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一百九十五章一個電話搞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一百九十五章一個電話搞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武光中雖說是燕大常務副校長,副部級幹部。在燕大一塊上他是權威,不過,走出燕大之後,他實際上的能量還不如一個地級市市長。

再加上他這個人是個老古板,是屬於學者型領導。一心潛在學術方面,在學術一塊上他倒是權威,但在社會交際等方面能力上都很差。

而且,不懂得變通,這些年下來,也得罪了不少人。這不,他最近正為兒子的事傷透了腦筋。」鐵占雄乾笑了一聲。

「他兒子,幹什麼的?」葉凡問道,不由得心裡一喜。估計武的兒子的事自己能幫助解決掉。

「他兒子武保國,吃公家飯的。武光中結婚得早,那個年代好像十**歲就結婚了。

所以,兒子武保國也差不多三十二三了。這小子運氣也很背,參加工作都十幾年了,混到現在也不過一個副處。

而武光中人又古板,哪會為兒子去活動什麼。有的時候人家撞他手上想拿入學這個去交換相助他兒子。

不過,又被武光中給拒絕了。」鐵占雄剛講到這裡,葉凡不由得插嘴說道,「拒絕了,那還有什麼戲唱。咱們能做的最多是相助他兒子以換取雪紅入學。武光中在以前既然能拒絕這事兒,估計這次咱們也沒什麼戲了。」

「不一定,此一時彼一時了。」鐵占雄笑了幾聲,說道,「這次不一樣,武光中自己都火燒眉毛了。他不動,他老婆要逼著他動。」

「看來,他也是一氣管炎。」葉凡不由得笑道。

「倒不是『氣管嚴』。只是這次的事有些特殊。他兒子不是在衛生部工作。是衛生部規劃財務司一處任副處長。

說起來三十二歲的副處長也不算是很難看,當然。跟你這種變態比就太難看了。

如果武光中早能出手。雖說他能量不是很大,但能量還是有一些的。不然,武保國像他這個歲數,早是正處了。哪還會幹一個不抵事的小副處?

而這次的事緣由他兒子的未婚妻引起的。武保國談了個女朋友,叫張英英。

也在衛生部工作。一個普通科員。張英英家在燕京市,父親好像也是市裡下屬一個縣的副縣長。在京城這個廳級滿地爬的地方一個小副處真沒什麼屁用。

張英英的父親都五十好幾的人了還只是個小副處長。平時張英英的母親經常會嘮叨這事兒的。

其實就是嫌老公張亭滿也是太老實。一個副處位置呆了十幾年了還是個副處。他原本的下屬人家都副廳了,的確有些難看。

而張家當然希望能大攀上武家這顆大樹讓自家也更上一個台階。不過。其結果是武光中並沒有能為張家帶來什麼頂點好處。

去年張亭滿想爭取調一級到縣長位置。結果,武家的表現很令張家不滿,居然沒弄上去。

這不,現在也到談婚論嫁的時候了。武保國想結婚,而張家不想讓女兒再像乃父那樣一輩子沒出昔。

所以提出,要結婚行。但是,首先得讓武保國的職位調整下。級別到正處。

而且,最好是到張亭滿的那個縣所屬的區組織部門任職。過得二三年武保國也許能爬上區組織部長位置,那就可以直接出手相助張亭滿登上縣長位置了。

張亭滿這輩子當然也有野心,他不甘心一輩子就是個副縣長了事了。他今年五十歲,再等上二三年還是有機會坐坐縣長寶座的。

所以,武家最近在為此事發愁。說起來這事還有些難辦,你衛生部一個小副處調到燕京市所屬的某區組織部幹個常務副部長,提拔到正處。

組織部門也是個特殊部門,這個,不好操作了。」鐵占雄講道。

「要求也挺高的,如果直接在衛生部內部提個正處,我倒是有辦法。有個黨校同學就是現任的衛生部副部長。只不過還要調到下邊區委組織部任常務副部長,那難度就太高了。」葉凡說道。

「嘿嘿,對別人來講難度高,對你來講那不是手到擒來?」鐵占雄乾笑了兩聲。

「唉,又得去求人,這都什麼事兒?」葉凡嘆了口氣,著實不想去求岳父。這貨想了想,眼前突然一亮,有了主意。

下午,葉凡打了個電話給張瑩月。她就是葉凡在中央黨校的同學,現任衛生部副部長。

說道:「老同學,好久不見了。」

「是好久了,你現在是大忙人,哪有空跟咱們這些同學相見,早忘了我們吧?」張瑩月笑道。

「哪敢!我忘了誰也不敢忘了張姐是不是?」葉凡笑道,轉爾說道,「有件事想求一下張姐。」

「噢,還有你葉大主任辦不了的事,怪了。」張瑩月打趣著笑道,倒也有些好奇葉大主任要辦什麼事?

