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章故意整事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章故意整事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哥,講這些還有什麼用。他們不讓你下去,就是晉嶺省也不敢接納你。」王朝說道,「喝酒喝酒,這樣也好,咱們也能隨時看見,常常喝酒,我倒也捨不得葉哥下去。」

「算啦,只能再干一年了。」葉凡無奈的點了點頭。

「這樣才好嘛,安心工作,中辦,也是你葉老大的另一個舞台嘛1鐵占雄笑道。

「其實,我覺得也不是沒辦法,真要下去,乾脆搞事。要搞得中辦領導都煩你的地步,他們自個兒就讓你滾蛋了。」這時,王朝居然冒出一堆餿主意來,說者無心聽者可是有意了。

葉凡心裡一動,不過,鐵占雄卻是趕緊說道:「不可不可!真搞得田主任他們煩你了,你今後還有什麼活路。就是你暫時下去了,今後還想回來,或者在你的提拔路上人家隨便的打個『噴嚏』,那就夠你喝一壺的了。印象這個東西,一旦壞了想變好就難了。」

葉凡沒吭聲,鐵占雄心裡可是有些打鼓了。不過,他也曉得葉凡的性格,是不容易扭過來的。老鐵乾脆也不再嗦了,再嗦也惹人煩心。

火約桶終於被王朝那天晚上埋下的引線徹底點燃了。

9月15號那天,葉凡帶著三個督辦人員到了財政部督查一些賬面上的事。

剛巧遇上兩狗店裡那個周當林老闆的小舅子范宏華,此人是財政部副部長。

為了跟牛老闆表叔蔡震爭常務副部長一職。倆人支使著兩狗店展開了角逐。最後被張一棟利用還把葉凡捅到了內參上。

葉老大一看這老傢伙就來氣,於是,借著督查財目的機會一臉嚴厲的批評了這個老傢伙。

范宏華當即那臉就擱不下了,當然,葉老大的故意刺激他也是導火索之一。

范宏華實在忍不住了,一擺臉哼道:「如果是陳千和部長來,我范宏華還能接受。至於你。還不夠這格。什麼東西,在這裡亂叫亂嚷的?」

「不夠格,老子今天就要查你。看看我這個不夠格的來管管你這夠格的!麻痹的,什麼玩意兒?」葉老大是真火大了,一拍桌子哼聲道。當然,也是回擊范宏華的『什麼東西』這句話。

平時,范宏華作為共和國大財神爺之一,走到哪裡不是前呼後擁的。自然受不了葉凡這個廳級幹部的甩臉子。

督查室其實相當的雞肋。范宏華哪有不曉得的。老傢伙把茶杯重重的往桌上一腳,哼道:「馬上給我道謙,爾後滾蛋!

這裡是我的辦公室,不是你們督查室?你還罵我『什麼玩意兒』,今天我范宏華把話擱這裡了。

不道謙的話我范宏華直接找陳千和去。就是找到田主任那裡都得找1

老傢伙嘴唇抖瑟著,指著葉凡瞪大了圓眼。

啪……

一道非常刺耳的耳光聲傳來。叭啦一聲響。范宏華副部長當場摔在了旁邊的沙發上。沙發雖說是軟的,但是,嘴裡牙齒卻是不小心給溜出去了兩顆。

「你敢行兇打我……你敢打我,我要你把牢底坐穿……」范宏華從沙發上掙扎著站了起來,因為突然掉了兩顆牙齒,所以,那慘痛的喊聲有些漏風,講話有些含糊。

不過,葉老大卻是聽清楚了。一個跨步上前。火氣大大的叫道:「打滴就是你,龜孫子的。亂批錢款不說,根本就不顧老百姓死活。該花錢的地方你不批,不該花的地方你亂來,屁的財神爺,我看你是財狼還差不多。所以,老子打你打定了,老子是替老百姓打你。」

說著,葉老大又揚起了巴掌。

「住手1這時候。幾個保衛人員沖了過來。

「給我打死這混蛋1范宏華嘴裡噴著血。指著葉凡罵道。

幾個保衛人員一看,馬上拿著警棍沖了上來往葉凡頭上劈去。督查室幾個同志趕緊上前想攔人。不過,被保安們幾棍劈得甩在了牆角。

「你嗎的,敢打老子的人1葉老大火大了,上前就是一頓子拳腳下去,里啪啦幾聲轟響,還夾雜著桌椅裂開的凄涼聲音。

「住手1一道宏亮的聲音響起,葉凡才住了手。轉頭一看,知道他就是現任財政部部長蘭學斌同志。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葉主任,你是來督查的還是來打人的,不像話,太不像話了1蘭部長氣得那老嘴唇絕對是在抖瑟。

