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零四章報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零四章報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位包毅同志其實原本是在省廳刑警總隊任職的,而且,還抓捕過幾個重特大殺人犯,立過多次獎。

前期遇上一識貨的領導提拔還較快的,不到30歲也爬到了正處位置。

只不過因為xing格特殊,脾氣太沖。跟葉老大有些相似,只是他後來的運氣沒葉老大好。就這樣被人yin了一把給踢到了jio警總隊。

不過,這傢伙脾氣不改,一點教訓不吸齲現在面對陳副省長和胡副廳長的公子居然也下得了手要公事公辦,估計又有得他好受的了。2204

到晉嶺省省會龍江市已經是晚上10點了。

齊天早在龍江賓館訂了房間,這小子在賓館外邊的停車坪上等得心焦不已。一見葉凡的大切諾基,馬上就沖了過來。

那速度,就是跟他一塊來的幾個軍官全愣神了一下。心說老天,咱們頭兒怎麼跑得如此的快。看來,車裡肯定是大人物了。莫不是某位將軍si訪……

不過,當葉凡下車后,幾個軍官再次愣神了。而且,微微失望。估計這車裡走出的年輕人只是跟齊天關係很鐵罷了。不可能是什麼大人物了。只是,也有可能是家世了得之輩了。

「過來過來,我大哥來了你們丫的還站那邊發什麼愣?」齊天一瞪眼,沖幾個手下喊道。幾個上校都過來了,看齊天面子,倒也跟葉凡握了握手。

進到包廂后菜就上來了。

不過,齊天一直要請葉凡坐主位,葉凡沒辦法,只好上坐了。不過,幾個軍官在心裡又嘀咕開了。

齊大公子現在在晉嶺也是超級太子黨,省里二號人物的公子,啥時如此低調了。

果然,一個上校有些不服氣了。他描了葉凡一眼,說道:「齊少,你大哥是幹什麼的?啥地方高就?」

該上校名蔡同慶,齊天所在的『響虎師團』一團團長,也算是師里的頂樑柱子。而且,蔡團長家裡也有人在軍隊,級別還不低,將軍一級了。

聽蔡團那麼一問,其它幾個軍官也都瞧了過來。一個個當然也想打聽一下葉凡的底細了。

「呵呵,我大哥當然就是我大哥。他嘛1齊天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還要買個關子才講道,「同嶺市市委書記不是退了嗎?」

「張宏東是退了,聽說病了不得不退。這有啥稀奇的,地球人都曉得的事。不過,這個跟你這位大哥可是有啥關係?難道他也調到同嶺市來工作了?」蔡同慶說道。

「不對蔡團。」這時,另一個頜下還留著幾根鬍子的上校搖了搖頭。此人yu東,響虎師團參謀長。

「啥意思yu參謀?」蔡同慶不解的瞄了他一眼問道。

「張宏東並不是病退的。」yu東說道。

葉凡一聽,來了興趣。有關同嶺市原市委書記張宏東的事,這位yu東同志好像知曉一點什麼內幕,葉凡都想了解。不過,他的身份特殊,當然不想自已開口了。

於是,葉老大朝著齊天眨巴了一下眼睛。這貨自然懂了,裝著一臉八卦樣子開口問道:「我說yu東,不是都說張書記病了,無法工作了所以自請病退二級,現在不是到市政協養老去了?」

