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人家是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人家是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隔壁坐著的那位姑娘不是葉凡去南雲省玩時在一個陝谷發現的嗎?她還是那身純正的村姑裝。

籬花的有點像薄夾襖似的上衣,內衣應該是一件薄薄的白色毛衣。下冇身嚴懲的統褲樣的黑色褲子,褲管很嚴懲,又不像以前盛行的喇叭褲。

而頭髮很順溜的往後綁著,綁頭髮的是一條藍色碎花的布條口布條較寬,估量有三指。

使得這姑娘看上韌但葉老大總感覺這姑娘有一股子特別的味兒。

不過,要叫葉老大講也講不出來。記得那個傍晚時分村裡人出來找她回去時都叫她『阿四,的。

阿四也正惡化過頭來看見了葉凡,瞬間她也是悄然一愣。轉爾,她又是淡淡一笑沖葉老大悄然點頭。葉凡也是沖她悄然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爾後兩人都轉過頭去再也沒有再看對方。

早晨能遇見一個熟習的生疏人,也算是值了。葉凡心裡嘀咕了一句轉身付錢而去,而且,阿四那一桌的錢他也付了。不過,並沒跟阿四講罷了。

「哥……」走到外邊剛拐了個彎兒,一道熟習的聲響響起。葉老大又是驀然回首,登時有些痴了,嘴裡不由得吶吶道,「洛雪,什麼時分來的,也不打聲招呼?」

「我過不干涉的生活,想見時就來了。假設哥如今有女人,我就不出現了。」洛雪飄梅還是那樣的美麗,她的美是一種山野出塵的美,沒遭到都市任何的污染。洛雪飄梅不斷以來都住在鄉下,那個叫興安林的巫山宮裡。

早晨的她一身粉白色低啟齒hu旗袍裝束,當然跟民國時的旗袍又不一樣一些,是經過現代工藝改裝了的旗袍。而在旗袍的邊沿卻是著梅把戲的花邊。

精緻而白晰的臉龐上嵌著兩隻亮晶晶的大眼睛,她沒有施任何的薄粉,完全是一種自但是自然的臉蛋。

她的身側後邊站著一個老媽子和一個水靈的姑娘,葉凡知道口這老媽子功底子不淺,估量有著六段到七段實力。

姑娘是服侍洛雪的丫頭。雖如今的巫山宮曾經人才凋謝,但保護女兒方面梅千雪還是捨得下功夫的。

「唉,「…」葉凡嘆了口吻,伸手摸了摸她那柔順如無骨樣的頭髮。問道,「早晨住哪裡?」

「哥住哪裡就住哪裡?」洛雪眨巴了一下眼睛,柔順似水,快把葉老大的心消融了。

「們回去吧。」葉凡沖後邊的老媽子揮了/cview/20/20534/il揮手,牽起洛雪的手信步走在街上。

老媽子跟姑娘都沒跟來,她們知道這位姑爺的能量。聽實力僅比宮主差一點了。

連他都保護不了洛雪的話自已兩個去也是白搭了。不過,想了想,老媽子跟丫頭還是跟著來了,只是遠遠的跟著的。

葉凡一看,也就不再講了。知道兩人忠心著,對於這樣的人,還趕人家走也不過去。

而且,巫山宮的家法很嚴的。葉凡也不忍心她們倆受梅千雪的家法服侍。而且,有兩個跟班在,隨時倒是可以使喚一下,倒也不錯。

「我們買衣服去

「嗯1洛雪飄梅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一線淡淡的粉色。

不過,在挑胸罩時葉老大卻是指著那個鏤空的胸罩子以及一件鏤空的睡衣要求包上。洛雪飄梅沒講什麼,不過,臉上的紅暈卻是爬了下去。

「明天哥要讓當一回女皇。」葉凡笑道,帶著洛雪到了龍江市最高檔的五星級酒店龍江賓館。

「給我總統套房1葉老大想都沒想,直接沖服務員講道。

「對不起先生,本賓館總統套房就一套。在頂樓,佔了大樓三成的面積。不過,對不起先生,曾經有人入住了。」大堂經理叫陳炯,非常客氣的講道。

「那有沒跟總統套房差不多層次的房間?」葉凡沖洛雪飄梅攤了下手表示歉意,爾後問道。

洛雪倒是搖了搖頭,意思無所謂,只需能住就是子。

「有倒是有,本賓館除了總統套房外其實一號特級貴賓房跟總統套房的裝備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最近一個星期都是由沈公子包了。雖前三天他都沒來,就怕明天會來。」大堂經理過去了,很客氣的著。

他看了葉凡一眼,雙眼在洛雪飄梅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又講道,「不過,們完全可以住二號房。雖面積了一點,但配置什麼都差不了多少。」

「沈公子何許人?」葉凡不理這廝隨口問道。

「呵呵,沈公子叫沈括,圈內人稱晉城三公子。是我們晉嶺外號『沈百萬」掌管天河集團的沈一天董事長的大公子。沈公子在三公子中排名第三,號稱沈三公子。一擲千金是他常常乾的事。」大堂經理笑著,也略顯點得意神情。

