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三十一章誰上也不讓他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三十一章誰上也不讓他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管巧合還是事前操縱的,不過,我置信姓葉的也不能夠把十幾個常委全換成易地交流的幹部。

就一個同志過去,威力不大。而且,既然王龍東要為葉凡呼籲,章河市也是個複雜的地方。

以前孔端提的人馬有許多都駐紮在那裡。我們不如從中弄點什麼出來整整這傢伙。

乾脆送他回老家算啦。麻木的,一個外來戶,牛什麼牛?」副市長吳用淡淡的哼了一聲。

「呵呵呵,吳市長可以多去章河市走走嘛1高成不陰不陽的笑道。

「其實,這次我們出手推了一把那個叫包毅的也並不是壞事。我都調查過這個人了,大有播種。」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寧滿同志臉上閃過一絲喜悅。

「噢,說來聽聽?」高成也是悄然一愣,來了興味。

「聽說包毅此人脾氣有些倔,直性子。有時腦子拐不過彎來,辦事太準繩。聽說幾個月前調查什麼事得罪了某些指導,所以被人從省廳刑警總隊給調整到了治安總隊。

不過,這傢伙沒長腦子,持續胡為。最後,連支隊長都給撤了貶為了副支隊長。

前次又由於飆車的事得罪了省廳的胡廳長,他居然連陳旭副省長的兒子陳小滿都打了。

還抓了我們晉嶺省有名的巨富沈一萬的兒子沈括。這下子可是捅了馬蜂窩子。

最後,上頭人一出嘴,他那副支隊長的帽子都給捋了,如今在崗停執勤。還給他安了個副亭長的頭銜。

那破崗亭連包毅自已算上也就五個交警,包副亭長每天都得站街面上拿著紅白棒子指揮交通。而且括弧,享用正處級待遇。」寧滿副局長一臉得瑟的講道。

「正處級的街道交通員指揮員,倒是牛氣了。」陶居禮乾笑了兩聲。

哈哈哈……

全包廂的同志都給陶居禮同志的乾笑給逗樂了。

「看來,我們的包毅局長得罪的同志還不少嘛1高成淡淡的哼了一聲。

「假設這事能成最好,葉凡啟用包毅,那可是觸動了某些對包毅不順眼的指導的神經。

這樣一來,估量包毅一到任,費事也會跟著而來。而葉凡,將也會被惦念上了。

不要講別的,光是陳副省長、胡副廳長以及沈一天三人就夠葉凡喝幾壺的了。而以前調整了包毅地位的那些個指導沒準兒份量更重。」寧滿說道。

「那是一定的了,能讓省廳動本人的人,那出手之人必定不凡。不過,就怕我們的引薦到了省廳沒辦法經過。

公安機關是地方政fu跟下級公安機關雙重指導。光是我們下邊人在喊上邊不贊同也定不上去。

不要講別的,就是胡貴天那一關估量包毅就過不了。」鳳水玲講道,這女人,其實,有時腦子也蠻靈光的,並不是那種豬頭樣的女子。

「嗯,胡貴天是省廳常務副廳長。除了古生廳長外省廳的第二號人物。包毅的事我們市報到省廳,一定得過胡廳長這一關。難了1高成悄然搖了搖了頭,轉爾笑道,「我置信我們的葉書記會想辦法經過這一關的。」

「呵呵,到時通不過,我們狠狠的甩姓葉的一耳刮子也好。即使是經過了,葉凡,又將在晉嶺省樹下一些微弱的對手了。」寧滿笑道。

「寧滿,假設通不過,你倒是可以去爭取一下。」吳用副市長大有深意的笑了笑。

「我哪有那種能夠?」寧滿同志講這話時,雙眼看著的卻是高成。

「你也別瞧我了,要上去行,你首先把省廳那一關搞定才行。不然,什麼都是白搭。

再說了,這次真要推你上去壓力很大。童軍峰形成的影響太壞了。所以,前次才讓葉凡撿了個漏。

我們還能講什麼,我們引薦的人做出如此事來,閃還來不及還有臉引薦你?

不是我高成不儘力,前次的就別講了。假設包毅通不過,我們再想辦法。」高成也表了態。

寧滿一聽,自然是決計大漲。這傢伙眼珠子轉動著,估量又把什麼打到包毅頭上了。

第二天早晨。

省廳常務副廳長鬍貴天的家是一套230平方米的樓中樓。

胡貴天坐客廳沙發上看著報紙,面前的液晶電視也正放著。是胡貴天老婆楊梅花要看,不過,怕打擾著老衚衕志了,所以,聲響放得很小,差不多等於在看啞劇。

「爸,這社會怎樣啦?」胡貴天的兒子胡說大少推門出去後有些憤憤然講道。

「這社會怎樣啦?你小子整天在外胡混,還怨起我們社會來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天天抬著你那太子爺氣派。我跟你講,在省里,我們家不算什麼,你給老子低調一些。」胡貴天看都沒看兒子一眼,訓叱道。

