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一十五章這麼快就搞在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一十五章這麼快就搞在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一十五章

這麼快就搞在一起

「難度是不小,咱們市一年那點財政收入發完工資后只能搞些最基本的建設

不過,即便是再困難。既然葉書記有這個指示,我堅決配合葉書記的工作。

葉書記這指揮棒往哪指,我就往哪裡去。同志們,你們說是不是?」高市長居然這樣子講話,差點噎著孔端了。2215

這貨本來想挑事,想不到老高居然緊跟著葉凡。當然,孔端也曉得,估計這裡在坐的都曉得。

高成,絕沒安好心的。無非是想趁著葉書記來不明情況而讓他出手拆了那四尊獅子。

到時高成可以講這是執行葉書記強硬指示,他只是配合什麼的從四尊大神罷了。

「那行,既然葉書記指示了。而高市長也全力配合,本人也沒什麼意見。在這件事上我不發表看法,算是棄權,你們決定就是了。」孔端還是要把自個兒給摘得清清楚楚的。到時有板子拍下來也不會打到自己身上。

「葉書記,就是這大門……」這時,坐在側旁當記錄員的米月副秘書長實在不忍心這樣記錄,這對葉凡來講是很不利的。

於是想提醒葉凡一下。不過,剛張嘴講到這裡,想不到高成一臉嚴肅的哼道,「這裡是招開市委常委會,各人要注意自己的職責。」

這是高成在警告米月,你沒有權力開口,當好你的啞巴記錄清楚就是了,這就叫注意自己的職責。

「高市長,你誤會了。剛才在記錄時我一直在考慮大門的事。既然這事市委已經拍板下來,圍牆肯定要拆了拓寬新龍街的。

是想,這大門可是市委市『政府』的門臉兒。不如在改造時全部推倒了重新來搞,要搞就搞兩個具有現代氣息的大門。

也能顯示出咱們市委市『政府』在蓬勃向上是不是?更何況,在前幾天,葉書記已經任命我為臨時頭的拓寬新龍街工作小組組長。

這個,既然我是臨時頭的組長,也要問清楚這件事的問題。不然,叫我怎麼樣安排同志們規劃是不是?」米月不為高成的威脅所動,堅決的,一再重複的提醒葉凡這大門的問題。今天米月算是跟高成撕破臉了。葉凡對她倒是更為欣賞。

「有這回事嗎,我怎麼沒聽過,還有,什麼時候任命的,任命的文件在什麼地方?」高成裝得一臉訝然,**的說道。自然,心裡『記掛』上了米月了。

「呵呵,當時發生了交通事故。我就把城建跟交通等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叫來問了一下為什麼會如此。

覺得不處理不行了,所以,臨時頭安排了米月同志為組長,而交通跟城建一塊的兩位負責人為副組長。

當時因為這事還沒有拿到常委會上來討論,所以只能講是臨時頭口頭安排的。

當然就見不到文件下發了,不過,我現在覺得,既然這事市委常委會已經拍板了下來。

拓寬新龍街已經事實,是咱們全體常委們的集體決定。我看,這拓寬新龍街的事。」葉凡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看了各人一眼,說道,「既然米月同志的調查規劃已經有好幾天了,對這方面事務較熟絡。我覺得完全可以把這件事交給米月同志去負責,同志們,你們說我這個提議怎麼樣?」

「那行,葉書記任命了我們還有什麼話講。」想不到高成馬上就拐過彎來立即表示同意。在坐的見高成這樣,自然,這個任命就這樣敲定了下來。

想讓我入套,你他娘的就等著,葉凡在心裡冷笑了一聲。2215

「葉書記,既然現在常委會任命了我為拓寬新龍街改建小組組長。那這市委市『政府』退出地盤后,關於兩個大門的改造我覺得應該是重點。既然改了就要改大改高改氣派些才行。」米月又重提這事。

「米月同志,你這想法是好。不過嘛,那是大門。俗言講得好,大門可是咱們市委市『政府』的門臉兒。

句題外話,咱們國人都比較重門臉兒,而且,也講究一個風水之術。既然這大門都原先就定了下來的,而且,這些年下來,咱們同嶺市的發展也不錯。

明兩個大門能為同嶺的發展撐門臉兒。更何況,我看兩個大門雖說有點舊。

但是,不能講舊,只能講這是『古老』。從文物和歷史一塊來講,這就是古風,是一種悠久的藝術『性』的表現。

這大門,稍微的修繕一下就是了。最好是秉承原來的風格,其它都不用動了。」葉凡一鎚子敲定了下來,高成差點蒙了。

這大門不動那四尊石獅子還怎麼動。不動石頭獅子又怎麼讓葉書記同志饒尊大神,自己的計劃可不得全落空了。

可是,這事高成又不敢擺在明面上來反對葉凡。如果說你高成一定要拆了大門,而人家葉書記可是有指示不要拆大門。那到時四尊大神還不得怪死你高成,而葉凡,倒成了保護者。

高成自然不會傻到為葉凡作嫁衣的地步。只好鬱悶的憋了下去,心裡想著到時具體規劃時再動手腳了。

高成同志真有些後悔了,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感覺。這錢要市財政出,而陰人卻是沒陰到人,高成在心裡恨得牙痒痒的。

