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八十八章仁磅兄的風光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八十八章仁磅兄的風光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你就把我亮出來就是了。」葉凡冷冷的哼道。

「算啦,你也不容易。我不能再麻煩你了。」於建臣嘆了口氣。

「好了於哥,咱們閑話不說。你想不想坐勾鎮南的位置?」葉凡問道。

「想跟現實是不一樣的,這個,我根本就不敢想。」於建臣說道。

「想的話我給你爭齲」葉凡的話很慎重,於建臣心裡熱乎乎的,說道,2188

「謝謝,我曉得你是為了我好。不過,這事太難了。還是算啦,你在中辦的日子也不好過。個個領導都比你大,要是我早悶死了。」

「沒事,咱們去爭齲爭不爭得來以後再說,至少,咱們還是要爭的。」葉凡慫恿於建臣道。

「那,我聽老弟你的。」於建臣又恢復了雄風。

「既然許志強跟鍾輪是兩個對手,那咱們就找些事來把他兩個搞臭了再說。對手嘛,少一個更好,少二個更佳。」葉凡說道。

「如果真要搞他,倒有一個項目可以弄。」這時,於建臣好像也下了決心。今天,他也被『逼』無奈了,再不奮起反抗估計仕途就完了。

「說來聽聽?」葉凡說道。

「今年4月份蒼海市丘山區分局一座宿舍樓落成,這工程絕對有質量問題,我自己在暗中調查過。

所以,本來是不能通過的。不過,才幾天過後,鍾輪跟~許志強都簽了字。

後來我仔細琢磨調查過後再了解清楚。承包工程的建築公司叫「飛騰第五建築工程公司」負責人叫宋凱。

聽這名好像是國營的公司。其實公司的確是國營的,不過,幾年前就承包給了宋凱。算是彼著國營的外衣罷了。」於建臣講道。

「宋凱有來頭吧?」葉凡哼道。

「嗯,宋凱跟分管建設的張林雄副省長有親戚。」於建臣說道。

「你有沒有力的證據?」葉凡問道。

「有1於建臣說得乾脆,轉爾停了一下又講道

「去年咱們幾個在水州聚會後你有提這事,所以,我就上了心了。而且,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我正在中央黨校學習,倒是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既然建築質量有問題住這樓里的公安家屬們一點意見都沒有?」葉凡問道。

「當然有像滲水嚴重。剛建好的家屬樓那牆壁水泥標號嚴重不夠,甚至可以講全是『亂』來。

那牆壁有時用手一扒拉唰啦幾下成片的泥巴下來,用手都能扒到磚頭『露』面。

還有……公安家屬們當然擔心了,一個個、在背後講得很兇。也有人暗中寫過匿名信之類的東西但是,最後都給他們壓了下來。」於建臣說道。2188

「那就好1葉凡說道。

8月6號晚上,對王仁磅這貨來講還是相當風光的。

王肖兩家的訂婚宴設在燕京大酒店。

不過,並沒有請多少賓朋。來的都是兩家最親最信得過的朋友。為了避免引起外國特勤組織的注意。所以,a組上得了檯面的領導全都沒『露』面。

最後,龔開河同志委託葉凡全權代表a組送了一份禮物給王家。而邱華副主任代表唐『主席』,還有政務院副秘書長代表康總理都送來的賀禮。這些人針對的對象當然是『主席』特別顧問的王成澤同志。

而肖家的來客主要是軍方一塊能坐得上桌的幾乎都是些將軍們。當然,年輕人也相當的多,都是這些人的後輩們跟著這長見識的。

而王仁磅的朋友們都到了。

「呵呵呵,小葉主任,咱們一起坐怎麼樣?」趙括將軍不避嫌,一到酒店首先跟葉凡打了個招呼,拉著他就要坐一起去。

「對不起了趙老哥今天我可能沒空。」葉凡微微搖頭,一臉含笑的拒絕了。

「你小子有啥沒空的?」這時,坐桌上一側的陳司令員聽到后沒好氣的哼道。

陳司令員可是開國大將的後代而且,人一向直爽。人家都稱呼小葉主任他就叫「孝子」葉凡對他倒也相當的尊重。

「今天人家是大媒人各位將軍們,您們說說,他還有空嗎?」這時,坐一旁的喬橫山同志居然笑了起來。

「媒婆,就你1桌上十幾個將軍有好幾個一臉訝然的盯著葉凡,趙括將軍更是脫口而出。葉老大都給這些老家為盯得有些發『毛』了起來

「我,不像嗎?」不過,葉凡聳了聳肩,問道。

哈哈哈……

全體將軍們全樂開了。陳將軍的笑聲最響亮,指著葉凡說道:

