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八十九章啥時整個娃出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八十九章啥時整個娃出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小葉同志,啥時弄個娃出來?」李嘯峰這老傢伙不時時機的湊了一句話出來。頓時,又是滿堂鬨笑開了。王仁磅同志那笑聲猶如老鴨叫春。這貨特別得意,做了個手勢給葉老大看,意思咱倆彼此彼此。

8月10號,因為有十幾封信提到了有關蒼海市丘山區公安家屬樓的問題。所以,葉凡帶著三個督辦人員直奔南福省蒼海市而去。

蒼海市市委副書記唐達同志帶著市委督查室主任鄭天明等人迎接了葉主任一行人的到來。

葉凡這次下來對外所宣布的名頭是落實中央首長對經濟特區有關政策的落實情況。

晚上,葉凡就住在了市委招待所。

8點鐘時,蒼海市市委書記林曉明同志一臉笑容的來了。老遠就笑道:「葉主任能回家看看,是我們蒼海的幸福。」

「是啊江書記,回家的感覺真好。」葉凡也是一臉笑容跟林書記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林曉明是南福省委常委,蒼海市委書記,副省級幹部。

而且,葉凡也打聽清楚了。聽說市政法委書記許志強跟林這位市委一號人物的關係很不好,倒是跟崔浩志市長的關係很鐵。

這其中就有文章可做了。

既然這事涉及到許志強,沒準兒只要自己點燃這導火索,林曉明就會借勢出手滅了許志強了。

只要能把許志強跟鍾輪倆人搞臭就行了,至於蒼海市內部的糾葛,葉老大才沒那麼多閑情去操心。

雙方寒暄過後坐了下來。

「葉主任以前在水州任過職,現在的紅蓮區搞得真是紅紅火火。」林曉明也不妨小拍葉主任一記小馬屁。雖說論級別自己比葉主任要高。但人家的職位擺在那裡的,有些扎眼。

「那些·都是陳年舊事了。紅蓮區能發展起來,跟段書記的關注著有著莫大的關係。當然·跟紅蓮全體同仁的努力也不無關係。

我只是盡了一點微薄之力。」葉凡謙虛的笑道。

知道林曉明過來是有目的的,估計是想試探一下自己來的真正目的。如果不涉及他身上,他也就放心了。

畢竟,自己的位置敏感。自己親自下來的那就更敏感了,不得不讓蒼海市的許多同志都繃緊了神經。

因為江都的事擺在那裡的,可是倒下了一大批官員。估計,今天晚上那些幹了出格事的蒼海官員們都是難以入眠了。

「葉主任太謙虛了。」林曉明笑道。

「林書記·我這裡有些材料·你可以看看。」葉凡乾脆直白了,順手把茶几上的文件袋子輕輕的推到了林曉明面前。

林曉明面不改色,不露聲色的拿起文件袋子打開后翻看了起來。良久,看完后他沉默了一陣子,問道:「葉主任·這些都核實過了嗎?」

「核實過了,其實,我們早派人下來暗中調查過,所以拿到了這些材料。

而我這次下來就是想看看蒼海市委的態度以及南福省委某些相關領導的態度。

這事雖說看起來也不是很大的事,但是,建築質量可是關係著上百公安人員以及他們家屬們的生命財產安全。

人民警察辛苦的保一方平安·我們不能寒了他們的心。」葉凡表情嚴肅的說道。

「我一定會嚴肅處理的。」林曉明果然果斷的表了態。

你借我勢,我借你刀,咱們彼此彼此,葉凡在心裡暗暗笑了一聲。其實,沒準兒這事林曉明早就在暗中注意著了。

只是一直以來沒找到一個很好的切入點。這次自己的到來倒是為他創造了『出刀,的機會。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葉凡正在夢中做著美夢。

林曉明書記早就坐上飛往南福省省城水州的飛機了。40分鐘過後飛機降落在了水州,林曉明匆匆到了南福省委·直奔省委書記費滿天的辦公室而去。

林曉明心裡明白,這個,可是個很好的機會了,一定要抓祝因為,林曉明最近差點被市長崔浩志壓得喘不過氣來。

如果能拿下一個政法委書記補上自己的人進來·那就可以立馬反客為主佔盡優勢。

而林曉明也曉得費書記的心思,林曉明是費滿天一手撐起來的·自然是費系一員了。而費滿天最近對省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的李昌海有些不滿意。

