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雪家的好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雪家的好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嗎滴,總算是有點收穫,不然就虧大了。這年月,日子難過礙…」葉凡嘀咕了一句,觀察起那羊皮來了。

發現很舊了,估計是經常給人翻看的緣故。白色的羊皮現在泛出黃黑色來。而且,磨得油光光的,不過,倒也沒多少的折皺。看來,平時保存得還是不錯滴。

生息之術,在於陰陽。

孤陰不長,孤陽則裂。

陰陽融合,生息大道。

人體本身就是一個內循環……

而且,葉凡在念叨著這些字眼時驚訝的發現。在鷹眼下,好像這羊皮上那亂七八糟的筆劃居然閃了閃,在電燈下好像會活動似的跳動了起來。

盯著那閃動著的一些線路,葉凡在腦子裡形成了一道循環路徑。而且,內息之氣很自然的就跟著那條線路流動了起來。

不過,剛開始時很乾澀,而且,多處不暢通。葉凡曉得,這個也需要時間來磨合。

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掌握這種秘術。葉凡也不急,慢慢的試著練了起來。

二個小時后喬圓圓回來了,見葉凡盤腿坐在床上。知道他在練功,也就輕手輕腳的退了出來。

再過了二個小時,葉凡收功站了起來。

「葉凡,那個雪紅丫頭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能讓她住進咱們家。」喬大小姐那嘴也嘟了起來,話語里居然有些吃味兒了。

「有啥辦法,天通的妹子……」葉凡嘆了口氣把事和盤託了出來。

「那得住上好幾年了?」喬大小姐那嘴撅得更高了,能掛個油瓶子了。

「我推得了嗎,其實,你試著接受就是了。而且,人家也沒虧待咱們什麼。反正紅葉堡空著也是空著。更何況。沒準兒我以後到地方工作了你也有個伴是不是?」葉凡說道。

「哼,兩個嬌滴滴的姑娘呆咱們家。你可得管住你自己了?」喬圓圓終於打翻了醋罐子了。

「我葉凡是那種人嗎?那是人家天通的妹子。而且。剛才不是給你講過了。雪家是高人家庭,就是我有那賊心也沒那賊膽是不是?雪家還不拔了我葉凡人皮當鼓敲。」葉凡趕緊是抬高雪家盡量的貶低自己了。

「你有啥不敢的,年青得志,位居高位。而且。身手又是頂呱呱的,是個女人都喜歡。

別以為我不曉得。鳳家那丫頭可是對你念念不忘。還有費家那個蝶舞丫頭,現在又多了一個雪紅出來。哼哼,沒看見我也不管你。看見了我就是不舒服。」喬圓圓連連哼聲開了。

「你又多心了。雪紅還未成年。人家才17歲。我葉凡是那種畜牲嗎?」葉凡頭可是有些大了,女人這個,吃起味兒來了那就是胡攪蠻纏不講理兒的。

「量你也不敢,那兩個,一個老媽子一個村姑還不活剝了你。而且,我估計雪紅的媽媽肯定是一高人。就你葉老大也得被她打得滿地找牙去1喬大小姐又得意了起來,咯咯像只老母親要下蛋樣子笑個不停。