「蘭部長,他打落了我兩顆門牙,這是犯罪,我要報案!報案1范宏華大叫開了,一張嘴,露出了嘴裡帶血的兩個空洞。

「站一邊去,我自會處理。」蘭部長眉頭一皺,哼聲道。

不久,中辦副主任陳千和同志匆匆而來。這老傢伙心裡那是高興,貌似關切葉凡似的說道:「唉呀,葉凡同志,怎麼臉上有血。怎麼這麼不小心,這個,被人打了可是不好。督查室的工作還需要你去主持著。」

「是我被他打了陳部長。」這時,范副部長忍不住指著自己的嘴巴叫了一聲。

「奇怪,你不也把他打出血來了,扯平了扯平了!我看,這事就算啦算啦。」陳千和說道。

「算了,不可能。他臉上那是我的血。我要報案1范宏華想想又來氣了,覺得今天不把葉凡送進大牢那這臉絕對沒地兒擱了。

最後,事越鬧越大。而張向東燕春來等人抓住機會在報紙上隱晦的批評某些黨員的粗暴作風,根本就是玩土匪那一套什麼什麼的。這樣的人還怎麼能主持督查工作,首先自身就不正地,不然,督查工作從何談起……

聽說某位副總理也出來批評了某些同志的不當舉動……

「我看,還是讓他下去吧。這事,我看根本就是他在故意整事兒。好歹他也在體制內呆了幾年了,不可能如此衝動。」江田嘆了口氣,看了邱華一眼,說道。

「那個范宏華也不是個東西,這事,首先他就不對。你不能罵葉凡不是個東西。

人家是人,不是東西。而且,太擺老資格,葉凡好歹也是你田主任安排到財政部例行督查一些項目的主要負責人。

范宏華怎麼樣,根本就沒把他這個督查室主任放眼中。這些老傢伙,憑著手中把持著的財權,走出來儼然財神爺自居。

哪有把葉凡放眼中?這種人就是該打,打落他兩顆門牙算輕的了。要是換作我,甩斷他一條腿都不解氣。」這時,龔開河皺了下眉頭,自然幫葉凡講話了。

因為,聽說那個范副部長一直折騰著說是要報警。如果真報警,這事各方都盯得緊,倒真不好處理。

「老龔,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是拳頭打天下的時代了。什麼事總得講求個法度是不是?

你總不能把你們a組那一套搬來給我們中辦也試著辦是不是?我看,葉凡也有點沾染上了a組的一些壞脾氣。

解決問題不是憑腦子,而是喜歡伸手動拳的。更何況,現在各方都盯得緊,我們也難辦。」田江皺緊了眉頭說道。

「算啦,不談了,還是讓他到晉嶺吧。免得再折騰出什麼更大的事來漏子來。

你看看,這事怎麼處理。處理他的話開河同志不答應。而且,a組也離不開他。

不處理的話就得擺平了。這個范宏華,那嘴巴首先就不行。堂堂的副部級幹部了也這麼沒有容人之量?

這事要不是他事先挑起來也不會到如今這個地步。真拿咱們中辦不是個地方了是不是?」邱華也是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

「那范宏華的事怎麼辦?人家硬糾著兩顆門牙的事不放。要是真報案,有得樂子玩了。」龔開河略顯擔憂,說道。

「玩玩!叫范宏華明早到我辦公室來『玩』一陣子。」田江也有些火起了,一臉嚴肅的哼道,「還有,葉凡的事就這麼定了。叫他儘早下去,也能消消火。他現在也著實不宜於再呆京城了,下去鍛練鍛練也好。再磨磨性子。稜角還沒磨平礙…」

第二天早上,范宏華同志覺得腿肚子有些抽搐,心裡有些打鼓。想不到田主任居然點名叫自己到辦公室去。

要說在背後叫囂一下造造聲勢還行,真要面對田主任這樣的大腕,范宏華同志還是有些發怵的。

其實,范宏華也是在某些同志的慫恿下才虛張聲勢。這老傢伙還沒糊塗到真要報警把葉凡送進大牢的地步。只是一口氣堵得慌,叫叫幾聲也能掙回點面子罷了。

「坐吧宏華同志。」田主任一臉嚴肅的指著對面的椅子,哼道。這哼聲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范宏華那身子一嗦,心裡有股子發寒。輕輕的坐在了椅子上。看這架勢,田主任可是有問詢的架勢而不是談心。

「今天叫你來你明白什麼意思嗎?」田主任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個,我不曉得田主任叫我來有什麼事?」范宏華恢復了平靜,說道。

「葉凡同志已經調整到晉嶺同嶺市工作了,你對這個有什麼看法?」田主任說道。

范宏華一聽,自然心裡像是喝了蜜一般。聽田主任這般說,那是給足了自己面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