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零一章拜訪寧志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零一章拜訪寧志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被調整下去了,那豈不是講葉凡被處理了。不過,范宏華覺得還需要再爭取一點面子回來,於是講道:「他打落了我兩顆門牙,按刑法來講已經構成犯罪。這樣的官員怎麼還能下到地方工作,應該撤職查辦才是。不然,何以正國法?」

范副部長這話還是講得義正詞嚴的,一幅真要求處理葉凡的架勢。

「噢1田主任臉上閃過一絲訝然,爾後盯著范宏華,說道,「這是你的意思?」

「是我的意思,觸犯刑律者就應該受到懲罰,不然,何以正國家法律。古人常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葉凡,難道他就能臨駕於法律之上?作為督查室的主任,在督查別人的同時首先就得自身正氣才行?不然,他怎麼樣去督查別的幹部是不是?」范宏華覺得講這話時底氣有點點發虛。

因為,他也感覺到了。田江的意思就是把葉凡發配到下邊就是了。而自己還想翻風波,那豈不是不給田主任面子?2201

「講得好,就按你的辦。」想不到田主任突然輕拍桌子說道,倒是令得范宏華心裡一愣,不曉得這老傢伙葫蘆里買的是什麼『葯』?

「那我就真的報警了。」范宏華雖說心裡極度的疑『惑』,但嘴裡還是強硬的表了態。這個時候,給田主任『逼』得沒法子了。更何況,范副部長也自感身後還有幾位有心的同志在支持著自己,也未必就真害怕了田江這個主任。

「報報1田主任一擺手說道,范宏華心裡更是有些嘀咕了。

轉爾,田主任好像想起什麼似的,自語著嘀咕了一句道:「看我這記『性』,我得提醒一下喬委員了。這種犯罪份子還把閨女嫁給他那不是遭罪嗎?不行絕對不行!太不象話了,這可是人生一輩子的大事,可不能給糊塗了。」

一講完,田責任就拿起了桌上電話。

「請慢著田主任,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不大懂。」范宏華心裡有些涼意了。趕緊說道,這事不搞清楚那可能會發生大事的。

「什麼意思,你不曉得啊,呵呵。這樣,你先回去打聽一下。我給你一天時間,明天早上你再不報警的話葉凡不久就要下去了。有些話講在前頭,葉凡如果下去了你再報警,可就是質疑國家組織部門辯人不清了。」田江這話講得很重,范宏華同志眼皮子不由得跳了動了幾下。

老傢伙一走出中辦就開始琢磨了,經過多方打聽。

第二天早上八點,范宏華居然又到了田主任辦公室。老傢伙非常誠懇的遞上了一份自我檢討書。

說是那天跟葉凡的事只是自己一時衝動,並沒有打落門牙的事。而且,只是拉扯了幾下的一點小事,還自責自己脾氣太臭,請求組織上批評云云……,

「呵呵,你看,葉凡也寫了一份。」田主任從抽屜里抽出了一份自我檢討書,下邊落款是葉凡。

「看看怎麼樣?」田主任揚了揚檢討書問范宏華道。

「不必了,我希望這事就此了結。一點孝事沒必要一直糾著是不是田主任?」范宏華一臉正經,講道。

「這才對了嘛,咱們是黨的幹部。要經常自問自己,要經常磨練自己……。」田江又嗦了一陣子才放了范宏華出門。

「唉,總算是擺平了。這小子他娘的,就懂得仗著岳父行兇!狗屁不是,我說咋的這麼囂張,原來靠的他娘的全是裙帶子。嗎,我怎麼就沒有這種好運道。」范宏華在心裡狠狠的罵了一句,才覺得好受了一些。而且,連帶著老婆都給他恨上了。

這幾天,葉凡是通過各種渠道在打聽晉嶺省同嶺市的有關情況。古人云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作官也一樣,特別是像葉凡這樣要下去主持一方的大員。如果能提前知道一些情況,那對於自己下去后掌控同嶺市全局就墊定了基矗

不過,令葉老大鬱悶的是也沒打聽出什麼情況來。畢竟,葉凡沒有朋友在同嶺那邊。

就一個齊天又在軍隊系統,這小子現在忙得屁股不顛地,哪有空去幫你打聽什麼。即便去打聽什麼也聽不到什麼了。而葉凡也沒提前去打擾他。2201

不過,還是給葉老大探聽到一個機會來。聽說同嶺市下屬的一個縣級市章河市市委書記出了車禍。書記一位正空著,葉老大轉眼間就來了主意。

因為,他想到了還在海東青牛市任市委書記的王龍東這個老同學。王龍東多次有明顯的表示想跟著葉老大一起幹事。

而且,兩人關係相當不錯。以前在大學時王龍東也是葉凡的鐵竿跟班之一。當然,當時王龍東會跟著葉凡是因為葉老大拳頭大。

如果能把老同學王龍東弄到章河市來那就好了因為,章河市相當的有名氣,經濟等各項指標都是頂呱呱的。

而市委書記還是還是同嶺市市委常委。葉凡主要是看中了市委常委這個名額,王龍東一來就提個副廳,而且,能有力的相助自己一把。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嘛!