一直想找個機會把李昌海的職務剝離出來,什麼意思?也就是讓李昌海只擔任省政法委書記而抽離省廳廳長身份。失去了省廳廳長繩法委書記猶如被拔了牙的老虎。

而林曉明一直為什麼沒對許志強這個市委政法委書記下手。不是說許志強有多強,關鍵是因為許志強是李昌海的鐵竿跟班。林曉明有顧慮。

這下子倒好,如果這事能從許志強身上牽扯到李昌海身上,相信這個也是費滿天書記願意看到的事。

「坐吧曉明。」見林曉明叩門進來,費滿天擱下了手中的筆,指著對面的轉椅子說道。他看了林曉明一眼,問道,「你這麼早趕過來,有什麼急事是不是?」

「費書記您請看看這個。」林曉明略顯激動,拿出文件袋子輕輕的推了過去。

費滿天倒也平靜的拿過袋子,打開后翻看了起來。

「這哪裡來的?情況核實過沒有?」費滿天一臉嚴肅的問道。

「是中辦葉凡主任下來時給我看的,並且要求我們市委要嚴肅處理這事。

不過,許志強是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我們蒼海市無權處理他。而鍾輪同志雖說只是公安局長,但他也是正廳級幹部。

我們市委按理說可以處理他,但他的級別擺在哪裡,也有些『見小,了。」林曉明說道。

「這小子想幹什麼?」想不到費滿天突然皺了下眉頭,嘀咕了一句,林曉明一聽,有些莫名其妙。

轉爾一琢磨就明白了,好像費書記嘴裡的『小子,莫不是指葉凡。這事倒是真奇怪了。

「曉明同志,談談你的看法。」費滿天恢復了平靜,說道。

「堅決、果斷、嚴肅處理。一座宿舍樓是小事,但是,關係著上百幹警,幾百名家屬的生命財產安全就是大事。中央領導不是整天強調,安全責任重於泰山。幸好發現得早,要是因此釀成什麼大事就麻煩了。」林曉明差不多是重複了葉老大的話。

「擱這裡吧,你先回去。」費滿天面無表情,說道。林曉明自然心裡歡喜著走了。想了想,費滿天拿起了電話,不久,沒拔通又擱下了。

等了三天,居然沒動靜。葉凡一琢磨,心裡頓時明白了。敢情是人家費大佬已經洞察了自己的一點小心思。或者說是他在等著自己去拜碼頭揭底子。

嗎的,這些省委領導,全是『人精,。你琢磨的事人家早就洞穿於心了。葉老大在心裡暗暗罵了一句,無奈的收身坐飛機直奔南福省水州而去。

不去肯定不行,沒有費滿天點頭,想扶於建臣坐上省廳常務副廳長位置,那隻能講是痴人說夢。

因為,大前天晚上葉凡已經向盧明珠隱晦的打聽過。已經得到確認,勾鎮南明天一早將到外省任職,那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一職暫時還沒著落,省委正處於考慮階段。

這個時候就要先行一步搶得先機才行,要論葉凡跟於建臣的感情,那就彼為深了。葉凡最早認識的公安行業的朋友就是於建臣了。

而且,這些年下來,於建臣雖說也不能幫助葉老大幹多大的事,但是,葉凡總覺得他像一個老哥一直在默默的關注著自己。

對於跟於建臣的關係,葉凡更多是兄長之情,朋友之義。而利益方面倒是看得很淺很淡。

「同志,請問費書記在嗎?」葉凡直奔費滿天辦公室,問外間一個剪著平頭,一身精幹短衫的小夥子道,小夥子應該是費滿天的秘書。不過,葉凡覺得面生,估計是費滿天新換了秘書了。

「你是?」小夥子掃了葉凡一眼,發現是個跟自己差不多的年青人。那平靜的臉一下了略溢出了點傲氣來。

「我是葉凡,你跟費書記講一下就是了,他曉得我,我有事找他。」葉凡一臉微笑著說道。

對於小夥子的一點傲氣葉老大是視而不見。現在在體制內混久了,胸懷自然也『寬廣,了起來。

不該計較的別計較,而且,作為南福省第一秘,人家有些傲氣也正常。

那小夥子可是個玲瓏人,一聽,馬上,那臉上的一絲傲氣消散於無形。而且,立即換了一張略為恭敬的臉,說道:「那好,您先等等,我去問一下。」

不久,小夥子出來了。臉色有些怪異的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費書記現在沒空,正忙著審閱幾件大事。他說一個小時後有空,要不,你先坐著喝杯茶。」

葉凡抬頭掃了一眼掛在外間牆壁上的一個壁鍾,可不,現在都10點多,再過一個小時,那不是11點多了。

不正好是下班了吧?到那個時候費滿天還會面見自己,那才見鬼了。瞬間,葉老大也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這是老費同志在隱晦的『涼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