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峰迴路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峰迴路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峰迴路轉

「繼續講。」葉凡示意包毅道,臉『色』嚴肅得很。

「以天木礦業集團為紐帶,那簡直是一張天網。一張關係跟權力互相掛勾的無形天網。

這張網太大了,其中的『魚』從窩林鎮到南塘縣再到章河市同嶺市再到省里。2224

各個層次各個級別的幹部職工都有。而同嶺市公安局的童軍峰局長就是他們最大的保護網之一。

而能讓省廳如此快速作出決定的,這事,肯定還牽扯著省廳某些領導以及省里一些領導。

不瞞葉書記,我曾經三次遭到他們的暗殺。一次是有人對我的車子做了手腳。

當然是暗中下手,讓人一時都發現不了什麼。第二次乾脆更直接,居然動用了狙擊步槍。不過,幸好我當時警覺『性』高,只是小腿處擦破了皮。

第三次他們乾脆到我家裡整事了,幸好我現在是沒老婆沒孩子的光棍一個。

本來老母親和老父親是跟我在一起的,沒法子,我趕緊把老母親他們送到一個最好的朋友家藏了起來。我死了倒沒啥,只是他們心裡會傷著。

不過,他們也怕我被『逼』急了把材料往上捅,所以,這幾個月下來還算是平靜。只是把我邊緣化了。

不過,反正就一個死,只要葉書記肯徹查此事,我包毅甘當馬前卒。

拚命的事叫我去干就是了,麻痹的,這群人渣1包毅狠狠的往地下呸了一口。

突然一個半膝跪地,雙眼盯著葉凡,那雙眼中噴著火一樣的憤怒。葉凡都能感覺到包毅胸中的怒火。

「你小時候練過吧,身手還不錯。」葉凡扶起了他,說道。

「練過幾手,不過,不是很厲害。」包毅還會謙虛。

「有沒信心在我的手下做事?」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說過,只要徹查此事。我包毅甘當馬前卒。」包毅再次重申了這話。

「天木礦業集團除了這次重大事故外還有其它什麼惡行沒有?」葉凡問道。

「那個就多了,比如,佔了人家的山壓低價格給錢。有的時候工人緊缺,他們就採取騙拉等法子把人弄到礦區。

爾後就不讓你回去了。有的想回去的甚至被打殘的腿。那是因為,一個是工作條件太堅苦,危險度太高。

二來就是工資太低,工人們的血汗錢全給他們給吃了。風草天這個人生來就有些土匪行徑。

在公司里,被他甩過耳光的下屬不在少數。而且,此人喜好女『色』。見那個女子漂亮就上去了。先是用錢誘『惑』,不從的話就暗中『亂』來了。」包毅說道。2224

「你講的這些都有證據沒有?」葉凡問道。

「我有一部分證據,這個,不是我不儘力。畢竟,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且是要暗中調查。」包毅臉『色』有些難堪。

「證據呢?」葉凡問道。

「葉書記能拿下同嶺市的盧歡的話我就拿出我掌握的全部材料。」包毅居然還談條件。

「看來,你還是不相信我。」葉凡盯著包毅,微微有些惱火的講道。

「不是我不想相信你,而是因為,他們也猜測我手中有材料。所以,一直以來,他們設了多次陷井想從我手中把材料套走。

什麼美人計、送錢送物送權的法子都使過了。不過,幸好我警覺『性』高,都閃過了。

我想講的就是我包毅雖窮,但還有一份良知在。我包毅並不是個全身充滿正義的人,從整體來講,我甚至還有些勢利。

但是,就是這一分僅存的良知讓我擱不下這件事。更何況,它還牽扯著我的親戚。

我包毅的良心給狗吃了也不能擱下這事。本來我打算,一旦材料充足足以致他們於死地時我會直接到京里去。」包毅講這話時全身閃著灼灼的一份光芒。

「行,信任也需要一個過程,我不怪你。不過,你要我拿下盧歡。總得給我講講盧歡是什麼人,而且,你得首先提供有關盧歡的證據才行。」葉凡說道。

「葉書記到同嶺市並不久,盧歡是同嶺市副秘書長兼市『政府』辦主任。其實就是高成的一條惡狗。聽說此人不久將坐上市委大管家位置。難道葉書記還不知道這事?」包毅覺得有些疑『惑』的看著葉凡。

「什麼,盧歡?」葉凡倒真給嚇了一條。心說難道齊叔講他的同盟推薦的人選難道就是盧歡?