沒有幾個鐵竿那在同嶺市還怎麼開展工作?

這麼一兜轉下來不過,葉老大有些犯愁了。因為想把王龍東從海東弄到同嶺,那可是隔著好幾個省的這個『路徑,方面就有些麻煩了。

兜兜轉鞍的思忖之後,葉凡把目光對準了中組部副部長寧志和那裡。於是,晚上,葉老大提了兩瓶自釀的蛇骨酒直奔寧志和家裡而去。

寧志和住在中組部家屬樓小區,不過,因為人家級別高地位重。所以,住的是連排別墅。這在京城寸土寸金之地還是相當高檔的了。

「哼,你又來了?」想不到葉老大剛停下車子走出來,在大門口的過道的一顆樹下就碰上了寧志和那寶貝千金寧和和小姐。

雖說葉老大搓和了她跟梅天傑的好事,但寧和和對葉老大並沒有多少好感。這不,一見到葉老大就這樣哼出聲來了。

「才來二次,也不多。」葉凡hou著臉皮朝寧和和笑了笑。

「這次是不是又求什麼事兒來著?」寧和和斜靠在大樹下,一臉鄙夷盯著葉老大,這話講得可就有些令人難堪了。

「求事,倒給你猜中了。不過,等下某女會求本人的。」葉凡胸脯一挺不理她要進門了。

「喂喂!你這話什麼意思,給本姑娘講清楚。」寧和和一伸手扯住了葉凡的衣角不讓他進去。

「跟你啥關係?」葉凡一轉頭,哼聲道。

「不講清楚你休想進門1寧和和撒潑了,身子往前一挺一個漂亮轉身就攔在了大門前。

而且,這丫頭片子伸開雙手做出一幅老鷹保護小鳥的架勢。那中號的山峰子隨著寧和和的ji動而劇烈的顫慄著,面對這可怕的『炮彈」葉老大難道還敢硬撞。寧和和可是自己徒弟的訂婚媳『婦』,葉老大再渾蛋也不會去攻擊那峰子『炮彈,的。

「退下,成何體統1這時,門後傳來一道嚴歷的聲音訓叱起寧和和來,自然是寧志和部長了。

寧和和身子一抖,無奈的身子一側擠過父親身邊,撅著嘴兒進了大廳。她是惡狠狠的瞪了葉老大一眼,氣嘟嘟的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一隻腳還在晃『盪』著。

「寧叔,這是我自釀的蛇骨酒。對於風濕以及強化身體都有好處。每天一小杯,就一兩的杯子那種。」葉凡輕輕的把蛇骨酒放在了茶几上。2201

「兩瓶破酒有啥好稀罕的,我還以為是什麼五星茅台皇家龍炮什麼的。

小家子氣啊,就這二鍋頭兌菜花蛇骨泡的酒,街邊地攤上20塊錢一大瓶,還是三斤裝的瓶子。

人家攤邊那破布條上不是也寫著,治風濕,強身健體什麼的。嗯嗯1寧和和那話從嘴裡嘎出來像槍子兒一般的打擊向了葉老大。居然把人家葉老大用僅剩的老蟒骨搞的珍品蛇骨酒說成了地攤貨。

「和和,別胡說。」一側正泡茶的費青山的小妹妹費香玉一臉疼愛的訓叱起女兒來。

「呵呵呵,那我就收了。我還真喜歡小葉的蛇骨酒,聽說你這方面的很拿手。前次二舅哥喝了后覺得效果還不錯,後來問了大舅哥,大舅哥說是這種『葯』酒他也配製不來。」寧志和一臉親切的笑道。口中的二舅哥當然指費一桓這巨腕了,大舅哥就是費青山。

「我大哥就一個練武狂,哪會泡什麼蛇骨酒。平時配的跌打之類『葯』酒也是老爺子有空兒時搞的。

唉,老爺子現在也老了。不過,像小葉這樣的蛇骨酒聽說蛇骨是幾百年的老蟒治成的。

前次回去聽大哥講過了,非常的難得。如果拿到市面上去,百金難求到。」這時,費香玉泡好茶端了過來,一邊說著一邊把蛇骨酒給拿走了。

「擱我書房去,每天喝上一小杯也不錯。」寧志和笑道。費香玉轉身往樓上走去地。

「費姨,慢點,我這裡還有件小禮品送給你。」這時,葉凡說道。

「噢,我也有。」費香玉一頓,轉過身來看著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