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零二章赴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零二章赴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追zhuishu.net第二千二百零二章赴任

「這個,費姨可能沒用過。.zhuishu.net追書網不過,蝶舞跟和和都用過了。這種藥丸叫後宮玉顏丸,也是我用多種草藥配製的,無任何副作用。這葯,青山師伯會塗。至於效果您問她們就明白了。」葉凡拿出了兩個小玉瓶來。果然,寧和和雙眼盯上了這玉瓶子。

「你這孩子,一來就送這送哪的,那我也收了。」費香玉伸手收下了玉瓶。

「媽,這個,我幫你拿好不好?」寧和和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根本就沒等她媽同意就伸手搶過了玉瓶子。而且,隨手很自然的一塞就塞進了自己的褲兜里。

「你這孩子。」費香玉笑了笑也沒再意,因為她沒用過,不曉得效果如何。

「香玉,別讓她拿,她可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你那兩瓶藥丸估計是沒有了。」這時,寧志和淡淡的笑道。

「噢,這孩子,你要直接說就是了嘛1費香玉疼愛的摸了摸女兒的臉蛋。

「媽,這藥丸你送給我了。那你自己豈不是沒有了?」寧和和講這話時眼睛可是盯著葉老大的。

這貨瞬間就明白了,敢情寧和和小姐在逼自己了。而且,寧和和接著又湊老媽耳旁把藥丸的功效說了一下。果然,就是費香玉眼皮子一眨也有些心動了。

眼神不由得滑到葉凡落在旁側茶几上的皮包上一眼。不過,人家已經送了兩顆了,再問費香玉也說不出口。所以,那眼神居然又滑到了寶貝女兒的褲兜上。

這種東東,女人必殺!

「媽,別看我這裡,要的話問他要?他那裡多著呢,不過,此人很摳門,小氣巴巴的。」寧和和轉頭指著葉凡哼道。

「哪有哪么多,這藥丸很難配的。主要是幾味葯有錢也買不到,像百年的何首烏等……」葉老大趕緊解釋一下。

「呵呵,你們哪,就是貪心。小葉能送兩顆已經不錯了。」寧志和來『圓朝了。

「費姨,我這裡還剩下兩顆。本來是要送給蝶舞的,不過,現在先給你試用一下。蝶舞的以後再想辦法。」葉凡又從皮包里掏出了兩個小玉瓶來。

「那怎麼行,蝶舞還不怪我。」費香玉嘴裡著,眼神還是有些不舍地在藥丸上滑過,因為,她來了興趣。

而且,像她這個年齡階段女子,再過得幾年就爬上50了。人老珠黃,有這種藥丸保養一下也能延緩衰老。

「媽,沒事,我代你先收下了。蝶舞姐的他會想辦法。」寧和和可是毫不客氣搶過了兩個小玉瓶子寒到了老媽手上。

「你這孩子,這個……」費香玉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葉凡。

「真沒事媽,這事我還會跟蝶舞姐講一下。說是葉凡同志準備送後宮丸給她,到時拿不出來,咯咯咯……」寧和和好像找到了整治葉老大的把柄,一時笑得樂開了花。

「不好意思,我家裡還有兩顆,趕明兒我就送過去。」葉老大突然一挺胸脯,人模狗樣了起來。

「你……就是小氣1寧和和瞪大了眼,氣得拉起母親上樓去了。

兩人重新坐下了。

「聽說你準備到同嶺去?」寧志和問道。

「嗯,那邊已經打點好了。過幾天等這邊的事全部辦妥后就起身了。」葉凡說道。

「能下去就好啊1寧志和居然嘆了口氣,眼中居然閃過一絲的羨慕。

難道傳聞說寧志和準備下去任一方大員的事是真的,葉凡心裡一震,暗暗嘀咕了一句。

「下邊有我施展的天地,中辦那邊有些規矩著了。我這人不適合那種地方。

而且,到下邊直接跟老百姓接觸,這是我喜歡的生活。在京城,每天接觸的是官員,還是官員,都有些膩了。.zhuishu.net追書網

而且,個個級別職位比我高。每天光是點頭哈腰都快把腰給折了。」葉凡在寧志和這邊講話也較隨便。

「哈哈哈……」寧志和笑得差點把茶水都噴了出來,指著葉凡說道,「你個小葉啊,叫我怎麼說。人家是踮著腳想往高處爬,你倒好,倒想往下邊去。

不過,能到同嶺市任職主政一方,也不錯。這對於你的經驗的積累,今後的發展,比如今後有機會還要主政更大的地方都有實在的好處。

一個沒有地方工作經驗的同志去主政一個市一個省,那不是瞎指揮嗎?再說,上頭領導也不放心是不是?」

「嗯。」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寧志和一眼,講道,「不過,我年齡缺憾擺在這裡的。下到地方主政一方在操控全局方面肯定會差了許多。聽說最近新一輪的幹部異地交流任職活動又開始了?」