轉瞬間,葉凡心裡頓時大喜開了。如果包毅能提供證據趁機拿下了盧歡,那豈不是講他們那邊合適的推薦人選一時給弄沒了。

到時齊振濤趁機提出米月來,那另一個方面講米月是不是又有希望了……

「把盧歡的證據拿來,你給我兩天時間。」葉凡神情非常的堅決,手一伸說道。

「我只給你盧歡的證據。」包毅說著。

一個小時過後,包毅送來了盧歡的證據。

「這事還真有些不好辦,如果要拿下盧歡的話就怕會驚動其它的『蟲子』。不如這樣,既然盧歡在爭取市委副秘書長位置。那就先把這事給攪黃了。爾後,咱們再調查天木集團的事時再把他給拿下,這樣不是更完美?」葉凡問包毅道。

「不行,非拿下盧歡不可。這是我包毅唯一的一個條件。不然,咱們今天的話就當是沒說過。」包毅態度還真是倔,死咬住這個不放。

「那好,這事就這麼定了。」葉凡有些惱了,冷哼了一聲。轉身上了車子后又直奔齊振濤住處而去。

「你又回來幹什麼?不是跟你講過,別纏著老子了。這次的事米月沒戲唱。你小子,還真是倔啊1齊振濤一見到葉凡,辟頭蓋臉的就臭罵開了。2224

「齊叔不是想整頓晉嶺的礦業嗎?齊叔不是想讓我重整同嶺的經濟。把同嶺經濟帶入發展的正軌嗎?」葉凡幾個反問,倒是令得齊振濤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說道,「你回來就是為了反問我這個,屁話說這麼多有什麼用?」

「齊叔這次配合那個人推薦的是同嶺市副秘書長盧歡吧?」葉凡開始拋『球』了。

「你哪裡曉得這消息的?」齊振濤微微一愕,間接的承認了。

「齊叔看看這個。」葉凡把包毅提供的材料拿出來輕輕的推在了齊振濤面前。他倒也拿起材料翻看了起來,越到後面,臉『色』越嚴肅。

「這材料核實過沒有?」齊振濤問道。

「我剛拿到,還沒有核實。不過,八成是真的。那人在調查天木礦業集團礦難的事……」葉凡乾脆把包毅講的給重述了一遍。

齊振濤沉默了。

「你真打算徹查這事?」齊振濤斟酌良久才問道,因為,這事牽扯太多。其實就是在揭晉嶺省的蓋子。

到時,弄得一大批官員落馬。對於晉嶺的發展,晉嶺的穩定都有著深遠的影響。

齊振濤到晉嶺也不過幾個月時間。這個時候非常時期,晉嶺官場不怎麼穩妥也不大好。更何況,對於晉嶺煤業的發展也是相當不利的。

「我想,波及面不能太大。不能像江都的事那樣子搞。不然,估計齊叔也會惹上麻煩,抓些主要的,對咱們有利的就是了。」葉凡說道。

「嗯,說明你現在已經有了大局觀念。對於一個主持一個大市的書記來講,沒有大局觀念絕對是不行的。

社會上不平的事太多了,就是咱們想管,也不可能全部都管得過來。有些事得分輕重緩急,而且,還得光顧著方方面面的影響。

抓大放小,看時機而定。咱們的出發點就是,既要讓老百姓得到他們該得的。

但是,也不能折騰得沒完沒了最後反倒是傷了筋骨。所以,這次,盧歡肯定是不能再推薦了,這種人,老子還狠不得一腳踢死他。什麼玩意兒。

不過,這事,估計你暫時也不想泄出去吧?」齊振濤說道。

「以著我的脾氣,當然想一鍋端了。不過,我曉得不行。而且,這事還是發生在同嶺本市。我也是剛下去,不過,像同嶺市公安局的童軍峰,以及市委副秘書長盧歡等人非得拿下不可。」葉凡說道。

「呵呵,你中意那個包毅吧?」齊振濤突然笑了。

「那傢伙的確不錯,如果能坐上同嶺市公安局長寶座。對於我來講,也是一大助力。專政機關的強力作用,我是深有體會的。有些事,還真不能缺了這些同志。」葉凡說道,倒也是直言不誨。

「你這次來不光是跟我探討案情的吧?」齊振濤突然收斂了笑容。

「齊叔,既然盧歡沒戲了。是不是,這個……」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你跟米月沒事吧?」齊振濤覺得有些疑『惑』。

「真沒事,我只是想找一個好管家。」葉凡趕緊坐正了身體,一臉正經的講道。

「這件事我不是跟你講過,有麻煩。而且,如果由我提出來,恐怕人家會一棍子『打死』米月。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齊振濤說道。

「齊叔的意思是另找人推薦她,齊叔在後頭使些力氣就是了?」葉凡問道。

「你小子還不笨嘛1齊振濤笑了笑。

「完啦,找誰去。這晉嶺省我是雙眼一抹黑,除了認識齊叔外,其它的省委領導。

就那天省軍區的張果司令員到過同嶺一趟。對於米月,因為她的叔叔米修林曾經是張司令員的手下。

所以,張果司令員倒是有隱晦的答應會支持米月的。只是這件事由他去提那絕不可能。軍分區司令提人事問題,不合適宜。」葉凡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