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一十章新書記拍桌子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一十章新書記拍桌子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上頭不會給我們多少時間的,最多二個月內會敲定這最後一個市委常委名額。

而且,咱們也只能是起到一定的推薦作用,上頭的運作對我來講是相當的難。

畢竟,我也剛到晉嶺省,除了齊省長以外,其它的省里領導我是雙眼一抹黑誰都不認識。

齊省長能扶持我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相信他已經盡全力了。如果還想在同嶺市安排一個常委下來相助我開展工作,估計其他的省委領導有意見了。

人家會怎麼講你,會講你齊振濤同志是不是想控制同嶺市,那人家省委一把手『羅天上仙,同志心裡更會長疙瘩了。2210

這同嶺市可是晉嶺省相當旺氣的大市,控制了這裡等於拿下了晉嶺省二成的天下。

省里哪位領導不盯得緊,前任市委書記張宏東同志提前『下課,了,這個,肯定就是省委那些大佬們掰手腕的結果了。

而且,其中原因彼為複雜,現在我下來,他們盯得緊。有些同志巴不得我倒在這裡,他們好再換人過來。

我得為齊省長爭口氣才行。估計,我的腦門子上早就貼上了一個『齊』字。這是不爭的現實,你不承認也不行。

因為,我的到來,是齊省長在省委常委會上努力爭取的結果。省委那些個大佬,哪個是糊塗蛋?

個個心裡明鏡似的,這次同嶺一把手的事羅書記能讓齊省長得逞,估計這其中的緣由相當的令人去推敲了。

不過,我琢磨了許久也沒琢磨出個味兒來。唉,省委那些個大佬的心思不是我等下邊的同志所能揣測到的。」葉凡嘆了口氣,皺緊了眉頭。

「正常1王龍東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咱們還沒到他們那個層次,眼界跟看事的角度都不一樣。

什麼樣的米養什麼樣的人,我相信只要葉書記到了那個層次就會明白了。

其實,說白了,只是層次不同的圈子在角逐罷了。就像咱們現在就專註於同嶺市的格局。

晉嶺省上頭的不是咱們所應該能控制的地盤。咱們能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就不錯了。往上撈的結果就是自取其辱。」

「呵呵呵,龍東我覺得你現在成熟多了。成熟得令我都要刮目相看的地步了。」葉凡笑道。

「哪裡的話,跟葉書記你相比,我這只是『小兒科,罷了。紙上談談還行,真要拿到實踐中去檢驗肯定還有許多不當之處。

不過,我覺得,當務之急還需要爭取一定的常委過來才行。不然,光靠咱們倆個,喊破喉嚨也不頂事兒。

雖說葉書記你在常委會上可以動用一把手的否決權。但是,大多數一把手都不願意動用此特殊權力。

那樣顯得自己太無能。用心動腦掌控全局才是一把手應該乾的事兒。葉書記在這一點方面比我要懂。

我的意恩是只要葉書記你揮起指揮棒,我王龍東甘當馬前卒。在爭取常委一塊咱們只要瞄準目標,我先出去,你《《熬夜看書》》《熬夜看書》在後面指揮就是了。」王龍東在急著表忠心了。

「呵呵呵,龍東咱們倆還講這些幹什麼?現在,在同嶺,咱們倆是拴在一條繩上的螞柞。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咱們要幹什麼事』你好我好大家好。同嶺,就是我葉凡開闢的一個新戰常2210

我喜歡這種能全面運作『戰鬥,的快感。」葉凡爽朗的笑了,面上陰霾一掃而空。這傢伙,鬥志又上來了。

「呵呵,葉書記不愧為當代豪傑。」王龍東笑了起來。

「龍東,你也不差嘛1兩人講到後頭居然互相吹棒了起來。

第二天早上。

米月又早早到了葉凡的辦公室這個臨時頭的秘書還真是負責任。

「米秘書長,你把城建、交通以及市政規劃相關的部門負責給我馬上叫過來。對了,帶上全市規劃圖紙,重點在新龍街這一帶。」葉凡交待道。

「葉書記真要拆牆了?」米月臉上閃過一絲愕然。

「你不是在ji將我嗎?我現在入套了你應該高興才對是不是?」葉凡開了句玩笑。

「葉書記會哪么膚淺也不可能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估計,這事葉書記早就在關注著。而我昨天的話只是湊巧而已。

