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全傻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全傻眼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同志,你這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如果都是這種態度,那今天的勾通完全浪費了。

你就不能聽陳省長一句勸?有些事,各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個地球,離了誰都能轉。

就拿你們同嶺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寧滿同志來講。作為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在公安戰線上也呆了幾十年了。

立下的功也不少,為什麼你的眼睛就看不到這個。而且,寧滿同志作為常務副局長,能擔任這種職位的同志提拔<\/a>為公安局長,一個符合組織程序。

二來他一上去就能開展工作?而且,是同嶺市公安局本局提拔<\/a>上去的同志,對業務一塊也熟悉。」這時,楊逍副廳長略顯不滿的哼道。

葉凡還沒開口,想不到遲浩強倒是搶先出嘴,哼聲道:「寧滿同志在前次的市委常委會上已經討論過了,不予討論他的事。

該同志提拔<\/a>到常務副局長位置上不滿兩年,而且,工作平平,也沒什麼大的功績。

去年東平街生群體性鬥毆事件,他親自帶人去處理。結果還造成二死二傷的結局。

這事,當時雖說給局裡壓了下來。但是,局黨委還是給他來了一個黨內記過處分,考慮到他是老同志了。

又在公安戰線上工作了幾十年。人要名樹要皮是不是?所以,這件事只是沒對外宣布罷了。」

這老傢伙<\/a>,藏得挺深的。前次在市委常委會上就沒聽他提出這茬事來。

看來。遲浩強跟寧滿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了。葉凡心裡暗暗嘀咕了一句。

「這事是真的?」胡貴天那臉一板,其實問的是屁話。不過,胡貴天可是有借勢壓人的架勢。意思叫遲浩強馬上申明一下沒這事。

遲浩強果然唯一猶豫沒吭聲,這貨有些後悔剛才出嘴太快了一些。

「是不是真的一查同嶺市公安局的會議記錄不就清楚了。我想。這事雖說沒對外宣布。但是,既然是黨內記過處分,那是絕不可能不記錄在冊的是不是?」葉凡淡淡的說道。

「遲浩強同志,你要對你自己講的話負責任」想不到陳旭副省長也逼迫將了過來,他是雙眼冷冷的盯著遲浩強。這話可是有威脅的意思了。

「無中生有的話是要受處分的,相信遲記是深懂這個道理的。-_(飯不能亂吃,話也可不能亂講。」楊副廳長也追了一句。

「這個,我記得不大清楚了。」在三座大山相壓下。遲浩強最終選擇了模糊這事。

「這事我想起來了,經遲記一提我終於想起來了。」就在這時候,市委秘長米月突然插話,她看了大家一眼。說道,「寧滿同志的確因這事受過處理。

當時同嶺市公安局還把局黨委的決定送了一份到市委辦公室<\/a>。是我簽收的,不過,童局長也有打過招呼給個暗示<\/a>。

說是這事怎麼怎麼的。而市委當時的原記張宏東同志也考慮到該同志是老同志,不容易。所以。只是記錄了也就沒有對外公布這事了。」

「米月同志,我剛講過,話可不能亂講。作為市委秘長,你講這話是要負責任的。希望你要慎重再慎重。」胡貴天冷冷的哼道。居然含有一絲威脅的意思了。

「我負責」米月不為胡貴天的威脅之語所屈服。她是態度堅決的說道。

一時間,陳旭和胡貴天以及楊逍三人臉色都有些難堪。

就在這時候。估計是胡貴天的電話振動了起來。這貨拿起電話看了看到衛生間接了電話。不久出來后坐在了椅子上有些呆。

「我看今天這事一時也調解不了,就留在以後再定。當然。同嶺市公安局的工作不能落下了。就由遲浩強同志先代理局長主持同嶺市公安局。葉記,你看怎麼樣?」想不到陳旭想擱置這事,既然自己這一方提的寧滿不行了,那也不能讓包毅通過。

遲浩強一聽,自然在心裡樂開花了。心說鷸蚌相爭,我這漁翁終於得利了。

「陳省長,既然寧滿同志受過處分。我看已經不合適再推薦他擔任同嶺市公安局長一職。」胡貴天的話滿座皆驚,楊逍和陳旭都有些愣的看了他一眼,心說這傢伙是不是吃錯藥了。

只不過進了一下衛生間,難道衛生間有葯吃。只有葉老大穩坐釣魚椅,知道自己的那盤盒帶起了作用。

「寧滿同志是不合適了,這事,既然一時談不下來,就擱在今後再定。」陳旭一愣之後趕緊說道,他是想提醒胡貴天別把局給攪了讓葉凡獲得勝利<\/a>。

「不能再拖下去了,同嶺市公安局是大局。同嶺市有著四五百萬人口。這樣的大市公安局長位置不能久掛,我看,既然寧滿同志已經失去了競爭的資格,就由包毅同志暫時代理局長一位。」胡貴天態度強硬的表了態。

