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零六章響虎師團的軍官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零六章響虎師團的軍官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會待機而動,齊叔你也曉得我的『性』格。如果高成同志的經濟指導『性』方針方面有問題,我會直接『插』手。

即便是有人講我霸道,只要是能為老百姓謀幸福的事我葉凡都願意干。進入體制也接近10年了,官場並沒有磨軟多少我的『性』格。

也許是應了那句老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有好多同志在預言我的路走不長遠,這磕磕碰碰的也走了將近10年了。

這跟齊叔等一幫長輩們在照顧著我,提醒著我不無關係。不過,我也相信,總有領導會看到這一點的。

這個),也是原因之一吧。所以,到時我搞的動作太大,還希望齊叔在省里能給我罩著點。2206

不然,被人一靶子『打死,灰溜溜出局,齊叔面子上也無光是不是?」葉凡一臉嚴肅的講道。

「別太指望著我,省里的格局更複雜。不過,你要相信省里領導的眼光。而即時的跟省里領導溝通也是你應該經常乾的事兒。

我覺得你有一點相當的欠缺,幹什麼喜歡埋著頭去干。結果怎麼樣,你是干出成績來了,但也把其它同志得罪得差不多了。

而省里並不曉得你的實際情況,往往就造成了上面不知下邊怨你。結果就是有人出來捅你,而省里不曉得具體情況反倒是批評你。

這樣干很不明智,所以,即時的把你乾的事,你的想法跟羅書記以及我等省委領導彙報,也是你要注意著的事。」齊振濤說道,站起來拍了拍葉凡肩膀,說道,「至於說罩著,放心我齊大炮也是一硬漢子。

有時霸道起來是沒邊的,只要你真能把老百姓以及同嶺的發展擱在心裡,我齊振濤拍散省委桌子也會替你講話。

當然,我這樣講並不是支持你去硬碰硬,你是個聰明人在體制內也經過舊年的洗禮了。

相信你的處事經驗會幫助你的。有時該圓滑一點還是滑一點罷,只要目標達到就是了。

還有,齊天那邊響虎師團離你們同嶺市並不遠,遇上什麼特殊的緊急情況時大膽給他去電話叫這小子幫你。

經濟發展上幫不了你,但是,遇上特殊情況時他還是能幫你一把的。比如,抓幾個壞人什麼的還行。」

「呵呵,這個不勞齊叔提醒,有啥事我不會客氣的。別看齊天在別人面前人模狗樣的,在我面前他就是一超級跟班,齊叔千萬別怪埃」葉老大也略顯了豪氣。

「他能跟著你那是他的福氣,有什麼別客氣著,就把他當跟班使了。」齊振濤呵呵笑著給葉凡倒了一杯茶,想了想說道,「一向以來,我心裡總有一個奇怪的直覺覺得齊天跟著你將來會有大出昔。也許位置走得比我還要高。」

「直覺,齊叔這個也太過了吧。齊天想位置走得比你還要高。按軍政級別適應對比來講。

齊天至少得走到中將一級而且要擔任大軍區第一副司令員一個層次才能跟你扯平了。

中將和大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對共和國所有的軍官來講都是一個夢想。這個機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需要軍界有著相當實力的家族在後邊推著,還要有著踩狗屎運的好氣象不然,全國又有幾個中將?

就是大軍區第一副也就那麼幾個,加上四總部,二炮、各軍種司令等也不會超過六支巴掌數吧。」葉凡自個兒都有些不自信起來了。

「你小子有的時候牛『逼』衝天,有的時候又太過於自謙,搞得令人都有股子莫名其妙的感覺。

你看看,你才多大,大市市委書記,少將軍銜。這一點拿出去,樣樣都是能令共和國多少同志掉眼球的事?2206

你出身豪門嗎?你出身二代三代的嗎?都沒有,怎麼樣,你上來了。我想,齊天跟著你就是運氣。

別太謙虛了,身為男兒,就應該勇猛往前沖。這官帽子能上一級也是一個新台階。

就拿你現在來講,一市書記,一揮手,幾百萬治下民眾都仰望著你。

如果有機會到省級那個層面,一揮就是幾千萬民眾了。

那種豪邁氣概,那種一指定天下的感覺,我輩男兒那個不想得到。」齊振濤講著講著居然豪氣滿懷了,就是葉凡都受到了感染。

「我聽齊叔的!再難啃的骨頭,總有啃下去的時候。還有一個),我牙齒硬朗著。」葉凡身體挺得筆直地。

第二天早上七點,葉凡開車隨在組織部長朱天明的奧迪後邊直奔同嶺市而去。

下午二點左右時才到了同嶺市的首府。

高成市長帶著市委市『政府』四套班子全站在同嶺市一個巨大的,高達舊幾米的鳳凰雕塑前。鳳凰是同嶺市的神鳥,同嶺市的標誌。高成市長芳個瘦子,高估計1.75米左古。臉上的額骨很高,長相很有特『色』。

