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九十章怎麼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九十章怎麼不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葉老大也不生氣。沖那小夥子笑了笑,居然搬起一張椅子又放了下來一屁股坐了下來。

只是,這椅子放的地方可是不對。居然是正好堵住了費滿天辦公室出來的門口。

「這個,同志,這位置能不能挪下。」小夥子一看,可是急了。這可是在堵省委書記的大門,那還了得。不過,小夥子並不莽狀,對葉老大還算是客氣。

因為,小夥子跟著費滿天也有一年時間了,也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從葉凡的口氣中不難揣測出費滿天肯定認識他。

而且,兩人的關係好像跟上下級關係有些不同。如果說是親戚,好像又不像,說是朋友,應該不會。兩人年齡差了一大截。小夥子倒是心裡有些莫名的燥動。

「沒啥,我就喜歡坐這裡。你泡茶,沒事,沒事」葉老大相當大條的擺了擺手。

你沒事老子有事,小夥子在心裡暗罵了一句。不過,見葉老大那大條樣子,也不敢亂來。

有些怏怏然的站在葉凡身邊,那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泡了杯茶擱葉凡旁邊的小茶几上了。

葉凡乾脆把雙腿都盤在了椅子上,做出一幅老僧坐禪入定的樣子微眯著眼真的魂游夢國去了。

足足四十來分鐘過去了到下班的時間了,那小夥子額角都冒出細汗珠子了。

這時,傳來一道聲音道:「嗯,這不是葉主任嗎,你怎麼在這裡?」

「呵呵,是段老哥,你來這裡?」葉凡睜開了眼,沖段海天笑道。小夥子心裡總算是大定了下來。

心說看樣子這位葉主任跟段書記很熟。到底哪來的主任?這麼『n逼見到段書記居然還大條的盤腿坐著不起來。幸好剛才沒去拉他,不然倒是拉出麻煩來了。

「沒啥事,剛下班路過這裡居然看到你了,什麼時候回來的。而且,你這是?」段海天指了指葉凡盤著的雙腿。老段心裡直想發笑,心說老費也不曉得怎麼得罪了這傢伙。

這傢伙擺明了要找事干,全天下估計就葉凡會幹這麼出格的事兒來。想想費滿天估計還真拿他沒辦法。

「打坐修行,費書記這裡靈氣特別的充足正有利於修行。而且讓我也沾沾費書記的靈氣嘛1葉凡淡淡的說道,看了段海天一眼,說道,「要不,段老哥也一起來咱們一起沾沾靈氣?」

「免啦,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你繼續修行。」段海天差點笑出聲來,趕緊脫身而溜了。這個時候再呆這裡,等下費滿天出來那就尷尬了。

想不到老段一走,門吱嘎微響了一起費滿天冒出頭來,說道:「都老頭子了,還有什麼靈氣給你沾。你小子,給我走,一起回家吃飯去。在老人家我的門前打會也不嫌麻煩。」

自然,那秘書小夥子又吃了一驚。一個『回家,兩個字份量太重了。那豈不豈不講葉凡就是家裡人。

「呵呵,不嫌麻煩有這樣的機會我還想天天來給費書記把門。宰相門前七品官嘛1葉凡打趣著笑著挪開了椅子站了起來。

「我可請不起你這尊神,他還不抽了我1費滿天淡淡笑道,這個『他,當然指唐了。那秘書更是聽得一頭霧水的。

不久坐車到了省委一號家屬樓。

「聽說你把橫斷家k得很慘,我很高興!痛快1費滿天示意葉凡坐下,這邊哈哈笑了幾聲著實,老費心情不錯。

「呵呵費書記一高興,肯定有獎賞是不是?」葉凡趕緊是順竿子就爬了,這個機會可是難得。

「你是來討賞的,怎麼不問我哥要?」費滿天微微一愕,旋即琢磨出什麼來了。似笑非笑的看著葉凡講道。

「這個獎賞費書記您給最合適了,對你來講,舉手之勞罷了。」葉凡小拍著老費同志的馬屁。

「噢,說來聽聽?是不是跟蒼海市有關係?」費滿天收斂了笑,盯著葉凡說道。

「倒也有關係,我想向費書記推薦一個人。他就是蒼海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於建臣同志。該同志年齡不到50精力充沛」葉凡趕緊給吹噓了一通。

「原來如此。」費滿天點了點頭,說道,「你這次下來扛起旗子就是為於建臣同志開道的嗎?」

「哪裡的話,我是為公事下來。他的事只是順帶著了。」葉凡當然堅決否認了。

「嗯,這事,省委會考慮的。你這事完了,是不是也該打道回府了?」費滿天哼聲道。

「回家看看就準備回去了,我相信南福省領導會處理好蒼海事下屬公安分局家屬樓的事。」葉凡說道。「來來來,吃飯了,別盡說些官面上的事。在家就要放鬆些,整天嚴肅著人容易老。」這時,費滿天的老婆朱水英一邊笑著一邊打著招呼。

