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九十一章雪家的重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九十一章雪家的重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們家有祖訓,不準給國家添任何麻煩提任何要求。這是鐵的祖訓,如果哪個敢違背馬上打殘趕出家門。」天通苦瓜著臉講道,葉凡看他好像不像講假話。

「真高尚啊你們家,只求給予而不求回報,長見識了。」葉凡沒好氣的哼道,心裡倒也暗暗佩服不已。

「倒……倒也不是,我們家也沒這麼高尚。這個,只是一筆交易罷了。國家給我們家提供了一樣特殊物質。這種東西你們拿去沒用,我們家拿去很有用。當然,這種東西也極少見到。」天通倒也沒隱瞞。

「噢,到底啥東東,既然我們拿去沒用講出來也沒事。沒準兒我運氣好還能碰上,弄來給你不是很好。」葉凡雙眼一閃,頓時來了興趣。心說肯定跟練功有關係了。

「這是我們家的秘密,你又不是我們家人,不能講。」天通搖了搖頭,果斷破滅了葉老大的好奇心。

轉爾,天通又有些怪怪的說道,「不過,如果你能跟我妹子,呵呵……那你也權知曉了。」

「打住,你那妹子還未成年。小天同志,這話你也敢講出口來。」葉老大差點被噎住了,一口茶水嗆在喉嚨咳了好幾聲才出來。

「誰說她未成年啦?她今年17周歲了,再過幾個月就18歲數了。只是月份小被減了一年,不然,也是18歲了。

再說了,咱們家可不興這個破規矩。古代女子十四歲就可以出閣了,16歲也許是二個孩子的母親了。

而我妹子都18了,怎麼還小?葉老大,你想想,娶了我妹子好處可是多多。

光是我乾娘那一身技藝也能讓你受用無窮。你不是想突破十段嗎。呵呵……」天通一臉正經,那是臉不紅心不跳的講道。

「好了。講這個幹什麼?我已經有老婆了。」葉凡擺了擺手。不想再糾結於這事上。

「算啦1天通也擺了擺手,問道,「這事,你幫不幫?」

「我想幫。但幫不了。你看看,分數差太多了。」葉凡搖了搖頭。態度堅決。

「不幫也行,我妹子說了。她這次來連行禮都帶來了,不準備回家了。

而且。她不住我哪裡。嫌我哪裡不好玩,太臟。我就帶她去你家那古堡暗中逛了一圈下來,她很滿意。

說是那麼大,還可以練拳腳。而且,人多,好熱鬧。這事她說就這麼定了。就長期住紅葉堡了。」天通居然耍賴起來了。「不行……」葉老大感覺自己那聲音喊出來有些像在哭。

「兩個選擇,你曉得我那乾娘的脾氣。嘿嘿。不行的話,到時我妹子一哭吵。乾娘一問原因,你也曉得前段時間湯帝的事是不是?要不是乾娘突然發了善心,估計湯帝早在京城給沒了。那天只是小懲一下滴。」天通威脅道。

「還小懲,湯帝都給人砸了一大半。聽說連那樓都差點砸塌了。那個還是小懲。我那破堡哪經得起她拆的?」葉凡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這下子真是完蛋了。

心裡那是透涼到底了。喬圓圓跟雪紅撞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葉老大簡直不敢想象那種恐怖的場面。

