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拿下公安局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拿下公安局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不是官難當,幹什麼都難。經商不苦嗎?絕對苦。天天都得為進貨出貨什麼的煩著,東西沒人買煩,有人買沒東西賣也煩。所以,人的一輩子都是在煩中度過的。只不過看人的心態罷了。如果一輩子都沒事幹了人生也了無生趣了。

我還是喜歡稍微有些挑戰性的事乾乾。相信你也差不多心思吧,不然,你就是一個平庸的官員。

我看你並不像,你應該算得上是一個正義,傑出的官員了。」米月半真半假的講著。

「你在哄我了。」葉凡笑道,眼神不經意在米月那胸脯前滑過。米月半個身子在水中,而胸脯卻是完整的露在外面。

而且,因為水濕了的緣故,那泳裝緊緊的貼在峰頭上。再加上是低胸,所以,其實,半個山峰都裸露在外邊。那深深的溝子,讓人有些心痒痒的。

「我能哄得了葉大書記,那我米月真是有本事了。」米月咯咯的大笑了起來,在這靜靜的山谷里特別的清脆。而且,胸峰子隨著笑聲顫慄得相當的厲害<\/a>,害得某貨那心也在隨著跳動開了。

「呵呵呵……」葉老大洒然而笑,倒是令得米月有些愣神了一下。眼神在他那有些英朗的面上掃過。

葉老大因為練功的緣故,身體肌肉相當的完美。並不是施瓦辛格的那種,而是屬於小肌肉型。不過,塊塊很自然的盪著。

11月4號星期四上午9點。

同嶺市公安局局長童軍峰同志正在招開局黨委班子會議。

這時,電話響了,一接通才曉得是市政法委書記遲浩強打來的電話,要求他立即到政法委辦公室<\/a>,有急事。

童局長也沒懷疑什麼,把會議交待給常務副局長寧滿同志后直奔遲書記辦公室<\/a>而去。不過,剛進辦公室<\/a>就發現<\/a>遲的辦公室<\/a>里還坐著兩個一臉嚴肅,身著黑色西裝的中年人。

「你是市公安局的童軍峰局長?」其中一個中年人掃了童軍峰一眼。該同志一臉嚴肅的問道。

「我是,你是?」童局長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該同志問道,他感覺到了一股子不尋常的詭異氣息。

「我是市國安局的宋成,這是我的證件,你跟我們走吧。」宋成說道遞上了證件。

「國安,什麼意思?」童軍峰一臉訝然的盯著宋成問道。不過,這貨臉色有些微黑了。這貨,並沒有接宋成手上的藍皮本。這種東東不用看。難道還有人在政法委書記辦公室<\/a>冒充國安的人?那跟找死<\/a>有啥區別。

童軍峰是公安局長,當然最曉得國安部門的可怕性。這個部門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不過,只要你給他惦念上,不死了<\/a>也得脫層皮了。

「童軍峰,你已經被傳訊了。不要嗦,不該問的不要問。走吧。不然,就得銬上了。」宋成一臉嚴肅的哼道。

「遲書記,這是什麼意思?我要找市委領導<\/a>反應這個情況。我是市公安局長。他們不能說帶人就帶人,我有申訴的權力。」童軍峰激動得嘴唇都在顫慄。他當然不想去國安報道<\/a>了,估計一去就回不來了。

「這事我已經跟葉書記彙報過了,葉書記有指示,叫你安心去國安配合他們調查。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軍峰同志,好自為之吧。」遲浩強心裡早在偷著樂了。不過,嘴裡卻是表現<\/a>得一幅悲天憫人的兔死狐悲的架勢。

「我要見高成市長。」童軍峰那臉頓時就綠了。大喊道。

「高市長也有指示,說是按葉書記的指示辦。」遲浩強一臉嚴肅的講道地。童軍峰頓時垂下了腦袋,那臉黑得像黑碳頭。

手銬倒沒戴上,耷拉著頭跟著宋成走了。童軍峰曉得,自己已經成了<\/a>高成的棄兒。這輩子,估計是完蛋了。

第二天上午9點,市委會議室里煙霧騰騰,13個常委各就各位。

「1

一聲茶杯蓋子刮茶杯的刺耳聲音傳來,有些嘈吵的會議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因為。這是葉老大要講話時的臭毛玻同嶺市各位同志也習慣了。一聽就安靜了下來。