「你小子自個兒的事還沒解決掉,居然當起媒婆來了,有意思。這天下啥道理來著了。」

「有啥辦法,誰叫王仁磅是我兄弟。不過,各位將軍大人們,我這個也是趕鴨子上架。這什麼媒婆,連個紅包都沒有。」葉凡裝得一臉的苦瓜了說道。

「啥時喝你的喜酒啊小葉主任?」趙括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

「快了快了,到時一定先請趙老哥。」葉凡趕緊說著一轉身就想溜。

「難道就不請我老陳,是不是叫你一聲「小子,心裡不爽。不過,叫你小葉主任我老陳沒這習慣。在我面前,你就是小子。」陳司令員哼聲道。

「陳司令,你可能不曉得,這傢伙喜歡當老大。就是我喬橫山叫他一聲小子人家都不樂意。而且,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對,就是圓圓的哥哥喬青陽也叫他「葉哥」你看看,這都什麼事?全搞反了。」這時,喬橫山『插』嘴笑道。2188

「唉,沒辦法,人家有點小能耐就翹到天了。就是我家那小子也叫他「葉哥」真是怪了。」這時,李嘯峰也是『摸』了一把頜下幾根僅存的鬍子,打趣著笑道。

「嘿嘿,嘿嘿,他們叫著玩的。各位前輩,千萬別當真了。」葉老大一講完,趕緊說道,「各位將軍,那邊還忙不過來,我去招聽著了。」

一講完,葉老大溜得像兔子。

王仁磅這貨一身精神頭十足的白襯衫黑褲子黑皮鞋,頭髮梳得差點根根油亮了,也不曉得在店裡噴了多少摩斯。肖十六妹那肚皮己經明顯的凸往了外邊。

所以,穿的是十分寬鬆的裙子,主要是用來遮肚皮的。

王仁磅的母親對這個媳『婦』可是寶貝得不行了。

怕她摔了什麼的,特地安排了王家的兩個姑娘隨時跟著的。上個台階都得兩人扶著。彎個腰都得人扶著。

而王仁磅這貨也會時不時的小瞄一下老婆那肚皮,這傢伙心裡樂得屁顛著了,早就急著想「升格,了。不過,懷孕這個東東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急也急不來。沒到時候人家不出來你有啥辦法。

而藍存鈞同志今天最慘,淪落成了一個十足的打雜。這貨忙上跑下十足的跑龍套角『色』。而還有一個更慘,就是海東市來的王龍東,葉凡的老同學了。

王龍東是葉凡邀請來的,不然,他根本就沒資格到這裡來。這貨雖說忙得屁股不掂地。不過,他跟藍存鈞一樣,兩位同志心裡十足的震駭過後就剩下一心的燦爛了。

今天能在打雜之時偶爾接觸到這些軍界,政界的大佬們,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甭管有沒用,先混個臉熟再說。

當然,他們心裡也十分的感ji葉老大了。這個機會可是葉二哥給創造的。6點整。

差不多人也到齊了。

葉老大清了清嗓門拿起了話筒,說道:「尊敬的各位前輩,女士們先生們…」今天我受王家跟肖家的委託主持晚上我兄弟王仁磅跟肖十六妹倆人的訂婚儀式。本人心裡十分的ji動,興奮。這個、,說句實話,也是趕架子上架。」

葉凡剛講到這裡,王龍東一拍手掌喊了一聲「好」頓時是掌聲雷動,老將軍們全都鼓掌也叫了聲「好,湊起熱鬧來了。

等大家安靜了下來後葉凡又講道:「在這裡,我首先爆一下王仁磅同志的醜事兒。」

「好哇,快點講來。」費一度叫道。

「王仁磅同志這次訂婚,也是被『逼』的。」葉凡語不驚死人不停的,頓時在現場掉下了一地「眼鏡」

「這話啥意思,我老陳聽不懂。葉凡,今天你不把話解釋清楚,我老陳要打你屁股1陳司令大聲的說道,老傢伙興緻很高嘛!全場同志的眼球全注目在葉老大身上了。

「唉,我兄弟仁磅他是不想進入「圍城」這傢伙還想瀟洒幾年。不過,你們沒發現嗎?今天的女主人有沒什麼異狀?」葉凡說道。大家的眼神全瞧向了肖十六妹。她臉一下子漲得通紅,而一旁的王仁磅相當尷尬的狠狠的瞪了葉凡一眼。

「這個、,王顧問,想不到是雙喜臨門啊1陳司令哈哈大笑著站了起來沖王成澤作了個抱拳慶賀的手勢。

老傢伙眼神還真是犀利著首先就發現了問題,一時,現場氣氛達到了高『潮』,全鬨笑開了,道喜聲一片。而王成澤也是『摸』著下巴在回禮著。

王仁磅雖說尷尬得很,不過,這貨也是一臉的自豪。他一把搶過話筒哼道:「葉老大,你也要小心了。別到時也被『逼』進了圍城。」

這貨講完后還伸指頭點了點正站在肖十六妹身側的喬圓圓,聽他一說,大家的眼光又集中在了喬大小姐身上。陳司令那老眼不懷好意地在喬圓圓身上掃過。喬大小姐自然頓時就是滿臉通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