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偶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偶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

偶遇

「既然他選擇了葉凡,哪咱們今後也沒必要對她客氣什麼了。」陶居禮講完后看了高成一眼。因為,陶居禮曉得,高成也在暗暗的覬覦高月。

而且,也曾經的試探過幾次。只是人家米月並沒有屈服在高市長的大棒之下。

這一次,高成曾經以相助米月坐上市委秘書長位置的事相試,米月還是婉拒了。2216

這個,女人長得太漂亮就成紅顏禍水了。現在米月明顯的想跟葉凡搞在一起,自然是觸了高成的逆鱗。

「聽說米月前幾天跟葉凡成雙配對的到風雲樓,結果在親熱時碰上了天木集團的總裁鳳草天。鳳草天居然也看上米月了,揚言說三個月內要讓米月成為他的小老婆。

當時葉凡看了來氣了,居然跟郝青對了一拳。好像郝青還吃虧了,看來,咱們的葉大書記那拳頭可也不軟埃」鳳水玲還真是陰陽怪氣的哼聲了。其實,鳳水玲心裡也有些吃味兒。

這個女人倒是彼為欣賞高成的塊頭和風格。一直拿眼在挑逗著高成,只是,鳳水玲長得太那個了。

你長得稍微順眼一點的也好,只是,鳳水玲是偏向了丑一點的。高成人家市長大人自然對她不感冒。不過,高成雖說對她的長相不感冒。

但對她頂著個宣傳部長身份能大力的支持自己這一點還是彼為欣賞的。

所以,一直以來,高成不願意跟鳳水玲搞野鴛鴦那一套,但也時刻的拿話在隱晦的暗示著她咱們倆還是有可能搞在一起的。

就這樣,鳳水玲一直心存著幻想。幻想著高成某天能跟她搞在一鋪床上。所以,鳳水玲倒是真正的高成鐵竿圈內人。這人哪,一旦墮入情網,女人是沒腦子的。

「不如,請咱們的鳳部長出手。好好的幫葉凡宣傳一下。人家大書記一來就走街串戶的帶著米月副秘書長體察民情,為民辦事實。

是不是得宣傳一下。不然,咱們黨的宣傳部門拿來不宣傳市委領導還宣傳誰。

至於跟草頭王鳳草天的一些糾葛,私下裡倒是可以成為一種傳聞。到時,葉凡、米月以及鳳草天三人糾在一起。

倒是一現代版本的三角戀情了。」陶居禮講得差點眉飛『色』舞了,不過,他在隱晦的觀察著高成的表現。發現這貨臉『色』越來越陰沉。

「是啊,真棒。商人跟市委書記爭一情『婦』,有得看了。」鳳水玲當然希望能把高月搞臭了,她是擔心高成不捨得。所以,在一旁相助起隱居禮來。

「呵呵,這事,不用咱們講別人也會曉得的。」高成淡淡的居然一笑了,陶居禮曉得這貨死心了。

既然死心了,當然就不客氣了。鳳水玲也是暗暗高興,心中早舉起了屠刀。

想不到同一時刻葉老還真跟米月『勾搭』在一起喝茶。

吃過飯後葉凡隨腳走到烈士塔。

這裡蒼板翠柏,竹子林立。如果不怕晦氣的話,倒真是一悠閑飯後散步的好去處。

一條寬僅一米五左右的石階小路一直延伸到山頂上,葉凡望了望這條如長龍樣的石階路,心說倒是個鍛練的好地方。2216

發現石階路上人相當的多,估計都是來散步的。而且,更有一些身穿體育二字的學生借這石階路上下跑著在鍛練身體。

葉凡也來了興緻,慢步往上爬著。剛爬了上百級之後看到一個穿全身白『色』藍邊的運動服,腳蹬匹克的女子正在石階旁的一塊石頭上做著壓腿動動。

覺得此女子有些眼熱,走近一看,果然是米月。

「米月同志很勤快嘛,還出來鍛練。」葉凡笑著打了個招呼。

「偶爾出來走走,穿這身衣服方便。想跑步時也能跑一陣子。這烈士塔周遭景『色』太美了,而且,跑到山頂時地勢又高,空氣清鮮,相當的舒服。」米月說道。

「難怪米秘書長這身材能保持得像模特,是不是跟跑步有關係?」葉凡笑道,跟米月一邊走一邊閑扯了起來。

「這一點葉書記你倒真錯了。」想不到米月直接搖了搖頭否了。

「錯了?」葉凡轉頭看著米月。

「真錯了,大學畢業之後我學的是藝術專業。倒真去應聘過模特,而且過了。不過,只幹了幾個月就離開了。後來托關係進了『政府』工作一直到現在。」米月眨巴了一下長睫『毛』,說道。微風拂過,使得米月散發著蓬朝的生命氣息來。