「爸,你也太妄自尊大了。我們家在省城的確不算什麼,但也沒幾個家庭比我們家還要牛氣。」胡說這傢伙頭仰得高高的,狂妄得很。

「好了,你小子講這些幹什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沒屁事你小子會回來,說吧,有啥事?」胡貴天擱下了手中報紙,看了兒子一眼,哼道。

「就是你們省廳交警總隊站崗亭那個包毅,這傢伙如今踩了狗屎。」胡說說道。

「這話怎樣說的,前次人家是抓了你。不過,你小子也欠揍。高速公路是交通公路,不是你們飆車的地方。不要命了是不是,一飆就是二百多碼。我看他還揍得輕了點。從生命來講,人家做得對,我贊成1胡貴天沒好氣的哼道。

「老胡,抓人就抓人是不是?幹嘛打人。而且,一打就三個。不光我們家小胡,還有陳副省長的公子小滿也被打了。

那個包毅,不是我嗦講他,也的確太過份了。這種人,以為本人是交警就氣派了。

執法也得考究個文明執法是不是?我看罰他去站崗亭曾經算輕的了,按理講摘了帽子撤了職都不算過份。」楊梅花哼聲道。

「婦人之見,你懂什麼?」胡貴天把茶杯重重的『頓』在了茶几上。

「爸,你們省廳那些破事兒我們是不懂。不過,憑什麼給包毅陞官了。

一個胡亂執法的人也能當局長,還有那天,明明抓的是四個人,怎樣那個傢伙就給他放了。

人家屁事沒有,就抓住我們不放。而且,粗暴得很,是用腳把我們踢進車裡的。

人家擺明了是要做給你看的,明知道我是你兒子不要這樣干,是不是不把你這個常務副廳長擱眼中。

別以為我不知道,交通總隊那個葛良安很寵著包毅那傢伙。什麼東西!真以為省公安廳是姓葛是不是?」胡說又憤然了。

「你放什麼屁話1胡貴天大生氣了,一巴掌就拍在了茶几上。指著兒子說道,「廳里的事你少『嚼牙』,你懂個屁!關好你那張破嘴就是了。老實告訴你,省公安廳不姓葛,但也不姓胡。它姓『黨』。」

「誰不知道姓『黨』,黨的指導嘛1胡說嘟了下嘴嘀咕道。

「對了,你說包毅升了,到什麼地方當局長,我怎樣不清楚?」安靜上去后胡貴天問兒子道。

「同嶺市公安局原局長童軍峰由於刺探國度秘密被國安的人抓了。也是怪了,包毅還真是好運,居然走通了新到任的市委書記葉凡的路子。葉書記就推包毅了,聽說曾經經過了市委常委會。估量明天就會把申報的有關材料送到省廳來了。」貴說哼聲道。

「那是人家同嶺市委的事,你摻和什麼?」胡貴天皺了下眉頭,看了兒子一眼,說道,「對了,這事你在省城怎樣會知道的?」

「我音訊閉塞嘛!這事千真萬確。」胡說得瑟的笑了笑。

「哼,你被人當槍使了還不知道。得意個屁!人家為什麼乾巴巴的要把這事捅給你。

你沒腦子是不是?小胡,你當前要留意著點。凡是多問個為什麼?人家別人不捅幹嘛捅你頭上。

自然是希望你老子我出手『黑』了這事。既然包毅是同嶺市委書記葉凡要推上去的人,這不是叫我胡貴天去當攔路虎,跟葉書記結仇遭人嫉恨?

你小子腦子犯渾啊,那個葉書記能坐上同嶺市一號的地位,比你老爸我有能耐得多。這事,你少摻和,去惹這種封疆大吏,不划算1胡貴天經驗道。

「難道就這樣算啦,眼見著包毅得意的爬上去了再回過頭離開我們家顯擺?這事,相對不行。」胡說心裡難平啊,看了老子一眼,說道,「要不,這事我跟小滿哥講講。老爸你不敢管這事,陳省長總能管。葉凡算什麼,難道不是屬於陳省長管嗎?」

……

桌子被胡貴天又拍了一巴掌,這貨哼道:「你少找事。」

講完后胡貴天著上樓而去。

「你不管我管。」胡說憤憤然講著打了電話給陳小滿。胡說沒發現,胡貴天此刻正站在二樓過道外頭看著本人兒子在打電話。

「什麼,那小子也能陞官,嗎的,相對要攪了才行。惹著老子還想升,你嗎的升!升個缺點1陳小滿一聽登時就沉不住氣,這廝火大了,在電話外頭就嚷嚷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