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三十四章我不是那個意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三十四章我不是那個意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打住,這話就此打住,我真沒那個意思?」葉老大差點是喊出來的。{om/書友上傳更新}

「真沒那就算啦。」洛雪飄梅點了點頭,不過,葉老大卻是發現<\/a>,身後的梅香那丫頭的蘋果臉蛋上漲得紅通通的。

而且,時不時一雙略顯妖靈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溜過。這貨頓時感覺後背有些發癢發麻發酸。

心說,梅千雪的思想根本還停留在明清時期。想不到上過大學的洛雪也沿襲了她母親的思想。這是幸還是不幸,不過,對葉老大來講,還是『幸』事的。

其實,像華夏那些會武的大家族,個個都差不多。雖說不能擺在明面上去操辦什麼,但是,有哪個家族把共和國的一夫一妻制擱在眼中。而且,一個個都喜歡子孫滿堂。女人少哪能生那麼多,這其實是一種陋習。

「梅蘋,你去瞧瞧剛才那個沈括,注意別讓他們發現<\/a>了。」葉凡突然轉身朝那老媽子吩咐道。

梅蘋看了看洛雪飄梅,洛雪說道:「葉哥是不是想叫梅蘋去跟蹤他們?」

「那傢伙前次跟我結了仇,當然是一點小事。晚上這麼好講話,我不相信他會如此的大方。估計,等下會出什麼蛾子。咱們知彼知已才能戰勝是不是?」葉凡冷哼一聲道,梅蘋點了點頭出去了。

「沈大,怎麼能讓那小子佔了你的好地方。晚上那九龍港來的歌星住啥地方,人家可是指名要總統套房的。總統套房給別人佔了,但一號特級房可得留著了。」鄭項摸著自己的臉頰,問道。

「換個地盤就是了,她不是早想到咱們山莊吧。那就去山莊了。這娘們,嗎的,老子跟她還不熟,本不想帶她回家的。這下子,沒辦法了,給逼的。」沈括憤然的哼道。

「太便宜那小子了?」鄭項有些不平。

「你放心,本人不會那般蠢蛋的。我是先穩住他,等下叫來小滿哥。胡說哥,咱們三個好好的讓這小子喝一壺。不然,咱們連那小子名子都不清楚,人家一走。往哪裡找人去?」沈括乾笑了一聲,露出一臉狐狸之笑來。

「嗎的,那老媽子老厲害<\/a>的。我這牙都快給甩出嘴裡了。」鄭項罵著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感覺到現在好像還隱隱發麻發痛著。{om/書友上傳更新}

「厲害<\/a>有用嗎?現在早不是拳頭打天下的時候了。一個老媽子,如果你有興趣。等下擺平了你小子上就是了。」沈括干聲聲笑道。

「我呸,沈大,噁心不噁心人?我鄭項再飢不擇食了也不會對老嗎子感興趣吧?你這是污辱我的人格。」鄭項差點把中午飯從胃裡噴了出來。

「呵呵,開個玩笑。你鄭少哪能瞧上那種貨色是不是?倒是那兩個小女子還不錯。特別是那個歲數大一些的那個,長得他娘的就是清純。白如凝脂。面如芙蓉……」沈括乾笑了幾聲,拍了拍鄭項的肩膀。

「怎麼樣。聽到什麼沒有?」見梅蘋進來,葉凡問道。

「他們說是要叫上陳小滿胡說等人想幹什麼事來整你。而且,狗嘴裡呸的全是屁話,在埋汰小姐。要不是姑爺你有交待,我早出手拔了他們那滿嘴狗牙。」梅蘋說道。

葉老大一聽,頓時有些愕然。洛雪飄梅倒在一旁妖笑。因為,洛雪曉得葉凡在a組的外號就叫『狗子』。剛才老媽子的一席話可是把姓『狗』的全罵光光了。洛雪自然在心裡偷著樂了。

「樂啥?」葉老大沒好氣的瞪了洛雪一眼。

「笑都不行啊,你也太霸道<\/a>了吧。不過,那個什麼沈公子真要害哥,咱們怎麼辦?哥,咱們不住這裡了。你現在是市委書記了,要注意影響。聽說官員都得注意這個,要是傳出什麼桃色新聞奶嵐<\/a>很不利。我不希望因為我而影響到你的工作跟生活。」洛雪臉一沉趕緊說道。

「咱們放心住就是了,他想整事,老子玩不死他們。」葉凡冷哼著,心裡尋思開了。

那邊,老媽子又被葉凡支使著去盯梢了。還別說,這老媽子雖說都五十好幾的人了,要論跟蹤一塊的本領,估計就是葉老大都暗暗佩服不已。

人家那輕身提縱術真不是蓋的,巫山宮這方面的能力特別的強。以前洛雪憑著一雙武器翅膀就能滑行上千米距離。這個,也許是巫山宮的拿手本事了。

晚上8點,葉凡順當的接到了吳本昌市長一行六人。米月原本的打算是把客人安排<\/a>在龍江賓館的貴賓房。不過,葉老大堅持說是吳市長是貴客<\/a>,一定要安排<\/a>最好的房間。

