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二百三十九章搞個司長還不容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二百三十九章搞個司長還不容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一對母子,女的叫楊秀髮,孩子在念高中,叫李水。據楊秀髮講她的老公李冒水就死在天木集團下屬的海山煤礦。

到時聽說死的還不止一個,有幾十人。而海山煤礦當時見救不出人了,乾脆直接的封死了<\/a>礦井。

這邊私底下給了每人五萬塊錢。有人不服氣就打壓,天木礦業集團的保安全下去了。

當場就打傷了好多人,楊秀髮是敢怒不敢言。就幾萬塊錢拿來有什麼用?李冒水家裡還有兩個老人,這幾個月下來,老人要動手術沒錢。

楊秀髮的兒子李水偷偷跑到海山煤礦要求再給些賠償。結果被打得半死,那腿也一拐一拐的到現在也沒錢治。

所以,這次他們也是冒死出來了。不然,兩個老人沒救了,楊秀髮甚至產生過輕生的念頭。只是不忍見到兒子還沒成年就撒手而去。唉,很慘<\/a>。」包毅嘆了口氣。

「他們倆是你安排<\/a>的吧?」葉凡問道,示意包毅坐下。

「不是,這次不曉得是誰弄的。按我們的打算是不可能這麼早就去挖天木礦業。

至少也得等我在市公安局有些班底了再動手不遲。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

這次楊秀髮的事件估計會觸及到天木礦業的一些神經。如果他們就此警惕了起來,咱們今後想在暗中再調查下去就更難了。」包毅臉色有些難看了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更何況,這麼大的事,如果沒得到你的允許我是絕不可能私自動手的。」

「唉……真他娘的倒霉。好不容易把王市長拉了過來,想不到又發生了這檔子事。估計,跟莫爾林市建立友好城市的計劃泡湯了。」葉凡嘆了口氣,皺緊了眉頭。

「這次的事也怪不得王龍東同志,那一對母子是下了必死的決心來的。就是事先布置得再周密。總是有漏洞的。更何況,咱們又不是在保護省委領導<\/a>。在安保一塊也不可能做到完美無瑕。」包毅講道。

「這個不怪他。」葉凡擺了擺手,想了想,講道,「也好,乾脆借這件事咱們直接展開調查。

明天市裡就成立一個工作組,你也帶幾個人參加。直接到海山煤礦進行走訪調查。

也許,這事還是好事。咱們一直打不開局面。楊秀髮母子倆倒是為我們創造了機會。書友上傳更新}

至於說跟莫爾林市。呵呵,能結友好城市當然更好。結不了咱們也沒必要遺憾。這事,以後再說了,你抓緊點就是了。」

「阻力肯定很大,不過,葉書記交待的,我就是舍了這身皮囊也要把事辦成。更何況。鳳草天此人太狂妄了。這種人早就該下大牢了。而且,他還威脅米秘書長。就是這一點咱們也得把此人搞倒再說。」包毅雙眼閃著一股灼灼的光芒。

「好,我會交待王龍東同志全力配合你的調查。海山煤礦在章河市境內。有事你多找龍東同志商量著。放心。他是自己人,有什麼事,你大膽去提要求。畢竟,他是章河市市委書記。」葉凡露出了王龍東。

「我會的。」包毅一聽,頓時心裡大喜。不由得暗暗佩服,這位葉書記才來個把月,居然能攏住王龍東。看來,葉書記能坐上市委頭把交椅,的確有過人之處。

不過。

第二天下午,傳來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那對攔車喊冤的母子中的母親楊秀髮在看守所居然瘋了。而兒子楊水好像變啞巴了似的,你問什麼他都不吭聲了。

「對不起葉書記,我沒把工作做好。」包毅臉漲得通紅,低著頭站在葉凡面前。

「呵呵呵,越是這樣,說明咱們的對手已經聞到嘻們肯定動了手腳,你們公安局內部還是不幹凈啊!這個,也許還是個契機,順藤摸瓜,把整事的內部人員全踢了出去再說。」葉凡倒是站起來笑著拍了拍包毅肩膀。

「也是,拔出蘿蔔帶出泥來。」包毅也突然的興奮了起來,那雙眼忽閃忽閃像是打了雞血。

包毅剛走,米月又到了。前兩天倒是給葉凡找了個秘書,叫田青,是王龍東從章河市市委辦找來的。

用了兩天,倒也彼合葉老大口吻。這個,米月人家現在是市委秘書長了。再兼著葉老大的秘書人言的確可畏。

「怎麼了米月,看你這臉色可不怎麼好?」葉凡站起來走到轉角處一沙發上坐下示意米月坐下。

「你看看葉書記,我們的新龍街改造方案本來設計得十分的完美。可是高市長就是不滿意。敲敲這個說不行,點點那個說也不行。如果按他的說法,整個方案全不行。」米月嘟了下嘴,講道。

「高市長覺得主要毛病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就是市委市政府兩院的大門,本來按原計劃我們是不用改建這兩個大門的。