葉老大不由得興緻來了,指著山頂端說道:「咱們比一比,誰輸了今晚上請吃『點心』。」

「你能行?」米月眼神不由得掃了掃葉老大那已經消散得差不多,但還有一絲『將軍肚』的肚皮一眼,估計心裡在腹誹著某位同志是酒囊飯袋。

「能不能行試試不就曉得了。」葉凡淡淡笑道。

「好1米月點了點頭說道,「這樣吧,葉書記,我讓你先跑50級台階。因為這台階我跑得熟了,同時起步對你來講不公平。」

曉得米月想給自己留面子,不過,葉老大卻是淡淡的搖了搖頭,說道:「這上頭還剩下多少台階?」

「這台階一直盤著山上去的,估計還有四五百級吧。」米月得意的看了葉凡一眼。

「那就好,你先跑到那邊拐彎處,估計一百台階吧,我再起步。」葉凡一臉淡定自若的笑道。

「哼,葉書記在取笑米月?」米月顯然有點生氣了,覺得被葉老大小視了。

「說真的,開始吧。」葉凡下命令似的擺了擺手。

「那我就不客氣了,跑了1米月還真是較真了,一講完那是如離弦之箭跑得飛快。

不過,米月的餘光是發現葉老大嘴角勾起了一個不屑的弧度。米月更生氣了,本來還想給市委書記留點面子。這下子火一起來,那是拚出全力往上跑了。

米月腿修長,再加上經常鍛練,跟起來倒真不慢。

不過,當米月拐過一百級台階時傳來葉老大的笑聲道:「我開始了,我可是要扎把勁滴。」2216

就你挺著那小肚囊也想追上我,下輩子吧,米月心裡不屑的想著,那可是沒有絲毫鬆懈下來的念頭。

突然感覺眼前什麼東西晃過,好像是個人。那道虛影子到了米月面前,還伸出一個手指頭勾了勾,有些輕狂的笑道:「咱超過你了,我的米月同志。」

米月頓時嚇了一跳,一看,還真是葉書記。氣得米月那臉漲得通紅,昴足了勁頭往前沖,不過,她震駭的發現。

葉老大居然不緊不慢的跟著,不管米月怎麼樣使力,葉老大總是比她快半拍。

而且,人家好像還沒出力似的。面掛微笑的陪著米月跑著,到山頂了。

「對不起米月,我僅快了半拍。」葉凡一臉淡定的轉頭微笑著看著她,額角一點汗都沒有。反觀米月,大汗淋淋的好像剛從河裡撈上來似的。

「你……你怎麼做到的……」米月上氣不接下氣的問道,雖說臉龐漲得通紅,估計是累著了。不過,那雙眼神卻是『露』出**『裸』的佩服神情。

「呵呵,小時候窮孩子出身。從小就要到五六裡外的山裡打柴。這樣一來二去的,雖說現在不去打柴了,但以前留下的根底子還在。現在已經差多了,不然,早到山頂了。」葉老大臉不紅心不跳的編著謊言。

米月眨巴了一下眼睛,倒是有些相信了。兩人在山頂歇了一陣子下到半山處。

「葉書記,口渴了的話咱們到管理處喝口茶怎麼樣?這烈士塔管理處的主任米修林倒是我一個隔代的小叔。」米月指了指掩映在半山腰竹林大樹下的一角屋檐。

「那行,我也渴了。」葉凡點了點頭,兩人走向了管理處。

說是管理處,其實相當的破舊。就一棟兩層的房子,外邊是青磚,上頭是灰瓦。不過,倒是跟外邊的風光很隔牽

「這房子是七十年代建的,這麼多年下來。我小叔光顧著弄些錢把路建好,所以,這管理處倒是沒錢搞。」米月指著那老舊的房子說道。

「唉,有錢的話倒是要給翻新一下。這革命烈士塔是一個教育人的好地方。下邊有可能搞個紀念館不是更好?」葉凡說道。

「米月,你怎麼來了?」這時,房子里走出一個半老頭子來。一身粗布的中山裝,腳底下蹬著解放鞋,還沾滿了泥巴。手中正拿著一把小鐵鍬。

「小叔,我遇上領導了,跑到山頂,現在有些渴了,想喝杯茶。」米月指著葉凡講道。

「領導,請進請講1米修林趕緊放下了小鐵鍬,說道。他伸了伸手發現手上還粘得有泥巴,趕緊又縮了回去。

不過,他看了看葉凡,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米月已經是市委副秘書長了,她的領導不是市委秘書長嗎?

那這年輕人也太不思議了,年輕得可怕了。而且,葉凡發現,米修林的腿腳好像有些不便,走路有些跛。

「呵呵,修林同志,你辛苦了。」葉凡倒是伸出了手。

米修林縮了縮最後還是伸了出來,雙手緊緊的握著葉凡的手打著招呼,三人進了房子。裡面擺著幾把竹椅子,牆壁上倒是掛著一些革命烈士用品。

「小叔,你不是早想搞烈士紀念館?」米月朝著米修林眨巴了一下眼睛說道,她搞的小動作葉凡自然看得清清楚楚的。心裡好笑,曉得米月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看來,今天不放點血是不行了。

「是啊,早想弄了。前幾天剛去找過小呂,這傢伙現在都司令了還這麼摳門兒。我嘴皮子都磨幹了他才答應了三萬塊。三萬塊能做什麼?我還打算在石階兩旁搞幾個亭子呢?」米修林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