「老胡,喝口茶。」陳旭輕輕的磕了下桌子,有提醒胡貴天你要清醒清醒的意思。

「我口不渴,陳省長,今天,我受古生同志的委託代表晉嶺省公安廳局黨委同意同嶺市市委常委會推薦的包毅同志擔任市公安局長一職。還請陳省長支持省廳和同嶺市委的工作。」胡貴天真吃錯藥了,這次非常正經的提出了這事來。

「行,這事就這麼定了散會」陳旭板著個臉噠噠噠先起身走了。

在開門時那門被陳副省長地一聲給反轉著碰到了牆壁上,估計是把它當胡貴天同志敲打一下了。

「謝謝胡廳長對同嶺市委工作的支持。」葉凡一臉笑眯眯的伸出了手。

「地方上的工作我們省廳應該支持葉記,你們馬上到省廳辦理相關的手續。」胡貴天僵硬的伸出了手在葉老大的手上一沾即開了。

走出會議室后胡貴天一轉身就到了陳副省長辦公室<\/a>。

「你吃錯藥了是不是老胡?」陳副省長劈臉就是一句蓋向了胡貴天同志,那臉是臭臭的差點就能聞到糞味兒了。

「老陳,你先聽我解釋完后再罵。」胡貴天趕緊說道一屁股坐在了轉椅上。當然,兩人私交不錯,在私底下稱呼較隨便。

「你說,我聽著。今天要不能給我一個合適的解釋,我會生氣的。」陳旭還是有些生氣,板著個臉冷哼道。而且,很嚴肅。

「剛才中途突然接到了電話,居然是狗日的包毅打來的。他說手中有一些材料<\/a>,是有關小滿跟胡說以及沈括三人的一盒錄像帶子。

說是昨天晚上胡說小滿沈括三個混賬東西居然帶人龍江賓館特級貴賓一號間抓嫖客,結果把人家加拿大莫爾林市市長吳本昌一行人給打了。

而吳本昌又是葉凡請來的客人,聽說是到同嶺市考察的。而且,這案子刑警已經接手。

我當時本來有些不信,不過,聽包毅講得那麼肯定估計應該是真的。這事,他包毅絕不敢亂講來騙我們。」胡貴天講道,臉色有些難看。

「你直接問一下他們三個不就明白了?」陳旭的臉色和緩了下來,不過,一絲憤怒<\/a>從臉上一閃而逝。

「電話打不通,估計又玩瘋了。晚上回去,看老子怎麼收拾他。」胡貴天說道,看了陳旭一眼講道,「包毅膽子再大也不敢來欺騙我們的。」

「這事怎麼就這麼巧了,葉凡帶的加拿大客人就被打了。而且還被人拍了照,最後還給了包毅,而咱們今天又剛好在討論包毅的工作問題。老胡,你說說<\/a>,事上有這麼巧的巧合嗎?而且一巧就是好幾巧。」陳旭淡淡的哼聲道。

「我也覺得疑惑,不過,當時來不及跟你講這些了。所以,只好先同意了包毅的職務要求。這龜孫子的,居然來威脅咱們。」胡貴天說道。

「哼,能讓他上也能讓他下。帽子嘛,還不是掌握在給帽子的人手中。這個倒不足為慮,只是,這事到底是誰幹的。

倒是值得關注,如果說是葉凡乾的,好像又不像。客人被打了他臉上也無光,估計考察的事也得給攪黃了。

即便是推薦了一個包毅上去也不划算。更何況,這事太明顯了,葉凡不會這麼蠢蛋。

如果說是包毅設計的有點道理。不過,小滿他們三個怎麼會落入包毅的圈套<\/a>。

平時我看他們三個也挺聰明的,昨天怎麼就這麼笨蛋了。晚上把三個小子找我家裡來,咱們好好問問。混賬東西,壞了我們大事。」陳旭略顯憤怒<\/a>了。

「如果是包毅乾的還好講,他無非是想求一頂帽子。就怕這事是咱們的對手設計的,這個,就有些複雜了。」胡貴天的臉色有些陰沉。

「嗯,毆打外賓,而且是一市之長。這問題相當棘手,如果咱們的對手硬是扯住這事不放,咱們有得頭大了。真是混賬啊,怎麼就這麼沒長腦子?」陳旭也嘆了口氣,跟胡貴天的臉色剛好可以配對了。

「老陳,包毅是人家交待要整的人。是絕不能讓他翻身的,現在為勢所迫給咱們提拔<\/a>上去了,會不會給咱們自己帶來麻煩<\/a>?」胡貴天有些擔心了起來。未完待續。。

閱讀最新最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