「昨天發生的事想必大家都聽說過了,這簡直是荒唐。咱們同嶺市堂堂的公安局長居然是一個刺探國家機密的人。

作為同嶺市市委委員。同嶺市政府所屬的強力部門之一的負責人,怎麼能幹出這種損國損民的事。

這是敗類,是不可饒恕的1葉老大開場白講得是慷慨激昂,伴隨著他的話,啪地一聲,桌子也被他拍了一巴掌。這個,連他自己都似乎信了童軍峰真幹了這事兒。

實則這事是他指使齊天個人單幹的。把一份無關痛癢的所謂的軍事地圖塞進了童軍峰的家裡。

而後馬上被查出來。自然,童軍峰同志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請進了市國安局。

本來這事調查過後如果童軍峰真沒幹也沒屁事。不過,不久這事居然引起了國安部張雄局長的注意。從而,童軍峰同志不是死也是屎,想出來,那是不可能了。

當然,童軍峰早就該下大牢了。就憑包毅手中的材料<\/a>就能送他進去。

只不過暫時不能打草驚蛇,葉老大要執行自己的計劃。所以才想出這麼一個餿主意出來先把這傢伙整進局子再說。而並不是說葉老大有多壞。

而且,國安部門事關國家機密。就是高成這個市長想插手<\/a>相救童軍峰都不敢了。

如果是公安機關出手抓了童軍峰,高成還敢搬出救兵。國家機密,哪個官員腦子進水也不會去插手<\/a>這種事的。

「駐軍的安全對於我們同嶺人民來講是大事,國家信任我們同嶺,所以把這麼重要的師團都駐紮在咱們同嶺。

平時修個路架個橋,還有搶險等都能看到咱們駐軍的身影。同嶺人民暗稱他們是咱們的保護神。

這事肯定會上報到上面的。到時,上級領導<\/a>心裡會怎麼想?要知道,干這事的居然是咱們同嶺市公安局局長。

不但極大的傷害了駐軍同志們的心,也極大的損害了老百姓的利益。如果連帶著他們連咱們市委市政府都不相信了那結果就可怕了。這種害群之馬,賣國賊,一定要嚴懲。我建議市委市政府立即行動起來,首先是開除黨籍撤消童軍峰一切職務。

至於國安部門怎麼樣處理,我們無權干涉。但是,我們可以要求他們一定要嚴懲。

絕不能因為他是市委委員、公安局長而有所不同的對待。」想不到黨群書記孔端同志居然第二個發言。言詞非常的犀利嚴肅。

葉凡心裡好笑,知道這老傢伙<\/a>沒安好心。自然在乾落井砸石頭的騷事了。

果然,第三個搶嘴發言居然是孔端的『常委戰友』常務副市長畢雲理同志。他說道:「我完全贊同葉書記跟孔書記的指示。不但要嚴懲這種損國損民的敗類。

而且,市公安局工作千頭萬緒。咱們是同嶺市的核心班子。不能眼見著市公安局就此亂了,要即時的安撫他們的心。

穩定他們的情緒,要做到這一點,一個好的帶頭人是必不可少的。為此,我建議由遲浩強同志兼任市公安局長一職。

遲浩強同志的政法素質我就不嗦了,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而且,由市政法委書記兼任公安局長也是多個地方的常事兒。」

「嗯,市公安局是不能一日無帥。我看畢市長這個建議很好,我完全贊同。」孔端也及時答話想搶位置了。兩個人馬上就演起雙簧來了。

「唉,其實,老童也是一個干工作極為得力的同志。在公安戰線上也工作了幾十年了。

以前他也很配合我的工作,咱們倆把市公安局也是整理得井然有條的。只是一步錯千步都錯了,老童這是為什麼啊?

同志們,咱們一定要敲響警鐘。我想,市公安局的各位幹警的思想方面一定要抓了。

平時不但要練拳腳練技術練能力,還要注重對思想的引導,不能再讓童軍峰同志的悲劇重演了。

對於畢市長的建議我也有些期待,不過,如果有更有能力的同志能擔任這個職位,我遲浩強舉雙手贊成。

這市政法委的工作也很繁雜。」遲浩強還假惺惺的貓哭老鼠了一回。最後,又假意的謙虛了一下。人家葉凡都沒表態,他首先就開始主抓市公安局的工作思路了。這不是想搞得既成事實爾後逼葉老大把這職位讓他兼職著了。

打滴好主意啊!

「既然遲書記感覺市政法委的工作如此的繁雜,千頭萬緒的都已經忙不過來了。

我怕浩強同志到時一忙不過來,又疏忽了對市公安局各位幹警的管理,再出一個什麼李軍峰張軍峰楊軍峰事件來那我們同嶺市政府可是丟不起這個人。

所以,不能再往浩強同志身上壓重物了。重極必反,浩強同志年歲也不小了,精力總是有限的。咱們嘛,總得為老遲同志考慮考慮,不能不人道是不是?

葉書記,你看呢?」想不到高成同志馬上抓住遲浩強的『謙虛』為槍扎向了遲浩強。

氣得孔端狠狠的瞪了遲浩強一眼。心說你丫的既想作婊子又想立牌坊。這下子倒好,給人抓住話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