葉凡看過他的有關資料,此人今年四十五六,也算是大有提拔的潛力空間之輩。往往這種同志權力慾望都相當的高,想幹事,干出事來好提拔。

一下車子,高成帶著同嶺市官員們一臉熱情的走向了朱天明部長。而對於從大切諾基駕駛室下來的葉凡倒沒人注意到。因為,別人壓根兒就把他當一司機了。

唉,葉老大的年輕害了他…

葉凡發現,高成等同志雖說在跟朱部長講話。但是,這些同志都有些疑『惑』的在省里來的一行人中搜找了起來。

遇上不認識的省委組織部的同志,同嶺市的這些同志都會隱晦的掃他他幾眼,葉凡心裡暗暗好笑,估計這些同志都在找新任的市委書記葉凡同志了。

「好了,同志們見見你們的新書記葉凡司志吧?」朱天明跟同嶺市的幾位主要領導握過手后一轉身,指著身側不躍機,葉凡同志笑道。

頓時,掉了滿地眼球。

『司機,一下子變市委書記,的確很有戲劇『性』。而且,是個年青得可怕的市委書記。

葉凡淡定的微笑著跟自己的即將下屬們握著手,嘮叨著一些官面上的話。

爾後,一行人在警車開道下直奔市委大院而去。

同嶺市市府兩院也相當有特『色』,市委大院坐北朝南。而隔著一條街的市『政府』大院是坐南朝北,剛好相對,中間就隔著新龍街。

市委大院看上去有些舊了,連那大門都顯得有些斑駁。而市『政府』大院就新了許多,聽說原本是合在一起辦公的。

後來隨著時代發展,湊一塊辦公太『亂』了,所以,市『政府』就搬了出來。就在對面征地建了樓群。2206

其實,也有人講是因為當時市委一把手跟市『政府』一把手碰得太厲害,根本就『尿』不到一個壺裡,所以才『分家,了。

而市『政府』一把手擺了龍門陣,因為這街不是叫新龍街嗎?哪咱就建在你市委大院對面,中間的新龍街正好是擺陣的好地方。

當時也許是規劃或者什麼問題沒搞好,這夾在兩府之中的新龍街就顯得太窄了一些。

每天來市委市『政府』辦事的同志可是不少,而且,來辦事的基本上都是官老爺,坐的都是車子。

所以,新龍街兩旁都停滿了車子。因為,車子不允許進市府兩院之中。

這顯得就相當的雜『亂』了,雖說今天沒發種這種現象,那是因為新任市委書記到任,交警對新龍街進行了管制,根本就不讓你過來。

集中全市所有正處級及以上幹部、宣布人事任命,最後是講話,這個不成文的俗套東東就這麼一系列的走下來了。

晚飯就在市委招待所吃的。

葉凡當之無虧的成了二號圍攻對象,而朱部長是一號圍攻對象。當然,朱部長人家是大部長

同嶺的官員也不敢過於放肆。只是熱情度很高,朱部長大多是你敬酒時他小氓了一口,倒也不怕眾多同志圍攻了。

倒是葉凡卻是不能那樣子做,剛來要低調些,跟下屬們搞好關係嘛!

所以,這貨也就豁出去了。不過,隨著功底子的提高,這貨施展內氣『逼』酒的能力加強了不少。10杯酒下肚皮估計能『逼』出去四成左右。所以,倒也堅持了下來。

同嶺市的官員對葉書記的第一印象就是此人是海量。頭天晚上就被同嶺的官員們取了個)『酒仙,的雅號。

晚上八點半,齊天正跟玉東、蔡同慶那天一起跟葉凡喝過酒的幾個軍官們在玩五十k。

齊天今天運氣不怎麼好,臉上已經貼滿了紙條子。也不曉得是誰出的餿主意,那紙條子並不是光是白『色』,什麼紅『色』綠『色』紫『色』的都有。遠遠看去,齊老大跟電視中的花無常有得一比。

沒辦法,堂堂的齊大師長只能無奈的接受這個窩火的現實。雖說平時是師長他是老大,但在業餘時間裡幾個又是哥們一樣的親密。

「哈哈哈,8個2,全炸死1玉東一邊猖狂大叫不已一邊卻是拍著桌子。

「貼上貼上,給齊師長再整一條白『色』的到嘴唇邊。」一旁的蔡同慶得瑟的叫著,親手撕了一條白『色』紙條要給齊大師長貼上,一邊還怪笑道,「這樣就像白無常了,不,應該改名叫齊無常。」

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