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零八章搬走四尊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搬走四尊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

搬走四尊神

「我如果能想到辦法的話也不用坐現在這個副秘書長位置了,而且……」米月講了半句不講了,而是故意的還用眼神在葉老大的位置上瞅了瞅。

「呵呵呵,這事就這麼定了,放車進來1葉凡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那氣勢,倒是令得米月這女子無來由的呆了一呆。心裡突然涌顯出一股子莫名的情緒來,倒不明講不清楚。好像塵封了多年的心突然被什麼東東撞擊了一下。2208

晚上。

先葉凡一步到達的市委常委、同嶺下屬的縣級市章河市市委書記王龍東同志提著兩瓶茅台進了葉凡的一號家屬樓。

「坐坐坐。」葉凡一臉熱情的打著招呼,笑道,「老同學,最近過得挺滋潤的嘛,看你這氣『色』不錯。身體也唄兒棒的。」

「呵呵,能跟老同學你一起共事,當然滋潤了。這事,我先得謝過老同學你了。這職位上去了,級別也上去了。」

說起來我還有些雲里霧裡的,開始聽說自己被交流到了晉嶺省心裡還有些情緒。

畢竟咱們南福省海東市是個好地方,而且,我的事業也正順風順水的。

想不到結果卻是落下了個香餑餑。我曉得老同學你要給我一個驚喜,不過,這驚喜也太震憾人心了。」王龍東一臉喜『色』,滿臉感激著講道。

「呵呵,龍東,咱們還講這個幹嘛?」葉凡隨口笑道,因為整座樓就葉老大一個人住,王龍東也就麻溜的泡起茶來。

一邊煮著茶兩人拉開了話匣子。

「你了解到了什麼?」葉凡問道,臉『色』恢復了平靜。

「聽到的不多,不過,葉書記你今後的日子估計有些難熬。」王龍東臉上掛上了一絲憂『色』。

「我早有心理準備,年齡擺在這裡,人家心裡不服氣。聽說高成同志在同嶺呆了不少時間了。」

本來以為這市委書記應該板上釘釘是他的了,想不到我這個程咬金突然『殺』出來攪了他的美夢,他心裡自然不會舒坦著了。」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說道。

「這是一點,高成這個市長心裡肯定不服氣。此人一向霸道,我懷疑原來的老書記張宏東下台就跟他有些關係。不過,到底他玩了什麼手段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只不過旁敲側擊之後有些想法罷了。」王龍東說道。

「在常委裡頭什麼人跟高成的關係較好?」葉凡問道。

「我不是十分的清楚,不過,你沒來這段時間高成這個代書記也招集過幾次常委會議。」

我發現組織部長陶居禮跟宣傳部長鳳水玲跟高成走得較近。幾次常委會中他們倆個配合很默契。

我想,如果沒有長期的圈子交往合計下來,不可能會如此默契的。至於其它的,我沒有什麼發現。

但是,黨群書記孔端這個人我也看不透明。此人面相平和,看上去好像什麼事也不管似的。2208

不過,我是聽說此人不簡單,好像高市長對他也有些忌憚。到底是什麼原因,我不清楚。」王龍東說道。

「孔端這個人也是土生土長的本地幹部,自從參加工作以來,好像此人一直在同嶺市工作。」

從一個村幹部到鎮長、縣長、再至副市長直到現在的市委副書記。而且,此人有著多年的組織部門工作的經驗。

我想,在他擔任組織工作的那些年裡,多多少少經他手提拔的幹部可不在少數。

這些人平時倒沒什麼,其實,早就把自己當成了孔端的門生。他們形成了一個無形的圈子。

我想,高成是不是忌憚這個了。」葉凡講道,「而組織部長陶居禮跟著高成混,這對於我今後將要展開的人事調整工作相當的不利。」

如果再加上一個黨群書記孔端從中作梗的話,我想有大動作就兩面受制於人了。

畢竟,帽子的調整還需要他們倆個配合著才能具體的實施下去。如果從中讓利太多,那我這個一把手不是幹得太窩囊。

所以,把倆人擊破,或者是爭取到某位同志過來那才是重點。」

「這個是必須的,不然,你提個帽子,人家哩嗦半天這人事調整工作還怎麼進行下去。」

不管去什麼地方,一把手是主抓『帽子工程』的。而組織部長就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了。

