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人畜無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人畜無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雪紅那脫衣的速度堪稱當世一絕,三下五除二就剩下一條前面繡得有一條雪狐狸的三角褲褲了。

雙峰子底盤不是很大,但是,很挺翹很挺。而且還一顫一顫的招搖著,硬度跟彈性絕對唄兒的棒。

葉老大感覺下身一熱,有個東東起來了。慌得這貨趕緊背轉過身去滋啦幾下脫得剩條短褲趕緊跳下了水裡。嘴裡卻是叫道:「雪紅,別再脫了,就這樣吧。」

他還真怕雪紅脫光了下水。

「那好吧。」雪紅一臉歡喜的答著一聲也扎進了水裡。

「好冷1雪紅尖叫了一聲。

「不是跟你講過很冷,零下三四度。這坍衝擊,所以,水是不結冰的。你還是上去,別著涼了給感冒了。」葉凡冒出個頭隨勢就說道。

「那你抱我一下暖暖,就不冷了。」雪紅身子一劃就遊了過來,一下子就撞在了葉老大胸脯上。

而且是伸開雙手像只八爪魚一樣,雙腿環在葉老大腰部,雙手緊緊的抱著老大。那聳立的雙峰是緊緊的擠壓在葉老大的胸脯上。

「別……別這樣……」葉老大慌得趕緊說道,想推開她。

「你再推我要叫她了。」雪紅居然講出這話來。

「她是誰,在哪?」葉凡趕緊往四周看了看,發現雖說有點月光,但在鷹眼下並沒發現什麼。

這貨心裡一震,心說怪了。難道自己剛才感覺有人跟蹤是真的。不過,這院子外邊可是陳老在守著的。難道那個她比陳老還厲害,人家在什麼地方盯著陳老都沒發現。

一想到這個,葉老大心裡有些發毛了起來。

不過,轉爾。雪紅那雙峰子壓迫下這貨感覺身上越來越熱了起來。而且,雪紅還很不老實。抱著自己還在水中擺著屁股。葉老大有種快爆裂的感覺了。

就在葉老大決定不顧一切的推開她時。詭異的事發生了。剛才研究過的生息之術一下子那些線條又展現在了眼前。

好像一條活線一般在引導著葉老大的內息跟著流動。在這寒潭之中,內息流動好像更快了不少。

而且,在雪紅的不停擺動刺激之下。葉老大全身血脈迸張開,下身的小葉凡更是漲大得很。在這種情況下。內息術居然運行得比剛才快了n倍不止。

葉老大眼前閃過內息術的要領——孤陰不長陰陽必裂。

「難道是說要陰陽結合著練這內息術才能加快速度而事半功倍……」葉凡心裡一思忖,好像發現了內息術的奇巧之處。這貨心裡一動。伸手反抱緊了雪紅。

雙手緊緊的抱在她的后臀上,果然速度出來了,在這種性感刺激的衝擊之下。葉老大感覺內息好像是上足了油的法拉力在高速公路上飆開了似的在體內循環開了。

而且。葉凡發現,好像雪紅也有感覺了。她雙眼有些迷離著,身體在葉老大身上磨蹭開了。

兩人抱得緊緊在,倒是沒做其它什麼出格的事。在寒潭之中兩人漸入佳境。

互抱著像兩隻魚一般在水裡折騰開了。隨著時間拉長,兩人也找到了配合點似的。一起動作著……

整整三個小時后兩人上了岸,雪紅也穿上了衣服。

「我感覺這樣子練功速度比平時快了好幾倍不止。難道抱著男人就能讓練功加速。真是好埃以後,我們天天抱著來這裡練功。」雪紅一臉的歡喜。

葉老大也說道:「我也覺得奇怪。你們家的生息之術難道是男女合練之術?」

心裡叫道,尼瑪的,這東東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陰陽採補之術。

不會吧?