過後,兩人又閑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

葉凡細微的發現,好像費滿天對自己的態度發生了些許細微的變化。估計是這次跟橫斷家的比試造成的,費老太像或者是費一桓有交待什麼了。

8月14號,下班了。葉凡正收拾東東準備回家,門被人沒打招呼就推了進來。

葉老大正想發火,抬頭一看,把正想罵人的話硬塞進了肚皮里,一臉笑意,說道:「小天同志大駕光臨鄙人這小廟有啥指示?」

「呵呵呵,好久沒一起喝過了,晚上咱們到皇城根來個一醉方休不醉不歸。而且,老弟你想吃啥就點啥,晚上我全包了。」天通同志差點要拍胸脯了。

葉老大不由得有些懷疑這傢伙居心不良,嘴裡卻是說道:「那敢情好,咱們認識也半年多了,也沒見你什麼時候主動請過我。回回都是我請是不是?你這天老摳也捨得花錢了,事太反常埃人言說,事太反常必有『妖精,。」

「妖精,哪來的妖精?我妹子那麼清純漂亮能叫她『妖精,嗎?」天通嘿嘿乾笑了一聲,伸手親熱的在葉老大肩膀上重拍了幾下,葉老大差點跳將起來,眼瞪得老大,喊道,「雪紅來了?」

「來啦,有啥奇怪的。我這個大哥在京城,她來兜幾圈子難道還能叫她不要來?人家鄉下人,沒見過什麼世面。到京城來長長見識嘛1天通一臉怪異的笑道。

「不對,不對1葉凡搖了搖手指頭,盯著天通,說道,「你肯定沒講實話,估計是有事,而且,跟雪紅有關係。」

「我能有啥事,你太多心了。咱們晚上就是三兄妹一起喝酒,喝酒。」天通露出那娃娃臉之人畜無害之笑來。

「三兄妹,打住,別亂套近乎。雪紅是你的妹妹,跟我可並沒有什麼關係?」葉凡心裡一動,想起一件事來,頓時,那臉可是有些苦瓜著了。

「看看,不就是我妹子上燕大的事嗎?至於嗎?這點小事,還能難住你堂堂的中辦大主任。到時,抬出你的帽子來到燕大逛一圈子,燕大校長還不屁顛著大開中門迎客了。」天通同志差點把共和國第一學府燕京大學講成妓院了,還迎客什麼滴…

「這個還小事,你說,雪紅今年考多少分,燕大今年的錄取線是多少?」葉凡才不想信這傢伙扯鬼話,**的問道。

「嘿嘿,也差不了多少。」天通乾笑著,摸了摸腦殼。

「到底是多少?」葉老大沒好氣的白了這傢伙一眼。

「只不過差30來」天通伸出三個指頭縮了縮說道。

「就差30來分,這個,如果去問問估計應該還有點辦法。」葉凡心裡總算是鬆了口氣,差距不是特別的大,憑著天通的特殊地位,怎麼滴也要把他這事給搞定下來。

「不是,這個不是……」天通臉上居然微微有點紅暈了。

「幹嘛,這個哪個的,到底哪個?」葉凡沒好氣的哼道。覺得這傢伙今天怎麼這麼怪異了起來。

「後面得再加個零,所以,嘿嘿……這個有些難了難了……」天通一臉的不好意思,臉漲得又加紅了一些。

「還加個『0,那豈不是講差300分。這還叫差一點點,一半的分數了我的天通老大。

人家燕大的錄取線估計今年在你們省差不多660左右吧。而你倒好,考了個360分。

就這分數,就是本三也沒人要。撈個破大專都有問題,還想去燕大,這燕大又不是你家開的,做你的春秋大夢吧?」葉老大差點是喊出來的。

「我不是老大,你叫我『小天,就行了,你才是老大。葉老大,怎麼樣?總不能眼見著小天同志倒霉吧?好歹咱們也是同一個警衛室的。再說了,咱們還一起打過架爆過牢房。」天通延著臉湊上來了。

「少來1葉老大苦瓜著臉,想了想說道,「這樣好不好,你不是唐的超級保鏢嗎?要不,你去跟主席講一聲,他只要肯動筆,一批,雪紅要進燕大,不是問題。而且,我相信,只要你肯老著這張臉皮去試一試,估計也會賣這個面子吧?」

「不行不行1想不到天通非常果斷,堅決的搖頭否決了葉老大出的餿主意。

「怎麼不行?」葉凡眉頭一皺,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