一回到市『政府』,高成一巴掌拍在了桌上。嘴裡罵道:「這個娘們,我要你好看。」

「老孔,今天就挑起了戰火,是個好兆頭埃」畢雲理在電話裡頭呵呵笑道。

「嗯,開端不錯。人家說,良好的開端是成功的一半。咱們就坐山觀虎鬥,讓葉高兩人好好的掰掰。這事,我在想啊,即便是你我不動作,他們倆自然也會掰起來的。這華夏雖大,有幾個市委書記跟市長能做到琴瑟和拍的是不是?只是態度表現明不明顯罷了?」孔端笑道。

「那個葉凡我有些看不透,人雖說年輕,好像不簡單。」畢雲理說道。

「能坐到這個位置上的,這世道上有傻瓜嗎?不過,他再不錯,畢竟年輕,年輕就是一個不好之處。

在論經驗一塊,他能有幾多?更何況,我看他也不是個服軟甘當一個傀儡書記的主兒。

而高成一向霸氣。而葉凡年輕,年輕人肯定有朝氣。到時霸氣撞朝氣,有得樂子瞧了。」孔端淡淡的笑道。

「最好讓這兩條狗死咬起來,最後全都倒下。」畢雲理哼道。

「那個當然最好了,不過,我覺得。暫時來講,葉凡這個書記實力不足。

根本就不足以跟高成相抗衡。所以,這段時間嘛,咱們待機而動。時不時還是可以支持一下葉凡的。

咱們要讓這把小火慢慢的越燒越旺起來才行。實際上,老畢,你我乾的就是八仙爐旁煽火童子的工作。

咱們,都很辛苦礙…」孔端還嘆了口氣,畢雲理聽了自然在肚裡發笑了。2215

「嗯,只有實力差不多時才能有力的形成擂台賽。不然,實力相差太大,一邊倒就不好看了。有些東西,pk得越厲害,咱們收益也就越高了。更何況,葉凡這個書記是管帽子的。沒有了你跟陶居禮的配合,在人事一塊的具體執行上,他,麻煩了。」畢雲理笑道,語氣中透顯著興哉樂禍。

「麻煩好啊,麻煩越大咱們的收益也就越大嘛。」孔端淡淡的笑了。

「米月的表示有些奇怪,是不是真跟葉凡勾搭上了?才幾天,不會這麼快吧?」畢雲理轉移了話題,又扯到『色』事上來了。

「勾搭,不會。米月雖說是市委一枝花,但葉凡相信也不會是吳下阿蒙。

一個地市一把手是那麼快容易上勾,不可能。我想,這裡頭無非就是一個表態站隊問題罷了。

米月一個女人,雖說是一朵帶刺的玫瑰。正因為她是帶刺的,所以,想得到提拔也就難了。如果她不帶刺,她那身體倒是一個很好的提拔本錢。

而現在葉凡的到來,讓她看到了希望。市委秘書長位置不是還空懸著嗎?米月,難道沒想法?呵呵,她也是有野心的。」孔端說道。

「年輕人,哪個不好『色』?米月,她這也是在走鋼絲。」畢雲理冷哼了一聲,孔端自然心裡明白。因為,聽說畢雲理剛離婚不久後腦子也動到過米月身上。

不過,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罷了。畢雲理一個堂堂的常委副市長,同嶺市穩坐第五把交椅的霸頭。

硬是沒能撈到米月的芳心。老畢同志講這話時其實是帶著一絲酸味兒的,孔端這種老狐狸哪能聽不出來。

「呵呵,你不是講她也帶刺嗎?帶刺的玫瑰是不好摘的。」孔端笑道。

「扎不死他龜孫子的。」畢雲理嘴裡透出的酸味兒更重,這貨都四十歲了,居然還是打翻了醋缸子。

孔端自然把一切都瞄在眼中,心說今後葉凡在常委會上將多少出一個強勁的頂牛者,這就是女人的力量啊!

畢雲理跟孔端在談論米月,想不到同一時間高成他們也在講她。

「高市長,米月今天的表現『可圈可點』啊1組織部長陶居禮不陰不陽的哼了一聲,這個可圈可點鐵定是帶引號的了。

「點個屁1高成的怒火果然被點燃,那是爆了句粗話。

「米月今天的態度是很明顯了,她是要一條道走到黑。」宣傳部長鳳水玲冷冷的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