「我不曉得,不過,我媽講我身體特殊。沒有特殊體質的人不能跟我一起練,會練死人的。」雪紅講道。

「練死人?」葉老大感覺脊背一陣子發涼發麻。

「剛才我試了一下你,發現你沒事。所以,你就是我媽講的那個人了。」雪紅說道。

「寒陰之體碰上這小傢伙的陽氣特別剛烈之體倒是成全了這一對,掌握得法,從此後練功提高10倍不止。

不過,顯然他們還沒找到最佳的法子,只是,現在跟平時對比也快了三倍左右吧。

不過,怪了,看這小姑娘練的,難道是陰陽雙練之秘功。男女之間互借對方陰陽之氣來彌補自身的過硬陽陰之氣以達到琴瑟和拍之地。

此功好像極少有人掌握。昔年雪家展示過,難道此女娃是雪丫丫的後人。

對了,當年遙傳的世間十大高手『飛鈴鐺雪丫丫』。呵呵,估計是了。嗯……對面山上還有一個人在保護這女娃子。

此女功底子,十段。估計是雪家後人了。雪丫丫的後輩,保護者居然十段,在當今這個時代也算是大手筆了。

呵呵呵,我這預備徒兒倒是好運。不過嘛,雪丫丫估計也看中了我的徒兒了。

只是,雪丫丫,你還不夠資格收下我的徒弟,當你的背地裡女婿還行。

雪丫丫,活著的話應該達到第十二段了吧。再上一步,堪破氣運之道,上達『先天大能者』之境也不是沒可能。

不過,世間又有幾人能達此境界。老夫眼中,十二段,小兒之術罷了……」還是那道一直在關注著葉凡的飄渺身影中一道聲音在小聲的嘀咕道,他望了望對面,又看了看葉凡,笑道,「加油吧小傢伙,堪破十段之時就是老夫收你入門之時。

能得老夫衣缽,你之幸也!天下雖大,能出老夫左右之人,不出一支巴掌數。

不過,這小子戀著老婆喬圓圓,肯定不會對雪家後人下手。這陰陽雙練之術就需要徹底融合男女之事,而且,這種極寒之體世間也是罕見。

得找個機會搓合一下他們倆才行。一旦堪破陰陽,陰陽合體在寒潭之中練功,那速度,超過平常10倍不止。

小女娃子,你能遇上我蝠王南陵候也是你的幸事,罷了,過段時間助你們吧。

唉,京城雖說繁華,但武當的小張道友可是催得急,邀我一游北極之地。

小張道友堪破『先天大能者』之境地也不過數年而已,對老夫一直又恭敬有佳,算啦,我可沒時間在這繁華之地久呆。還是催激一下他們倆吧……」

「跟雪丫頭一起練功爽快吧?」葉老大一回到紅葉堡,剛想往被子里鑽時想不到喬大小姐猛地睜開了雙眼,淡淡的講了一句。

「這個,你曉得了?」葉凡身子一縮,怔在了床前。

「抱都抱了,還遮什麼?」喬圓圓哼聲道。

「我當時,……這個,怕你……」葉凡撓了撓腦袋瓜,一臉的尷尬相。

「怕什麼,你抱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孩子,我喬圓圓跟她吃醋,那是掉價。」喬圓圓突然笑道。

「我只是抱了一下,她吵著要跟我一起練功。我真沒做什麼,你要相信我。」葉凡說道,一臉的正經。

「我不相信你早走了,還等你回來。好了,別說了,我給你放水先洗洗,寒潭太冷了。」喬圓圓起身放熱水去了。

「唉,還是老婆好礙…」葉凡不由得嘆了口氣。

「你才曉得……」喬圓圓頭也沒回,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算是回應。

第二天早上,葉凡坐辦公室思忖開了。

要把雪紅弄進燕大還真是件麻煩事,因為,分數差太多了。現在的高考一塊,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的。

隨著時代發現,高考的透明度也是越來越顯眼。像錄取招生什麼的最後都要公布在榜上。到時,那告狀信還不塞滿了中辦督查室的信箱。

不過,這事又非得去辦不可。

唐主席的弟弟唐林倒是在教育部,不過,葉凡自感跟他關係不咋地。人家未必肯幫忙。而且,葉老大也不想去求他。

這貨想了想,乾脆掛了電話給鐵占雄,把天通妹紙的事說了一遍。

「唐林肯定有辦法,教育部副部長,弄一個人進燕大算什麼?不過,既然你不想去求他,那不如直接找燕大的相關領導談談怎麼樣?」鐵占雄說道。

「就憑我這身份人家未必肯賞臉,嘴上會答應心裡肯定長疙瘩。燕大常務副校長好歹也是一副部級大員。」葉凡說道。

「這個,要投其所好才能讓他安心為你辦事。亮出你的職位去逼他辦事,人家心裡肯定不服氣。

並且,武光中這個人聽說是學者型號的。即便是你亮明唐辦公室副主任的身份,人家未必肯賣賬。

那老傢伙,脾氣很倔的。前次不是在報紙上還點名批評了教育部某位副部長。倆人在報紙上還理論了一番,差點不可開交了。」鐵占雄說道,武光中就是燕大常務副校長。

「鐵哥知道他?」葉凡問道。

「前次部里有去燕大查過一件事,而且是我負責的。所以,了解過武校長。此人很正直,最痛恨的就是開後門走歪門邪道那一套了。」鐵占雄講道。

「那豈不是麻煩了。」葉凡腦袋一漲,感覺是『大』了。遇上這種人,你還真沒輒了。

「也不是沒辦法,任何人,不管他多正直,但總是有軟肋可抓滴。」鐵占雄突然笑道。

「鐵哥估計是有法子了吧,不然,你不會如此講的。還如此的自信,兄弟我洗耳恭聽著就是。到時這事辦成了,我叫天通請你喝酒。」葉凡笑道,心裡也是一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