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二十章白得一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白得一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二十章

白得一個

「老大,200萬啊,這個……」齊天還想抵賴,看看能不能再撈幾十萬回來

「就給200萬吧,也不多。即便是其它部隊有人戳我們。我們也完全有理由可講是不是?

齊師長,你看看,咱們在同嶺市建的軍官家屬樓人家同嶺的領導們都很重視。2220

那塊地皮人家沒要多少錢,說是擁軍了。咱們也不能太摳門是不是?」想不到陶古板好像吃錯了『葯』似的事,居然胳膊肘兒往外拐了。

「那好吧,政委你都講了。又是大哥開口了,我扣著不給大哥還不抽我嘴巴。」齊天一臉委屈的講著,抬眼一掃,才發現玉東跟蔡同慶等傢伙臉上掛著的居然都是一臉**『裸』的興哉樂禍。

因為,齊天在平時要求非常的嚴格。這個也是沒辦法的事,響虎師團帶不好,軍區領導會摘了自己這師長帽子的。

而這師長帽子也是葉凡花了大力氣爭取來的,齊天也堵著一口氣,絕不能讓人小瞧了齊家人。

所以,平時太嚴格。像玉東蔡同慶等下屬軍官們沒少挨訓甚至挨罵動粗都是時有發生的事。這下猛不丁的居然逮到一個看見齊老大挨訓的機會,其它不良的同志們那能不偷著樂了。

「麻痹的,你幾個傢伙在一旁幹什麼?看老子笑話是不是?老子就喜歡讓大哥訓我。大哥訓我是看得起我齊天。你們看到沒,我大哥是不會訓你們的。」齊天指著幾個傢伙瞪圓了眼睛吼道。

「葉書記,我倒有個小主意,你想不想聽聽?」這時,一直沒開口的一個臉上長滿豆豆的大校軍官說道。

「你說。」葉凡很客氣的講道。

「其實,給錢還不如給訓練常」那個軍官講道。

「我說宋團長,你腦子沒燒糊塗吧。咱們的訓練場去了多少錢,給場你也講得出來。軍區領導還不抽死我們。」蔡同慶哼道。

「咱們的訓練場當然不能給,不過,以前咱們剛搬過來時不是有個廢棄的訓練場?」宋團長笑道。

「對呀,怎麼把這一茬給忘了。我記得紅口那訓練場現在全荒廢了。當時咱們剛搬過來時沒有訓練場還能湊和著用用。百

索快速進入本站現在咱們有新場了,那個太小,設備又不好,還有什麼用?」蔡同慶也說道。

「有多大?在哪?」葉凡也來了興緻,如果有現成的訓練場那當然比給200萬更好。就是這200萬也建不成一個訓練場的,而齊天也不用出錢了。一舉兩得的事,何樂而不為。

「那個叫紅口訓練場,倒是離同嶺本市不遠,就一小時車程。對我們來講不大,但方圓範圍也有三四里地。而且,周圍當時因為是訓練場所以村莊都給搬走了。只不過訓練場很簡易就是了,不再適合我們了。」玉東也講道。

「既然不遠,去看看。」葉凡提議道,這個,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幾人說去就去,上了車子直奔紅口而去。

從響虎師團駐地到紅口訓練場也差不多一個小時車程,不久就到了。

不過,當葉凡等人下車走進訓練場時全都呆住了。2220

這哪是訓練場,根本就是一鴨常裡頭臭氣天,鴨子嘎嘎的叫著,追逐著,滿眼下去,全是鴨子,估計不下十幾萬隻。

「媽的,怎麼回事?叫管新他娘的馬上過來,一個小時到不了老子槍斃了他1齊天火大了。管新中校是師里管後勤一塊的負責人。

玉東趕緊去打電話,40分鐘過後管新中校滿腦門冒著粗汗到了。

這傢伙臉『色』有些慘白,說道:「師長,這裡廢棄了可惜了。而師里剛創建時經費也是相當緊張的。

去年軍區領導還指示我們要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學習南泥灣精神。要把錢省下來投入軍訓當中去,所以,我想這裡廢著也是廢著,可惜了。

而咱們全師二萬多將士們每天都要吃飯。光是師里種的一點菜太少了。而我們又找不到地盤,所以,這裡就改成養豬養鴨的地方。

師長,您沒發現,咱們今年的伙食可是很好,得到了極大的改善。而且,不用到市場去買這些,省下也不少了。」

「這裡是訓練場子,是軍事禁區。在上頭沒有撤消前它就是訓練常好了,這事,你馬上給老子處棱鴨子,全宰了,給全師將士們打牙祭吧。明天早上我會再來,收拾不好老子就收拾你了。」齊天兇巴巴的甩下一句話轉身就走了。