結果,葉老大作了個順水人情,把沈大公子送的特級貴賓房一號給了考察團一行。

這特級貴賓房也是一個四室二廳的套房,裡面小酒吧、書房、小茶房、小浴池都有,住六個人正好合適。

而吳市長一行人都相當的滿意,甚至,隱隱有些感動。對於葉書記的款待,吳市長真沒什麼毛病可挑了。要是曉得了葉老大的鬼心思的話,吳市長估計k死小葉同志的心都有了。

而也在這一時刻,龍江市流松園一個豪華包間里。

晉嶺三虎每人抱著一漂亮姑娘,茶几上擺滿了人頭馬茅台等酒和精緻的散發著香噴的點心。不過,包間里卻是充斥著嗆人的煙霧,中華香煙在這裡變成了<\/a>霧氣飛散出去。那火災煙霧報警裝置早給停了,不然,早就嗚嗚響了起來了。

「沈括,你丫的看清楚沒有,就是那個傢伙?」陳小滿一呸嘴裡的煙嘴,哼道。懷裡的姑娘馬上站起小心的撿起煙蒂擱煙灰缸里。

「絕對是,那傢伙牛逼得很。旁邊一漂亮得能讓人噴雞血的娘們。還帶著一個老媽子和一個水靈的姑娘。」沈括說道,臉上閃過一絲羨慕神情。

「哈哈哈,那傢伙口味還真是獨特。晚上是不是要玩三b。輪番上陣,不過,口味也太獨特了。

如果說是三個水靈姑娘也就罷了,居然還得夾著一老媽子,有味道,有手段<\/a>,獨特。」胡說大大是搖頭晃腦的笑道。

順手還在懷裡的姑娘那胸峰子上狠捏了一把。痛得那姑娘快冒眼淚了才嘎嘎尖笑著停下了手。

「這年頭什麼人沒有,有的同志就是喜歡老媽子。別看老媽子老,皮膚皺巴,沒準兒玩起來還別有風味。畢竟,幾十年經驗積累下來那不是一般的小娘皮所能比擬的。」陳小滿也是一臉猥瑣的笑了一聲。轉爾哼道,「胡說,都準備好沒有?晚上,咱們要好好的看場好戲。」

「好了,我剛給治安隊的孫相名支隊長打過電話。晚上由他親自帶隊掃黃打非。

怎麼樣陳哥,份量夠重吧。到時,同嶺市葉大書記當場被捉姦在床,明早鐵定成為全晉嶺頭版頭條。

我看他丫的還怎麼樣牛逼,還怎麼樣當官,黨的幹部,哈哈哈,就是他那種貨色,早該踢出去了。」胡說得意的噴了個很大的煙圈出來。他父親胡貴天是省廳常務副廳長,支使幾個警察出來還不跟玩兒似的。

「滿哥,不如咱們先進去觀賞一下那小子怎麼樣玩三b,到時咱們上去狠狠的干那傢伙一頓,爾後把記者叫來拍個照流個戀。最後再叫孫隊長出面給料棱一次,一定要讓那小子不是死也得『屎』才行。敢占老子的房間,房間那麼好占嗎?老子那是閻羅殿。」沈括突然乾笑著建議道。

「對啊,到時咱們在那傢伙的光屁股上狠踹幾腳肯定解氣<\/a>。包毅如此的照顧他,咱們總得從他身上找回來。不然,也太憋氣了是不是?」胡說也是來了興趣,頓時雙眼閃著彩光。

「這事恐怕不妥當,幹警執法雖說可以由著點。不過,總得裝裝樣子。咱們明擺著進去也太囂張,要知道,龍江賓館肯定有攝像頭。」陳小滿擺了擺手。

「先由咱們的人敲門,爾後咱們拉了燈上前就是先狠揍他們一頓。再然後亮燈拍照咱們欣賞,這個時候外邊的孫隊長帶人進來不是正合適。想想,那種場景還真他娘的噴血。至於說攝像頭,那個,叫人動點手腳還不是小菜一碟。這方面專業人才我認識很多,都是電腦高手。到時黑了龍江賓館就是了。」沈括一臉興奮的講道。

「這法子不錯,到時黑燈瞎火被打了他們估計也是不敢亂叫。再說了,只要咱們說沒事,孫隊長會講有事嗎?這種小噱頭孫隊長完全可以安排<\/a>好。根本就不用咱們擔心什麼?」胡說也是在一旁慫恿道。

「幹了1陳小滿一把把空酒瓶給扔到了角落處,發出呸啪刺耳的聲音。不久,房間里響起了晉嶺三虎的浪笑聲……

晚上九點多,龍江賓館某貴賓房裡。

「我們喝幾杯怎麼樣?」葉凡問一旁臉蛋有些發紅的洛雪飄梅。

「那就一杯紅酒。」洛雪飄梅有些羞澀的說道,雖說早就跟葉凡那個了,但是。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並不多。

自從前次巫山宮相聚后也有二年左右時間沒見面了。這段時間洛雪一直在養傷,倒也見效果了。她的傷完全好了,而且,身後也恢復到了四段的開源之階。

謝謝『盟主cbchen大哥』『王憬賢』『工業糧食』『張恪許思唐婧』『yxs2002』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