省委常委。

而市政法委書記是正廳級別,按理講公安局長應該是副廳,常務副局長是正處或副廳級別的。

不過,因為蒼海市有些特殊。所以,省里特別的給高配了。公安局長跟常務副局長都是正廳級別。

葉凡是好意把於建臣弄到了蒼海,想不到現在成了夾心餅乾。葉老大不由得有些憤怒了。而部里雷屋長的事只不過是導火索罷了。

擱下電話後葉凡又打給了於建臣,說道:「於哥,聽說你這兩天不舒服是不是?」

「嗯,老胃病患了,正住院。」於建臣還想打馬虎眼,因為,他不想再去麻煩葉凡了。

而且,於建臣認為自己沒本事,工作人家葉凡幫你搞上去了,居然還受這鳥氣。

二來,人都好面子,所以,一般的時候於建臣都不願意讓葉凡曉得他的處境。

「是舒服了,現在正好在家休息了,班也不用上了,永遠的休息都行。」葉凡不好氣的哼道。

「唉,老弟你曉得了?」於建臣嘆了口氣,知道這事葉凡估計是知道了。

「你繼續瞞就是了,一直瞞到你被撤職捋了帽子回家賣紅薯為止。」葉凡譏諷著講道。

「看來,你真曉得了,應該是盧偉告訴你的吧。這事,說來話長。其實,雷局下來發生的事只是一個導火索罷了。

其實,真正的爭執是在許志強跟鍾輪身上。你離開南福好久了,估計也不曉得。

最近風傳省廳常務副廳長勾鎮南要調走了,所以,許志強跟鍾輪都瞧上了那個位置。

雖說都是正廳位置,如果能爭取得來也算是平級調動。不過,那是晉陞為省廳廳長的必由之路。

而李昌海兼著省廳廳長也有幾年了,風傳上頭要瓜分權力,要求李昌海把公安廳長位置讓出來另外安排人。

如果現在能坐上常務副廳長位置,幹得一二年後也許碰到好機會就轉正了。」於建臣講道。

「所以,許志強跟鍾輪的較勁到了白熱化,你這夾心餅乾這段時間特難受吧?」葉凡說道。

「有啥辦法,這年月,朝中有人好做官。

你也曉得,我除了你這個、「兄弟靠,之外其它的有份量的「靠,都沒有。許志強跟鍾輪都知道我的底細,不過,他不曉得你跟我的關係。所以,一直都有些指手划腳的。最近只是變本加厲罷了。」於建臣話語里充滿了無奈。

感謝這些兄弟打賞:

「書友12073200301957,「平涼湯圓,「u刪比比,「鄉村呢喃,「王憬賢,「e毗a四,「瑞雪寶寶,「歪打歪中,「大城小事誠誠,「千島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