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三十二章就牛逼衝天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三十二章就牛逼衝天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轉爾卻是說道:「對了小衚衕志,這事你跟你老頭子講過沒有。-_(聽說公安機關提拔<\/a>方面的執行的是雙重管理。這事,光是同嶺市講了還不算,還要省廳點頭才行滴。」

「講了,我爸這人膽小,叫我少摻和,滿哥,你說氣不氣人。真讓包毅上去還了得,到時人家包大局長坐著車回到省里,還不得氣死咱們哥三了。」胡說講道。

「哼,我跟老頭子講講再說,你們家老頭不管我家老頭管去。」陳小滿氣呼呼的掛了電話。

第三天晚上,葉凡很晚了才回到家裡。

不過,剛走近一號樓,突然一道黑影閃了出來。

「葉……葉記。」黑影居然先彎了個腰說道。

「包毅,你怎麼在這裡?」葉凡微微一愣,有些訝然的看了看樹下,問道。

「我翻牆進來的。」包毅很恭敬的講道。

「進屋談。」葉凡說著走進了屋子。

「坐包毅。」葉凡示意包毅坐沙上。不過,包毅沒坐,說是喜歡站著。

「你找我有事嗎?」葉凡一邊茶一邊問道。

「我想感謝葉記能這麼看得起我包毅。」包毅說著,把手中提的兩瓶茅台給擱地下了。

「謝就不必了,推薦你擔任同嶺市公安局局長一職是有目的的。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葉凡說道。

「我曉得,葉記想叫我徹底查清天木礦業集團的事。」包毅一臉莊重的講道。

「嗯。知道就好。」葉凡點了點頭。

「葉記,我很想為你跑腿。古人云,士為知已者死。雖說我包毅還不夠格當葉記的『知己』。

但是,當你的跟班還是湊和。只是。現在這個願望估計要落空了。不過,不管怎麼樣,我包毅這輩子將永遠記住葉記的。

不管我在什麼地方,只要葉記一句話,我包毅舍了這身肉頂上。」包毅的話講得很堅決,絕不像造假。葉凡的氣波術能探測出。

「什麼意思?關於你的任命我們已經通知了省廳。估計還得過段時間才能下來。沒這麼快,你也別太急了。」葉凡說道。

「唉,葉記。你也曉得,我得罪的人不少。前次跟您一起賽車的三個年青人我也得罪透了。

而其中一個叫胡說,就是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鬍貴天的兒子。另一個叫陳小滿的是陳旭副省長的兒子。

不瞞葉記了,省廳交警總隊總隊長葛良安對我還不錯。下午的時候他叫我到辦公室<\/a>聊了一陣子。

我才曉得了葉記對我的推薦。不過。葛總隊長也告訴我,我的事給省廳黨委會給否決了。

本來古廳長還有些猶豫,而葛總隊也是省廳黨委成員之一。他也為我講過話了,說是咱們要跟同嶺市委勾通一下。

不過,胡廳長態度太堅決。說是沒什麼好勾通的。而且,在黨委會上,楊逍副廳長趁機還推薦了同嶺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寧滿擔任市公安局長一職。

而胡貴天馬上就表示支持,葛總隊雖說表示要慎重。不過,古廳長最後也是默許了。這事。省廳已經敲定了下來。說是明天上午會知會同嶺市委。」包毅說道。

「這事我曉得了,沒事。既然我們的報告省廳能否。省廳的我們也能否。要否,咱們就否個痛快」葉老大冷哼道,那臉,板得緊緊的。他站起來拍了拍包毅肩膀,說道,「你放心回去,干好工作。調查天木集團的事你暗中進行。你的事包我身上就是了。」

第二天早上10點,葉凡的電話響了。

一接通,居然是省廳常務副廳長鬍貴天同志親自打來的,說道:「葉記,經省廳班子討論,覺得包毅同志不適合擔任同嶺市公安局局長一職。

該同志作風有些問題,而且,執法時態度粗魯。經常暴力執法,省信訪辦已經收到幾十封關於該同志的信件。

而他以前的遺留的問題還沒處礫以,省廳建議由同嶺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寧滿同志暫時代任公安局長一職。」

「呵呵,寧滿同志我曉得。不過,在前次的市委常委班子會議上已經討論過寧滿同志的問題了。

班子會議覺得該同志擔任常務副局長時間太短,不滿二年。所以,不宜於再次提拔<\/a>。

希望省廳能充分考慮包毅同志。同嶺市委覺得該同志表現<\/a>還是相當突出的。

而且,執法時不徇私情。前次我還親眼見到他抓了三個飆車黨<\/a>,聽說三個年青人都很有來頭。

一個叫陳小滿,一個叫胡說,一個叫沈括。號稱什麼晉嶺三虎。我想,省廳是不是要再次展開嚴打了。

連晉嶺三虎都出來了,這是個什麼樣的組織?」葉凡冷笑著說道。

「呵呵呵,那三個人的問題我們調查過了。其實,當時只是罷了。

這種事按交通管理條例就是教育加罰款了。而包毅同志怎麼乾的,當場粗暴打人不說,還口出狂言。

這樣的同志還怎麼能擔任同嶺市公安局長一職?一個淺顯的交通事件都處理不了,省廳很置疑該同志處理案件的能力?