「嗯,文件已經下發到地方了。這次交流的對象是地廳級幹部層次的。」寧志和點了點頭。

「噢……」葉凡點了點頭,乾脆光棍了一回,直接把王龍東的事講了一遍下來。

「呵呵,你這小葉埃人還沒去就想到了打底子,眼光很前瞻嘛1寧志和爽朗的笑了。

「主要是王龍東同志有能力,如果是他阿斗,我也不會扶他的。再說了,我跟寧叔也不藏著掖著了。下去總得有自己的班底子,不然,這個班子可就難當了。特別是像我這樣的,給人的感覺了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就更難主持一方了。」葉凡說道,這貨還相當的謙虛。

「呵呵呵……」寧志和笑了,伸指點了點葉凡。

不過,葉老大剛回到紅葉堡家裡居然吵翻天了。

大廳里。

雪紅跟喬大小姐像兩隻鬥雞互相冷冰冰的盯著,兩人各坐在一張椅子上,就是在葉老大的假龍榻的兩側。

「怎麼了兩位?」葉老大硬著頭皮問候道。

「哼1想不到倆人同時哼出聲來。

「葉凡,你到底管不管?」喬大小姐開口了。

「管啥?」葉凡問道。

「你看看,咱們家快變成別人的了?」喬圓圓哼聲道。

「怎麼可能?」葉凡問道。

「有啥不可能,你的椅子在正中。我是你老婆,當然得坐在左側是不是?可是你看雪紅,硬是把我的椅子挪到右邊。葉老大,你說說,是不是想讓我喬圓圓當校你有這個心思早說嘛,幹嘛鼓動不懂事的小孩子來折騰?」喬圓圓夾槍弄棒的攻擊向了葉凡。

「這個,左邊跟右邊有啥區別?」葉凡還真給搞蒙了。兩個女子就為了坐左邊跟右邊的問題折騰開了,真是可笑。

「哼,虧你還是海江大學的高材生,連這個都不懂。」喬大小姐不滿的嘟嘴道。

「我真沒搞清楚,不就椅子的方位嗎?至於這麼較真?」葉凡真有些惱了。

「什麼較真,我只是想坐左邊而已。你問問她居然不肯,一見我坐這裡那臉臭得很,要跟本姑娘打架。我才不怕呢?」雪紅示威性的哼聲道,還故意的看了看身後兩個保護者——雪丫跟雪……

「拳頭大有用嗎?在咱們國家的明清兩代,都是文官居左,武官居右。

歷史上,自宋朝以後,都是文尊武卑,同等級官員,文官至少要比武官大一級。

像明朝時的戚繼光那樣的牛人,官至薊州總兵,是一品銜,已經是武將能達到的最高級別了。

可他的領導--遼東巡撫,卻只是正二品。可是人家還是他的領導,怎麼樣?」喬大小姐還引歷史而問古今了。

「本姑娘今天就要替他們翻案怎麼滴?」雪紅撅著嘴朝著喬圓圓哼聲道。

「翻案!人家骨頭早爛了,你翻什麼?而且,當時的特定環境不同。聽說主要原因是武官文化水平不高,而且權重后易謀反。

明清兩代,所以,最高軍事指揮官都是文臣擔任的。更何況,華夏古代左右的尊卑一直沒有定數。

不同年代、不同場合,都是不相同的。按《禮記》的說法,應該是右尊左卑,春秋戰國和秦朝的官職,大多時候就是以右為尊。

所以,這樣看來,並沒有左右之分。這事,你們倆個都別折騰了。我看,原本是圓圓坐左右,還是坐左邊。

雪紅今後就坐右邊了怎麼樣?」葉老大沒好氣的哼了一聲,乾脆一屁股坐在了假龍榻上。當然,這貨也在和稀泥了。

「不行,我就要坐左邊。而且,這左邊給她坐了這麼久了,我坐一段時間都不行?」雪紅很拗,不肯挪椅子。

「不聽話是不是?不聽話的話以後別跟著我到寒潭練功了。」葉老大可真生氣了,臉一板,兇巴巴的講道。

「哼,不去就不去,我還不喜歡坐左邊呢?」雪紅嘴硬著,不過,對於葉老大板起臉來她心裡還是有些發怵。

嘴裡雖說硬著,不過,卻是自動的挪到右邊了。喬大小姐自然是略顯得意的挪回了左邊。一臉端莊的坐著真像是紅葉堡的大夫人了。

2004年10月15號。

平頭,上身白襯衫,下身黑色牛仔,腰帶鱷魚。背上一旅行包,這就是葉老大的全部家當。把旅行包扔進了大切諾基的後備箱中,葉老大準備起程了。

喬圓圓站在紅葉堡的大門口,旁邊還有鐵占雄、王朝、張強、張雄、雪紅等人。

本來寧志和有打招呼,說是如果需要,他可以陪同下去走一趟。不過,葉凡拒絕了。

這個,麻煩他『老人家』下去,也太那個了一些。葉凡想自已下去,不要任何人陪同。聽說寧志和也準備外放了,估計會到某省任省長或書記。

[email protected]#

追zhuish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