把新龍街設計成一條s形的街道。正好可以避過兩個大門。因為,兩個大門是錯開著的。

這樣,既達到了擴街的目的,又不用挪動那四尊石頭獅子。不過,高市長不滿意。說是不協調,既然要搞就搞好些。全部一起來搞了。」米月講道。

「呵呵,他們是在逼我葉凡出手挪獅子嘛1葉凡笑了笑,突然一豎眉毛,哼道,「就按高市長講的辦,挪了,要改就改好。既然高市長傾向於全面操倒了重來,那你就順勢問他拔款就是了。」

「這個,不妥當吧葉書記。那四尊……」米月剛講到這裡,葉老大突然的擺了擺手,說道,「沒啥,挪就挪了,到時再裝回去不就成了<\/a>。有的時候,幹事就不能顧忌太多。顧慮太多的話就不用做事了。」

「你決定了?」米月再次想確認一下。

「就這麼定了。不過,高市長那邊你可不能放過他。能撈多少款子出來就撈多少嘛1葉凡哼聲道,米月有些怏怏的去了。

晚上,葉凡打的直奔同清小區而去。因為,洛雪飄梅就住在這裡。同清小區離市長較偏僻。

不過,小區的環境以及面積都較大。估計洛雪飄梅也是考慮到避人耳目。如果在鬧事<\/a>區買房子葉凡進出不方便。

下了車後葉老大施展開鷹眼以及蝠耳通術觀察了幾轉下來,又轉了幾圈子<\/a>下來確定無人才翻牆進了同清小區。

洛雪飄梅買的是一座連體別墅,三層半。陪同她的老媽子住二樓,梅香這丫頭住三樓陪洛雪飄梅。

葉凡一進房間,洛雪就溫柔的過來接過他手中彼風衣服。那邊梅香早就去放水讓葉老大沖洗了。

剛脫得剩下一條短褲時梅香進來了,說是要給葉凡搓背。葉凡當然馬上拒絕。不過,梅香說這是洛雪安排<\/a>的。葉老大也就半推半就給享受了搓背。

「好舒服1洗了出來後葉凡伸了下胳膊。

「梅香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按摩師,人家又是大美女,你當然舒服了。」洛雪飄梅白了某君一眼。

「呵呵……」葉老大幹笑不答,一把就摸向了某女的胸脯,這種問題越扯越亂,乾脆就裝『蒙』了。

梅香趕緊躲進了房間。

「看你,一來就動手動腳的,把梅香都給嚇跑了。」洛雪嗔怪道。

「你不是要孩子,不動手動腳哪來的孩子?」葉老大理直氣壯的說道。洛雪還有什麼話說,習嗦之後就在廳里發生了盤腸大戰。

爾後洗了澡出來,葉老大慵懶的躺在軟沙發里。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一接通就聽到了藍存鈞的笑聲道:「怎麼樣葉老大,同嶺的日子過得舒坦吧?」

「還湊和吧,怎麼,今天有空打電話來。你家那個蘇林兒是不是到東貢了?」葉凡笑道。

「她如果來我還有空跟你打電話?」藍存鈞笑道。

「也是。」葉凡說道。

「我調回部里了。」藍存鈞笑道。

「哪個部?」葉凡坐了起來,問道。倒沒想到藍存鈞的動作這麼快。

「發改委地區經濟司任常務副司長。」藍存鈞笑道。

「還不錯。」葉凡回了一句,爾後說道,「怎麼還只是個常副,憑你家那實力,再怎麼樣也得搞個司長是不是?」

「嘿嘿,有難度啊老大。我在東貢市是在企業。按理講調整到發改委是要降級使用的。這下子能撈個常務副司長,保留著正廳級別已經不錯了。不過嘛,地區經濟司的老司長半年後到點退休。」藍存鈞終於露出了底子。

「好個小藍子,你這傢伙陰埃是不是早有預謀?」葉凡一拍大腿笑道。不過,被洛雪給扭了一下。因為,葉老大拍的是洛雪的大腿,而不是自己的大腿。

「嘿嘿,這個也正常。先弄個常副干著。等那老傢伙<\/a>一退,我就使力了。」藍存鈞笑道,「不過,如果要坐上司長寶座,估計還得大哥幫些忙了。雖說只是一個司長,但正職位置搶的人太多。光靠我老頭子估計力量還不夠一些。」

「我能幫你屁忙,我現在同嶺自己還泥菩薩過河了還能把手撈到京城來。小藍同志,你也太看得起我了。真以為我是某部部長是不是?」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呵呵,大哥的能量<\/a>小弟從來佩服。你就別謙虛了,這事,我只認你了。」想不到藍存鈞這貨居然耍起無賴來了。

葉老大是既可笑又可氣,曉得這傢伙打的鬼主意了。其實,憑他家老頭子的能量<\/a>給小藍子搞個司長那是絕不成問題的。這傢伙不去麻煩<\/a>老子反倒是來賴自己。未完待續。。