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零八章早就洞穿一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早就洞穿一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是高市長的事,不過,也是你這個書記的事。不過,高市長現在沒有看到這一點的危害『性』,或者說他早「洞穿,一切了。

只是被經濟發展的各項指標名頭『迷』花了雙眼。時下的考核只看成績不看過程,也造成了時下各地官員們全都盯著短期效益,不願意干長遠的事兒。

畢竟,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自己好不容易花了大力氣建起來的項目才起步又得拍屁股走人了,哪個人也不願意干這前人栽樹後人摘桃的傻事。

環境被破壞了,死者家屬在泣血,哪又管那些老闆跟領導們什麼事?

只要老闆能富,領導能升,昧著良心幹事,良心,現在划分的標準好像我都有些看不清分不明了。」米月哼聲道。2208

從米月的談話中看來,同嶺市煤碳一塊著實需要花大力氣治理了。而且,葉老大看到了米月有一顆彼為正義的心。

只是,米月自己也是深感無力翻盤。現在無非是想借自己這個市委書記的能量來完成她的願望罷了。

不過,下班后發生的一件事讓葉老大深感冒火。

剛走出市委大院門口,發現不遠處的街道上警燈閃爍,只不過沒有放出警報聲來罷了。~肯定是發生什麼特大交通案件了,不然,不會如此狀況的。

既然這事發生在市委大院門口不遠處,而圍觀的群眾卻是不少,葉老大也就隨步走了過去。

用力擠進了人群,在警戒線外發現果然是交通事故。現場是血淋淋的一輛奧迪停在街道邊上,車身上濺滿了血。而且,面對街道的這一邊整個凹了進去『露』出了裡頭的皮椅子來。

而奧迪車凹進去的對面有一輛被撞得爛了車頭的豐田大霸王。兩車之間躺著一血肉模糊的人。

整個胸腹部好像都不見了,看不清楚了,血肉肉的十分的慘。看這狀況應該是那人被豐田大霸王整個撞得擠在了奧迪車的側而活活撞成了碎屍了。

這時圍觀者中一個穿黑『色』薄外套的年青人憤憤然指著奧迪車罵道:「都是這些官老爺乾的好事。」

「官老爺,跟官老爺什麼關係,這個,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罷了。」葉凡心裡一動隨口問道。

「聽老弟口音應該不是本地人吧?」黑外套哼聲道。

「不是。」葉凡裝著一臉好奇的看著現常

「這就對了,你看這新龍街,本來就十五六米寬度。再給兩邊停的車子一塞就剩下舊米左右了。

這新龍街可是交通要道,平時車輛可不少。而且,北面市委南邊市『政府』,來辦事的人很多,車又多全擠一塊了。

車子不要講全速行駛,稍微快點都得撞上人。交通事故可是發生了不少次了,平均一個月就要發生兩次左右。

就我黑三這半年時間就親眼看見死了五六個了。」黑三一臉憤怒的講道。

「這次的慘啊,還是個孕『婦』,聽說孩子都六個月了,一屍兩命。」這時,黑三旁邊一個老人家很心痛的嘆了口氣。

「不過這個好像跟官老爺也沒啥關係?」葉凡說道。

「怎麼沒關係,你看這街兩邊停的車子,全是當官的坐的車子。有的是市府兩院的領導有的卻是下邊來辦事的各地方官員們的車子。看到沒,奧迪最多下邊就是桑塔納了。所以,以我看,早就該把這破圍牆拆了,讓市委市『政府』都空出地兒來拓寬這街道才對。」老人家也是嘴唇抖縣著,憤憤然噴嘴道。2208

「老人家,你這話講了跟放屁差不多。」黑三哼了一聲。

「我曉得,這市委跟市『政府』是咱們同嶺市最大的兩座廟。想叫他們騰地兒,那是不可能的。

他們擔心什麼,吃飽喝足了有車坐,反正死的不是自己。這些當官的,良心全給狗吃了。

看到沒,交警過來辦案子連屁都不敢放,就怕觸了他們霉頭。咱們這些小老百姓能怎麼樣?惹得起這些當官的嗎?」老頭忍不住也罵了起來。

「當官的就了不起啦,這出事的不是老子的親戚,要是老子的親戚定不肯。就是捅也得找上上百號人把這兩府的破圍牆給砸了。什麼東西1黑三惡狠狠的講道。

「兄弟,吹牛也不怕閃了你那舌頭。砸市府兩院,你上去試試。看到沒,門口站的是正宗的**。

估計你還沒下手早給人家送進了局子。到時你是攻擊『政府』,就是反革命,出不來了。」這時,旁側一個腰大膀圓的傢伙一臉不屑的哼道。

他指了指市委和市『政府』大門兩邊各蹲著的四蹲石頭獅子,說道,「看到那獅子沒有去年有個老弟開車不小心把獅子的座架給碰缺了一個小角。就拳頭大一小塊罷了,結果怎麼樣?」

