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二十六章看你這一臉的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二十六章看你這一臉的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葉凡卻是點了點頭,嘴裡講道:「是」響虎師團是燕京軍區王牌部隊,他們執行的是師長擔任制。

不管什麼人才出去,首先得經過師長贊同才行。然後進師班子討論,最後是向燕京軍區引薦。

他們有著一套複雜的進人的程序。前幾天我也去過一趟。倒是為同嶺市軍分區弄了一個舊訓練場上去。」

「噢?」朱強神色一閃,瞳孔突然睜大了一些,問道,「葉書記跟響虎師團的擔任人很熟習?」

「呵呵,馬馬虎虎。他們那個訓練場本來也是廢棄了的不用的。而同嶺市軍分區又剛好需求一個為預備役訓練的場所。軍分區拿不出那麼多錢來搞這事,所以,這事就這樣落下了。好歹他們給了我這個書記一點面子。看來,軍隊還是支持地方樹立的是不是?」葉凡話講得輕鬆,不過,朱強分明的是熱度下去了。

這傢伙不蠢,即使是一個舊的不用的訓練場,要把它從響虎師團嘴裡掏出來那也是相當的不容易的。

除非的關係跟師擔任人鐵到不能再鐵的地步了。不然,那隻能講是痴人夢了。

「葉書記,這個,能不能……,」朱強是信口開河,想啟齒求葉凡,不過,一時又張不了口。所以,不斷拿眼盯著父親朱天明。

「這事,其實,不用提我也想帶去走一趟,成與不成這個就沒個准數了。我想,還是有些希望的是不是?」葉凡還沒等朱天明天口搶先講道,不過,這貨講到這裡突然皺了下眉頭,道,「不過,最近市委的事也相當的多。

而同嶺市市委大管家還空缺著,不斷以來都是由市委第一副秘書長米月同志在代管著。而最近新龍街改造又是由米月同志在擔任。

她太累了,我怕她會累坊了。所以,不得不抽手出來配合米月同志不斷抓新龍街的成績。不過,米月同志很擔任任,大部分工作都包攬了。」

朱天明一聽,當然就明白了。這傢伙分明的是在為米月『活動,嘛。還強調出了什麼市委第一副秘書長。

其實,副秘書長是不排位的。只看跟市委一號人物的關係如何?一號認可就火了,不認可有能夠被邊緣化。

葉凡如此的講,那豈不是講同嶺市委大院大管家一職就該輪到米月上了。由於,第一副秘書長不上去讓誰上去?不過,這事如今又牽扯上了兒子的事,也tng煩人的。

「爸,們不如早點把米月同志的事搞定上去。也能讓同嶺市多進一個副秘書長協助米秘書長的工作。葉書記也能從新龍街抽手出來是不是?」在這事上朱強還不是普通的聰明,協助葉老大完成了『點題,的重擔。

「這是省委的事,老爸我也沒有決議權。」朱天明道,算是委婉的拒絕了。

「沒有決議權天明叔總有建議權。」想不到旁邊那女子也漏了一句出來幫襯著朱強,朱天明差點啞火了。而葉凡卻是裝著一臉淡然的樣子在品茶。

這傢伙倒是會裝,朱天明在心裡嘀咕了一句,嘴裡道:「朱強,有些事,不是想象中那麼複雜。就拿的事來講,不是折騰了這麼久也沒有下落。省委的事,更複雜一些。」

葉凡知道朱天明是在解釋給本人聽。

「呵呵,朱部長著實不容易,講的也是實情。我們不談米月同志的事了。」葉凡著,看了朱天明一眼,道,「朱少校,假設真想進響虎師團的話明天一大早就跟我走。我就擠出工夫陪去一趟。」

「葉書記,聽響虎師團的擔任人齊師長也回省城了

「回省城了,這子,招呼也不打一個……」葉凡裝著微愕了一下樣子,轉爾看了朱家父子一眼』笑道,「不好意思,失禮了。」

不過,葉老大的話落在朱家父子耳里可是掀起了漣漪。傻子也能聽得出來,這位葉書記跟那位齊師長關係相對是非同普通。不然,何來這般的叫法。

「呵呵,新龍街是要改造了。們同嶺市我也去過幾次了,其它都好,就是新龍街夾在市委市政府之間街面太窄了。

這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事。估量是由於各種緣由牽扯著,所以,不斷上去都沒有弄好。

