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三十章咱們不能累圬了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三十章咱們不能累圬了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千二百三十章我們不能累圬了同志

「嗯,這事,我看浩強同志還是主抓政法委的工作較好。 由友上傳==正如高成市長所講的那樣,一個人的精神畢竟是有限的。

我們不能都把重擔擱一個同志身上,那樣子會壓圬同志的赦種損人不利已的事我們絕不無能。

身體是幹革命的本錢嘛!同志們只要身體好了才能更賣力的為國工作。要是由於壓擔子過重而損傷了身體,這不是我葉凡所想看到的。

鑒於浩強同志自已提出是『過重超量』的要求,我們都得思索思索是不是?

不過,市公安局也不能一日無帥。局長地位不能給空著了。我們同嶺是大市,幾百萬老百姓,公安局何其重要。

所以,講起對於市公安局局長人選,我心目中倒有一個。記得剛到同嶺時……」葉凡把包毅趁機推了出來。

「包毅能把如此囂張的省廳常務副廳長鬍貴天的兒子胡給抓起來而不徇s情,明包毅同志是一個有正義感的同志。

是一個堅持準繩的同志,而包毅又擔任過省廳刑警總隊一支隊支隊長一職,正處級幹部,完全可以勝任同嶺市市公安局局長一職。」市委常委、章河市市委書記王龍東接著葉老大的話題就講了下去。

「市公安局是個什麼樣的機構,一個為國為民的強力的專政機構。是一個維持正義,懲治罪惡的機構。

正需求包毅這樣能為國為民不徇s情的同志。我以為葉書記能慧眼識人才,這是我們同嶺人民之福。

我完全贊同葉書記的建議。」想不到一向不怎樣來閉會,即使是來閉會也不怎樣啟齒的呂林司令員居然接著王龍東的話頭也講話了。

「包毅同志既然在省廳刑警總隊擔任一支隊隊長,可是前面怎樣又給調整去干叫警了。我們都知道,叫警跟刑警雖都屬於公安機關同一個部門。但是,所乾的事可是大不一樣。」這時,市委常委、同嶺區區委書記任信天提出質疑。這貨明擺著要把水攪渾了。

「一定是犯了錯誤才如此的,對於公安系統,我遲浩強好歹也呆了幾十年了。對於這個部門,我是相當熟習的。事出有因的不能夠把人從刑警崗位上調整到叫警崗位上。除非是高升了,我想請問葉書記,包毅到省廳叫通總隊是不是得到選拔了?」遲浩強這話還真是一把槍直接就戳向了葉老大。

「沒有1葉凡直接答道,轉爾卻是道,「包毅同志調整到省廳叫通總隊是有一些緣由的。

我想,這個緣由也是多方面的。前次到省城我剛好遇上他,發現他居然在崗亭執勤。

這樣一個優秀的刑警帶頭人,一個素質過硬的刑警居然去指揮叫通,太惋惜了。

我是不忍見人才就此湮沒了,所以才想起這事來。而且,覺得我們市公安局假設能引進這樣高素質的人才,也能大大的增強市公安局的才能。」

「是,我們都是體制中出來的。有的時分,人才由於一些特殊緣由遭到什麼不公正的待遇也純屬正常。

想想幾十年前,我們好多的長輩被迫上山下鄉,甚至蹲過牛棚餵過j鴨。

後來一平反不是都位居高位了。我們能講這些同志是沒有才能,或許是什麼而下去的嗎?

我想,葉書記引薦包毅就有引薦他的理由,我置信葉書記的目光。」剛選拔的市委秘書長米月同志接著話茬就去了。

「包毅一個的支隊長能跟巨人們相比嗎?可笑!想必米秘書長不會連這點都分不清楚吧?」畢雲理冷冷的笑道,直接沖著米月就去了。

「是,那個年代是一個特殊年代,是由一種大環境形成的。我們這個年代又不一樣了。

社會調和,人民生活波動而且逐漸的走向康。假設硬要包毅一個受了處理的同志擔任如此重要的職位。

我是擔心會形成更為嚴重的結果。同志們,我們同嶺市公安局由於童軍峰的事曾經受了損傷,不能再讓舊傷重揭了,我們,傷不起1孔端又末尾造事了。

「傷不起,包毅還沒上位孔端同志怎樣就知道他會傷了我們同嶺市公安局?也許正如葉書記所講,包毅同志連刑警總隊下屬一支隊隊長這樣重要的職位都能擔任,難道還不能勝任市公安局長一職?」想不到孔端的一席又刺j得高成彷彿被踩中了尾巴的貓普通又跳將了出來。

孔端一愣之後真想chu本人一個耳刮子。剛才講這話時就沒想到過高成的感受。

由於童軍峰當初能坐上公安局長一職可是高成這個市長竭力引薦的,如今又提童軍峰,那是不在往高成的傷口上撒鹽潑辣。

果真,惡果來了。

高成的同夥,組織部長陶居禮接著話題就道:「沒錯,葉書記作為我們同嶺市委一把手難道就這麼不目光?