具體的執行官不聽話,那就得敲打他。如果繼續不聽話,那就得堅決果斷的踢掉才行。

不然,你這個家長還怎麼當下去。目前來講,葉書記你剛來,在常委裡頭除了我之外估計還沒有其它的什麼同盟。

這段時間行事是不是得低調一行為好。等我們掌握了全部動向,採取了一定的措施,覺得可以下手了再搞一些事出來。」王龍東當起了參謀角『色』。

「低調不了啦,今天上午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發生了一起車禍。刺紅的鮮血告訴我不能再讓新龍街這樣下去了,那可是一屍兩命,某些同志能做到視而不見,但是我葉凡不行。……」葉凡把早上發生的車禍跟王龍東講了一遍。

「葉書記,這事能不能先緩一緩。暫時可以先要求公安部門多安排些交警到新龍街執行任務。」

我想,有他們在維持秩序可以大大的緩解新龍街的交通壓力。第二,把市政建設跟***門的負責人找來,看看能不能重新規劃建設一道街道。

如果能找到一條不通過新龍街就能通過的道路把車流分流出去,那不等於有力的解放了新龍街。

到時,根本就不用跟那四尊石獅子對抗什麼。這麼多年下來,新龍街的糟糕狀況大家都看在眼中。

為什麼同嶺市多任領導都在裝聾作啞。那是因為那四尊石頭獅子代表的就是四尊神。

如果硬要搬走挪走,那可是在撬人家屁股。跟撬人家位置有什麼區別地。

葉書記,你要三思,這是犯大忌的事,絕對不能幹。另謀良策才是上上之眩」王龍東勸道。2208

「龍東,我實在不願意再見到這樣血淋淋的事發生了,這不是我的做人風格。」

這事就這麼定了,沒得商量。就是把四尊石頭獅子所代表的『大神』全部得罪了,我也得把這事辦妥下來。

生命是無價的,權力和名聲跟這個相比,很渺校」葉凡態度堅決的表了態。

「那好吧,如果真要這樣,那也得謀划好才行。如果能找到一條既能達成咱們的目的,又能不得罪四尊大神的法子就更好了。」

我曉得這個法子很難找到,不過,葉書記,咱們可以先緩幾天。先找找,實在找不到再來強的。

而且,如果真要強上這個規劃,那也得考慮它在市委常委會上通過的機率。

我想,作為市委常委,沒有哪個願意得罪那四尊神。到時,如果這個方案在常委會上遇上強大阻力擱淺了。

這對於葉書記你來講可就不是好事了。對於你的威信的樹立很不利,所以,咱們現在要求穩當,要干就要干通才行。

不然,就緩緩。」王龍東還是在勸著葉凡。

「當然,也不急於一時,先找找有沒其它法子。就10天時間吧,如果不行我就要強上了。」

我也清楚,作為新任的同嶺市一把手。開始的這段時間應該低惆些才對。

等全面『摸』清情況,覺得可以出手了才能出手。不然,第一件事在常委會上就擱淺了,我這書記的威信何存?

這事你暗中先調查一下,明天早上我把相關部門的負責人找來問問再說。

當然,我們也得做好打硬仗的準備。」葉凡說道,他看了王龍東一眼,說道,「對於米月這個人,你有什麼看法?」

「不清楚,我也下來不久,跟她很少接觸。這個女子聽說有異於一般的女子。她骨子裡頭還是有一份子執著的傲氣的。」

現在的女幹部很難當,沒有實力想爬上去太難了。甚至,有少部分女同志根本就是靠自己的身子換來的帽子。

雖說國家在選拔女幹部一塊有所傾斜,但是,一向存在的觀念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就改變『揉』

女同志干起事來跟男同志相比有著先天上的劣勢。而且,有相當一部分同志是帶著有『色』眼鏡在看待女同志。

如果哪位女幹部長得漂亮一點,別人同志都會認為這位女同志是靠裙擺上去的。

其實不然,在咱們的女幹部中,有相當一部分女同志還是有能力靠自身水平上位的。

只是要消除有『色』眼鏡,短期內是不可能了。葉書記問這話應該有目的吧?是不是想扶她一把?」王龍東講道。

「暫時有點初步的想法,不過,還得待觀察一下她才行。有些同志表面上表現很好,誰曉得她心裡在想些什麼?如果扶持了一個白眼狼,那不是倒打了自己一靶,使不得1葉凡搖了搖頭,說道。

「了解是需要時間的,而且,還要通過一定的事去經歷才能讓咱們了解該同志到底怎麼樣?

而且,如果扶持她坐上市委秘書長位置,顧然,對咱們來講在常委會中增加了實力。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也會帶來相當大的負面影響。畢竟米月是女同志,如果人家把有『色』眼鏡框在葉書記你的身上。

有些對手趁機拿這事說事。說某某同志跟某某同志有染怎麼怎麼滴,那就麻煩了。

不如扶持一個男同志上去那就和順得多了。不過,暫時也很難找到合適的人眩」王龍東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