「是啊,這年月,沒病誰肯把帽子讓出來。就拿你我來講,這頂軍官帽子就是咱們的命!誰願意自個兒就摘了。」蔡團長也是一臉好奇的嗦著。2204

「no!no1yu東搖了搖手指頭,一臉高深莫測的高人相。他掃了大家一眼,賺足了眼球才說道,「這事,是有內幕的。」

「啥內幕,你這傢伙快點說,別惹老子發火了。」齊天沒好氣的哼聲著還用筷子敲了下桌子。在響亮師團他就是老大,倒也貼合老大的架子。

「嘿嘿1yu東乾笑了兩聲,瞄了齊天一眼才講道,「這事,估計跟你老子還有些關係?」

「胡說,跟我老子有啥關係?」齊天哼道。

「看看,一講到你老子就生氣,我還敢講嗎?」yu東說道,臉苦瓜開了。

葉凡隱晦的瞪了齊天一眼,這傢伙苦瓜了一下,霸道的說道:「別嗦,講下去。就是我老子的事你也可以講,我怕個mo球是不是?咱們是在軍隊,我是我我老子是我老子。」

「那我講了。」yu東又問了一下。

「講!再嗦罰酒三杯。」齊天揚了揚手中那個三兩杯。

「聽說張宏東的靠山是省里老三朴照錢,而老朴同志跟省委一號羅坎成並不怎麼對付。羅坎成是本地坐上去的幹部,而朴照錢也是本地爬上去的。

老朴同志外號黑虎,因為他喜歡穿著一身的黑s衣服。夏天黑襯衫黑ku子,冬天一身標準的黑s西服。

而羅坎成被圈內人叫做『羅天上仙』。兩人都是屬於本地有實力的集團首長。羅書記這人相當的霸道,自然想一手全面co控咱們晉嶺剩

只不過他遇上了朴照錢,他又是分管黨群的,省委一號管什麼?當然最大的權力就是管帽子了。

而三號人物朴副書記又是官帽子的具體規劃者。為了帽子問題兩人自然時常會發生點小摩擦。

以前羅大仙一家獨大,朴黑虎被打壓得厲害。不過,現在不同了。齊少的老子來了,聽說齊省長是軍隊出身的。在南福省還被人稱之為『齊大炮』。所以,這大炮一轟,羅大仙也震動了。

這次為什麼同嶺市的張書記提前退了,聽說跟這其中的糾葛是有關係的。

圈內人都講了,肯定是羅大仙跟朴黑虎以及齊大炮三足鼎力的結果了。而張宏東,不過一可憐的犧牲品罷了。」yu東一臉得瑟的講道。

「政治需要犧牲品,活該他倒霉就是了。不過,yu東,到底什麼原因倒致的張宏東黯然退出?」蔡同慶問道。

「我知道的話早就到省委了?還用坐在這裡跟你吃屁的飯?」yu東沒好氣的哼聲道。

「你這傢伙也想到省委,那些都是政治大腕,就是全國官員都死絕了都輪不到你的,小yu同學,做你的chun秋大夢吧?」蔡同慶同志得意不已。

「你……」yu東被住了,眼珠子瞪得老大的盯著蔡同太。

「看啥看,要不咱們拚酒,前次你可是先倒下了。」蔡同慶得瑟的還輕敲了一下酒杯邊緣。

「拚個屁,跟你這變態,那不是找虐。」yu東沒好氣的哼道。2204

這時,另外一個軍官ch話說道:「張書記退了,也不曉得省里三位掰手腕的結果怎麼樣了,咱們將見到一個什麼樣子的新書記了。」

此人叫勾象水,響虎師團特戰營中校營長。在普通部隊叫偵察營的,響虎師團就改名叫特戰營了。

「管我們屁事,咱們在軍隊,就是同嶺市軍分區都管不了咱們。咱們是燕京軍區的直屬部隊。象水,你問這個不是白費腦子。」蔡同慶很大條的講道。

「象水跟你不一樣,人家家人都在同嶺市。而且都是hun體制的,新的市委書記當然也能影響到他家裡人。比如他哥好像還是市財政局的常務副局長是不是?」這時,yu東說道。

「你不一樣嗎?」勾象水沒好氣的沖yu東哼了一聲。

「哈哈哈……」齊天拍桌笑了起來,指著兩人笑道,「沒錯,象水的哥哥在市財政局任常務副局長,而你yu東的叔叔yuchun風好像還是市委常委、副市長是不是?象水,趕緊拍拍yu東馬屁,沒準兒他叔一高興,還能拉你哥一把。」

齊天講完后還朝著葉凡眨巴了一下眼睛,葉凡總算是明白了齊天為什麼會把這些傢伙挑出來跟自己一起喝酒。

這貨根本就是在為自己打底子。完全可以通過他們先收攏一部分有份量的同嶺市官員來。

葉凡剛從上邊下來,兩眼一抹黑啥也不曉得。而且,光竿司令一個。即便是有齊振濤支持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撐控住同嶺市大局。而且,齊振濤上頭還有個婆婆省委一號人物羅坎成同志。搞不好有些事處理不好,自己這個市委書記得灰溜溜打道回府。

「yu東哥,象水敬您老人家一杯了。」勾象水說干還真干,拿起杯子像模像樣的講了起來,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了起來。

第二天早上。

葉凡準時到了晉嶺省委組織報道。

該辦的手續辦完後葉凡進了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孫一正的辦公室。

孫一正對葉凡的態度是公事公辦,他表情嚴肅的坐在一個單人木沙發上,示意葉凡坐在側面的沙發上。

葉凡當然也是腰竿ting得筆直,雙眼看著孫一正這位晉嶺省委組織部的二當家。人家是代表組織談話,當然得正規點。

「葉凡同志,你即將到同嶺任職。作為市委一把手,同嶺也是個大市。

人口多,地面廣,在咱們晉嶺全省來講名氣也相當的響,綜合各項指標排在全省第三位。

希望你下去后……」孫一正副部長一臉嚴肅的講著,無非就是一些官面上的套話罷了,並沒有多少有實值xing和建議xing的東東。

結束談話後葉凡站了起來跟孫一正部長握手時,這時,一個年青人輕輕叩mn,首先向孫一正打了聲招呼。

爾後說道:「孫部長,朱部長jio待說是同嶺市的葉凡同志到了后叫他馬上到辦公室去一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