這事,誰入誰套誰也講不清楚。」米月剛講到這裡,這話一出,突然感覺好像有些怪異什麼叫誰入誰套,這話如果想歪了的話那就太羞人了。

不由得臉蛋兒微微紅了起來。轉爾,為了掩飾尷尬相,米月趕緊又講道,「不過,葉書記真要做這事,我鐵心配合你。

只是阻力肯定很大,而且雖說只是拆門挪獅的小事,但是從另一個角度講也是大事。

葉書記可是三思了。」米月臉上很正經很莊重了起來。

葉凡心裡一動,難道米月是在借這機會表達站隊的意思。不會這麼快吧,我才來兩天,應該是她在試教……

葉老大不『露』聲『色』,故意的說道:「有米秘書長配合,我相信這事就好辦得多了。」

「我起不了多大作用,為書記搖旗吶喊一下還行。但真正的涉及實質上的東西,我只是跑腿的份了。」米月說道。

「跑腿……」葉凡念叨了一下,擺了擺手,說道,「不不不!堂堂的市委大管家怎麼能淪落為跑腿的角『色』。咱們是共同配合,互相支持,共同把事辦好才對是不是?」

葉凡是越講越『『露』,了,自然在進一步試探米月的態度。葉老大心裡估計,米月作為市委副秘書長,市委辦公室常務副主任。

現在市委秘書長一位空懸著,她不可能不動心。沒準兒人家早活動開了,只是上頭沒多少能拿得起的關係而已。而自己這個同嶺市一把手的態度也至關重要。

「咯咯,市委大管家也是管家。管誰的家,這市委大院可是葉書記您說了算的。所以,我也是為葉書記管家罷了。不過嘛,我現在也算不得市委大管家。只能講是管家助手罷了。」米月輕笑了兩聲,覺得有些不妥當似的又輕捂嘴說道。

這話可就有些『露』骨了。

「呵呵,管家走了,助手自然頂上了。當然,要成為真正的管家,就要有一顆為市委大院服務的心才行。只有鐵了心《《熬夜看書》》《熬夜看書》你才是一個合格的管家。」葉凡笑道,貌似在笑,實則這話全在點拔米月。2210

「我從來就喜歡北邊這『家」不像有的同志,朝三暮四的。見南邊那『家,比北邊這『家,新一些就轉道了。其實,不在於新舊,而在於『家,的深hou底蘊。」米月還真會扯,因為市委大院坐背朝南,所以成為了北邊的『家」而市『政府』大院坐南朝北,所以成了『南家」10點左右。

同嶺市城建局局長陸地運跟交通局局長宣明堂兩位同志匆匆而來。

市委書記剛上任才第三天就招集自己過來,兩人還以為自己部門發生了什麼大事牽動了市委一把手的神經。

所以,兩位老兄那是心裡相當的不安,緊張得一見到葉凡兩人額角就開始冒汗的地步了。

「坐吧。」葉凡指著辦公桌對面的兩把轉椅子,說道。

米月泡好茶就要出去,不過,葉凡突然說道:「這事你也聽聽,沒準兒還涉及到你。」

陸局長跟宣局長心裡閃過一絲訝然。心說這位葉書記倒是膽大,這位漂亮得像模特樣的女秘書也敢用?

要知道米月雖說剛到10歲,但人看上去像二十三四的姑娘差不多。私底下某些同志給米月早戴上了同嶺市委大院『院花』的外號。

難道這位葉書記好這口子,即便是好這口子也得在背地裡來。人前最好是遠離一點的為好。

一旦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抓住點什麼整點事出來,即便是同嶺的一號人物,也會被搞臭的。

兩貨的神情雖說掩飾得很好,但葉老大有鷹眼跟氣波探測手法。早從兩人的些許神情變化以身上氣波的震動上感覺到了一點什麼。心裡說道,果然有『色』眼鏡嚴重……,

「昨天發生了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葉凡只講了一句就拿起桌上茶喝了起來。

陸地運跟宣明堂互相隱晦的看了一下』估計都在想,發生交通事故關我兩人屁事,那是人家交警的事。雖說我是交通局長城建局長,但也跟交通事故沾不上邊吧?

「從昨天那起一屍兩命的交通事故中』你們發現了什麼?」葉凡掃了兩人一眼,淡淡的問道。

「這個……」陸地運同志歲數大一些』講了兩個字后就講不出來了。

「好像跟平常也差不多,只是新龍街太擁堵了一些罷了。」宣局長遲疑了一下,說道。

桌子突然被葉老大抽了一下,嚇得陸地運跟宣明堂倆人一下子就從椅子上跳將了起來,兩人獃獃的看著葉凡,身子突然就彎下去了不少。

新任市委書記叫自己兩人過來,又發火拍桌子了,那接下去肯定就是暴風驟雨般的批評,甚至落處分都有可能。

兩人感覺腿肚子有些發軟。可是又不敢坐,站那裡像兩尊彎了腰的蝦米臘相。其實,陸局長心裡還平衡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