我看,還是讓包毅先試試,暫時代理市公安局長一職。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才知道。

假設包毅不行再換上去就是了。有些事,還沒幹怎樣就能講別人不行?這是一個目光成績,我們不能用有色眼鏡看人是不是?

那樣形成結果就是會偏離了我們選人任用人的根本,對於我們的黨,我們的事業,我們的人民都非常的不利。」

「呵呵呵,高市長和陶部長能置信我,我很欣喜。這事就這麼定了,舉手表決吧。」葉凡就勢而下。孔端咂巴了一下嘴巴不再講話了。由於,高成都贊同了,市委書記跟市長同時聯手,本人想再翻風lng也是不能夠了。與其自其其辱不入經后再冉冉圖之了。

早晨5點半。

位於同嶺區政府不遠處的風雲樓很是火爆,其中一個包間內,高成一臉穩成的坐在主位上。

雖是圓桌,但也給這些官員們硬是杜撰出一個主位來。還有什麼付款位,側位、端菜位什麼的。反正全在於一張嘴,這是啥位就啥位了。

「明天真是直爽,們沒看見,孔端那張臉快變成包黑子了。」宣傳部長鳳水玲一臉笑盈盈的道。這女人雖長得不咋的,不過,笑起來時還是彼有一股子成熟女人的風味的。

這世道,即使是再丑的女人,總有一部分還是會撩人的。不然,為什麼有醜女不愁嫁這句詞。再了,鳳水玲只是普通罷了,還帶不入丑字的行業中。

「唉,直爽是直爽了。不過,卻是被姓葉的撿了個大便宜。」陶居禮同志有些丟失,道。

「怪只怪孔端那傢伙太不會講話,左一句童軍峰怎樣滴右一句童局怎樣樣。哼,以前我們也支持過他。想不到這傢伙落井踩人的本事倒是見長了,一點人情味兒都沒有。高市長,我們今後乾脆把孔端『捅死』就是了。」鳳水玲哼道。

「捅死孔端,我們將會死得比他更美觀。」高成冷冷的看了這個沒點腦子的女人一眼。

高成知道,這女人全靠親戚給幫襯上去。不然,屁股早給人家給翹了。

「嗯1陶居禮點了點頭,看了高成和鳳水玲一眼,道,「姓葉的到我們同嶺不到一個月工夫。

就開了兩次常委會,我們並沒有討到什麼好?這傢伙別看他年輕,城府卻是不淺。

而且,相當的滑頭。大家有沒留意到,章河市那個王龍東有些詭異,前次彷彿也是他啟齒在為葉凡呼籲,這次又搶先啟齒」

「沒錯,還有呂林也跟著湊繁華。難道姓葉的才到一個月就把他們倆的心給收買了?」鳳水玲也點頭道。

「王龍東是有些奇異,不過,後來一查也沒什麼奇異了。葉凡以前在南福省海東那邊當過代書記。

而王龍東當時就是他的手下。在那個時分曾經跟著葉凡在hn了,不過,王龍東到我們這裡來,是有意還是巧合,就難了。

假設是是有意的,那姓葉的能量還不。假設是巧合之下也純屬正常。

不過,我總感覺有些不尋常。彷彿王龍東來同嶺就是奔著支持葉凡來的。」高成m了一下下巴,道。

「假設是姓葉的暗中操縱來的,那姓葉的還真是大手筆了。雖是幹部異地叫流,這次地廳級幹部叫流可是中組部的手筆。

我細心翻看過王龍東的材料,發現此人在海東市青牛市任市委書記,當時只是正處級別罷了。

而這次叫流可是地廳級幹部之間的叫流,王龍東根本就不夠資歷。想不到這傢伙不但被叫流過去了,而且還選拔到了副廳級別。

這種手筆即使是中組部一些份量不夠重的指導還是無法完成的事。」陶居禮講著這話,突然神色悄然一沉,心裡莫名的抖瑟了一下。由於陶居禮不斷都在組織部門工作,假設葉凡真有這種大手筆的話,陶居禮會感覺到要挾也正常。到時真惹mo了這傢伙,人家從上往下壓,摘了本人帽子都有能夠。

「應該是巧合吧。」安樓區區委書記趙一誠忍不住ch了一句嘴。趙一誠見同屬於同嶺的二個大區之一的同嶺區區委書記任信天進了市委常委,他當然也動了這方面心思。不斷以來都緊貼著高成,希望能進市委常委。不過,入常之路不是那般好搞定的。

感激『盟主cbchen大哥』『千島山人』『lanxianfeng』打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