「我有個朋友,叫武保國……」葉凡把武保國介紹了一下。

「葉大主任,你的運氣還不是一般的好。部里人事司還正缺一個處長。等一下就要討論這事。」張瑩月笑道。

「太湊巧了。」葉凡一時大喜開了。

「是很湊巧,這說明你運氣好地。好了,不說了,我安排一下。不然,突兀的冒出一個同志出來也不大好。」張瑩月說辦就辦,擱下電話后就去操作了。

某些事,對有些同志來講難於登天。但對某些手拿權柄的同志來講幾個電話問題罷了。

晚上,武保國內心還沒有平息下來。他是喜匆匆的直奔家裡而去。

「看把你樂得。」女朋友張英英一邊遞上毛巾一邊嗔怪著說道。

「老婆,我升啦1武保國一把抱起女朋友也不顧及老父母都在沙發上坐著,他當廳來了個親嘴。

「怎麼回事保國?」武光中輕輕的擱下了手中報紙,看了兒子一眼,問道。

「是啊,你這孩子?」武光中老婆也笑問道。

「爸、媽。我提正處了。」武保國笑眯眯的說道,聲音很響亮。

「怪了。先前一點徵兆都沒有。」武光中皺了下眉頭。他雖說較古板,但有些經驗他還是看到過,這天下沒有掉餡餅的好事。

「是真的,下午五點多。部里分管人事的張副部長找我談話了。說是調整我到人事司一處任處長。

還說這事很快會下來,叫我要有個心理準備。估計明後天就會有著落了。

要求我在新的工作崗位繼續干好工作……」武保國說著。看了未婚妻一眼,又講道,「英英。你也是在部里工作的。人事司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你最清楚了。」

「清楚。不就是衛生部內部的組織部門嗎?看把你得瑟成什麼樣子了?」張英英沒好氣的送給准老公一個『衛生球』。

「嘿嘿,你老公也有發達的一天。看部里那些傢伙還怎麼在我面前顯擺?」武保國挺了挺,神采飛揚。

人事司在衛生部內部可是排在前三甲的好機構,這年月,能給帽子的當然是好去處了。跟武保國原先的位置相比,天壤雲泥之別了。

「張部長都沒講其它的了嗎?」武光中可是沒有那麼盲目樂觀。淡淡的問道。

「奇怪的就是,本來這事只要人事司司長崔勝寶跟我談就是了。結果我一去辦公室還嚇了一跳。

崔司長的辦公室里坐著的居然是張瑩月副部長。是她代表組織跟我談。談完話后還閑扯了一件事。說是中辦督查室的葉凡主任是她黨校的老同學什麼……」

「唉……」武光中突然嘆了口氣,望著茶杯發了一下愣之後又大大的喝了口茶不作聲。

「老頭子,兒子升了你應該高興才對。你看看,英英的爸的要求咱們也算是達成了一半。而且,你費了那麼大勁頭都沒辦到的事人家自個兒就上去了。你還嘆什麼氣?」

「你懂什麼?這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嗎?你們等著看吧,不久葉凡就會到咱們家來。

到時,出的難題肯定不校而且,我想,現在都八月了,學校的錄取工作已經到了掃尾階段。

估計跟這事有關係,而且,估計是分數很低根本就進不了燕大的學生。你們想啊,到時葉主任要求弄一個人進來怎麼辦?你們難道不清楚,我這個常務副校長也很難當。

每年錄取招生一開始,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的。我這輩子也不想讓人在背後戳我脊梁骨,難道臨到老了還要讓人惦記上這個?」武光中臉色有些難看的講道。

「也許不是這個,張部長也沒點名說葉主任幫助了我的事。而張部長也沒提葉主任有要求什麼?只是說她這個黨校同學很有才什麼,叫我要向他學習,以他為榜樣什麼的。」武保國一時也扭過彎來,也許,他也感覺到了什麼,只是不願意相信罷了。

「哼1武光中也有脾氣,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磕沖著兒子就哼道,「如果葉凡不會提出什麼難度很高的要求我武光中這個武字倒著寫1

「老傢伙,你沖兒子發什麼脾氣。自己沒本事還怨著兒子了,即便是葉主任有提什麼非分了一些的要求,以前我不管你的事。

這次絕對要管。咱們兒子的事就得落你頭上,誰叫你是他父親?葉主任有提要求,咱們就幫他完成。

老頭子,你一輩子不願意欠人人情,難道臨到老了還要欠著人家葉主任一個人情。

更何況,你都五十好幾了。真要等你退下來後人走茶全涼時看著咱們兒了還在副處的位置上掙扎著。

有人講,有權就要用,不然,過期就作廢了。你都荒廢了十幾年了,臨到老總得為兒子的事張落一下。

你就懂得整天擺著你那張臭臉,結果怎麼樣,兒子連一個正處都提不上去。

今晚上高興,我開一桌菜把親家也叫過來一起,咱們好好為保國賀一下。」武光中老婆宋梅沒好氣的哼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