在車裡,齊天說道:「大哥,我看這訓練場應該還行。雖說現在『亂』了點,一收拾好完全可以恢復過來。

而且,訓練設備也沒絲毫變動。晚上我已經安排有幾個連的士兵過來幫忙,明天一早應該就能恢復原狀。

只是這臭味兒估計一時是消除不了。不過,我已經安排他們消毒噴些香水就會好些。」

「嗯,還行。這樣吧,你再給100萬給軍分區。讓他們自個兒想些什麼辦法再添置一些東西就行了。」葉凡說道。

「100萬沒問題,只不過,我剛才聽管產權的同志說是這訓練場還有點麻煩。」齊天皺了下眉頭講道。

「麻煩,啥麻煩,難道這訓練場還沒移交過來,是別人的。我想也應該是別人的。」葉凡瞬間就想到了這個。

「還真給大哥猜對了,以前我們響虎師團沒有組建時是直屬於燕京軍區第三集團軍。

當然,那個時候也沒有響虎師團。而駐紮在這裡的也不是我們師,而是xx團。

後來我們來了,他們就撤走了。而這訓練場就是他們的。當時因為他們走了,直接就轉給了我們。

不過,手續可是沒有辦理。如果一直是我們在用,倒也不用去辦理什麼產權過戶的麻煩手續。

現在不一樣了,如果是給地方軍分區用用那倒是可以。如果是贈送給他們,那就得辦理產權證。不然,就怕扯不清。

這個,就要聯繫第三集團軍的領導。沒有他們同意,這場是拿不下來了。大哥,你看怎麼樣?」齊天問道。

「借別人的場,也許,領導一換人家要收回你也沒辦法。最好是直接拿過來才好,不然,你投下一些錢改善了環境跟設施那不得虧死了。不過,第三集團軍領導,我記得以前好像是騰雲凱將軍。現在換人沒有?」葉凡一愣之後想了想說道。

「還是他,大哥認識他?」齊天問道。2220

「呵呵,如果是他我這張老臉估計還管點用處。」葉凡心裡大定,淡然一笑。

「那敢情好,大哥給支會一下。具體的辦理手續的事我來。」齊天說道。

「跟你我是沒有什麼客氣的,你小子給我辦好就是了。不然,你這屁股可是挨抽了。」葉凡哼道。

「yes葉將軍1齊天行了個標準軍禮。

第二天早上。

想不到才8點,葉凡剛走到辦公室就看見米月走了出來,說道:「葉書記,呂司令已經來了半個小時了。我說打個電話給你,給他攔住了不讓打。說是不能打擾了你什麼。」

葉凡一聽,知道呂司令有些急了,於是快步進了辦公室。

「呂司令,你早埃」葉凡一屁股就坐在了外間一個小會客間的沙發上,笑著打了招呼道。

「起來慣了,反正就隨腳過來了。葉書記,這是我們搞訓練場的方案,你看看。」呂林也沒矯情,馬上把桌上的文件袋子遞了過去。

葉凡打開文件翻看了起來。

「你們的打算是爭取到1000萬搞個訓練場,是軍民共用的那種。不但可以作為預備役用的,在緊急情況下也可以適用於正規的地方部隊?」葉凡看完后隨手把文件擱在了桌上,問道。

「嗯,1000萬是最低要求了。估計,就是買地加上平整個場地出來就差不多了。前前後後要弄下來,沒有2000萬是拿不下來。」呂司令說道,緊皺著眉頭。

其實,呂林也沒辦法。他在軍界一塊沒並有多大的靠山,以前靠著過硬的本領才好不容易爬到現在這個位置。不過,隨著老領導的『西去』。

他現在倒成了沒爹媽的孩子,呂林今年才四十幾不到五十歲,自然還想再進一步更上一層樓。

只是,軍隊跟地方『政府』也差不多狀況。越往上越難,而且,往上如果沒有『靠』你就甭想著再進步了。而且和平年代沒有戰爭,想立個什麼功受過什麼獎的都難以實現。

所以,呂林這段時間一直在琢磨。最後琢磨出想干一件漂亮事出來為自己添些光彩。只不過想幹事都難,而且,要干一件漂亮事就更難。

「你已經籌到多少了?」葉凡問道。

「三百多萬,差得遠了。」呂林說道,彼有些無奈的微微搖了搖頭。

「呵呵,你看看這個?」葉凡到辦公室把齊天提供的材料拿了出來遞給了呂林。

呂林接過後翻看了一遍下來,結果,他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葉凡,問道:「葉書記,這個是人家響虎師團的訓練常跟咱們可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呵呵,想不想得到這個訓練場?」葉老大神秘一笑,看著呂林。一旁的米月也在偷偷聽著。既然葉書記沒進辦公室聊這事,那就說明他允許自己偷聽了,不明白不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