希望葉記能慎重考慮省廳的建議。包毅,絕對不行」胡貴天呵呵笑著,態度也是空前強硬了起來。

「我已經說過,市委不再考慮寧滿同志的推薦。倒是希望省廳能考慮斟酌一下包毅同志的任命問題。」葉凡態度堅決的回絕了。

「葉記,希望你能尊重省廳的意見。如果實在不能勾通的話,我們只好把這個問題提交省政法委的蔡鴻金記處了。

同嶺市公安局不能一日無帥。公安事業關係著千家萬戶的生命財產安全問題。

咱們的黨。咱們領導<\/a>都三令五申有強調安全問題。要是在這期間出了什麼亂子,葉記,你我都負不起這個責任。

而且,要拍板<\/a>子的話先可得拍在同嶺市相關領導<\/a>頭上的。我相信葉記也不會願意看到這種事生是不是?」胡貴天的火氣漸漸上來了。

「提交省政法委。我也有這個意向。既然省廳願意,那就提交。這事,就由省政法委來最後作個公斷怎麼樣?」葉凡冷冷的哼道。

「那就這樣」胡貴天說著,啪地一聲掛斷了電話。隨後,辦公室<\/a>傳來啪啦幾聲響,不久,他的秘小心的拿著掃把去收拾殘局了。

「市委記就牛逼上天啦,什麼玩意兒」辦公桌被老衚衕志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后。老胡想了想,掛了電話給分管公安一塊的陳旭副省長,說道,「陳省長。同嶺市那個葉凡太囂張了。」

「噢,怎麼啦老胡?火大了可是傷身體的。你我都不年青了,還是壓壓。」陳旭口氣平靜的問道。兩人私底下交情不錯,而兩家人的子女也是鐵竿兄弟。

「你看看葉凡怎麼說的……居然不把咱們省廳當回事。咱們提的人葉凡根本就不置於一顧,連上市委常委會討論的機會都不給。

什麼東西。就以為一個市委記就能支手遮了同嶺市了。還想操縱我們省廳的工作。

他也不看看自己有幾斤幾量。省廳是什麼地方?再說了,老陳,你是分管公安工作的。

你又是政府一塊的領導<\/a>。葉凡牛氣衝天我胡貴天管不了。可是他卻是你的下屬。

你來評評理兒,這事錯在哪一方?」胡貴天在老朋友面前從不會掩飾情緒。像個失控者樣憤憤然噴嘴了。

「呵呵,老胡。別火了。只不過工作上的事嘛,別傷著身子了。再說了。省廳有省廳的考慮。

人家同嶺市也有同嶺市的打算是不是?只不過是你們的勾通還沒做到家。

做工作嘛,要經常勾通才行。也許葉記一時想不過來,過幾天他氣順了就想通了。

同嶺市還是省政府領導<\/a>下的同嶺市是不是?同嶺市公安局也離不開省公安廳的指導是不是?

氣歸氣,但不能拿到工作上來撒。這樣,對他們,對你們來講都是有害的。

這事,要不這樣,過兩天我把你們兩個單位都叫在一塊兒坐坐。」陳旭一半在和稀泥。

不過,胡貴天一聽,頓時心裡一喜,笑道:「還是老陳同志好,呵呵。」

心說你老陳還跟我打馬虎眼,你不幫我誰幫我?

「我可是不好,老胡你也別盡誇我了。到時我都飛上天了,這些,一切為了工作嘛」陳旭笑道。

第二天上午10點,米月秘長敲門而進。說道:「剛接到省政府的陳旭副省長電話。通知你跟遲浩強兩位同志明天早上9點準時到省政府6號會議室。」

「有講為什麼嗎?」葉凡問道。

「說是關於同嶺市公安局局長人選,陳省長說是想調解一下。給你們創造一個跟省公安廳相關負責同志勾通的機會。陳省長講了,說是公安工作是大事,同嶺市公安局不能多日無帥。」米月說道。

「陳旭,哼」葉凡在心裡冷哼了一聲,曉得陳副省長肯定是胡貴天搬出來的。

這件事上,估摸著胡貴天跟陳旭關係較好。不然,胡貴天不是叫囂著要把這事提交省政法委員會。到現在改為分管公安工作的陳副省長了。

收拾停當后,當天晚上,葉凡跟遲浩強到了省城。

在晉嶺省城龍江市,葉凡根本就沒有什麼朋友。這次出來幸好帶了米月這個臨時頭的秘出來。因為加拿大莫爾林市的客人要來同嶺市考察。

如果順當的話沒準兒還能跟同嶺市結對子成友好城市,而這次加拿大莫爾林市帶隊來的是市長吳本昌一行六人,聽說還是華裔後代。不然的話,葉老大跟遲浩強又尿不到一個壺裡,差點成了<\/a>孤家寡人了。

吳本昌一行的飛機要晚上8點才到,所以,這段時間葉凡還是較輕閑的。本來應該是高成市長來迎接的,只是葉老大剛好攤上這擋子事就順著來了。

米月臨時頭有事走親戚去了,所以,葉老大隨步走到一個咖啡館要了杯咖啡自個兒鬱悶<\/a>的喝了起來。

連著來了兩杯后驀然回,葉老大似乎現了一個有些模糊的影子。未完待續。。

閱讀最新最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