「知道了還笑。我可憐礙…」葉凡趕緊打起了悲情牌,雙手一展,一把就拿捏住了喬大小姐的雙峰子。笑道,「好像長大了一些,這就是我葉老大的滋潤厲害是不是?」

這貨沒等喬圓圓有反應,順手一扒啦,滋啦一聲布帛被撕裂開的聲音傳來。喬圓圓那一身睡裙早被葉老大一撕二為成兩片破布飛到了床下。

「第n件了,你真是粗魯。還有,你練完功還沒洗澡,臟著,快洗了再說。」喬圓圓趕緊伸手想推開壓過來的葉老大地。

「臟啥,臟臟更健康。」葉老大不管不顧,雙管齊天,從喬大小姐的胸脯到下邊桃源聖,不久,感覺喬大小姐那臉蛋紅紅的賽過桃花,呼吸也急促了起來,而且,下邊,早濕了。

「你又濕身了,真不經事兒。」葉老大得意的揚起了啥玩意兒,大殺四方了。

不久,房間里是金戈齊鳴,在演義著矛與盾的活塞運動。隨著時間的逐漸拉長,兩人漸入佳境,琴瑟和拍了。

女人嘛,只要讓她舒服著了,她憋在心裡的氣又消了大半。果然,一番親熱下來,喬大小姐非常滿足的蜷在葉老大身上像只波斯貓。

她半眯著眼說道:「哥,我真幸福……」

「那當然,不看看你老公我是誰,金槍不倒王!威猛的狗哥1葉凡得意的哼聲道。

「那你找雪丫頭去!連那老媽子一起幹了。」喬大小姐猛然睜開了雙眼,沒好氣的哼聲道,葉老大真想煽自己一個嘴巴。

這個,人在得意時又漏嘴了。你既然是金槍不倒王,那豈不是講喬大小姐不能讓你滿足,自然,又挑起了戰事了。

「我去寒林寺練拳了,等這生息術練熟絡了再傳給你。」葉凡趕緊想溜人。

「你注意身體,別冷著了,那裡很冷。」喬大小姐果然又心疼了起來,曉得葉凡肩上的擔子重。責任大,心理壓力也大。

「曉得!而且,有陳老在,不用擔心什麼。」葉凡答著趕緊爬起來溜之大吉。

「唉,女人哪,就喜歡吃味兒。這雪丫頭,今後還真有樂子瞧了。」葉老大站在堡牌下邊嘆了口氣。

「葉哥哥,有啥樂子瞧,帶我去好嗎?」身側一陰影處突然傳來雪紅那甜甜的聲音,葉老大差點給嚇了一條,轉頭看了她一眼,說道,「你好歹歹的呆這陰暗處幹嘛,這亮堂堂的大廳不坐,真是的。」

「我在等你下來,雪丫說你不會下來了,抱女人去了。葉哥哥,抱女人舒服不舒服?聽說女人也很舒服的,那你抱抱我,我也想舒服一下。」雪紅蠢蠢的講道,葉老大差點抓狂了。這雪紅,都17歲了,好像啥都不懂。難道是智商低能,好像不像。難道是她故意如此講的,好像也不像,真他嗎的雷人,葉凡直想倒下了。

「雪紅,有些人不能亂抱曉得嗎?比如,圓圓是我老婆,我可以抱。但是,你,我不能抱。那樣,會傷著你的。」葉凡一臉正經的講道。

「我不怕傷著,我就要你抱,抱一下嘛……」雪紅拉著葉凡的手撒起嬌來。

「以後不準這樣了,不然,我不理你了。」葉凡一抖手震開雪紅的手就要出門。

這個大麻煩如果惹著了還了得,葉老大真擔心給喬圓圓看見自己倆個在拉拉扯扯的,那就講不清楚了。

「我只是想你抱我一下,又不是給你當老婆……」雪紅那眼圈一紅,一幅要哭的樣子。

「葉凡,你還沒去啊?」這時,樓上傳來喬圓圓的聲音。

「我走了1葉老大一驚,有些慌了,嘴裡答著趕緊手一伸抱起雪紅施展開虎鷹功一個滑行就到了外邊,把雪紅往車裡一塞飆車直開了出去。這個,還不走那還了得?

不過,葉凡感覺到後頭好像總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轉頭一看,雪紅正定定的盯著自己。

不由得問道:「怎麼啦?」

「真的有些舒服,跟媽抱我不一樣。」雪紅臉微微紅著,那清純的眼睛中居然閃現出一絲成**人才有的媚態來。

葉凡眼神滑過她胸脯,咋然發現。雪紅這胸脯可不校

「你要看的話我撩起來給你看,不過,不準摸就是了。而且,我只給你一個人看。」雪紅也感覺到了葉老大那有些猥瑣的目光,居然憨憨的講道。

「老天,小天同志啊,你這妹紙到底長沒長大?」葉老大在心裡哀嚎了一聲,不敢再看,開車狂奔而去。

「我說的是真的,不是騙你。」雪紅一句話又出來,葉老大趕緊練起了閉耳功。對於寒潭,雪紅居然也很感興趣。

「你在外邊坐著,自已玩去,我下水了。」葉凡嘴皮子呶了呶旁側一個蒲團說道,這個,自然是陳嘯天在接到葉凡電話後事先安排好的。

「不行,我也要下水,我跟你一起練,我媽說了,男女一起練功有好處滴。」雪紅一臉正經講道。

「這個,怎麼行,我下去時是不穿衣服的。因為衣服穿身上水濕了更冷,貼身上突然感冒。而且,粘乎乎的不方便練功。」葉凡趕緊解釋了一下。

「你脫我也脫,沒事,我們只是在練功。」雪紅說著一把就扯下了兩顆扣子,那一對健康略顯微紅的胸峰了一下子爆炸般的展現在了葉老大面前。而且,裡頭是沒有胸罩的。

所以,春光無限好,大展山河圖了。而且,葉老大鷹眼下發現,她的胸峰子形狀實在是完美無缺。能讓萬千牲口全噴血。葉老大自個兒都感覺鼻子痒痒的好像快流了。

「慢著,這個不行,咱們男女在一起不大好。」葉凡差點抓狂了,趕緊伸手想替雪紅把扣子給扣上。

「我說過給你看的,不準摸1雪紅居然想歪了,伸手把葉老大的手給擱開了。那一雙眼眨巴了一下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

「我是想給你扣上,不是摸1葉凡趕緊說道,這個,不解釋一下落下個自己是色狼大叔的壞印象就完蛋了。

「滋啦……」

還沒等葉凡有所反應,噴血的事終於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