這次葉書記能下決計改造新龍街,這是為同嶺人民做了一件大壞事。新龍街的改造也是一項非常繁雜的工程。

而米月作為市委副秘書長去擔任這項工程是有些太過了一些。她的陣地應該在為市委指導服務上才對。

而作為一名女子,能擔負起新龍街改造這種大事,明她是一個有才能肯挑重擔的同志。

對於這樣的同志,置信下級指導會看在眼中的。我們省委也不缺乏伯樂嘛!朱天明貌似在談一項跟他毫有關係的事,實踐上葉老大從中曾經聞出一些滋味了。

「謝謝朱部長對米月同志的一定。」葉凡著,看了朱天明跟朱強一眼,笑道,「既然齊師長回到省城了。

我是很少宰這位老弟一把的。這次不能放過他』一來也是賀喜他高升了。

二來,今早晨我作東,請朱部長們父子一同去外面坐一坐。到時叫齊天過去相陪就是了。當然,請客我請,埋單是他的事,呵呵……」

「這個相對不行,葉書記。我們家在省城,您來這裡是主人,應該我作東請客才是。」在這個時分講話的時分朱強可是略帶點、恭敬味兒來了。

「葉書記,就給朱強一個請客的時機吧,呵呵呵。」朱天明也笑開了,自然是在為兒子加油了。

流松園是晉嶺省省城龍江市一個相當有名望的高檔消費場所,外面的裝修獨具一格。當然,隨之而來的就是消費價錢當然也是不低。

葉凡和朱天明部長的車子剛停上去,齊天這廝早就守在流松園的大門口了,陪同的還有幾個軍官,根本上葉凡都看法。

在葉凡面前,齊天這廝是特沒『骨氣,和風格。這貨穿著筆tng的軍裝,肩佩大校肩章,卻是像個孩子似的早就幾個大跨步到了車子跟前。

這貨彎身給拉開了車門,嘴裡卻是嘎嘎笑道:「想不到大哥也在省城,咋不早。」

「跟,老子還不得被灌醉了。」葉凡沒jin氣的笑著下了車子先給了這傢伙一拳頭。

爾後指著旁側奧迪車裡出來的朱天明部長引見道,「齊天,來,看法一下。這位是省委組織部的朱天明部長,旁邊的那個是他的兒子朱強少校。」

當然,葉凡跟齊天的『親近,倒也令得朱部長心裡是悄然歡欣了起來。

齊天笑著,不過,伸出的只是一隻手跟朱部長握了握。倒也跟朱強握了握,笑道:「朱少校,我們彷彿見過面是不是?」

對於齊天來講,省委組織部長在他面前也算是雞肋。部門不同系統不同,鳥不鳥他隨心境罷了。

「我到過齊師長領軍的響虎師團好幾次了,只不過齊師長是貴人,朱強很少能見到。」朱強一臉謙遜的道。

「呵呵呵,最近師里事多,忙得很。」齊天淡淡的笑了笑。

忙個屁,忙著大碗喝酒打獵罷了,朱強在心裡腹誹了某師長一句,嘴裡卻是陪著笑臉。

「齊師長,葉書記,我們出來怎樣樣?」朱強滿臉愁容請示道。

「呵呵呵,那當然要出來的。」齊天笑著,轉爾講道,「不過,早晨我來。」

「那怎樣行,好的事早晨我請。」朱強心裡一沉,趕緊道。這個,齊天不給面子,那本人的事可就有些懸了。

「呵呵,我大哥在這裡,我不請客那不是找抽?」齊天擺了擺手,道,「就這麼定了,早晨我作東。」

「子是欠抽,就這麼定了。早晨齊天請客,不過,由朱老弟埋單就是了。」葉凡啟齒定了調子,齊天倒也不再爭辯了。心裡早明白了葉老大在當『客」

而朱家父子在心裡暗暗感j的同時也是震憾不已,想不到這位葉書記跟齊天的『感情,如此的深沉。

一時之間,朱強對葉凡是愈加恭敬了起來。他知道,本人的事就要落在這位葉書記身上了。齊天倒是其次了。

幾人笑著進了包間。

朱強很客氣的請示著點菜上酒,喝了一陣子酒,大家聊的都是些風趣的事。

「大哥,們同嶺那個呂司令很上心。第二天就安排了人,親身帶著去處理紅口訓練場了。一地利間,恢復了原貌。而且,聽他們正在置辦設備

「呂林同志是個好同志,二心撲在工作上。那個訓練場對們來講只是一個廢棄的訓練場子,但對他們來講可是一個好場所。

而且,我也看過了,的確不錯。整理一下再添些設備,倒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訓練常對於民兵跟預備役部隊來講也足夠用了。

不過,假設們部隊里有些廢棄不用的,比如武器訓練器材什麼的也給些他們吧

「老大,也太得寸進尺了吧?」齊天終於肉痛的喊出聲來。見齊天的臉苦瓜著,朱家父子在心裡偷笑開了。想不到如此牛逼的齊大師長在葉書記面前彷彿一不幸的跟班似的。

「看這摳門相,這事就這麼定了。再給些設備,們響虎師團可是富足得很,別在我面前打馬虎眼。」葉老大沒好氣的哼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