「怎麼樣?」黑三鬥雞眼兒似的盯著那大漢。

「進局子整整關了三個月,而且,還被罰了三萬。

聽說為了打通關節讓那位倒霉蛋出來,家裡暗地裡已經花了十幾萬。」大漢說道。

「這個也太過火了吧兄弟,拳頭大一孝塊,那也是人家不小心給碰的。賠錢就不得了啦,還關了三個月。這什麼世道,難道真沒講理的地方。再說了,那不過一個石頭獅子,又不是金子造的。」黑三明擺著不信。

「你懂個屁,那兩尊獅子聽說是用來鎮府用的。而當時墊座基擴改這大門時省里某領導來鏟過土奠過基。你沒看見,獅子座基上還題得有那領導的名字和字。那倒霉蛋哥們一不孝心把人家領導的名字給撞得掉了一個字,這還了得。」大漢說道。

「原來如此,領導名字沒掉了就變成不是領導了。麻痹的,就該這樣。把人給撞沒掉更好1黑三若有所思,差點樂出聲來。

下午一上班。

米月這個臨時頭的秘書倒也稍職,比葉凡還要早到,早就把葉凡的辦公室收拾停當了。

「上午發生的車禍你聽說過沒有?」葉凡一屁股坐下,泡了茶杯,看著米月問道。

「聽說過了,還是個孕『婦』,一屍兩命。」米月隨口說道,表情居然很是平淡,葉凡心裡微微驚詫。

「聽說咱們這條新龍街事故頻發?」葉凡問道。

「嗯,見多了也就習慣了。」米月說道。

「習慣了,那是人家丟了小命,怎麼能說習慣了。」葉凡有些生氣了,口氣重了不少。

「不習慣有啥辦法,難道還真拆了市委市『政府』兩大院?」米月表情平淡,說道。2208

「為什麼不讓來辦事的車子開進大院來,那樣就不用在街道兩旁停車了。我剛才轉悠過,發現這市委大院雖說較老舊。

但是,空地還相當的多。要不講別的,就是大門裡面最前端這塊大草坪,如果改成臨時頭的停車場的話也能停下上百輛車子吧。

再加上後邊和側面的空地等,停下二百輛沒問題。而市『政府』那邊我也看過,更寬,傅下二三百輛車子沒問題。

如果都停進來也能有力的緩解交通事故是不是?而且,新龍街重新規劃,不準停車,多派些維持交通秩序的交警,豈不是更好?」葉凡盯著米月,問道。

「這事,講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如果都讓車子停進來,這市委跟市『政府』不是整天就聽見車子吱嘎和轟轟的聲音,還不吵著辦公的領導們?

而且,沒有了圍牆,給人的感覺就太雜『亂』了。遇上壞人進來『亂』七八糟的又怎麼辦?

這些還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咱們已經形成習慣。誰想改變,阻力肯定很大。」米月臉『色』凝重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不要講別的,就是院門口的四尊石頭獅子想搬走估計都難。想必葉書記也看過那四尊獅子了,應該有發現點什麼。」

「你是想說每尊獅子都有領導簽名?」葉凡哼道。

「沒錯,葉書記還相當細心。咱們市委大院門口的兩尊石獅子分別是兩位領導簽過名。

左邊的領導叫章國志,晉嶺省原省長。雖說現在退休了,但你把人家的題了字的石頭獅子給挪走了,那人家心裡會怎麼想?

右邊的石獅子簽領導叫韋伯候同志,原任晉嶺省常務副省長。現在國家審計署任常務副署長,黨組副書記。

而市『政府』門前的兩尊石獅子簽名分別是現任的常務副省長田初一同志以及副省長陳旭同志。

四位領導都曾經在同嶺市工作過,這是他們留下的墨寶,只不過不是書寫在紙上而是在石獅子正面罷了。」

葉凡不由得皺緊了眉頭,想不到這事如此的棘手。四尊石獅子涉及四位地位還相當顯赫的領導。而且,現在職的還有三位。退休的那位居然是晉嶺省原省長。

難怪沒人敢動這個了。

這一動就牽全身了,哪位同嶺領導腦子進水也不會去干這蠢事的。這四尊石獅子根本代表的就是四位領導嘛!

見葉凡皺緊了眉頭,想不到米月又說道:「這事,是不是很難辦?我米月作為市委副秘書長,這事我早看在眼裡了。

不光是我,市委市『政府』這些領導哪位不曉得這事。不過,有哪位站出來,我米月自認為沒這個能量。

不過,葉書記來了。沒準兒葉書記有辦法。」

這娘們,居然想刁難我,葉凡在心裡頭哼了一聲,看了米月一眼,說道:「你說有啥辦法能解決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