「其實啊,你想想,我妹子住你們紅葉堡也有好處的是不是?你想啊,我妹子住在紅葉堡。

我乾娘還派了兩個高手來陪著她。無形之中不是為你們省下了一大筆保安費用。

這個還是其次,我曉得你不差錢。這個還不是最令人興奮的。」天通講到這裡,手中變戲法似的往胸脯里一摸,一本帶著餘溫和汗味兒的羊皮出現在他的手掌上。

天通還擱在手掌上攤開晃了晃,葉凡趕緊施展開鷹眼掃了過去。發現上面有許多小字,好像還是用篆體寫的。

只不過字很小,除了字外還有一些扭曲像蛇樣的紋路,好像一幅羊皮地圖。而且,天通只給葉凡瞧了一眼又給他塞回了胸脯里。

「最多就是一門武功秘技罷了,沒啥好稀奇的。」葉凡心裡那是想看得要命,不過,這貨嘴裡卻是很淡定的講道。

「一門武功秘技,那是你講的。那天我在虎山監獄打架的事你應該看到過了吧?」天通開始吹噓了。

「看到過了,那些個防暴隊員跟你這高手當然沒得比了,有啥稀奇的?」葉凡裝著不以為然樣子,哼道。

「你有那麼高的戰鬥持久力嗎?」天通問道。

「那是因為你段位比我高罷了,聽說十段位高手的內息跟九段位相比就會長久得多。」葉凡說道。

「誰說我十段位了?」天通搶白道。

「你難道還沒到十段,不可能吧?我感覺得出來,你比我強得多。」葉凡說道。

「那不是原因,就是因為這門秘術。叫『生息術』,什麼叫『生息術』,也就是我們雪家的一門絕秘技術。

就是雪家弟子想學都很難有機會,一般,像這種秘術只傳給雪家幾名有實力突破十段位的核心族人。」天通說道,略顯得意的瞄了葉凡一眼,知道這貨在釣魚,不過,葉老大終究抵不住誘惑,還是問道,「生息術怎麼解釋?」「生生不息嘛!其實是一種運作內息之術的法門。現代科技不是講究個循環。

你看,為什麼天上的雨總是下不荊今天下了過幾天又有,那是大自然循環的結果。

而內息之術你難道不想這樣能在短期內做到生生不息。你看我那天是不是特別能打,猛烈的拳鬥了幾個小時還很有力氣。

要是換作你早累趴下了。就是這生息術造成的。我的內息可以利用此術生生不息。

你就是叫我打上三四個小時都沒事,而且一直是在激烈動作當中。想想,在戰鬥中,如果擁有了這種法門,你就等於白撿回來了幾條命。而且,這法門在突破時特別的有用。

咱們練功者在突破時需要大量的內息支撐。如果內息不夠,輕則讓突破半途而廢。重則走火入魔半身遂甚至有時還會危及生命。」天通講道。

「這個……」葉老大嘴裡念叨了一下,倒真是動心了。眼神不由得又掃向了天通的胸脯。心裡只恨自己有些不爭氣。

「其實,你想啊,只是過幫我妹子送進大學罷了。而且,我妹子大學最多念四年時間。

沒準兒你家那位一見我妹子就喜歡上了。我想,兩個女人之間總有調和的法子是不是?

你葉老大平時不是自詡是花中君子,採花高手。人哪,其實,嘿嘿。

女人這個東西,只要跟你一上床,什麼事都好商量了是不是?」天通無恥的講道。

葉凡好像不認識這貨似的,盯著他,差點瞠目結舌了,說道:「你……你慫恿我把雪紅弄上床?

那你乾娘還不拔了我人皮。你曉得我有老婆,而且,咱們國家可不像某些國家可以三妻四妾的。

而且,我首先申明,喬圓圓就是我葉凡唯一的老婆。誰也別想打她主意。」

「我並沒叫你不要喬大小姐啊!其實,咱們武林人士敬重的就是個英雄。雖說咱們國家不提倡三妻四妾,但你看看,有多少官員***。

哪個有錢人在外不養幾個小三什麼。這事並沒什麼稀奇的。當然,我只是打個比方。

具體怎麼樣去操作那是你的事,只要你能擺平我妹子跟喬大小姐的事就是了。

你不要認為我天通是個怪物,是個能把妹子往火坑裡推的人。我天通看好你才如此的講。

不然,一般武者,敢摸我妹子一下我天通叫他腳來腳斷手來手裂。麻痹的,雪紅是我天通的妹子地。」天通講著講著那是王八之氣十足。

「這事,你乾娘默許過了?」葉凡心裡怪怪的問道。

「呵呵,乾娘肯讓我把這生息術給你。你曉得的,高手都愛才。特別是像你這樣的年青傑出天才。

乾娘說了,照你這練功速度,突破12段都有可能。而且,沒準兒還有更上一步達到『先天大能者』境界的可能。

咱們雪家不缺頂尖高手,但是,也就那麼二三個。後輩子弟很令乾娘失望。

就是要突破十段位的後輩弟子好像都找不到。乾娘失望之下只好把希望寄託了女兒身上。

雪紅自身不行,那隻能找到個跟她有親密關係的人了。當然,這事,我也是猜測的。

乾娘並沒有明顯,而且,雪紅是什麼都不曉得。」天通講著臉色又嚴肅了起來。

「算啦,好人做到底。這生息術拿來,雪紅嘛,我沒那福氣。至於她能否跟我老婆和平共處,我想,總會找到法子的。」葉凡說道,手伸了過去地。

「這就對了嘛,不早說,費了老子這麼多口水,真是口渴了。」天通一臉的歡喜,拿起桌上葉老大喝剩的茶咕嚕著一口氣干到完。

「唉,財帛動人心。咱就是心軟,見不到兄弟你為難是不是?」葉凡隨手拿過了羊皮小心的收了起來,等有空時再琢磨了。

其實,葉老大還有一個目的。明年六月份那位『竹老』不是要來砸了紅葉堡。

到時費青山恢復不了功力的話自己又不是人家對手。那這天通的家族倒是可以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