「打他電話給他,叫他把一號房轉給我。皮企閑著也閑著,惋惜了。我可以給他額外10萬塊的轉讓金。這套房,他留著空著也沒什麼用是不是?反倒是糜費了

就在這時分,身後傳來一道很不屑的聲響,道:「10萬很多嗎?」

「沈公子,來了。」大堂經理趕緊打招呼道。

葉凡轉頭一看,差點笑出聲來。兩人同時出聲道:「怎樣是?」

「那天車開得不錯

「也不賴1沈括笑道,不過,轉爾卻是有些懷疑樣子道,「哥們,我就疑惑了。當時我跟陳滿胡三人都給那個該死的包子給抓了,怎樣沒事。怪了,難道看法、包子有交情什麼?」

葉老大差點又要笑了,沈括居然把人家包毅隊長叫成『包子,了。這外號還蠻拉風的嘛!

葉凡心裡一動,見這子彷彿很八卦樣子。登時心裡來了一計,裝得一幅高深莫測樣子,道:「想知道是不是?」

「當然1沈括一臉仔細的點了點頭。

「可以告訴,不過,早晨這特級一號/cview/20/20534/il房得先讓給我。而且,一切費用擔任。讓我住得舒坦了,明天早上8點準時在大堂等著,我上去時告訴

「算什麼東西,跟我們沈三公子談條件?」這時,沈括旁邊一個理著平頭,一身名牌昂貴西服的年輕人囂張的哼道。

「我是人嘛,哪裡是東西。嘴長在我身上,我愛講就講,這就是條件。沈括,承受的話就成交,不承受我轉身走人。」葉凡不理那傢伙,淡淡的哼了一聲。

「明天不把那天發生事冇件的緣由告訴我們三公子,我鄭項會讓嘗嘗什麼叫拳頭的滋味1西裝男鄭項揮了揮拳頭。

不過,啪啪兩聲脆響。這傢伙臉上登時明晰的印上了兩隻巴掌櫻而且,人早就摔跌在了三米開外。嘴一張,噴出一口臭血來。

而且,這貨左左面頰上的巴掌好還很乾枯,瘦得很。自然是保護洛雪飄梅的那位老媽子出的手。

「是誰,敢打我1鄭項噴了口血帶著哭腔指著老媽子吼道。奇異的是沈括這貨彷彿喜歡瞧繁華,居然站一旁不吭聲。估量那大堂經理想找保安,不過,也被沈括給擺手制止了。

「再嗦的話老娘我馬上協助把那根子孫根給斷了。」老媽子講話還真是粗,鄭項還真給嚇著了。右手條件反射般的馬上捂在了那根子孫根上,不幸的看著沈三公子。

「哥們,拳頭的滋味不錯吧?」葉老大幹笑了一聲,看了這貨一眼。

「叫別亂出頭不信,老冇子在這裡啥時輪到鄭子出頭講話了。

人家是什麼人,牛逼得很。

假話告訴,那天這哥們跟我和滿哥,胡哥四人在飆車口兇猛呀,人家那破切諾基硬是沒讓我們的改裝版法拉利給趕上。

後頭怎樣樣,連滿哥胡哥跟老冇子都給交冇警隊那個包子給抓了,這哥們沒事,拂袖而去。

這種『腕兒,也是鄭能惹得起的。給老冇子爬起來,給『腕兒,賠理道歉。」想不到沈括居然噴出這段話來,聽得葉老大二心的困惑不解。不知道這哥們葫蘆里到底賣的啥葯。

見鄭項還有些猶疑,沈三少可是生氣了。兩個跨步過去,一腳狠狠的踢在了這貨的大冇腿上。

痛得鄭同志一聲慘叫趕緊爬跳了起來,到葉凡跟著聲道:「對不起『大腕」我鄭錯了。」

「錯了,錯了就好。知錯會改,善莫大蔫。」葉老大裝了一回老夫子。轉爾一伸手道,「把房卡拿來,我沒空跟們玩這午。」

「給他。」沈括沖大堂經理道。葉凡快進電梯時,沈括在背後喊道,「明早8點,哥們,別折騰得太兇猛起不來床1

「放心,再叫兩個來老冇子照樣子起床。」葉老大頭也沒回,哼道。不過,感覺左手臂一陣刺痛傳來,自然知道/cview/20/20534/il是被洛雪飄梅的五指山給狠掐了一下。

「帶女人我不管,不過不能亂搞口那些做那些事的女子都有病,不能帶1洛雪哼聲道。

「看哥我像那種人嗎?開句玩笑也當真1葉老大鬱悶的道。

「我知道那方面特別的強,媽也講過,是由於吃過太歲的緣故。後來又喝了老蟒血,假設不能及時的綜合一下,其實就是發泄一下,就怕積在一同反倒是一種潛伏著的危害。所以,假設真想帶的話,梅香早晨也可以服侍的。」洛雪飄梅一臉正派的指著後邊跟著的那水靈丫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